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14:1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百鬼夜未完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7 17:12:30 字数:3150

字体: 字号:
百鬼夜未完目录
共5章
  第二章半年前“诶,哥们你们这酒吧的名字挺怪啊?”我指着一块写着“繁花深处包子铺”的牌匾,对面前的一个起码有三百多斤的胖子说。“你,能看见,我们店?”胖子诧异的问我。“废话,我又不是瞎子。”我瞥了他一眼。话说我那天也是没事闲的瞎溜达,要不也找不到这么偏僻的一地儿。“可你是个人吧。”胖子又笑眯眯道。这下我有点被他笑毛了“我不是人,还能是妖魔鬼怪啊。”胖子一愣,看看我,又看了看他头顶上的牌匾试探道“要不,你上我们包子铺里坐坐?”我也一愣“真是包子铺啊!”说实话,有这么个奇怪名字的包子铺要你你也想进去看看吧,反正我是去了。胖子一边介绍他自己一边把我往店里迎。我进去一看,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敢情都中午十二点了他们还没营业呢。“阿桃,你这店里的员工够清闲的了,要不你给我也介绍介绍啊。”我已经知道了胖子的名字,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问他。坐在角落里有三个人正在玩扑克,目测是斗地主。其中一个干瘦的汉子听见了我的声音,瞟了我一眼道“去去去,晚上六点开张,懂不懂规矩啊。现在来也没包子。”“大宝,他不是客人。”我身边的阿桃道“你仔细看看,他是个人。”嘿,这话说的,好像他不是人似的。阿桃弱智青年的印象估计就是这时候在我心中萌芽的。“啊?”“啥?”“我X!”玩斗地主的三个人听到阿桃说我是个人纷纷大惊。这第一声是白大宝发出来的。第二声是牛三发出来的。最后一声,我X!是对街支摊算卦的唐半仙发出来的。前两声是对我“是个人”的惊讶,后一声是因为唐半仙抓了副火箭。“你等等,你等等。我去找夜老板。”牛三是在白大宝之前回过神的,他丢下这句话噔噔的跑向了边上一间写着办公室屋子。我很纳闷,他们对于我是个人的结论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我对阿桃说“你们这的员工够神叨的了,这是你们的创意风格么?”“是,是。”阿桃用力的点头“老板想出来的,为了招揽顾客嘛。”话刚说完,牛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老板办公室出来了,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瘦高的病态男人,不用说——这就是我后来的老板,夜行了。“欢迎,欢迎!”夜老板一见我就摆出了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问题是他这一笑不像欢迎你,活脱的某资本主义过家电影里的变态杀人狂。“呃……”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是来应聘的?”夜老板也不等我说话。“啊……”“我看人还行,明天来上班吧。你们看呢。”这厮丝毫不管我的感受,自顾自的问他身边的员工。“嗯。”“成”“哦。”“嘿嘿……”这前三声分别是阿桃、牛三和白大宝发出的,最后一声“嘿嘿”则是牛鼻子老道唐半仙。他一边笑一边猥琐的看着我,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日后证明,唐半仙的确是个猥琐的老道。这点不仅体现在他看手相占大姑娘便宜,算卦的时候装瞎子,更体现在他有事没事就来包子铺里偷包子的功夫上。“那就好,一会阿桃跟你说说咱们这的薪资待遇和规章制度,你明天就来上班吧。”说罢夜老板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巧的是我当时的确待业没事做。不巧的是我一个志存高远的上进青年,怎么能允许把自己的青春都浪费在包子铺里?但听完阿桃跟我说晚上六点才开张其他时间在店里待着什么都不用干的时候我就动心了。我是个懒人,吃方便面都懒得放菜包的那种。于是,我糊里糊涂的跟这群看上去不太正常的人混在了一起,而且混的乐不思蜀,毫无上进心可言。现在“嘀嘀~嘀嘀~嘀嘀~”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看看**到底谁啊!”我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喂~明灯~你这个大懒虫~”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女声。