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1:44: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魂出天变
  4. 第一章 追杀

第一章 追杀

更新于:2017-03-20 10:14:47 字数:2973

字体: 字号:
  第一章追杀

  “在这,我发现他了”

  张扬条件反射般暴起而走,向着话音刚落的地方驰去。手指一弹,一道白色的气体一闪而没,“噗”喊叫的黑衣人瞬间倒地,张扬看也不看一眼就向前方奔驰而去,身子晃动几下就看不见了身影。林子刹那间变得安静了,只有额头上汩汩流血的黑衣人尸体记录着发生的一切。片刻,尸体旁出现了七个黑衣人,“晓东也死了,十五个了,看来他比我们想象得要狡猾。”一个好似领头的打破了森林的寂静,他语气有点激动但马上又恢复冷静,。“他坚持不了多久了,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招毙命,看来他发现内力开始不受控制的减少了,开始节省内力了。”又一个人神色平静道,只是那双眼睛告诉他人他正强忍着内心的悲痛,说道。“那好,追”领头人简单的下了命令。说完,七人消失在前方。林子又一次安静了。又过了一会儿,树叶沙沙的响起来,从树上下来一个人,正是那本来已经离去的张扬,只是现在的他脸色有点苍白。“没想到会中了他们的毒,看来他们早有准备,不行,先找地方逼出毒再回家看看。”张扬小声说了几句,就向相反的方向驶去。这次,林子彻底安静了下来。

  城中某处宅子里,七个黑衣人正站在一个老者前,只是这个老者正大发雷霆“笨蛋,笨蛋,你们一群笨蛋,二十几个人竟抓不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阁下,请注意你的言辞,他不是一般的孩子,他是武林中千年难遇的武学奇才,十几岁的年纪就达到了普通天才一甲子的武学水平。”黑衣首领神色平静的说。

  “奇才又如何,还不是个孩子,心智能高到哪去,再说还中了毒。”老者越说越激动忍不住又大声骂了两句,“蠢才,笨蛋。”

  “阁下,请您注意我们不是你的手下。”黑衣首领也有点动怒了,语气有点强硬。

  “李首领,我们可是约定好的。”老者神色骤然变得平静下来,淡淡的说。

  “阁下,这件事我们退出,定金我们会一分钱不少的退还给你。按照约定,我们是可以退出的。”李首领神色有点僵硬,又道“我们还牺牲了十五个弟兄。”

  “李首领,作为一个首领,你不应该为兄弟报仇吗。”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不动声色道。

  “正是因为我是一个首领,所以我才要为更多兄弟着想,我不能看到活着的兄弟白白送死。”李首领神色激动的说。

  “那好吧,看在你死去的兄弟的份上定金就不要退了,另外,我再给你们每人补偿一点。”老者看见李首领刚要说话,又补充道。“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周围的兄弟着想。”

  “那谢谢阁下了。”李首领看了看四周沉浸在悲伤的兄弟们,神色有点低落道。

  一会儿,几个人端着一些银两分别送到几个黑衣人面前。

  “谢--”李首领刚说口就戛然而止,一道醒目的血剑从喉咙处喷出。

  老者看着李首领那不敢置信的双眼平静的说道:“想退出,哪那么容易,把他们丢到后院喂狗。”

  “张扬,快到家了吧,看见我给你准备的大礼是不是感到很高兴。”老者看到已经清理干净的地面诡异一笑道。“哈哈哈哈~~~~~~”

  江南城

  神龙村

  张扬看见这片记忆中应该很熟悉的土地突然有些陌生。这时应该是村民忙和的时候可诡异的没有一点声音,他们人呢,没人告诉他,一个个房舍变得空荡荡的,空气里传播着平静的气息,可他心里却压抑的可怕。他快步跑到山脚下,静悄悄的,那阵阵脚步声显得有点刺耳。张扬看见这个同样寂静的房子,竟然愣住了,记忆里的这个时刻应该是父亲那哼哼的练武声,一招一式伴随着父亲独特的叫和声隔老远就能听到,这是张扬从小经历的,风雨不变,雷打不动的,可今天,张扬小心翼翼的推开家门,好像深怕打扰了里面的人。

