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5:53: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本纪——辰风传
  4. 青州府

青州府

更新于:2017-08-10 15:04:54 字数:4573

字体: 字号:
  青州,辖地南北万里,其内名山大川众多,修仙门派林立,位居楚国东南部六城之首,自古以来从青州府走出的强者多如牛毛,就连当今楚国唯一的异姓王剑王的老家都在青州。

  青州的首府青州城位于青州东北部,紧邻着北面的云梦大泽,往东三千里则是闻名楚国的夷岭山脉,是青州第一大城。青州城方圆五百里,城高三十丈有余,城墙上覆盖着阵符派专门打造的二级防御大阵“紫光金霞阵”,正是在这般固若金汤的防护下,青州城在这南方的蛮荒之地依旧是繁华无比,城内市坊众多,就连夜市,也有那么三两处。

  “辰风,辰风,快点啊,再不走可就赶不上了。”只见一名身穿褐色半臂,圆圆的小脸上一双小眼睛微眯着的小男孩站在门外不时的探头往门内看去,略显焦急的催促着。

  “好了,姚鸿,弄好了,我们出发吧!”原本紧闭着的大门应声而开,一名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迈着稳健的步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只见这名少年身长七尺有余,面若中秋之月,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当真是一名美少年,一身天蓝色裋褐虽然已经被洗的略显发白,但是却格外的干净整洁,穿在少年身上显得分外精神。少年快步走到圆脸男孩的面前,原地站住,然后转了两圈:“姚鸿,怎么样?”

  “好,非常好,辰风,这身衣服穿在你身上,看起来格外的精神。”

  “真的吗,那就好,姚鸿,我们走吧!”说完,辰风拉着姚鸿的手向门口走去,两人快步走出院门,顺手就把门给带了起来。

  今天的青州城显得格外的热闹,到处都是人,不时有挑着担子在贩卖的小商小贩穿插在其中,整条长街上满眼望去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时还能看到一些背着大包裹,一看就是从外地赶过来的行人。虽然大街上行色匆匆的人衣着打扮各有不同,但是这些人却全都是向着一个地方走着,不时有人趁着人少的时候跑起来,生怕自己晚了。

  顺着行人们前进的方向看过去,我们可以在长街的尽头看到一座巨大的平台,一座平时用来城卫队操练和武者决斗的演武台。今天的演武台显得格外的热闹,虽然平时这里也经常有人围观武者之间的决斗,特别是一流高手之间的决斗更是会出现里三层外三层的盛景,但是这些都不能跟今天的演武台比较。这不,太阳才刚刚出现露出一点,整个演武台外围就已经围满了人,只有中间这一条专门供城守大人走的路上没人,其他的地方早已经是人满为患。

  “大家安静,都安静,我知道大家都很焦急了,不过现在还没到测试的时间,大家都稍安勿躁,让我们安静的等待着三大派的使者的到来。”演武台中间,一个体型庞大,穿着被撑得有点变形的长袍的中年男子站在中间,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同时真气将这段话传到了每一个在场人的耳中。随着这道声音的传出,整个演武台附近的私语声瞬间被压了下来,瞬间整个会场就安静了下来,人们耐心的等待着使者的到来。

  “快看,来了,来了。”人群中突然传出了一声惊呼,这时只看从青州城的东南北三方各有一道长虹从天空划过,留下了三条绚丽的光带。突然,白光骤然加速,眨眼间就落在了演武台中央,随着光芒的消散,只见演武台中央出现了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手中拿着一柄拂尘,飘飘若仙的感觉油然而生,身后站着一名白衣青年,身背一柄松木长剑。陆续其他两道光芒也降落在了演武台中央,紫色光芒中走出了一名紫衣妇人,腰间别着一支短笛,身后跟着一名粉衣少女,左手拿着一支长笛。而黄色光芒中则只走出了一名身穿玄色铠甲的壮汉,一身的强壮的肌肉在铠甲的衬托下显得分外醒目。

  “诸位,今日我等五人各自代表着宗门到这青州府来进行测试,凡是通过测试的都可以进入宗门,踏入仙途,从此长生有望。好了,接下来年龄在十二到二十五周岁之间的都请站到老夫左手边,依次上台测试,只要能让通灵石碑亮起五分之一即有资格进入宗门学习,如有不按规矩来的那就休怪老夫了。”白发老者站在演武台中间高声说道,用手轻轻一指演武台左边,之前空空如也的平台上瞬间出现了一座黑色石碑,只见石碑上密密麻麻的浮现着云纹,而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道金色的粗线横贯整座石碑,显得非常神秘莫测。

