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48:1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罪刃
  4. 第二章 施以援手

第二章 施以援手

更新于:2018-03-16 10:41:30 字数:2993

  仅靠第二性征来辨别对手的性别具有很高的误差性。——《江湖安全手册·辩证观察法》

  早听说这林海中的群狼最是厉害,沈映雪总算见识到这些畜生们有多凶狠。半个时辰前,他们停下来休息,刚刚拴好马匹,屁股还没有坐稳。出去打水的一个护卫就浑身是血跑了回来,她这才发现数十只野狼把他们包围了起来。

  于是,沈映雪当机立断,让人解开了马的缰绳,用这些已经筋疲力尽的可怜马儿做诱饵总算突出了包围。但是终归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跑出去没有多远他们就被追击他们的狼群追上了,一番厮杀之后,几个护卫拼死抵挡才让他们几个逃了出来。

  现在他们又被群狼能追上了,两位平日里一向养优处尊的少爷顿时慌了神,沈映雪也免不了面色苍白。不过真逼到了这山穷水尽的地步,三个人也都发了狠,纷纷抽出身上佩戴的宝剑和饿狼搏杀在了一起。

  躲在远处瞧热闹的三位猎手和一条大黄狗谁都没有一点要出手的意思,世风日下,人心隔肚皮,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冷血,去年冬天,有个淘山客也是被头花豹子盯上了,林彻好心地出手引开了豹子,哪知道这淘山客看到他连句谢谢都没有,当胸就给他一刀,还取走了他打来的猎物。要不是一起出来的老爷子赶紧用借来的老山参救了他的小命,他这会儿坟头上都该长满草了。

  长了教训的林彻从此再也不随便管这闲事了,当然免费的好戏还是得看的。看着人兽大战的十分激烈,林彻忍不住发表了些评价,“啧啧,老爷子,这三个人还真有两下子啊。”

  “恩,这几个年轻人都有点武功底子,这内功也都练得有几分火候了,也勉强算得上是江湖上的青年高手。”老爷子早年在江湖上混过好久,自然对各流派的武功十分熟稔。

  “这就算外面江湖上的高手了,我看也一般啊,几只野狼都对付不了。”林彻轻蔑地说道。

  “小驴儿,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换你正面对付那几只野狼还不如他们呢。我估计数着整个村子,也就大山能够一个人正面应付那几只野狼。”老爷子毫不客气地打击道,接着有些感慨道,“也难得这三位倒都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万一要是有个心术不正、贪生怕死的找个空子倒也是不难跑掉,不过要是这样这三个人倒也坚持不了这么久。”

  林彻不服气地哼哼道:“谁没事和那扁毛畜生死拼,打不过就跑呗。我出手轻轻松松就能杀了那几只畜生。”说着也不等着老爷子说话,直接蹿了出去。看到自己孙子的背影,老爷子摇了摇头,嘴角却扬起了淡淡的笑容,“这小子真是不长教训,不让人省心。还不如肉丸子你省心呢。”旁边的大黄狗从装着肉干的布袋里抬起头,赶紧乖巧的摇摇尾巴。

  其实在这三个人里,别看沈映雪是个女子,武功确实在那两位公子之上,凭着手中一口锋利的飞雪宝剑和宗门传授的尘缘剑法,已经刺伤好几只野狼,还能不时的对身旁的陈、李二位公子支援一二。但是,她已经预感到了打斗了这么长时间,自己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这些被激发出了凶性的野狼却看不到一点疲惫的迹象,这样下去恐怕坚持不了太久了。

  突然,沈映雪觉得自己似乎是产生了什么错觉,隐约看到有道人影从自己面前闪过。趁着她一走神,一只总徘徊在外围的狼找到了机会,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嘴里惨白锋利的獠牙扑了上来,她赶紧错开身子躲过这致命的一击。然而,这只狼落到地上后,就发出一声低沉无力的哀鸣,再也没有爬起来。

  嗯,这是?她的目光扫过那只倒下的野狼,发现它嘴角吐出血沫,后脑上插着一根黑色的木质毒刺,心中一寒,这狼是中了喂了毒的暗器,这附近果然还有别人。嗖嗖几声轻响,又有三只猝不及防的野狼被毒刺射到失去了战斗力,剩下的三只野狼一看不好发出凄厉的狼嚎,赶紧都转头跑了。

