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16 10:38:2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道宿命
  4. 这就是道

这就是道

更新于:2018-03-15 17:59:59 字数:2097

字体: 字号:
  今天刚好是周末,母亲晚上却有事,不能回家做饭。陈平安无聊地翻动那本泛黄的书,但是奇迹没有再出现,它呆呆看着印在上面的画一阵出神。“难道真的只是梦吗?可是为什么又这么真实呢?”陈平安自言自语道。一个悦耳的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他的思绪。陈平安缓慢地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会心笑笑,按下了接听键。“平安,玩什么呢,今天出来吃个饭有空不?”电话对面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甜美动人。陈平安笑嘻嘻地答道:“美女相邀,岂有不应之理?还是老地方么,今天刚好有空,等等我就来。”“唔,那你快点,不见不散”那边挂断了电话。陈平安刚要再说,电话就已经挂断了,它自嘲的笑笑,吴芊芊就是这么干脆。他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那个倩影来,经常一身休闲打扮,一头秀发总是扎成马尾,一个红色跨包也总是与她相伴,黄色的上衣,不及膝盖的牛仔短裤,清爽的容颜,总是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陈平安嘿嘿笑道,想赶快去见见这个女孩。他稍微整理修饰了一下就出门了,按下电梯,不一会就出现在楼下。他们的小区是著名的富人小区,假山矗立在最中央,其余地方绿树掩映,流水环绕,鲜花点缀,绿草铺地。这个小区的环境是数一数二没有话说,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欣赏的目光去看这里的风景,而是快步跑了起来。他们约定的地方离这里不是太远,只要小跑十来分钟便可到达。

  已近黄昏,暑气方消,街上渐渐喧嚣拥挤起来。有些人是一家三口出来散步,一个小孩在男人的肩头,男人和女人说着话。有些人是以老人为中心,一些孩子和年轻人就在老人的左右。也有的是一些青年男女,他们携手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头。陈平安穿梭在人群之中,总显得与这些休闲的人有点格格不入。他的脑海浮现着女孩的笑容,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叔叔,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一个女孩的手被一个中年人抓着,女孩正在试图挣脱,但是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抓着他的中年人脸上写满了愤怒。他到叫道:“你这个小偷,别想跑,我这就打电话给警察。”女孩听到这里,脸一下子就变得苍白,她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哭喊着:“叔叔,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有一个生病的爷爷要照顾,求求你叔叔。”一颗颗清泪划下脸颊。中年人不依不饶,他另一只手指着她道:“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不给你一点惩罚,你还会为非作歹。”说着真的去掏手机,女孩立即扑到在中年人的脚下,泣不成声。中年人没有停止他的动作,依然在摸索他的手机。这时街上已经围满了人,他们年龄各异,表现也不相同。有同情的,有冷漠的,有幸灾乐祸的,但是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没有上前说上一句什么。陈平安看不下去了,他排众走到了中年人面前,面带微笑,然后说道:“叔叔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中年人带有一点诧异,但看到少年诚恳的态度,动作一滞,还是回答道:“刚才我走在前面,结果这个小偷居然在后偷我的东西,幸亏我发现得早。”他出现一丝愤怒,那个女孩还趴在他的脚底哭泣着。陈平安瞟了瞟那个女孩,接口说道:“那叔叔准备报警吗?可是他还有一个爷爷要照顾呢!”中年人不悦:“别听信他的谎言,被人逮着就用这一招,哪有那么容易,今天一定要把她送进警察局。”中年人的态度很坚决。陈平安突然笑笑,他说道:“叔叔,也许你说得没错,但是有时候给一个误入歧途的青年一个忠告也许比惩罚他们更有用,不是吗?”他没等中年人再说什么,蹲下身来,在女孩的耳边轻声说道:“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偷东西吗?”女孩哭得梨花带雨,她没有抬起头,艰难地说道:“我们家很穷,只有我和我生病的爷爷,爷爷却坚持让我读书,他还生着病。”说道这里,女孩顿了顿,接着又哭出声来。陈平安站了起来,对中年人说道:“叔叔,我本没有任何理由阻止您做任何决定,但是有时候给这些人一个理解也许事情会变得比预期的更好。”中年人略微犹豫了一下,看着脚边的女孩也动了恻隐之心。最终他叹了口气,从怀中拿了个钱包,从中抽出了一百元,放到了女孩的面前,又转过头对陈平安笑道:“少年,你很不错。”说着,放开了女孩,排开人群而去。人们逐渐散去,只剩下女孩和陈平安。陈平安看着还在抽泣的女孩,不由得轻声说道:“不管你有什么难处,但是偷人家东西是不对的,能答应我别在做这些事情了吗?”女孩捂着脸,点了点头。女孩突然抬起了头,露出一张美丽的面孔,几丝秀发有点凌乱,泪痕还未干,挂在脸上增添了几分秀气。她的五官是那么精致,总给人清秀与柔弱的感觉。陈平安一怔,片刻出神。女孩小声说道:“谢谢你帮我,我叫李美美。”说着将头凑到了陈平安的脸上,快速的吻了一下,然后起身,摇摇晃晃地跑着离开了,不久就消失在视线里。陈平安还没有反应过来,感觉晕晕乎乎的。她望着女孩消失的方向发着呆。他立即想到了刚才那些围观众人的表现,心中总是空空落落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很冷的感觉。他自言自语道:“也许能给这些人一点帮助就是道吧,无论别人如何,我一定坚持着道,这就是我的道,我信奉的准则。”他看着一抹残阳,最后的余晖正在慢慢被吞噬,真正的黑夜将要来临。但是陈平安目光此时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澈,流转着一种明亮的光芒。他也不知道,他的体内正有一盏灯被点燃,发出微弱的灯光,同时还有一个黄金小钟在体内回荡着它的声音,祥和而宁静。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