  随着老者的话音刚落,原本还非常安静的人群突然之间就炸开了锅,原本就站在老者左边的人笑的牙都快掉了,而远在右边的人则是懊恼不已,后悔自己一开始来是时候选错了位置。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队伍终于是按照老者的要求排好了,排在最前的青衣少年迫不及待的向高台上走去,或许是过于激动在上去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台阶绊了一下惹得下面的人哄然大笑。不理会下面的人群,青衣少年爬起来后快步走向石碑,按着白衣青年所讲的方法,慢慢的将手伸向石碑,轻轻的按在石碑上面,同时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感应着什么东西。随着时间个流逝,石碑上的云纹开始由原来的黑色慢慢的散发出一丝白光,只见石碑底部的云纹白光逐步加强,由原来的昏暗不定并的越来越明亮,并且在逐步的往上面延伸。在众人复杂的眼神中,白光最终定格在石碑最底部的那条金线之上,差一丝就没达到。少年忐忑不安的转头看着白衣青年,眼中透露着渴求的目光,等待着白衣青年开口。

  “金属性,光亮一线,恭喜你成功通过了测试,说不定今后咱俩还能成为师兄弟呢!”白衣青年面露笑容的说道,青衣少年听闻这句话立马蹦了起来:“哈哈,我通过了,我就知道我肯定能通过了,爹娘,儿子这下可是给你们涨了不少面子啊,哈哈!”这边嘴里说着,这边少年就冲着台下的一对中年男女飞奔过去。

  “嘿,这小子运气还挺好,就这么一点点就让他给溜过去了。”姚鸿转头对着身后的辰风说道:“你说接下来我们能够亮起几条线,我觉得吧,你小子肯定能亮起三条金线以上。至于我嘛,那妥妥的得要四条金线啊,五条我就不要了,怕吓到他们,哈哈!”

  听到姚鸿的话后辰风伸手就往姚鸿的头上轻拍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嘿,姚鸿你小子怎么说的呢。凭什么我才三线你就能到四线啊,要我说怎么着也得是我四线,你三线啊!”

  “好,好,好,您老人家四线,我三线可以了吧,要我说啊,咱俩要都能进去那就知足了!”姚鸿转过头对着辰风轻声说道;“快看,快看,那个绿衣服的女孩怎么样,很符合我的标准啊,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通过测试?”

  顺着姚鸿的目光往台上望去,只见一名看起来约莫十二三岁,梳着双马尾辫穿着绿色襦裙的少女从队伍的前方走出向演武台走去,有点婴儿肥的小脸可能是因为过于紧张,泛起了淡淡红晕。似乎是为了缓解自己紧张不安的情绪,绿衣少女走的非常缓慢,一步步走向通灵石碑,将手慢慢的放在石碑上面。不多时,在经过短暂的平静之后石碑开始迅速的变亮,只见原本平淡无奇的石碑上面云纹开始逐渐从底部散发出耀眼的红光,不过是眨眼之间红光已然越过第三条金线,飞速的向着第四条金线蔓延而去,当红光到达第四条金线的时候,红光那飞速的蔓延趋势终于是开始放缓了下来,最终红光定格在了第四条金线与第五条金线中间的位置,而那里是之前所有人都未能达到的高度。

  “火属性,光亮四线半,上品天赋。”伴随着白衣青年的话音刚落,台下人群瞬间炸开了锅,大家纷纷向身旁的人去打听这小女孩是谁家的孩子,感叹这家人从今以后怕是要飞黄腾达了,赶紧趁着现在拉拉关系,说不定自己家族也能沾沾光。而原本端坐在演武台中间聊天喝茶的白发老者等三人,此时也都不再说话,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投向此刻站着石碑边上兴奋的已经开始颤抖的少女身上。

  “上品天赋,还是光亮四线半的上品天赋,没想到今年这青州府中竟是出现了火属性上品天赋的人才,二位可不要跟老夫抢啊!”白发老者对着紫衣妇人与铠甲壮汉微笑着说道。

  “青松老头,去年那个金属性的上品小子就被你们龙虎道观抢走了,今年这女娃怎么也得轮到我们丹霞派了吧!”紫衣妇人听到青松道长说的话,立刻就反驳起来;“再说了,这小姑娘是火属性的,你也不怕把你这颗老松树给烧了。”

