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4 09:12:03

落阴怨

落雁孤雨 著

       枯干断肠,被深深信任的人背叛,本不该有情的阴族之人却动了凡心。。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楔子 堕世

  Chapter1

  这是一片雪一般的海洋,白云是这里的主宰;

  这是一座冰一般的府邸,迷雾是这里的守护者。

  远处望去,微白的迷雾飘荡,洁净的云朵染上了神秘的色彩。

  近看府邸,绝息宫,三个散发着金芒的大字似是永不可绝灭的烙印般印在府邸之上。

  掀开珠帘,迎来的是一间不大的雅室,清甜的茉莉花香包裹着整个房间。

  一名身着白裙,披散着长发的少女“端坐”在房间里唯一一张米色长椅上。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觉少女身体的上下幅度很大,或许也可以说是——浮空。少女的身躯离着长椅大概有四五寸的距离,但就是这四五寸的距离,使得少女的裙角始终都没有碰触到长椅。蓝发如瀑,随意地扑散而下,没有任何的装饰点缀,顺着柳腰灌下,直至脚踝。淡淡的蓝眸如同小溪般清澈见底,但却同样的深邃,轻轻地合拢着。能明显看出,少女的年纪不大,发育较为青涩,略显得有些苍白的俏脸上却依旧透着淡淡的红润,鲜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花瓣儿般的粉唇甚是可爱。葱指轻划,似是在勾勒一个玄妙的图案,在少女的俏脸上寻不到一丝这个年龄应有的青春阳光,她仿佛只是个躯壳,没有生命,没有灵魂,全身渗透出冰一般的寒气。刹那,那冰蓝的眼眸猛地张开,那对美丽的眼眸似是暗夜星辰般明亮,但却同样冷冽之极,仿佛看破了世尘,看穿了人心。

  她是阴族之人,这不难看出,从她左臂的冰影花胎记可以得知。

  阴族之人,蓝发蓝眸,绝美而又冷漠无情。

  缓缓闭上眼眸,少女面前顿时绽放出了散发着白色光芒的花骨朵。花骨朵看上去似是冰雕一般,晶莹剔透但却毫无生机。但伴随着这花骨朵的出现,少女周身的空间却猛得一阵骚动。

  这便是少女的本命之花——冰影花。一圈圈淡蓝色的涟漪朝着少女荡漾而去,越发接近少女的身躯了,却被仅厚一寸左右的金光给刹那间弹开来。似是感觉到了,少女眉头轻皱,但又很快的释然了,似乎这一切已经是家常便饭。心神一动,冰影花顿时释放出一层灰色的雾体,包裹着少女,似乎试图将那金罩融解。那清甜的茉莉花香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窒息的冰冷灰雾。房间里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好多,宛如冰窖一般。

  只有少女那淡淡生命气息的冰窖中,原本采取主攻的灰雾竟然慢慢淡化,反之,那只有一寸厚的金光骤然大发,盖过了明显后劲不足的灰雾。

  “下去!”大喝一声,由于气血上涌而引起的沸腾的血液竟然被少女强行压了回去。

  不过几息时刻,金光收敛,重新化为少女身上那薄薄的一寸金罩,似乎时间倒退了一般,一切都没有变,只留下了少女较为狼狈的身影。

  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勉强站起身来,惨白的俏脸上,美眸有些涣散地望向外边那无边无际的云层,似在自言自语道:

  “一天……只剩下一天时间了……一天……”

  似是决定了什么似的,紧握双拳,涣散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从少女双拳上,略有些发白的关节,便可看出她的心情有多么糟糕了。

  转瞬间,少女全身都颤抖起来,森然冷傲的语气从少女口中传出:“亲爱的堂姐啊,即使本命之源被封,你也比不上我,我等着你对我祭拜饶命的那一刻。”

  “从现在起,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的笑,因为,或许你的笑容吧,就是那锋利无比的利刃。”突然,少女笑了,笑得如此灿烂,就好像跟那天一样,但却多了几分阴狠,“即便这辈子,我输在了心计上,但我终究会一直跟随着你,陪你到那天涯海角,直到最后,我也要让你尝一尝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是什么滋味。”

  无数悔恨在少女心头交织,仿佛又想起了那一天的那一幕:

