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8:3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遁壹
  4. 第二章 铜板

第二章 铜板

更新于:2018-03-18 11:21:38 字数:3253

  “喵~唔,好想有冷的感觉,好想被雨淋到。”

  昏黄的路灯,细碎的雨滴洋洋洒洒,能看到的只有昏黄灯光映照的水汽,和寂静空旷的街道…

  “妈妈,听,什么声音?”一个稚气的声音问道。

  “没有啊,涵涵听到什么了?”妈妈温柔的问着自己的女儿,手习惯的放到了女儿头上。

  “好像有猫咪的叫声哦。”涵涵认真的说道。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扬起脸看自己的妈妈,眼神还在四处搜寻。

  “哦?是吗?好像真的有啊。“妈妈这时候也认真的倾听着。

  “妈妈,在这里,这里!“夹杂着一丝兴奋,涵涵向妈妈挥着手。

  “它好小噢。“

  顺着涵涵手指的方向,妈妈也看到了楼洞里,标有热网的铁柜里面,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蜷曲在那里,喵喵的低鸣着。

  “这么冷的天,究竟是谁啊。“妈妈心里也升起一股怨气,猫咪太小了,会活活冻死在外面。

  “妈妈,猫咪好可怜,我们带它回家吧。”涵涵已经把小小的肉团抱在怀里,抚摸着顺滑的绒毛,向妈妈祈求道。

  “我们先抱回去,然后问问爸爸,好吗?”妈妈不想涵涵太任性,所以要教会她尊重别人。

  “那个傻木头敢不同意!“妈妈恨恨的想。

  “呵呵呵,妈妈最好啦。“在一串欢快的笑声中,涵涵快步的跑向楼梯,只留下有一丝无奈的妈妈…

  小猫是一只花猫,并不是很稀有的品种,只是寻常家猫的样子。身上有白有黄还有黑,如果不是它爱干净,远看起来还挺脏的。

  因为屁股上有个铜钱状的黄斑,所以它的名字叫做“铜板“。

  “铜板抬手“,涵涵指着铜板命令道,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做了好久,而且总是乐此不疲。

  “好无聊,我还是再补补觉。“铜板心中想到,慢慢把自己圈成了一团。

  “妈妈,铜板它不抬手。“涵涵嘟着脸向妈妈告状。

  “呵呵,铜板是猫咪,又不是狗狗,涵涵陪它玩就好啦。“妈妈有些头疼,这已经不是涵涵第一次告状了,感觉就像养了两个孩子。但,带铜板回来不就是因为这个吗?

  “那好吧,铜板,这回我们玩个游戏,你来当枕头…”

  妈妈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

  “妈妈,妈妈,爸爸回来了。”涵涵雀跃的跑向门口,铜板也跟着小主人向门口跑去。门开了,寒风顺着这个空挡死命的向屋中冲去,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像一堵墙,像一座山,寒风在他的面前也只能退去。

  男人露出憨憨的笑容,一把将涵涵抱起,使劲将涵涵搂在怀里,用满脸的胡须蹭着涵涵的小脸。

  “妈妈,妈妈,爸爸又欺负我。”涵涵的小手用力的推着爸爸的大脑袋。

  “呵呵,快把孩子放下,赶紧进屋,天怪冷的。”妈妈虽然在说爸爸,但语气中只有关心和温柔。

  “好嘞。”又把涵涵往高里抛了几下,男人这才放下涵涵,脱鞋进屋。

  “看,涵涵,这个是爸爸给你买的。”男人手中挥舞着一个文具盒,冲着涵涵说到。

  “爸爸最棒了!”涵涵跑过去,搂过爸爸的脖子,狠狠的亲了一口,接着欢天喜地的欣赏自己的礼物去了。

  “这个是给你的,铜板!“说着,男人提起手中的线绳,一串小鱼挂在绳上。

  “喵~,这个我喜欢,看来晚上又要加餐了。“铜板看到小鱼两眼放光。

  “小主人虽然调皮点,但我铜板大人勉强接受,男主人虽然傻了点,不过还会照顾我,也算勉强及格,还是女主人最好了。“想到这里的铜板,颠颠的跑到女主人脚下,小耳朵不断蹭着女主人的小腿,眼睛眯成线,嘴里呼噜噜的响着。

  “忘恩负义的铜板!“一声大喝,涵涵已经冲了出来,铜板喵呜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哈哈大笑的男人和女人…

  张启明伸手抓起桌上的烟盒,发现没有烟时,恼怒的将手握紧,烟盒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紧紧的揪在一起。

  “啪!“用力将扭曲的烟盒仍在地上,张启明满心的烦躁。

  “不是都给赔偿了吗?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一想起那个女人坚定的眼神,一想起那个叫涵涵的女孩无助的脸,张启明又颓然的跌回到椅子上。

