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1 19:29:13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天才金融家
  4. 第一章 开始的地方

第一章 开始的地方

更新于:2017-02-24 19:57:30 字数:2790

字体: 字号:
  在中国西部的一座尚未开发的原始深山里,沿山而上,稀稀拉拉住着几户人家。人们过着原始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山上没有电灯,人们还用着原始的油灯。即使是这种油灯,也不是每家都可以用起的。若不是他们也穿着现代人的衣服,住着类似现代的房屋,可能会被认为是一群与现代文明相隔绝的人。

  在山的最深处,住着一户人家。这家的主人是一个老汉,独自带着一个小男孩。说是一户人家,只是一间屋而已。土砖垒砌的墙,茅草盖的顶。三根铁丝从屋梁上垂直而下,末端挂着一口锅,一个身形佝偻的老汉正往燃着的柴火里面添柴。老汉坐的凳子旁边,摆着两个瓷碗,说是瓷碗,但是上面的瓷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屋的一角,整整齐齐的堆了很多书,有的已经满是灰尘。屋的另一角,一个6、7岁的男孩躺在一堆柴草上面熟睡。男孩的旁边放了一个2米见方的大箱子,箱子上了锁,可是锁上面已经长满了铁锈,箱子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

  小男孩叫乔德,几年前,乔德的父亲——就是这个身形佝偻的老汉从山脚下集镇回家的时候,在半山腰的一座桥边发现了襁褓中的乔德,老汉在桥边守了三天三夜,也不见有人来抱回小乔德,无奈自己将乔德抱回了家。老汉给小孩取名乔德,意为自己在桥边得来的小孩。

  老汉叫什么名字,山里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老汉独自一人生活在山里已经很多年了。老汉在这里住了多久?也没有人知道。山里的人只知道,从他们记事开始,老汉便独自一人住在山头的那间破屋子里,几十年不变。老汉叫什么?有多大了?也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老汉跟山里的其他人不一样,他每个月都会走上一天的路,去山下集镇。用自己一个月的劳动换来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和一些破破烂烂的书。

  山里也没有人看得懂那些书。但是老汉至小乔德能说话时,就开始教乔德识字看书,也没有人知道老汉是怎么认识那么多的字。乔德天生聪慧,一年不到便学会了常用的汉字,现在他自己看老汉那些看似深奥的书已经没有任何问题。同时,小乔德也很爱读书,到现在,他基本上已经读完了老汉所有的书。

  但是,自从有了小乔德之后,老汉拿书回来的时候慢慢变少了,也许是因为多了一个人吃饭,老汉不得不将更多的精力与金钱用在维持两个人的生活上面。与此同时,小乔德读书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他因此面临了无书可读的状态。

  老汉的锅里熬着肉粥,这肉是前两天老汉去山下集镇换来的,他们已经快半年没有闻到过猪肉味了。

  乔德闻到锅里传来的香味,用干净的小手擦了擦眼睛,从柴草堆里走了出来。

  老汉头也不回的骂道:“你个小兔崽子,闻到味就起来了,鼻子比狗还管用啊。”

  “嘻嘻,肚子饿也没办法啊”小乔德一边笑道,一边拿起了地下的一个瓷碗,往锅里去盛饭吃。

  “你少吃点,老子辛苦了一个月才弄来这么点肉,你别一个人就吃完了。”老汉骂道。

  “你别抠门了,回头我给你弄只鸟来吃,比这好吃多了”

  “当真?”老汉知道,这小子捕鸟的技术天生的,在5岁左右,乔德就是个捕鸟高手,当时他们俩就是靠着乔德的捕鸟技术来改善生活,但是半年前,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乔德决定再也不捕鸟了,连老汉想去捕鸟,乔德也不让去。这可苦了把鸟肉视为最爱的老汉了。可以他也没办法。今天乔德居然主动说要去捕鸟,也是让老汉感到大为奇怪。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小乔德。

  “当然是真的,回头我就去”乔德说着又盛了一碗吃了,抹了抹嘴,一蹦一跳出门去了。

  “这小子”老汉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碗将锅里还剩的肉粥盛了出来,慢慢的吃起来。

