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42:5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出世入世
  4. 第一章 山脚弃婴

第一章 山脚弃婴

更新于:2018-03-16 07:09:00 字数:2936

字体: 字号:
  唐朝唐德宗统治时期,战火不断,百姓苦不堪言。

  一个身穿蓝紫色道袍的老道士,手中提着一个酒壶,摇摇晃晃的走着。那老道长的肥头大耳,鼻子通红。不知为何,好似有一层烟雾挡住,总看不清他的真面貌。

  忽而,他眼睛一亮,发现前方有一襁褓,走上前去一瞧,只见内中有一男婴。再一细瞧,却见那男婴周身隐隐冒着淡紫色的雾气,老道先是一惊,尔后大喜道:“妙哉妙哉,此子莫不是那传说中的‘氤氲之体’?天不绝我弈宗,天不绝我弈宗!”随即那老道一把抱住那男婴,两脚一蹬地,竟腾空而去。

  片刻,那老道横跨半个中土,直落到天山腰处。身影一闪,便到了一处简陋的府邸外。再一闪,直进了那府邸。

  老道士抱着男婴,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在床上。然后从腰中掏出了个莫约三寸的小袋子,轻轻一抖,只见一颗近乎透明的药丸从中飘出,老道忙伸手接过。

  看着那药丸,老道脸上隐隐流露出一丝心疼,而后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满脸坚毅之色,用力将其捏碎。

  那被捏碎了的药丸,竟在空中渐渐消散,老道大手一挥,一把将那药气揽住,缓缓托下,将其打入男婴口中。

  那男婴忽然脸红耳赤,好似要渗出血来。那道士却是不慌不忙,一口气吹出,只见那男婴脸色便渐渐开始还原,最后重新还为淡紫色。老道“吁”了口气,喃喃道:“此丹乃千年朱果与万年钟乳调制而成,少说可缩短四五千年飞升之日,便宜这小子啦。”

  老道士看着这男婴,只见其双眸微闭,粉唇上翘,好不可爱。老道士越看心越喜,想了想,自言自语道:“此子灵识以开,灵觉极强,就且叫其‘赵觉’吧。”

  ……

  一晃三年,在天山山顶上站着一名男孩,说站其实不然,因为那男孩是漂浮着的。那男孩双脚离地约七八尺,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忽然,他举起右手,食指向天,那天地灵气在他指尖渐渐浓厚。慢慢的,凝聚成一个三寸大小的红色光球。光球散发出淡淡金光,好似火球一般。

  那男孩猛地一睁眼,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挥手一指,手中火球疾射而出,火球所到处,只见一块大岩石“呯”的一声骤然爆开。

  男孩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连蹦带跳的跑到身旁一个老道士面前,道:“师父,觉儿已将‘漂浮术’‘烨焰决’练成。”原来,这男孩就是那三年前的男婴赵觉。

  老道士轻轻抚了抚那不足一寸的胡须,笑道:“小子莫狂,不过学成皮毛,也敢来此胡吹大气?瞧为师与你示范。”

  说罢,老道纵身一跃,竟有百丈之高。天空上只见一小小黑点。赵觉不敢眨眼,死死的盯住老道士。

  黑点的上方陡然出现了个小光球,小光球渐渐变大,竟是幽幽绿色。黑点一动,小光球被抛出,将一座大山炸得粉碎。

  老道“哈哈”大笑着从空中飘落,轻巧的落在地上,道:“如何,那不过是为师三层功力罢了。”

  赵觉眼中露出一丝向往,大声道:“师父,徒儿以决心苦练‘谒奕心经’一定不辱师父之名。”

  老道莞尓道:“你可知为师姓甚名谁?”

  “徒儿不知。”赵觉老实答道。

  老道士道:“说起来,为师都以不记得啦。我等乃修真之人,不计较些俗世虚名……当年,为师好似名为‘逍月’。唉,多少年啦。”逍月,这个名字早在两千年前,就已在无数修士中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

  转眼四百年过去,天山腰处

  “师父,您怎么了?”一个俊朗的少年恭敬地侍立在床头,对着盘坐在木床之上的老道士道。那老道士头上冒着五彩之光,面带笑容,道:“为师修为已达渡劫之期,不日便要飞升。”顿了顿,又道:“待为师渡劫之时,你尽可在一旁观看,对你修为有不少好处。”

  “是。”少年道。

  “只是觉儿你十五岁便修成金丹,天资着实过人,不知是好还是坏啊。”老道士道。

  赵觉微微一笑,道:“无妨,徒儿自当努力修行,多读书,巩固修为。”

  老道士道:“如此甚好,那为师……不好,天劫来了!”老道士脸色微变,闪身飞到府宅上方。

  看着头顶那黑压压的劫云,老道士面色凝重,纵身一跃,竟直飞入劫云,大袖一挥,云居然就这么散了。

  赵觉看的目瞪口呆。这,这就是那令修行之人闻风丧胆的天劫?这也太假了吧?