  【“钥姬姐,这是,给我的?”束起深蓝色长发的少女正小心翼翼地捧着一颗通体碧绿色的果子发呆。

  “是啊,怎么,很意外么?”有着齐肩长发的少女拍了拍女孩的肩膀,似是很豪爽地笑道。

  她便是一直对少女不错的堂姐,尹钥姬。

  “这是家父从断魂海域中得来的,这颗不太适合我,你修炼的是落阴功法,沧寂,适合你的你就收起来吧。”尹钥姬笑着道。

  但年少轻狂的少女却并不知道,这微笑,背后是一把暗刀。这果实,有着令她足以悔恨终生的力量。

  轻轻的一口,让得这力量有机可乘,几缕金色的液体直接奔往丹田之处。

  丹田处,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会威胁到自己的存在,散发着白色光晕的淡蓝色光团顿时变得晶莹剔透,在光团的一面有一道清晰的花影,逐渐地变得模糊,再模糊,直至变为一团灰影。

  几缕金色的液体化为了几道极细的光束,那金色光束似是可繁殖一般,将那对光束来说硕大无比的光团给牢牢地缠住、包裹……

  在实力不均的战场上,淡蓝色的一方不复存在,也可以说是被那璀璨的金色所盖住,散发不出原本的色彩。那薄薄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的金罩就像是巨大的锁链一般,把光团牢牢锁住,动弹不得。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一条细小的血蛇从少女口中悄悄地流出。少女瞪大的眼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一种令人窒息的热量遍布了全身,全身散发浓郁的金光,原本充裕的阴元之力竟然被这金光逐渐吞噬,仿佛浑身都有虫子在撕咬着皮肤,吞噬着血液,痛痒万分。

  勉强撑起软绵绵的身躯,坚持不让眼睛合拢,但这毕竟是暂时的。

  终究,眼眸能看到的画面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模糊。

  “为,为什么……”少女真的很想问,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她发现她已经发不出声了。

  因为在最后一刻,少女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堂姐尹钥姬,一个是当今阴族族长——尹终。他们都在充满玩味地望着自己。

  是族长啊,是族长和一直对我很好的堂姐啊!怎么会这样?!

  大脑顿时陷入一片空白,接着,没有任何预兆的,眼前一黑,犹如灵魂脱离了身体,在黑暗中不停地徘徊,找不到出口的方向。】

  一滴清泪,悄然落下。

  Chapter2

  “绝息宫”,是一个令人听闻后感到窒息的存在。在这里,“黑夜”是那么的明亮,白昼依然是那么白,那无尽的白。没有那皎洁的一轮明月,更没有那璀璨的暗夜星辰。所以,“绝息宫”这座府邸,也被世人称作:

  “白色炼狱”。

  就这样,没有了昼夜交替,时间不知不觉地悄悄逝去了。

  “呜——嘟——”突然间,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鸣笛声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响起,转瞬间,少女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着,有如那最绚丽的星光。

  无星的夜晚,阴族的祭祀台。

  一名穿着黑色长裙的美丽女子傲立在平台中央,左手握着一把黝黑的长杖,长杖顶端的一枚幽绿宝石显得异常妖艳。

  黑裙女子握着长杖在面前轻划,出现了一道长达三丈的空间裂缝,少许银灰色的闪电从裂缝中钻出,却又始终没有接触到黑裙女子。

  这银灰色的闪电正是空间乱流。

  空间裂缝里突然伸出了一只白嫩嫩的手,深蓝色长发、绝色的容颜与不沾世尘的白裙。

  倩影从空间裂缝跌了下来,被跌了一个七荤八素。

  这正是从绝息宫中消失的少女。

  “阴族子爵秦氏沧寂,诛杀父母、行刺族长,剥夺爵位,赐火葬。”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仿佛没有了生机,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威严。

  “罪女沧寂,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这是你作为本族第一天才最后的权利。”黑裙女子淡淡地道。

  “呵呵……哈哈……哈哈哈…………”

  出其意料的是,被称为罪女的少女竟然反常地笑了。

  先是轻笑,后是放声大笑,再是狂笑。

  “她疯了么?”这是祭台之下无数族人的想法。

  “我说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做过!你们会相信吗?不会。

  人心就是这样,为了权利,为了虚荣,可以自私地抛开一切。”

  少女恶狠狠的声音飘荡在每一名阴族族人的心中。

  “罪女沧寂,顶撞本祭司公正的判决,特赐魂祭仪式。”黑裙女子眯起她那漂亮的双眼,加重了音量道。

  不容反驳的语气,顿时使得众族人无法言语。

  无星的夜空之下,充斥着月光的洗礼,静默无闻,仿佛之前的种种一切都是天方夜谭。

  没过多久,祭台之下已是一片骚乱。

  “魂祭?新的刑法么,怎么以前都没有听说过。”

