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36:1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狼纪元
  4. 第三章 巨人之血

第三章 巨人之血

更新于:2018-03-18 08:48:44 字数:3244

  “你……你怎么能这样?”雪晴指着野人呢生气的说。碎岩拍了拍雪晴的肩膀,安慰道“枫,他是狼神的祭品,我们也将会一样。”“那是它们应得的食物。”野人如此解释道“告诉我猎杀狼灵是怎么回事。”

  “五年期,新月颁布了一个任务,猎杀狼灵,说是为了银叶村的人们报仇雪恨,但是只有新月和战斧的双方高层才知道真相——新月的首席魔法师堕星——一个炼金术师。他为了炼制一种药,而需要狼灵之血,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的。也只有新月的高层,才会话这么大力气去猎杀狼灵,据古木的说法,狼灵在四年前,就被杀了。”碎岩解释道。

  “怪不得,怪不得姐姐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怪不得啊,堕星,堕星…”野人呢喃道“堕星他在哪,带我去见他。”野人以命令的语气向碎岩说道。

  “他是新月的首席魔法师,当然在新月城里,不过以你现在这样,是见不到他的,更别说报仇了。”碎岩如实的说道“刚才那个法师叫古木,只是新月的普通的一百多魔法师中的一个罢了,新月还有八位高阶魔法师,而堕星,更是厉害,像比刚才古木吟唱的黄昏之刃更厉害的星空之刃,他都不用吟唱就能使用。”碎岩继续说。

  “我和雪晴来自战斧,那是一个与新月水火不容的组织,战斧里的每一个人都和新月有死仇,我们为了损耗新月一点点力量都万死不辞。但是我们没有奢望完全击垮新月,因为它太强,而永冬之域不过是它的一个分部。我们只是想把新月赶出永冻之地。不如你加入我们战斧,一起来反抗新月。”

  野人沉默不语,好似被碎岩的话打击到了。一阵无声后“我代表狼神赦免你们。”野人突然道“你们可以走了,我是不会加入战斧的,因为我不想反抗新月——我要消灭新月。”野人露出坚毅的眼神,雪晴突然打了个寒颤。

  碎岩一听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是逃过了一劫“后会有期。”碎岩一抱拳,显然不看好野人,拉着雪晴就走。

  “不”雪晴挣开了碎岩,道“你一个人回去吧,我相信他。我也想要——消灭新月。”

  碎岩一皱眉“可是你……”碎岩还是想劝雪晴和他一起回去。“不,我决定了”雪晴如是说。

  “好吧,既然你意已决。只是不知道这位朋友如何称呼?”碎岩问道。

  “我叫……”野人想了想“……狼。”

  “呃,人如其名,那么后会有期了,狼、雪晴。”碎岩对着周围的雪狼一一低头,然后才转身而去。

  “雪晴?”狼匐在地上,伤势好像不轻,周围的雪狼将他围了一圈,恨恨然的盯着已经走远的碎岩和面前的雪晴,“你是要留下来做食物么?”

  “你需要我。”雪晴抿了抿嘴,显然有些紧张,但目光中却透着坚定,“你……我们要报仇,得在城市里战斗,而你,只懂得丛林。”雪晴从古木口中得知,狼便是那狼灵的弟弟,在森林中长大。

  “我了解城市。”狼看向碎岩离开的方向,“我去过,有房子,有……石头…有……”“有人,有很多人,有好人也有坏人,有你想象不到的东西,有你意料之外的致命危险。”雪晴接口道。

  狼皱了皱眉:“是的,是的没错,我不了解。可是姐姐说,男人的阴险装在肚里,女人的狡诈装在胸里,胸越大,人就越危险,千万不能靠近,更不能相信。”

  雪晴脸一红,悄悄往下一瞟,确实不小。心中暗恨:这狼灵是怎么教育弟弟的,难道她自己是平…咳,嫉妒别人不成。口中却是道:“你不信任我,但是我信任你,我相信你能消灭新月,你,有狼,而狼,是永冬之域的主宰。如果你不相信我,便把我吃了吧,雪狼一顿饱餐能增加一点点力量,消灭新月,我也愿意。”

  雪狼围着雪晴,几乎就要扑上,只等狼一声令下。

  “俘虏!”狼对着雪狼们说,雪狼纷纷低吼一声,散了去,没走几步,雪白的皮毛便隐入雪白的森林,消失不见。“俘虏,绑了。”狼从腰间又取下一节麻绳,扔给雪晴。

  雪晴愣住了:“你让我绑谁?”“当然是你,你是我的俘虏,不应该绑起来么,你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狼不屑的说着,口气中还透露着一种青年特有的骄傲。

  雪晴又好气又好笑:“你伤成这样,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还想绑我?你赶走了你的狼群,就不怕我趁机杀了你?”