  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下界修士逍月,修行六千余载,天劫顺利渡过。准升仙界!”

  老道士低头看了看还在地上的赵觉,笑道:“为师这就去了,前些日子为师曾为你算了一次,料知八百年后,你将入世修行。不然……”

  话未说完,老道士已然深入云端,再听不见声音了。

  赵觉牢牢记住这句话,转身入府。

  老道士走了,虽然是飞升成仙,但仍对赵觉产生很大的心理波动,往日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赵觉心里一酸,险些流下泪来。

  盘坐木床上,赵觉嗅着师傅的味道,渐渐入定。

  ……

  时间飞速流过,又过去了八百年。天山腰府邸中

  一个俊朗的青年盘坐在木床上,府内干爽明亮,那青年猛地一睁眼,喃喃自语到:“自师父飞升已过了八百年了,想不到这里居然也有人来,有意思,带我看看。”

  张雪枫是一名警察,却不是普通的警察。她还有个身份是中华特别组的成员,简称龙组。

  她此刻心中郁闷之极,组织传下话来要端掉一个毒枭组织。谁知那毒贩的窝点竟然有一个古武者,古武者,在现代社会比那凤毛麟角还难寻些。更可怕的是,那古武者竟已修炼了几十年,张雪枫远远不是其对手。

  好在她轻功极佳,心知不敌,立刻跑路。

  那古武者也是心狠手辣之辈,从湖北一直追杀到天山,好不容易躲过了。嘿!又迷路了。就连定位系统也在逃命的时候搞掉了。张雪枫越想越气,飞起一脚将身旁那碗口粗的大树劈断,才略略顺了口气。

  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贫道赵觉,姑娘有理了。”

  张雪枫大吃一惊,以她的身手,竟然不知道后面来了一人。只能说明此人功力远胜于她。

  猛地跳开,站起身来。却看不到人影。张雪枫暗暗奇怪,刚刚明明有人和我说话呀。一个人影突然闪过,张雪枫一惊,赶忙小心戒备起来。

  骤然,一道身影划过,定立在她面前。张雪枫看着眼前这青年,诧异道:“你是谁?”

  赵觉一心想与她玩,又一晃,便到了她身后。张雪枫皱了皱眉,暗道:“这人似乎对我没有恶意,好像只是同我玩。不过,他似乎很厉害呢。先套套他话。”

  打定了主意,张雪枫大声道:“你好,我叫张雪枫,不管你是谁,能不能好好和我谈话呢?”

  赵觉只觉得眼前这人说话甚为简便,浅显易懂。有心学她说话,便一闪身,停在她面前,道:“我叫赵觉,能和你好好谈话。”

  张雪枫终于看清楚了眼前这人,看这人大约十七八岁,穿着一件白布衫,和一双紫布靴。张雪枫也不是世俗之人,一看这人穿着,便立刻明白眼前这人可能是隐世苦修的老前辈的弟子之类,可是她没想到,眼前这人,比她祖爷爷的祖爷爷还要大。

  张雪枫笑了笑,试探道:“请问你是否是在此山中修行?”

  赵觉道:“姑娘所言不错,贫……我以在这山中修炼很久了。”

  张雪枫继续试探:“那,你师父呢?”

  赵觉脸色暗淡下来,道:“我师父,他,他已经飞升成仙了。”

  张雪枫虽然知道一些特殊人士,可并不太多,把这话理解成他师父死了。忙道:“对不起,说到了你的伤心事……”

  赵觉也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便道:“没事,没事。不久后我也可以去见他老人家了。”

  那张雪枫显然又理解错意,认为这青年生性豁达。暗道:“他身手如此之好,又没有什么牵挂,如果我把他介绍到组织……”张雪枫越想越开心,不自觉口水从嘴角缓缓流下。

字体: 字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