  “哈哈,这就不劳烦霓裳仙子你操心了,老夫虽然不适合教这小姑娘,可是我们龙虎道观这么些人里啊,总归还是能找到一两个合适的。”青松道长回过头对着紫衣妇人说道。

  “二位就别争了,不就是一个上品天赋的嘛,说的跟没见过一样,又不是出现了极品天赋的。”突然一段闷声闷气的话语传来,铠甲壮汉看到青松道人和霓裳仙子在那里不断争论着,终于是忍不住说了起来。。

  “哼,玄甲,要不是你玄水门全门上下都只修水属性功法,你会这么说,怕是都要动起手来了吧。”青松道长和霓裳仙子同时对着铠甲壮汉说道。

  “呵呵,俺这不是说说嘛,算了,还是接下来等看那小姑娘自己的选择吧,你们在这里争来争去也没用,还是要看人小姑娘的意愿。”玄甲咧开嘴大笑道。

  随着接下来陆陆续续的几人上台测试,之前因为绿衣少女而引起的轰动这时候也开始慢慢平缓下来,台下的观众重新将目光投向了接下来进行测试的人,希望能够再一次看到如绿衣少女那般惊艳的人才。不过或许是绿衣少女将气运用光了,之后一上午的测试当中不仅没有再出现上品天赋的人才就连合格的人也仅仅只有三人,而这三个人当中资质最高者也不过是一名木属性三线的少年,其他两人都只不过是刚刚过了标准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测试的人也在不断减少,终于在太阳开始偏西的时候,姚鸿与辰风两人站在了队伍的最前列。

  “辰风,我先上去了,让我好好的吓一吓他们,哈哈!”姚鸿转过头对辰风故做自信的说道,随即迈开小短腿拖着胖胖的身躯,一溜小跑的跑到了石碑前面,深吸了一口气姚鸿将手狠狠的按在石碑上,似乎这样就能让石碑上的云纹亮的更多些一样。随着姚鸿胖手按在了石碑之上,只见石碑开始不断的散发出亮白色的光芒,转眼间第三条金线就已经亮了起来,引起台下观众的一片欢呼,最终在台下人群紧张而又期盼的眼神中,白光定格在了第四条金线上面。

  “金属性,光亮四线,上品天赋。”随着白衣青年的话音刚落,整个会场再次哗然起来。

  “天啊,又一个上品天赋。”

  “往年一年都不一定有一个,今天着还没结束竟然就已经出现了两个了。”

  ......

  台下的人群不住的议论起来。

  “呵呵,二位道友这下不会又要争吵起来吧?”玄甲对着青松道人和霓裳仙子调侃道

  听到白衣青年结果的宣布之后,姚鸿飞快的跑下台来,第一时间和辰风来了个大大的拥抱,附在辰风耳边轻声说道;“加油,辰风,你一定也能成功的,到时候我们两人就可以一起踏上修仙之路,称霸整个修真界。”

  “嗯,放心吧,你还不相信我,等着我。”辰风说道。深吸一口气,缓步走向石碑,慢慢的将自己紧张而又躁动的心平复了下来,劲量不让自己受到情绪的干扰。

  “呼,接下来就是决定命运的时候了,我辰风一定能踏上这条修仙之路,从此逍遥世间。”辰心心里想着,同时将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在石碑上,感受着石碑上凸出的云纹在手心的触觉。静下心来,细心的感受着石碑的清凉,整个心在这一瞬间都开始宁静了下来。慢慢的石碑与掌心接触的地方开始有着一丝微热散发出来,同时一股吸力从石碑中传来,只感觉整个身体都开始发热从腹部慢慢的有一丝气流状的东西经过手心进入石碑之中。随着气流的不断注入,只见石碑上的云纹开始散发出红、白、黑、黄、青五彩光芒,迅速攀升到石碑的顶端。正当辰风静静的感受着气流的流动的时候,突然之间辰风只觉得腹部传来一股更大的吸力,瞬间将气流从石碑中拉了回来,只见原本五彩之光耀眼无比的石碑在瞬息之间就暗淡了下来,最终五彩之光消散的无影无踪,石碑依旧还是那个黝黑无奇的石碑,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大家的幻觉,而辰风的心确是在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