  狼一怔,猛地往后一退,痛的龇牙咧嘴的道:“我赦免了你,你为何还要杀我?胸大的女人果然都是坏人!”雪晴被问得脸上有些尴尬,不过也确定对方真的是在森林中长大,一点基本常识都没有,只好解释:“我不是要杀你,我是要救你。”说着,走到了狼的身边,手中发出白色柔和的光芒。

  狼挣扎的向后爬,却痛的实在爬不动,狼渐渐感觉到了伤口的异样,掀开染红了的皮毛,只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这么快,你做了什么?”

  “这是魔法,你姐姐也会。”雪晴说着,手中不停,心里暗喜自己的愈合术好像大有长进,“每个狼灵天生都会一些魔法。还有,我不是俘虏,是朋友。”“朋友?”狼很不解“难道你是狼么?”雪晴不语。

  “铁锤、溪涧、挽歌还有短腿等等,它们就是我的朋友……短腿它曾经是我们之中的短跑之王,经管它腿很短。”狼眼中露出悲伤,“你认识它,就是被砍死的那只,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是狼么?”

  他说的是“我们”,不是“它们”,雪晴意识到,他真的把自己当狼了。“不,我不是狼,但我会是你的朋友。我的父母、大哥二哥、我所有的亲人,都因为新月…就是那个害了你姐姐的组织。你也可以说我是一只狼——一只复仇的野狼。”

  “原来你不是坏人。”狼好像有些明白了,突然伸手像雪晴胸部抓去。雪晴正回忆的有些出神,待胸上感觉传来,惊得一退,护着胸口,怒道:“你在做什么!”狼一本正经的在低头沉思:“你不是坏人,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呢…”

  雪晴气的咬牙切齿,却一时不知道怎么对这一脸正经的狼发怒。“是女人都会有的啦!难道你姐姐没有?”“没有。”狼好像在回忆,随即肯定的摇摇头。

  浪潮过去十六年了,狼灵如果死的时候怎么也快二十岁了,想到这里,雪晴还忍不住有点小得意。

  “哼,不跟你说这个,你若是觉得我是坏人,为什么不让雪狼咬死我?”雪晴问。“因为你是女人。”狼回答,“姐姐告诉我,手无寸铁不杀,女子儿童不杀,胸再大也不杀。”

  雪晴对这个话题很是无语:“想不到你还是个骑士,那你为何要杀了枫——就是那个手无寸铁的青年。”“他一定有刀,而且让我感觉很危险。”这也许就是野兽的直觉吧,雪晴心中暗道。

  “走吧,我们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便是复仇之路!”狼站起身,活动活动肩膀。

  雪晴目瞪口呆:“你…你能动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看狼这伤势,肋骨也断了几根,就是雪晴在自信,也不信自己的愈合术能有这种威力。

  “多亏了你啊,要不然这伤势怎么也要修养一晚上。”

  只要一晚上?简直是怪物,这怎么可能?狼灵…狼灵…一定与这血脉有关,难道狼也是狼灵?这可大大的不妙,狼灵可是人类公敌。

  “呃…是么…已经好了么?”雪晴小心翼翼的问。“好了,完全好了。”狼说着,还在雪地里翻了几个筋斗,“魔法还真是神奇啊。”

  “你…不是狼灵吧?”雪晴虽然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但还是忍不住问道,狼灵的眼睛一定是与雪狼的眼睛一般碧绿,而狼,乌黑的眼珠明显不是。

  “当然不是,你还真是没有常识,像我姐姐那样的眼睛,全世界就她一个!”狼好像很骄傲,“你是觉得我恢复的太快了么?”雪晴点点头。

  “那是因为姐姐在我小时候,有一次回来带给我一种叫巨人之血的东西,她说喝了能使人强壮…不过真难喝,腥臭腥臭的,我喝了一个月,后来姐姐病了,就没有了,不过我的身体确实强了不少。”狼向雪晴招招手,便往林中走去,雪晴跟上。

  巨人之血…好像没这功能啊,“啊…”雪晴脚步一停,被自己想法吓了一跳,古木说炼金需要狼灵的血液,自己还在奇怪为什么非要狼灵不可?

  “怎么了?”狼回头问道。

  “你听到你姐姐的死迅一点也不愤怒么?我觉得你很淡定啊,好像死了就死了,大不了报仇一样。你们的感情应该很好啊!”雪晴突然这么说。狼也有些奇怪,面色渐渐冷了下了,“那是她应得的…我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但是无非是疏忽大意或是技不如人,就像丛林里的兔子,死得起所。而报仇是我应该的,以为她是我姐姐。”狼慢慢的解释道。

  雪晴不再说活,只是低着头想着什么,一路跟着狼在雪白的森林里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