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42: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时空之城
  4. 第一章 杀戮

第一章 杀戮

更新于:2018-03-16 13:35:56 字数:2129

  传承万年的古森德帝国是大陆上最强大的人类帝国,处在人类地域的中央地带,其他三个帝国的领土加起来勉强有古森德帝国的一半大。

  在古森德帝国的西部边缘地带有处人迹罕至山脉,红石山脉。

  红石山脉,风铃村外。

  血染衣襟,断臂残身!

  东方华弓身单手拄剑而立,曾经伟岸的身躯早已疲惫不堪,他此时心中除了求死之外别无他想。添了添嘴角的血迹,他面露一丝凄苦,即而仰天长笑:“哈哈——哈!——想不到我东方华穿梭来此十余年,终究是有这一天!我只不过是想和心爱的人普普通通的过日子而已!为何要苦苦相逼?我恨!只恨不能手刃仇敌!”

  抬头看了看空中漂浮的十三道身影,空中巨大的十二芒法阵映着璀璨的光明,方圆百里之内的夜空如同白昼。

  苍穹之上滚滚金云翻腾不息,道道金光从云中射下,断臂男子满身血光艰难的抵御着神力的侵蚀。

  空中领头的银发老者面色冷漠,冰冷的声音滚滚而来:“光明之主是至高无上的神,是人类的庇护者。你和她都是亵渎神灵的罪人,亵渎神灵者必须死,!以我之名,神罚之下,一切罪恶都将消散!”

  东方华目吐青光,仿佛要看穿神界那道虚无的神灵之影,讥笑道:“你们这群‘神的走狗’果然忠心。神灵?那算什么东西?要不是我已脱离时空之城,我必将把他打下神座。”

  “狂妄!”——“大胆!”——“该死!”十二道声音嗡嗡起伏作响,四周的空气不停的震动,气浪呼啸着涌来,山地间树木摇摆,山石滚落……

  银袍老者轻举手中的权杖,周围的十二道声音悄然退散:“哼!别顶着时间之神和空间之神的帽子来吓唬我,光明之主的指示早已洞察一切。你和他们没有关系。今天就算是时间和空间之神亲来也救不了你!”

  “哼!死又何妨,我早该死去的,你们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东方华单手将剑用力往地上一插,低低嗤笑几声。似乎是在笑自己,又像是在笑别人!片刻后他伸手掏出一颗拳头大小的东西。

  此物星点密布,光晕流转!仿佛在虚实之间不停转换,无数星辰诞生毁灭的画面如万花筒般闪现!银袍老者扫向此物,面露惊色:“快杀了他。”——十二道惊天剑光划破天际!

  看到银袍老者的表情东方华面露一丝快意:“就让我在死前送你们一份礼物,尝尝来自时空之城的产物吧,呵呵——它有个名字‘星辰之核’。”

  让人无发直视的白光炽烈而刺眼,一团巨型光芒轰然爆裂!耀眼的星光、黑色的风暴、甚至连空间都开始破碎!瞬间吞噬了整座山谷,波光荡漾,风浪滔天。

  银袍老者周身金光发放,全力抵抗着让人恐惧的毁灭气息在风暴之中摇摆不定——

  数刻之后,印着数十道血线的银袍老者愤怒而恐惧的看着远处破碎的山体和道道闪烁着虚无气息的空间裂缝,久久不语——

  “神使大人?”浓眉大眼的雷诺看着失神的银袍老者轻身道。

  转头看了一眼身旁断臂的雷诺,银袍老者将手中昏迷的哈克烈丢给在此驻守的一名神圣骑士,此人连忙出列双手托住昏迷的哈克烈,而后恭敬的退下。

  “大人!其余人——”雷诺询问到。

  “都死了!我已经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息。”银袍老者脸色深沉的说到。

  “那个罪人呢?”

  “哼!魂飞破散——该死的混蛋,让我们损失这么多人!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他究竟来自于哪里?”银袍老者面带狠声的回了一句又自语到。

  神圣骑士长躬身问到:“神使大人,那个村子里的人怎么处置?”

  “叫海克默动手,他们都是罪人,罪人都应该从这个世间抹去。还人类一片光明!”银袍老者说着便飞空踏步而去……

  风铃村外,几百名身着各色布衣的人正被拥挤的围困于此,不少人惊恐的看着远方的轰鸣不断的山谷!那山是断开了吗?许多人不敢置信的想着。

  人群中领头的已过迟暮之年的老村长看着远处的光景心生悲意,缓缓流下了眼泪。“哎!”悲凉而无奈的叹息在人群中飘扬。

  周围的出神的几人似乎被这一声叹息惊醒了,看着老人的样子他们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惊恐失色,慌张不已。

  海克默看着老老少少被围困的村民,缓缓拔出长剑。举剑齐天,轻轻向下一划,数百身着神圣战甲的骑士脸色沉静的从周围踏马向前——

  刀光卷,剑光现!

  这是一场毫无人性而酣畅淋漓的杀戮!

  四散奔跑的人们在血泊中倒下!

  孩子在哭泣,老人在木然;女人们在哭嚎,男人在卑微的反抗!

  而周围奔腾的骑士冷漠而机械的出剑,没有疑惑,没有犹豫,没有同情!他们心中只有信仰的神灵,而追随神灵的脚步是永远没有错的。

  除恶务尽!这次是神灵下达的指示,想必回去之后我也能分得一些神眷,说不定就能更进一步了!海克默轻拭着剑上不多的血迹,嘴角带起一丝嗜血的微笑,有些兴奋的想着。

  生命在消逝着,而鲜血谁会留恋?

  惨叫声渐渐消亡……

  黑色的大地在薄薄的暗沉的雾气之下,昏暗的天空幽幽森然。没有星辰,没有月光!只有‘呱呱’的冥鸦叫声在莫名的远处回荡。

  一具残败的白色骷髅驻立不前,看这骨架的形状似乎它是个女性的人类。空洞的白骨眼眶之内无瞳无眼,只有两团橘黄色的灵魂之火亮色突然更增了一分。

  望着地上四散的碎骨,茫然的灵魂生出一个疑问,‘它’是要‘吃’了我吗?

  我刚才是‘吃’了它吗?

  我是谁?我不知道我是谁——这里是哪?是我该来到的地方?

  我在做什么?原来我在反抗,‘吃’的感觉似乎很舒服,让我‘大’了些,‘清’了些!

  那我就‘吃’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