  虽然狼群退走,但是仍有敌我未明的外人在,沈映雪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用衣袖擦去剑上的血迹,右手持着宝剑,左手掐了个剑诀,运足内力喊道:“不知是哪位英雄出手,烦请露个面,让我们当面谢过,待我们返回盛州必有厚报。”

  林彻收起手里的吹管和毒刺,有点头疼,这跟他想的不太一样,按道理这三个人得了救还不赶紧屁滚尿流地离开林子,现在反倒在这里大喊大叫,这待会儿把狼群再招来,那他不白忙活了。

  就在这时,老爷子走出来替他解决了这个头疼的问题。“小娃娃,告诉我,你这左手运的肉包子剑诀跟谁学的。”这回老爷子走过来难得脸上露出一丝激动期待的红晕。

  沈映雪看到面前走出一位老人,还以为是那位武林老前辈正想道谢,结果人家一张嘴说出个“肉包子剑诀”,让她嘴里接下来的话愣是憋了回去,直接岔了气,“咳咳咳,老人家别开玩笑,我这三七剑诀是我师祖传给我的。”

  这下老爷子乐了,开心地像个孩子,“那就没错了,三肥七瘦的肉馅做的肉包子才好吃。”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沈映雪捏紧了手中的宝剑,今天是怎么了,刚碰见一群饿狼,这又遇见个老疯子。

  “那个,玉娘还好不?”老人说出这话的时候居然还有点扭捏害羞的样子,在旁边偷看着的林彻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我擦,这个玉娘八成是老爷子的相好的,嘿嘿。

  听到“玉娘”这两个字,沈映雪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因为玉娘正是师祖的俗家名号,这个秘密除了她师父和几位宗门的长老,也只有备受师祖疼爱的她知道,她有点迟疑地问道:“您是哪位?和我师祖很熟吗?”

  “那个,我是你师祖年轻时的好朋友,具体名号不提也罢,你那肉包子,不对,三七剑诀还是当年我给她的。”老爷子搓了搓手干笑道。

  沈映雪记起师祖教她剑诀时似乎是提起过,这剑诀是一位故人送给她的,难道就是这位老人家?她展颜一笑收起了宝剑,旁边一直戒备着的两位公子看到两边似乎认识,也就收起了手中的剑。

  沈映雪拱手使了个晚辈的作揖礼,“那就多谢老前辈救命之恩了。”

  “咳咳。”林彻咳嗽了两声走了出来,似笑非笑地看向自己这位老不休的爷爷。

  老爷子被林彻看的有点尴尬,赶紧说道:“小娃娃,救你的不是我,是我的孙子。小驴儿过来。”

  “爷爷,我不是说了我名字叫林彻。您别老叫我小名。”林彻在不远处气得大叫道,发泄完了不满,这才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沈映雪被祖孙的对话逗得‘噗嗤’一笑,等到林彻走近才看清面前居然是位不过十五六岁的年轻少年,一身黑色的棉袍,相貌虽不是很出众却也是很耐看,尤其是一双幽黑透亮的眸子很纯净,对望过去他的目光清澈坦荡,如山中的泉水般单纯质朴。

  同时林彻也仔细的观察着面前的沈映雪,看样子自己的年龄差不多大,穿着一身素色的丝质长袍,背着七宝剑匣,要不是刚刚的一番搏斗让他身上粘上点泥土,这副好皮囊谁见了都得道一声好一位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当然让他最好奇的还是这位的性别,沈映雪为了安全女伴男装,嘴上贴上了假胡子又刻意描了个粗眉。至于那发达的胸肌说来也尴尬,本来她也用了丝带做束胸,奈何胸太大束着太难受,只好趁着休息的时候解开放松一下,哪知道这就遇到狼群了,弄得这幅打扮不男不女,不伦不类。

  林彻以一种探索发现新物种的眼光打量着沈映雪,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安能辨我是雄雌?目光不由奔着胸瞟了过去。

  不过时间久了,沈映雪看着林彻的目光就不大友善了,那个女生忍受得了一个陌生男子这么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自己的胸部。

  林彻缓缓地收回了目光,最终得出了个结论:这位可能是个娘娘腔而且胸肌大的男人,也有可能是个长胡子而且胸肌大的女人。

  至于太监这个选项他倒是没想过,因为还没人告诉过他这个人为的第三性别。当然在林彻如此正大光明地耍流氓情况下,沈映雪已经考虑怎么让他好好认识认识太监这个职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