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0 17:55: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清风塘少年
  4. 第一章 受伤昏迷

第一章 受伤昏迷

更新于:2017-04-21 17:57:18 字数:2178

字体: 字号:
  1受伤昏迷

  “滚开,死胖子,谁让你来这的?!!!”这个大个子男孩一脚踢倒林江,恨恨的看着他。

  林江从小就失去了父亲,是母亲一手将他抚养长大,少了来自父亲的关爱,让他养成了一副懦弱的样子。

  母亲总说不要惹事,要谦和待人。林江就在这样的教导下长到了十四岁。

  今日受了欺负,林江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忍住。

  小时候打架,不管是什么原因打架,每次都会是自己的错,每次都是母亲带着他挨家挨户的赔礼道歉。曾经的林江还是会据理力争的,可母亲却会狠狠的扇他一巴掌,然后罚他在父亲的牌位前检讨。

  今日是林家一年一度大比试的日子,这种比试但凡是家族里不超过二十岁的小辈有实力的皆可入场比试,名为雏鹰试,这可不仅仅是简单的比试,一来可以检验家族里小辈的实力,二来还可以促进家族小辈们的竞争和交流。但凡是赢得这场比试的人都可以进入家族的隐秘之地修行,那是一个家族无数人都向往的地方,也是当年林家在清风塘崛起的关键。

  虽说这雏鹰试只要是适龄家族小辈皆可参加,可是却又一条严格的规定,就是在雏鹰试期间,一律不许小辈们私下比试斗殴,就是为了防止有人为了获得进入隐秘之地不择手段,违背了林家当初设立雏鹰试的初衷了。

  这群人的行为显然是违反这条规定的,但是谁又会来管呢?且不说面前的这个大个子是家族里大长老最疼爱的孙子,就是换了其他任何人来欺负林江,都不会有人管的。欺负林江算是违规的吗?打残一个废物会影响雏鹰试的公平么?显然是不会的。

  这些人从小就欺负林江,甚至欺负林江成了这些人的日常,会有什么不妥么?

  至少还是有一个人觉得不妥的,那就是林江本人了,他始终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那样要求他,他认为自己做事从来是没有错的。

  林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一口鲜血喷出。林江没有修行过,身体很弱,自然承受不住这位从小受大长老悉心教导,泡在药池子里长大的大少爷的一脚了。

  这位大少爷名为林武,说到他,今日比武可当真是输的奇惨无比里了,原本信心满满的他,却被对手五招之内击败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这位大少爷心仪的女子正在台下观看比试,而他的这位对手,正是他的情场劲敌,看着对手离开时脸上得意的表情,这位少爷心想完了,自己的女神要变成别人的女人了,恼怒之下,这位大少爷来找林江出气了,谁让林江是这个家里最大的出气筒呢?

  林江站在那里,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眼里充满了怒意,却没有动手,因为他知道,就算动手,也不过是被打的更惨而已。等他们走开了,林江才拖着受伤的身体离开,来到父亲的孤坟前。

  林江最常到的地方恐怕除了家就是这里了,但说诉苦的话,这里却是唯一的地方,在家的话多半又是一顿责骂。所以林江从小到大受了委屈都会跑到父亲的坟前,把受到的委屈和不公说给父亲听。

  在这十年里,他几乎每天都是要过来的,虽然林江可能连自己父亲长什么样都忘了,但他却是局的这个世界上,父亲是最好的,至少会听他把自己的委屈说完。

  天色渐渐的晚了,林江想是时候回家了,要不然母亲会担心的。刚刚转过身去向父亲告别,去发现到处都是晶晶莹莹的萤火虫,散布在路两边,煞是好看,这下回家就不用担心天太暗,看不见回家的路了。林江知道一种法门,就是可以用自己的精元凝结成一个小火球,小火球发出的亮光正好用来照亮,甚是方便。世上境界高深的前辈们甚至有可以在夜间视若白昼的本事,在夜里战斗时,可以占很大便宜的。不过这对一个没有修行过的废物来说,有些太过遥远了。

  “回来了啊,去哪儿了?快坐下吃饭,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糖醋鲤鱼。”林江的母亲只是浅浅一问,并未深究,自己的孩子自己还是清楚的。

  “咳咳”

  “你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林母慈祥又有些责备的看着他,轻轻抚着林江的背,可当她看到林江吐出来的鱼骨头上粘着血的时候,不禁愣住了,接着眼泪就一大把一大把往下掉。

  “孩子啊,这些年你受苦啊”说完却是独自去里屋给林江拿内伤药了

  林江呆呆的坐在桌子旁,要是以往的话,免不了又是一顿责骂,可今日却是破天荒的没有骂他

  ,这让林江也摸不着头脑。

  接下来的几天雏鹰试的最终优胜者角逐出来了,最终胜出的是家族里比较有实力的一只,但他是旁支,起初人们是看不起他的,只要是旁支都是本人看不起的,但他却以极大优势击败对手,想必只要他在隐秘之地修行有成的话,今后在家族里的地位必定有所提高,他所在的旁支也必定鸡犬升天。

  而林江这几天都没有出门,因为他至今还昏迷在床上。虽然林江身体弱,但在那位大少爷的一脚后,他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严重的,但就在林江吐血后,病情却陡然加重了,几天了还是在床上不省人事的躺着。

  林江家在家族中地位很低,家境自然也不好,根本请不起好的大夫,要治好林江谈何容易,更何况,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林江到底是什么病。

  林母这几天一直在林江旁边照顾他,逮着空就偷偷的流泪,以前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她急了。她已经失去了她的丈夫,现在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已经决定了,实在的话他就去求家族里的老族长,一定要把林江治好,哪怕希望渺茫。

  而林江呢,林江感觉自己像是死了一样,身体轻轻的漂浮在空中,周围一片黑暗。偶尔会有一丝亮光,林江便会激动的想要移动身子向亮光靠近,可每次当他快要靠近的时候,亮光却会突然的消失。如此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又过了多久,林江对此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麻木的向那些亮光靠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