  “哎,是啊,赔偿有什么用,那是一个家庭啊。“张启明深深的理解,但就是因为理解才会更加的纠结。

  “如果矿里的情况上报,不但我完了,上面也会有一批人跟着倒霉,这要我怎么做?“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他真的不想再在这个问题纠缠下去了。

  “三十几条人命啊!“深深的叹息,但张启明知道,他必须做出选择,一面是按照上面的意思,赔偿后隐瞒矿难事故的情况,一面是将情况如实反映。

  时间就在张启明的思考中过去,房间里只能听到电子钟的沙沙声和张启明的呼吸声。

  “还是按照上面的意思来吧。“张启明做出了决定,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油然而生…

  “妈妈,爸爸没有回来,现在连铜板都不要我了。“女孩眼中噙着泪水,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女孩楼在怀中,她知道,她不能哭,谁哭都可以,她不行。

  深深吸了口气,妈妈缓缓的说着:“爸爸去的地方太远了,涵涵不是还有妈妈吗?“

  “嗯!“女孩轻轻的应着,泪水也渐渐止住,仿佛一瞬间她长大了不少…

  铜板已经好几天没吃到东西,也好几天没打理自己了,这让铜板看起来脏的不行也瘦的不行。但铜板不在乎,它在等,在等那个让它失去家的家伙,在等那个让男主人永远回不来的家伙,在等那个让小主人伤心的家伙,在等那个让女主人沉默的家伙。

  它看到他开车过来了,一束光线从拐角处转过来,铜板知道,它已经没时间再等了,也没体力再等了,它决定抓住这个机会…

  “滋~“刺耳的刹车声,铜板眼中只剩下白茫茫一片,它感觉自己好像飘起来了,最后好像听到女主人在喊它…

  张启明缓缓的睁开眼,看着眼中的天花板,慢慢的记起了失去意识前的事情。他从来没看过一只看到车不去躲的猫,也从来没看到过还要冲过来的猫,那一刻他慌了,死命的转着方向盘,但他感觉还是撞到了那只猫,直到撞到树上,车停住了。

  当他失去意识前,看到一直讨他要说法的女人冲出来喊着“铜板“的时候,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耳边好像也响起了那个女人曾经说过的话,”赔偿?下次呢?“”是啊,下次呢?“张启明嘴中喃喃的说着。

  “老头子,你醒啦?“耳边传来了老伴的声音。

  张启明看着老伴略显苍老的容颜,慢慢握住她的手,握紧。“老伴,问你个事。”

  “嗯?你说。”

  “如果我要做一件事,可能会影响很多人,也可能我自己都会坐牢,我要去做吗?”

  “这件事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是啊,良心。”听到老伴的回答,张启明露出了笑容。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感觉着手掌中传递的温度。

  “对得起!”三个字,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温润的小雨还在昏黄的路灯下飘荡,铜板只能静静的在路灯下注视着眼前展现各种姿态的雨滴,它已经放弃了持续的追逐,它现在什么也碰不到,也没有人能看到它,它能做的只是不停的飘荡。

  它试过回到家里,也试过不停的呼唤,但没有人能理它。

  踏踏的声音在雨中响起,铜板耳边传来一个慵懒的语调。

  “你这傻猫也算异类,居然奔着车撞,知不知道搅黄了小爷我这单生意?”

  “嗯?是在和我说话?”铜板有些不确定。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年轻男人打着一把白底的油纸花伞,穿着件白色的衬衫,最上面的两粒纽扣并没有扣上,一条深蓝色的仔裤,脚上蹬着双鞋拖,就这样站在它的前面,用他那双眯起的月牙眼看着铜板,嘴角牵着笑容,叼在嘴里的香烟在伞下忽明忽暗。

  “往哪儿看呢,对,就是小爷我,就是我和你说话呢,你这傻猫,把小爷我的生意搅黄了,小爷我就只能拿你抵债了。”说着,年轻男人伸出手,向铜板抓来。

  “什么情况?“铜板有些迷糊。

  “抵债?我才不要被抓走。“

  “别动傻猫,到了明天,你真会消散的。“铜板听到男人如是的说道。

  “嗯?你能抓到我?“铜板感觉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跟我走吧!“年轻男人将铜板放到自己的肩上,手中的纸伞微微向铜板这面移了移。铜板发现它居然可以蹲坐到这个男人的肩膀,它放弃了挣扎,而且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它喜欢的味道,有点像他的小主人。看着偏移到它这面的花伞,铜板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身子向年轻男人靠了靠。

  “人家不叫傻猫,叫铜板!”铜板抗议道。

  “知道啦,叫铜板的傻猫…”

  踏踏的声音在安静的街道上响起,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年轻男人用着奇怪的姿势撑着伞。冰冷的雨滴在踏踏的声音中也好像渐渐有了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