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37:2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超级家政
  4. 【002】极品Lolita

【002】极品Lolita

更新于:2018-03-16 13:34:48 字数:2210

字体: 字号:
  对于刘妈,陆北并不陌生。陆北没有什么毕业证书,但却出乎众人预料的掌握了好几门外语。穆云汐在增设了外语家教服务之后,由于云汐家政公司名声在外,不少人慕名前来诚聘,陆北很快就有了第一个任务,那就是每周末都要去替一名高一的女生补习英语,而这个刘妈,就是陆北负责补习的女孩家的家佣。

  原本对方是要让陆北过去做全日制陪伴式家教,但这不符合OL们心中的利益最大化原则,因为陆北掌握的外语不只有一门,英语如此普及,请个家教的酬劳再多也有上限,倘若是遇见有钱人家的孩子需要学习其他不算很普及的语言,那酬劳可就不一样。据说已经有人准备请陆北去负责子女的法语家教,只是在酬劳上还未和OL们达成共识。

  陆北宽慰地笑了笑,道:“那你知道宝儿不去上学的原因吗?”

  “我一个下人,小姐不说,我也不敢问。陆先生,您也知道,小姐以前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一直都很懂事,这次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了,我觉得小姐和您还是挺投缘的,您现在是不是有时间,过来劝劝她?”

  陆北想了想,道:“那恐怕要下班之后,晚上行吗?”

  和刘妈谈好之后,陆北还安慰了对方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除了周末去做家教的日子之外,平素陆北在公司里面都异常的清闲自由,排开致力于申报初级家政员资格证的学习时间,其他时间基本就是上网打打游戏,偶尔也起身去办公室外面溜达两圈,不过不能远离OL们的视线范围。

  上班时间随意出办公室溜达,这可是陆北的特权。

  其实一开始陆北都是中规中矩地上班,偶尔OL们请陆北加点水或者冲咖啡他都会照做,不过OL们一致认为陆北的表现太过老实木讷,可能不太适合她们的招聘初衷。经过商议,大家便一边怂恿陆北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陆北应该桀骜不羁一点才行,一边还找穆云汐说了陆北应该坏一点的理由。谁想在得到穆云汐的默许之后,陆北除了偶尔出门溜达之外,还是和之前一样乐呵闲适,并未表现出多么的不羁,只是不再替OL们端茶倒水,这让OL们耿耿于怀,却又不好提出异议。

  后来就有OL私下里说,陆北可能不老实。

  心有所专,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已是云汐家政公司的下班时间。

  陆北在华丰大厦门口门口的站台等了辆公交车,径自朝是南市首屈一指的住宅小区名门世家赶去。名门世家的房价最起码是两万块钱一个平米起步,毋庸置疑,能够住在名门世家里面的人,自是非富则贵,其实普通人家也不敢进云汐家政公司的大门。

  由于陆北来名门世家已经好几次,在小区物业人员面前也算混了个脸儿熟,没费什么周折便来到了佟宝儿的家门口,随手按响门铃,不多时刘妈就打开了门。

  “陆先生,给您添麻烦了。”刘妈一边招呼,一边侧身把陆北让进了屋内。刘妈差不多五十岁出头,身上带有乡下人特有的质朴卑谦,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她对佟宝儿有的不仅仅是义务和责任,还有发自肺腑的关切和怜爱。据刘妈自述,宝儿的母亲在怀宝儿的时候,她就来了佟家做月嫂,后来就被佟家聘为家佣,是亲眼看着宝儿出生长大的,此次宝儿回老家南市读高中,刘妈便随了过来。

  “刘妈,叫我小陆就行,宝儿呢?”陆北微笑着打招呼。

  “在房间里面,要不您先去书房等着。”

  “刘妈,你让陆大哥进来,我今天就在卧室。”二楼一间房间的门被拉开,从里面探出个小脑袋,喊了一句之后又把脑袋缩了回去,很快门又被拉开,小脑袋再次探了出来,“先讲好,今天不是周末,不可以补习。”

  刘妈脸色变了变,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陆北到没有觉得什么不好,乐呵呵地朝二楼走去。

  拧开卧室的门,看了宝儿的样子之后,陆北自然理解刘妈为何会心有芥蒂。虽然宝儿才十五岁,脸上还带着Lolita特有的青涩,但全身上下却长的丰腴起伏,娇躯曲线的轮廓分明、巍巍壮观的酥胸,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童颜巨×。还有宝儿那粉嫩精致的五官、白皙细腻的肌肤、镶有白领白边的暗灰色连衣裙、白色的大排扣、白色的长筒袜,无一不在宣泄着极品Lolita特有的诱惑。

  “逃课的感觉如何?”

  佟宝儿没想到陆北会这样问,愣了愣,脸上些许的警惕之色消失殆尽,盘腿坐在床上,歪着脑袋想了想,有些迷惑道:“这种感觉好神奇呀!不用按照铃声上下课,也又不用担心老师会抓住我上课的时候思想开小差;但也有不好的地方,不能踩着同学的影子走路去买冰激凌,不能听到老师们讲的课。”

  陆北面带微笑,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责怪和不解。

  倒是佟宝儿自己,突然面带愧色,低头呢喃道:“我逃课了,是不是变成坏学生了?”

  “当然不是。”陆北的语气不容质疑。

  “啊?”佟宝儿抬起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陆北。

  陆北以一个比较得体的姿势坐在椅子上面,轻笑道:“任何一件事情,我们都不能仅仅去看结果。就好像小明杀死了了小东,咋一看小明好像错了,但如果小明是法警,而小东是死刑犯呢?这个例子可能片面了一些,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纵然犯错,犯错的原因都比犯错的结果要重要很多。”为了让佟宝儿消化,陆北沉默了下,这才温和地问道,“宝儿,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佟宝儿不笨,面色有些惶恐,道:“陆大哥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去学校?”

  “如果这是秘密,宝儿可以选择不说。”

  宝儿眼圈一红,顿时眼眶里就蓄满了委屈的泪水,哽咽道:“不是的,昨天变态色狼……那个女生,是我们学校的。我早就告诉过爷爷要把坏人抓起来,他也早就答应我了,可是还没有做到,没有抓住色狼,又要我去上学,呜呜呜呜……没有人抓的到呜呜呜……阿拉丁……要是我有阿拉丁神灯,把他变到监狱去……呜呜……”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