“啊~舒雨啊。我早起来了。正在,呃……给自己量体温呢。”我望了一眼身边的闹钟,才七点。要放平时,我还得在被窝里做两个小时的光合作用。瞧瞧,爱情的力量啊~“怎么样,感冒好多了么。”舒雨问。“好多了。”我捡起昨天扔在地上的温度计插在胳肢窝里。“你在哪呢?”“我在诊所里啊。”舒雨答道“别忘了今天还得打针哦。”“哦,对了。”说道打针我想起来今天还得找个借口跟夜老板请假,“我一会得跟我老板请个假再去。”“没问题。”舒雨脆生生的答道。撂下电话,我拔出胳肢窝里得温度计。操!43度了。怎么更严重了?我往镜子里一看。好家伙,要是里面的人长得再高点、头发再乱点,我都怀疑是不是夜老板跑到镜子里去了。“这是怎么了?”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力揉我的黑眼圈。正想去洗把脸,电话又响了。“喂?”“明灯,我是阿桃。”我去,这家伙今天怎么也起这么早。要知道在平时的话早上九点之前给他打电话都会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的。“你啊,我正想给你打电话让你帮我请个假呢。”我说。“假的事夜老板已经知道了,他让我代表包子铺来看看你。”阿桃道。“是么。看我的事就不用了吧,我一会还得去打针呢。”“可是我在你家门口。”阿桃刚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短而急促的敲门声。听这动静白大宝也在这没跑了。“来了,来了。”我赶紧去给他们开门。要知道,别看白大宝长得干巴瘦,劲可不小。包子店里只请了他一个厨师就是最好的证明。果然,我把门拽开的同时挡在阿桃身前的白大宝正作抡圆拳头打人状。但让我吃惊的是猥琐老道唐半仙居然也来了。他站在阿桃的旁边,见我开门,向我露出他那标准的猥琐表情道“明灯,听说你这病得的还走了桃花了?”嘿,这多嘴的夜老板!“啊,什么桃花啊……呃,你们快进来吧。”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在他们的面前过多的讨论舒雨的问题。虽然我知道眼前这几位跟我这样的正常青年是没什么可比性。大概是出于我自私的占有欲吧。这几位标准的疯癫货,排队进了我的屋子。没发生我想象中的见什么碰什么,反而都像是听话的小学生,只是大致在我的屋子里转了一圈就排成一队坐在了沙发上。“啧啧,风水不错啊,你自己的房子?”坐在左边的唐半仙问。“租的,别打什么主意啊。”我答道。“明灯,听说你跟一姑娘好上了?”坐在右边的白大宝问。“还在发展阶段,要是成了我叫舒雨也给你找一个。”我答道。“叫舒雨啊……”坐在中间的阿桃若有所思“明灯,感冒怎么样了。”终于有一个关心我病情的了。看看前面内俩,再看看人家阿桃,泪流满面啊。“一会去打针呢,昨天刚去看,效果没那么快吧。”阿桃皱着眉头道“那就是没好转喽。”说罢,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药丸“你把这个吃了。”我接过他伸出的手凑到鼻子边上闻了闻“这什么啊,别是唐半仙身上的泥球吧。”“呸。”唐半仙瞥了我一眼“你个瓜子,这可比老子身上的泥球值钱多了,不要拉倒啊。”“要,怎么不要。”我一听这话赶紧接过药丸问阿桃“直接吃就行呗,还是得嚼碎了。”“直接吃。”要知道,这些人平时虽然神神叨叨,但真格的时候还是很靠谱的。再者,一来我很信任我的这群神经病同事,二来就算是恶搞我,大不了也就是唐半仙身上的泥球了。我两个月前见过他洗澡,应该没有那么脏。“吃完了。”我把药丸吞进肚子里。突然感觉脑袋里有什么沉沉的东西一下子消散了。手脚也轻快了许多。我吃惊的问“这是什么神药?”唐半仙猥琐的笑道“阿桃身上的泥球。”噗~~~~~~~~我一阵眩晕。“不要马上吃别的东西。”阿桃又告诫我。“知道了。”我说。“那成,我们走了。你赶紧打针去吧。”见我把药吃了,这三个人都起身想走了。我说“不再坐会?”白大宝道“坐个屁,一屋子臭脚丫子味。”我直接无视他问阿桃“你们来不会是专程给我送药的吧。”阿桃看了我一眼,说“不全是。马三今天没来送肉,包子铺开不了张了。老板说来看看你就给我们放一天假。”嘿,这个死心眼。你就不能说你是冒着被扣工资的风险专门来看我的么。送走了这几位,我拾到拾到准备去舒雨那。一开房门,一股异样的感觉充斥了我的神经。今儿是个大阴天,街道外一片惨黄惨黄的景色。我觉得有点邪,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舒玉家。毕竟,昨天刚给她留下了好印象要是今天就借口不见面那不是我的风格。再说,估计这雨不能下。我自说自话。走吧,我大步迈出。而就是这个决定,后来差点要了我的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