  乔德走出屋外,在山路上一处稍微宽阔一点的地方,靠近路边的一处撒下一堆高粱。熟练的用一根棍子撑起了一个背篓,棍子的下方栓了一根常常的绳子,背篓的边缘外侧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高粱,但是大部分的都在背篓里面。乔德拉走绳子一直走到大概二十米开外的一堆草丛里,蹲了下去。草丛很高,小乔德蹲在里面一动也不动。从外面看来,草丛里什么都没有。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小乔德在草丛里面一动不动。此刻的他就是一个聚精会神等着猎物出现的猎手。

  时间继续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乔德在草丛里已经蹲了6个多小时,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乔德心里想:等太阳下山之后要是还没有鸟过来的话今天就收工了。

  正在他出神的时候,一只全身发黑的鸟飞到了路上,它站在了路上,警惕的往周围看了一圈,像是在寻找猎物,又像是在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危险。在确定安全之后,黑鸟慢慢的走向了陷阱中。

  乔德此刻脸上毫无表情,聚精会神的观察着黑鸟的一举一动。只见黑鸟慢慢的走进了背篓边缘,将背篓外侧的高粱吃掉,然后开始向背篓内部进发。黑鸟可能是太饿了,于是快速的走进了背篓当中。乔德等黑鸟完全进入背篓之后,迅速的落下动了绳子,背篓失去木棍的支撑,倒了下来。将黑鸟困在了背篓里面。

  黑鸟意识到了危险,急忙扇动翅膀想逃出升天,只可惜在这个特制的背篓里面,这种尝试只能以失败而告终。黑鸟仍然没有放弃,在不停的尝试。

  远处的乔德不慌不忙的走到背篓边上,但是并不急于从背篓里面拿出黑鸟,而是任由黑鸟在背篓里面扑腾。他是在等待黑鸟累了,再稳妥的捉住黑鸟,他可不允许到手的鸟儿又飞了。

  乔德死死的盯住背篓里面的黑鸟,如有所思,脸上逐渐露出了微笑。熟思中的乔德丝毫没有发觉从山下走来了两个人,一大一小,大的男人大概三十多岁,小的男孩大概八九岁。男人叫肖虎,男孩叫肖山。肖虎十六岁不到就到城里打工,几年才回来一次,这次回来是想把儿子肖山接到城里去一起生活。中午肖虎和儿子去山上给肖虎的父母烧钱,这会刚刚下山来。正好看见了被困在背篓里的黑鸟和背对他们站立的乔德。

  肖虎从背篓的缝隙里看到了黑鸟,眼睛一亮,走了过去:“乔小子,厉害啊,又给你老头子捉了一只鸟炖汤啊。”

  “运气好啊,嘿嘿”,小乔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

  “你这鸟挺活泼的啊,不如你把这只鸟卖给我,你再给老头子捕一只怎么样?”肖虎试探的问道。

  “这个不行啊,我家老头子最近身体不好,早就想吃鸟肉了”乔德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肖虎和肖山爷俩都没有看到,乔德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这样好不好,你把这只鸟带回去,先不要吃,回头我去找你家老头子说,如何?”

  “好吧,反正我把鸟肉给老头子了,吃不吃就是他的事情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和肖山先回去了。”肖虎说完往山下走去,其间还回头看了一眼背篓里的黑鸟。

  肖虎的一切动作都被小乔德看在眼里。乔德不由对肖虎产生了厌恶,心里冷笑一声:想捉我,门儿都没有。欺负我不认识这鸟啊?哼!不让你大出血,你别想得到这黑鸟。

  想罢,乔德小心将背篓顶上拉开一个小口,把一只小手伸了进去,迅速的捉住了黑鸟。另一只手麻利的用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套住了黑鸟的一条腿。做好这些后,乔德优哉游哉的牵着黑鸟往家里走去,心理美滋滋的:想不到今天运气这么好,不仅捕到一只少见的鸟,关键是还有人要送钱上门来。这下我和老头子这半年的生活有着落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