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18 20:48: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落阴怨
  4. 第一章 秦城十三少

第一章 秦城十三少

更新于:2012-11-25 12:12:37 字数:2311

字体: 字号:
  Chapter1

  又是阴云密布的一天,雨,毫不顾忌地下着。

  一座偏僻的小屋显得格外诡异,可谁又知道,这小屋里头的人啊,在这秦城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有着一个族人们口口相传的“美称”:秦城十三少。

  十三少,秦城十三少——沧寂,这是一个令秦家感到耻辱的名字。沧寂,取苍漠孤寂之意,耻辱的同时,这也是个令人同情的名字。

  直至现在,秦家人都从未承认过沧寂嫡出十三的身份。沧寂自打出生起就没有一刻是闲着的。刚满月就被族人们所耻笑,仅仅在秦家苟延残喘了五年,就被他那新登位不久的“和蔼可亲”的族长叔叔放逐到了这鸟不飞,草不长的荒废秦城。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功于沧寂那武脉尽废的身体。沧寂天生武脉尽废,就连仅剩下的经脉也都全堵,导致沧寂不仅没有了武者的能力,就连普通人的身体都比不上。而这种种,也就令本来性子冷酷的十三少更加乖僻。

  但,就在昨日晚上,沧寂的命运彻底被改写了!清晨,人人口耳相传着一个惊天劈地的消息:秦城十三少逝世,秦家出面!

  (公告板:)因考虑到沧寂为秦家前任族长的嫡生十三子,因为当初将嫡生十三子驱出秦家的歉意,特批家族嫡生十三子逝后葬在家族圣地——葬野。

  而特批沧寂得到如此“特殊而又雄厚”的待遇的幕后主使,便是沧寂那“可亲”的叔叔——秦家的新任族长,秦非黎。可千千万万不要认为这秦氏家族的新任族长是个和蔼的主儿啊!当初导致十三少的悲惨命运的主导者正是这位“可亲、可敬、可泣”的秦非黎!

  但是。

  奇迹却又震撼地浮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可不,就在沧寂,这位可怜的秦城十三少即将被抬进葬野境内时,却有了细微而又平缓的气息!虽然很轻微,但是家族成员却大喜,至少不用让他那“肮脏”的躯体来玷污葬野。毋庸置疑的,“尊贵”的十三少爷,就这样被无情地扔回了荒废秦城。

  但他们却并不知晓,一直以来被称作废物的沧寂少爷,从他涅槃重生的那一刻起,他早已改头换面,以另一个身份,另一个使命而存在着。

  这只是上天让他有个存在的理由罢了!

  Chapter2

  一大早,雨便下个不停,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就好似屋内少女的心般,风未平,浪未静。

  她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天一夜了,翻来覆去都无法入睡,这一切都是因为那突然窜出来的记忆吧。

  这难道是无比乌龙的穿越?但是在她的周围依旧能够感受到稀少的魔量元素,这些魔量元素虽然微弱,但还是令她感到十分亲切,仿佛她这些元素就是因为她而产生的一样。

  只是令她头疼不已的那“多余”的记忆至今还是把她搞得头晕脑胀。说是多余吧,但她又偏偏想不起来属于她的记忆是什么,只依稀想起自己穿越前的名字,竟然偏偏与这具身体的主人一样——秦氏沧寂。于是,她就这样的纠结着,纠结着,她也就勉强接受了她穿越失去记忆的事实。

  她只觉得脑袋空空的,在这具躯壳的记忆中,给予她波动最强烈的心理暗示竟然是:秦城十三少,秦家的耻辱。“耻辱?这什么意思,哪里会有人这样贬低自己的?”她不满地哼哼,似乎对这身体原先的主人有所不满。随手拾起床边精致的黑袍将之披上,站直身来,活动活动早已坐得酸麻的双腿,走至一面已经黯淡无光的镜子前,望着镜中熟悉的自己,淡淡的金眸似是秋日里即将熄灭的焰火,绽放出她生命中最绚丽的璀璨,深蓝的长发如瀑布般灌至腰间。

  “明明是个女孩,扮成少年摸样难道不觉得十分麻烦吗?”沧寂忿忿不平道,随后又叹了口气:“没法,谁叫这是妈妈给你留下的最后遗物呢,说不定还真有些用……”轻轻地拂过发下那精致小巧的淡金色耳坠,仅仅只是一刹那的金光闪过,耀眼但不刺眼,一名俊俏的少年便代替了先前沧寂的位置。依旧是暗蓝的发丝,却从腰间转移到耳旁,那对金色的明眸犹如暗夜星辰,挺立的鼻梁和性感的薄唇,但“他”却有着少女般白皙的肌肤,不论是谁,乍一看都会惊叹道:“好一个俊朗秀气的少年!”

  只听“吱呀”一声,早已破旧不堪的木门被撞开,将沧寂那小的可怜的旧床砸得深凹下去,顿时搞得整个木屋乌烟瘴气的。而迎向沧寂的,不仅是滴滴答答的雨水,还有那清冷而又寂寞的风。门口处有着五六个壮硕的少年,面目凶煞,由于背光的缘故,他们此时更像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我就说嘛,明明就是装的,这不,我们‘尊贵’的十三少爷正活生生的站在这儿么,竟然还有人脸皮厚到这种程度,为了能够重新‘回归’家族……哼哼。”一个粗壮豪放的男声回荡在破损的木屋里,充满了嘲讽。

  “你们是谁,不知道私闯民宅可是重罪么?”沧寂不满地皱起眉头,撇起嘴,怒道。沧寂话音刚落,嘲讽声也戛然而止,取之的是惊疑和玩味。“呦,怎么,十三少爷竟然不认得秦城的下一任执掌人,古弗利少爷啦?”那是一道尖利的笑声,一名较为瘦小的少年向前迈出几步,深绿的短发和平凡的脸庞,实在是不值得有什么好令人值得注意的。“哈里,我看啊,他应该是被我们给揍傻了吧,哼,自己死期来了都不知道,”队伍中的中央那似是老大的少年不屑地开口道:“上吧,兄弟们,将他打到残废都别停,谁叫你是哪个人的亲弟弟呢?”那似是老大的少年冷笑道,玩味中夹杂着杀意,右手往前轻轻一挥,身后的四个健壮的少年群拥而至,朝着沧寂围去。

  似是感受到了那股杀意,沧寂的灵魂突然感到一丝强烈的痛苦,在那里,有一丝莫名的憎恨在滋长着,滋长着,淡金色的眼眸竟然迅速地朝着淡蓝色变换着,当它渐渐地转变为淡蓝色时,门外的凄清的雨和孤寂的风不知何时停了,昏暗的白昼也不知何时变为了那无星的夜空。

  少年们手中的棍棒开始发抖,他们发现不妙,他们恐惧了。

  猛地朝着身后望去,他们一直贴身守卫的古弗利少爷不见了,甚至……连同刚才还在面前的“废物”十三少爷,也与古弗利一起消失了。

  “事件,由绝美的蓝眸而变得诡异……”

  ——题记


更多精彩男频小说微信关注公众号“阅者悦心”(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悦心”关注)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

添加方法: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