  “吱——”

  大门裂开了一道缝,继而全部打开了。院子里同样静悄悄,没有一点生气,好似很久主人就没在这里住了。张扬好似发疯似地冲进屋里,只是屋里同样一片令人发狂的静。屋子里的摆设没有丝毫凌乱,张扬突然好似想到什么撬开屋角的一块青石,里面是一个古朴的盒子,那盒子好像有种神奇的魔力刺痛了他的双眼,突然,张扬像发疯了般打开了盒子,看到一块似石非石的碎片静静的躺在盒子里,一时间,愣住了,泪流满面。恍惚中,张扬好似回到了十二岁那年。

  “父亲,这是什么?”张扬看见父亲突然很神秘的把他拉到一旁拿出一块似石非石的碎片很奇怪的问道。

  “现在也该让你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了。”张父没有回答,沉思了好久满脸落寞缓缓说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武者还有一种更强大的存在。”

  “修仙者”不知何时身在屋外的张母来到屋里说道。

  “修仙者”张扬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感觉十分新奇。

  “张扬,你记住任何一个修仙者都不能轻易相信。”张父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十分严厉的说道。

  “对,绝不能轻易的相信。”张母突然借个话来有强调了一遍。

  “嗯”张扬第一次看到父母这样的神情,年幼的他随不知是什么原因但还是听话的牢牢记住。

  “张扬,你记住,在你不能保护好这个东西之前绝对不能让被人看到,尤其是修仙者。”张父突然又拿出那似石非石的碎片说道。

  “父亲,这到底是什么。”张扬答应后又忍不住的问道。

  “这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知道他很重要,你一定要记住,人在它就在。”

  一时之间,满脑的回忆化为乌有,只剩下那句“人在它就在,人在它就在”张扬只感到一种剧烈的疼痛袭来,痛的撕心裂肺让他无法呼吸。

  “谁?”突然一点轻微的脚步声使张扬从回忆中苏醒,贴身收好碎片身影一动就到了门外。

  “哈哈,不愧是武林奇才,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水平。”突然一阵苍老的声音响起,继而出现了两个蒙面老者。

  “没想到武林前辈也会干这种藏头露尾的事。”张扬看见突然而至的两个神秘老者,神色平静道。

  “小娃娃,识相的就把东西交出来,不然就别想见到你的父母了。”其中一个老者脑凶成怒道。

  “就凭你们也想抓走我的父母。”张扬不动神色道。张扬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张父张母都是武学天才在江湖上层闯荡过一段时间,留下了几段佳话就归隐了,归隐后一直没停过练武,功力更甚,就凭眼前这两个老者在张父面前几招都撑不过,怎么可能让张父张母毫无抵抗之力就被掳走。而且,张扬心中已有了猜测。

  “小娃娃,废话少说,接招。”老者很是郁闷,奉命来擒张父张母。来到后,村里一个人也没有,好像他们提前得到消息都搬走了,本来打算回去复命,可想到完不成任务的惩罚,只好在这守株待兔,好戴罪立功,没想到真等到了。

  话刚落,两人就一前一后同时出招,张扬双腿用力一蹬,离地而起,双手舞动。

  “砰”

  和前方老者对接一掌,不看吐血而退的前方老者,顺势向后一跃躲过了后方老者的一招。接着另一只手食指一弹,轻喝

  “一阳指”

  一道白色的雾气一闪而逝。“嗤”后方老者脑袋上出现了一朵血花。

  “砰”

  倒在地上。一招,只有一招,一死一伤。

  张扬身影一动出现在前方老者身旁,一脚踩在其胸膛上,扯掉其面罩道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老者神色恍惚有点不敢接受。

  “说不说”张扬用力一踩,恼怒道。

  “休想”老者说完,用力一咬,一道黑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死了。

  “哼,不说我也知道,知道我有这件东西的只有他了。”

  漆黑的夜,传来阵阵狼嚎,微风阵阵,声音有点凄凉。

  张扬静静的站在院里,一动不动望着屋里,下午的战斗痕迹已打扫干净。良久,一转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风中隐隐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是谁,在呼唤着远方的亲人

  是谁,唤来了我的思念,

  我的伤。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