  “你听说过吗?”“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会清楚。”

  一些不明世事的少年少女在一旁暗暗猜测。

  唯有在祭台下阴暗角落中的几名老者的目光被惊骇所替代。

  这刑法并不是年轻族人所猜测的新酷刑,正相反,这魂祭乃是自阴族创建上亿年以来的第一个,也是第一大刑法。至今也只对了一名阴族叛徒使用过,也自然只有那些活了接近千年的老妖怪才会从古籍中知晓一些线索。

  魂祭,顾名思义就是说将灵魂祭献给神坻。

  而在这里,就是要将自己的灵魂祭献给大祭司乌里狄斯长杖上的幽绿宝石,再通过幽绿宝石传递给阴族伟大的祖先。

  幽绿宝石名为梦魇,对,就叫梦魇。

  在噩梦之中演绎着灾难的诞生。

  “伟大的极神,请聆听您忠实奴仆的夙愿......”手握长杖,梦魇散发着妖艳的光。

  长杖上不知何时已经脱离了乌里狄斯的手,飘飘悠悠地悬浮在乌里狄斯的面前,成为了一个个体的存在。

  熟悉的金光在长杖周围泛起淡淡涟漪。

  是大祭司!那果子一定是她加进去的力量。少女直到现在才发觉,那金光,族长和堂姐是根本不会拥有的,而全族中,也只有大祭司才拥有这股未知的能力。

  一定是大祭司!少女沧寂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以自己的天赋,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族长,不是她在夸大,有谁能够只修炼五年便突破了冰魔师三阶,并且还得到了世族子爵的荣耀。以沧寂的能力,甚至是下一任大祭司都并不是不可能的,所以族长尹终想要让尹钥姬继承这个位置,联合大祭司的诡异力量,想要将自己扼杀在摇篮里。

  可是现在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以她的能力是逃不出去的。

  乌里狄斯会愚蠢到自己阻断自己的计划吗?

  一道金色的虚影在乌里狄斯背后缓缓成型着。

  一束金光照耀在梦魇上,金色却慢慢地被转为了白金色,反射在沧寂脆弱的娇躯上。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令得所有族人下意识地捂住双耳,不去听那能牵动灵魂的嘶吼。

  “你,你们,不、会、得、得逞的,相信我!今日,若、我不死,我、必将取你们的、性命……”少女渐渐腾空,越发透明的身躯显得异常脆弱不堪,化为淡蓝色的星光点点,融入那黯淡了几分的金色虚影里,缓缓消失不见。

  紧接着,金色虚影缓缓上升,直至变为星空中一粒泛着淡淡金光的星尘。

  将那长杖重新握在手中,缓缓升起,对着平台之下的一众族人,乌里狄斯淡淡道:“从今以后,秦沧寂这个名字,将不复存在,阴族的史册中里也不会有这个名字。”但这句话,与其是对族人们说的,还不如说是乌里狄斯对自己的安慰。

  后退几步,金光乍起,下一刻,神秘而高贵的黑裙女子已悄然不见。

  族长尹终望了望已经呆滞了的众族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仪式结束。"

  有了族长的这句提醒,众人才从刚才的骇然中清醒过来,纷纷散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一次金光涌动,优雅高贵的黑裙重新出现在平台之上,望着星空中那唯一一粒金色的尘埃,眸中充满复杂。

  她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总有一种似有似无的危险感充斥着全身,但她的理智却一直都在告诉着她,没有一名阴族族人能在魂祭中幸免,包括那第一天才。

  魂祭乃是阴族的克星,有着至阳至烈的力量,给于钥姬的果子中就注入了这种力量。由于乌里狄斯能够调动这种诡异能量,就连族长尹终也要对她敬让三分。

  “难不成是我感应错了,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乌里狄斯皱起秀眉喃喃道。“希望是我的感应错了。”轻叹一声,金光划过,这一次,乌里狄斯是真的离开了。

  夜,同样是一道璀璨的金光。

  却比曾经在平台之上的那道金光要纯粹得多。

  刹那间,金光伴着一粒记不起眼的星尘,化为一道流光,往着平台坠落,穿过平台,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眨眼间,金色流光已然不见。

  <第一章前奏>

  流光划过,穿过无数山岳流水,坠落到一个极为荒凉的土地——秦城。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