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55:0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玉仙实录之白帅
  4. 第一章 帝都---长安城

第一章 帝都---长安城

更新于:2018-03-18 07:17:41 字数:2381

  茫茫天道,昭昭坤乾,渺渺人间,万物循循。天道,一个人们寻求数万年的神迹,既希望于它那神工鬼斧般的神力,长生不死,九天翱翔,化龙化蛟,跳出轮回,俯藐苍生,但又忌于它那喜怒无常的天罚,魄散魂飞,永堕阿鼻,野鬼孤魂,死困六道,生世蝼蚁,于是得道升天之说,便流于世。无数苍生,诚心诚意,日夜祷告,祈求天道的眷顾与怜悯,然得道修仙极为不易,不仅需要克服自身内在的种种缺陷,并且还要与日夜匮乏的物质元气争斗,同时还得接受天道的考验,经过重重天劫才能得道。能够得道升仙的人可谓是“人中之龙”,正如踏风雨便化龙……

  公元历九八七年,称为唐武大陆的东边广茂大地上,坐落着以它国号命名为大地的国家,大唐帝朝。在唐帝国隔海相望由大大小小物少人稀的海岛组成的区域,被人称之为恶魔之岛的地方,哪里充满了危险,但同时也存在机缘。在唐武大陆之南边,有四大小国。但四国加起来总面积却比大唐帝国大三分一,分别是四国中最大的依月帝国、聚各经商世家组成的裕昌阁联盟、有修真九玄宗掌握的九玄帝国以及位于三国中间素有修仙圣地之称的华支那神国。

  现如今,紫微垣衰,群魔暗涌,正道凋敝。这个故事,便是从位于大唐帝国的首都长安开始。

  一片因为落了草的凤凰奋斗史……

  一位引起全宗都为之疯狂的小三……

  整个帝国都回荡他那逆天的声音,听之,荡气绵绵……

  为爱无悔堕沉沦,为博佳人一笑击星辰……

  第一章帝都---长安城

  长安城磐石高耸,至于城墙下仰视,如山峦般遮云蔽日,地处富饶的“函谷平原”,前有函谷关,扼京师之咽喉,其四周又有“崤山山脉”如众星捧月般的环绕,真可谓是得天独厚。

  长安城,取长治久安,建城历史悠久,是一座拥有三千多年底蕴的历史文化古都,大唐帝国政治,经济,军事强盛的标志,也是唐武大地最具有浓厚的文化气息、修真气氛的城市,位居唐武大地三大城市之首。其中令世人称奇的是,在其城市的高空中悬浮着一把宝剑,剑柄朝下,剑头朝上,如同登高山而下望山川,飘渺而深邃仿佛似巨龙般盘卧在城市上空,震慑一切宵小之辈,务犯我华!

  城内有帝国皇室亲自督办的文澜书院和止戈堂,分别位于内皇城的东西两侧,为帝国广招天下之能人志士,为帝国的运转补充活力和鲜血。在长安城的西郊外,有一座名为“天云山”的山峰,巍峨高耸,山林密布,奇石玲珑,飞瀑幽谭,内藏珍禽异兽,山腰里常如披白纱般,云雾袅绕,山顶的真容更是长年未得见,景色秀丽幽奇,素有大唐第一峰之美誉。然比其更有名的,却是天云山内坐落的修真宗门——天云宗。

  天云宗创宗历史悠久,据传大唐帝国建立之初,天云宗就屹立于天云峰之上,可见其深厚的修真底蕴。凡人不见其真容,惊奇之神技,为博仙家的福泽,就在山脚下建一道观,日夜祈福诉苦,对其顶礼膜拜,所以道观却也香火鼎盛,天云宗基于百姓的爱戴,也时常遣宗内弟子下山,帮助老百姓,造福一方。天云宗与唐帝国的关系非常微妙,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处境,但据传唐帝国的开国皇帝高祖李耀祺就出自天云宗内,对于此事,双方都表现出相同的沉默,既不认可,也不异议,总之人已芸芸,芸芸之后则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一道轶事。帝国因此有了这“一宗一院一堂”而更加的强大和声名远播。

  大唐帝国隆庆十八年冬,今儿是冬至,天空中飘起柳絮般的雪花,撒满整座长安城,往日热闹喧哗的长安大街上,现在却是萧风寂静,远处不时传来整齐划一的步伐声,和兵器敲打甲胄发出的叮当声,各街小巷都充斥着全副武装的兵士,表情隐隐带了一丝狰狞与冷漠来回巡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能将人冰冻于千里之外。

  世代居住于长安城的居民们,这般景象也没见过多少次,吓得早就躲进自家院落,连那些无知孩提都吓的异常安静。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浓密,好像天要塌下来似的,令人有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通往皇宫的大街上布满了层层直属于惇亲王李兆俊右威卫军士,往日拱卫皇城的神武营不知去了哪里。

  朱红色的宫门紧闭,但大门内不时传来重物砍入肉块的声音,较弱凄美的宫女们和手无缚鸡之力宦官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地上不时传出如西瓜掉在地上圆碌碌滚动的声音,透过宫门仿佛看到无数只锋利的锐箭穿透那些可悲将士的身体,看到那些视死如归的神武营官兵一个个倒在青石板上,一批接着一批,逐渐地叠加挤压成一座小山……乌黑却有粘稠的鲜血,顺着青石台阶缓缓的流淌着,洁白无暇的大理石上,此时变得红彤的……

  宫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斥喝声,然后是被粗鲁敲打的声音,隐约间听到喝骂仿佛是说皇宫内有人逃脱,一名似领头的将军骑在马上厉声喝道:“公子口谕,一个人都不能少!逃脱一人,全队连坐,快,快去封锁九门……”那般急促的叫喝声夹杂着部队急速往南门而去,吵杂声越来越远,直至不见……

  大雪刚停,闯进皇宫的惇亲王左威卫军没有花多长时间,就把皇宫冲刷的一层不染,除了洁白的宫墙上依稀沾着点斑驳血迹,能证明皇宫内曾发生激烈战斗。

  黑夜刚退去,皇宫内就传来噩耗,唐帝国一代帝王李兆羡不辛于昨日病逝宫外的大明宫长生殿中……人们哀伤的同时,又即希望新君的继位,稳定大局,但本属于不满六岁太子李澜翔的皇位,却被不日传出太子因思念先帝过于哀伤,随先帝一起驾鹤仙去了,而成为泡影。

  于是乎众大臣推举先帝亲弟弟惇亲王为帝,众大臣上表,惇亲王请辞,大臣们再上表,惇亲王再请辞……这样一来二去的上演上表请辞之事,其中出现一幕,天云山的天云宗派出了门内弟子,携带宗内大长老的法旨,表示出支持惇亲王继承大统,并举荐其座下大弟子出任国师,辅佐新君。惇亲王介于以上原因于是乎顺应百官,体恤百姓,本着国不可一日无君,既隆登大宝,沐浴熏香,焚香祷告,祭天拜祖,改隆庆十八年为昌显元年,追先帝为景宗圣孝武皇帝,追封澜翔太子为戾太子,享帝王葬礼。

  帝都再次恢复往日的繁华与喧闹,只是繁华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秘密,等待着人去揭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