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1:0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斑斓之羽
  4. 三、焚琴小筑

三、焚琴小筑

更新于:2018-03-16 19:25:49 字数:2597

字体: 字号:
  姬商没有把唐天意带去无虚宫,而是把他带到了川东北的巴山中,即使现在已是深秋,满眼的青黛层峦叠嶂,扑鼻而来的也是碧绿的清香,色彩单纯到了纯洁,气韵委和到了崇高,看在心里皆是畅快,风吹过,山林中似乎有鸟雀迎风欢诵,唐天意看得心旷神怡,姬商走了过来轻轻说道:“先赶路,以后你天天看着,看不烦你。”唐天意这才跟着大家磨蹭着前行。

  快到傍晚的时候,一行人来到了山中一个小庄园前,唐天意看到牌匾的上的名号之后,马上露出了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嘟囔道:“没读过书的人就是煞风景!”却被姬商听道,他抬了看了看牌匾,又看了看低头翻着白眼的唐天意,耸了耸眉毛,嘴角轻轻扬了扬,继续安静地带着唐天意朝前走,进了门之后,他停下脚步,对随从说道:“你们带天意少主去他的住处,好生招待,不准有任何怠慢!”随从领命,便带着气鼓鼓的唐天意继续朝里面走去,姬商则自顾着离开了。

  来到自己将来的住处,唐天意一见挂在外面的牌匾终于忍不住发作:“你们这群花孔雀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好好一个山清水秀的住处,却叫什么‘焚琴小筑’,我住的地方叫‘煮鹤楼’,好东西全被你们给糟蹋光了,等会是不是也要架个大锅把我扔进去,好好煮煮,当唐僧肉一样给你们这群妖精好好逞逞口舌之快!”唐天意愤怒地指着牌匾跺脚大吼,可是他们似乎没听见,毕恭毕敬给唐天意把地方收拾好,安排了2个丫鬟,一个叫紫羽一个叫红裳,又毕恭毕敬地对唐天意说道:“少主,地方给您安排好了,您就先歇会,过会姬司马会来探望您,没别的事我们先退下了。”说完行了个礼就转身走了出去。

  唐天意想起在唐门发生的那幕,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很幽雅的一个地方,2个丫鬟正直挺挺站在她面前,妖精就是跟人不一样,她们风姿绰约,面容娇好,气质不凡,照理怎么说也是被那些大英雄所宠爱着,捧在手心里显示他们铁血柔情的对象,在这里却只有当丫鬟的命,真不知道,作为无虚宫的宫主应该美艳到哪个份上。唐天意不开口,丫鬟也不说话,蓦然间唐天意心生出万分的厌恶,他感到自己被排斥,被无声的折磨,姬商说不伤害他,可这种待遇比狠狠折磨他还难受,他气呼呼地坐在那,干脆谁也不理,兀自发呆。丫鬟也跟雕像般一动不动,一时间房间内异常安静,没多久姬商换了身干净衣服来到了“煮鹤楼”,看到唐天意气呼呼的样子,莞尔一笑:“谁得罪我们的唐门少主了?”唐天意翻了下白眼,仍旧不说话,丫鬟开口道:“司马,少主嫌我们这楼的名字煞风景。”唐天意气鼓鼓的说:“原来两位姐姐不聋不哑,我还以为司马小气,给我安排两个哑巴,不想我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姬商对唐天意恶毒的话语并不在意,微笑着说:“不破则不立,你要是实在觉得不好听,我就把它换掉吧,你自己取个名字。”顿了顿,他又诚恳的说道:“天意,你记住,我是真心想帮唐门,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以后会告诉你。还有,你对这两个丫鬟不满意吗,我马上给你换掉,天意,这片山庄也是我给你的财产,你要记得,这一刻起,你就是他们的主人,谁要是对你不尊重,你可以任意处置,我姬商的东西,迟早都会变成你的,还有,你想知道什么东西,我绝对不会对你隐瞒。”唐天意狐疑的看着姬商没说话,姬商见唐天意似乎毫无热情,也没想多说话,叹了口气:“这里的事,你不喜欢的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转身就踱出了门,刚出门他又站住,背朝着唐天意,不冷不热的说道:“唐枫死了,三天前。现在接任唐门管家的是唐枫的儿子唐松,你是唐门少主,这个消息还是要告诉你。”

  唐天意看着姬商的背影,牙关紧咬,拳头攥得紧紧的,指甲刺进了肉中生痛生痛,他知道唐枫死于伤势过重,当天他与姬商决斗完之后,唐天意就发现他的五脏六腑基本被打坏,要想救活他,恐怕得把身体里的零件全换过一次。唐天意心里很难受,唐枫虽然一直板着脸,但他一直都在用生命维护着唐门,是唐门最德高望重的人,现在听到他的死讯唐天意恨不得把姬商给撕了,但他也明白自己不是姬商的对手,更不明白姬商这样对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脸上依然是刚才那种不咸不淡的神色,心里暗暗发誓,绝对不让任何人再伤害自己的亲人朋友!

  吃过了晚饭,唐天意来到了自己的卧室,看到大大的房间里摆了两张床,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我的房间里会有两张床?”紫雨道:“少主,一张是您的,另一张是奴婢的,少主在唐门难道没有丫鬟照应着休息么?”唐天意打小就一个人睡,根本不知道还有这规矩,他愣了愣,对紫雨说:“叫几个人把你的床搬出去吧,我不用人照顾,唐门从来没这规矩,你住外间,至少晚上能睡好觉。”紫雨惊艳一笑:“少主,可您现在是在‘焚琴小筑’,不是在唐门,少主叫婢子搬出去,是嫌弃婢子么?”

  唐天意一听到“焚琴”两字就无名火起,恼怒地对紫雨喊道:“叫你搬你就搬,这里谁说了算?”

  紫雨依旧不恼,笑着拒绝了唐天意的要求:“少主,您也得为我们做下人的着想啊,这里您说了算,可我要真搬出去,姬司马怪罪下来说婢子怠慢了少爷,奴婢可担当不起这个罪名啊!”

  唐天意心里把姬商恨得牙痒痒,脸色也不大好看了,假心假意说自己是这里的主人,谁知道连个丫鬟都叫不动!他狠狠的坐了下来,解开自己的衣服,他的腰上扎着一排的小包裹,他解下来之后放到桌子上,把包裹打开,哗啦一下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在了桌子上,看得紫雨和红裳瞠目结舌,原来包裹里全是唐门的霹雳弹、流星镖和飞刀等乱七八糟的玩意,她们实在想不通,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身上带有这么多暗器!唐天意示威般把玩着这堆东西,心里想着也许没带祝园园一道来是个错误,今后的日子也许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姬商看着眼前惊恐不定的紫雨,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天意只是个10岁的小孩!”紫雨咬着嘴唇,捋起了自己的衣服,姬商看到紫雨光洁的小腹上出现不少新鲜的疤痕,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紫雨扑通一下跪到了地上:“司马,天意少主不喜欢有人伺候着睡觉,奴婢以您的名义强留在了他的房里,结果天意少主在房间里布满了机关陷阱,奴婢每次提心吊胆的进去,结果还是会被算计到,您就让我从他的房间里搬出来吧!再这样下去奴婢总有一天会死在他手里!”

  姬商无奈地叹了口气:“唐门机关术在一个小孩手里都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真让人可怕,天意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一开始为了‘焚情小筑’和‘煮鹤楼’的名字不好大动肝火,听到唐枫的死讯时他却无动于衷,现在又对你们两个丫鬟下这么重的手!罢了,你们都搬去外房住吧,以后天意吩咐你们的事,不用再来请示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