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14: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炎玄少年
  4. 第一卷 西北行 第一章 有少年自洞中醒

第一卷 西北行 第一章 有少年自洞中醒

更新于:2018-05-07 20:44:32 字数:2544

字体: 字号:
  炎玄大陆,

  西北,

  大山脉中,

  有一白衣少年睡于山中某个随处可见的石洞之内,呼吸平稳面容安详,甜美地在梦乡中遨游。

  少年十一二岁的样子,面相稍显稚嫩,只是他的脸很美,不,是非常美!美这个词不太适用于男性,无论男人或男孩。可对于这个梦中的少年来说,除了美没有什么其他的字词可以用来描述他的外貌—那么完美没有瑕疵的面容,连看上一眼都觉得是亵渎,那张脸美得若神人!白衣少年的身躯也很美,虽然身着白衣,但那完美的筋骨却仿佛透过了衣衫,令人一眼便能发现少年的卓越天资。因为有这样完美的脸和身躯,所以理所当然这个白衣少年极其美,或者说,美得不像人!

  美得不像人的少年在沉睡,相信无论谁看到此刻这个沉睡的绝美少年,都会不自觉地压低呼吸放慢脚步,以免打扰到这个若神人的少年沉睡。可与此同时心底也会有个小小的欲望或期盼—想要看看这个绝美少年醒来后的样子,看看是否比现在更美。也许是知晓了这份期盼,白衣少年的手指不易察觉地跳了跳,然后……他睁开了双眼。

  炎玄大陆的人使用炎玄力,信奉火焰,所以几乎每个人都知晓火焰的力量,所以大陆上流传着很多传说中极强大的火焰的故事。传说有这样一种火焰—天怒目焰!相传远古时期这片大陆妖魔横行妖魔们生性残忍嗜杀,以同族为食,为了生存或满足来自血液的嗜杀,妖魔们互相战斗,导致大陆战火纷飞。他们弱肉强食,在不知多久的优胜劣汰后,终于出现了一个极强大的妖魔。这妖魔的确是同族中最强大的,但正因为它的强大及强大实力所引发的灾难而触怒了天。于是天怒,便有双目现于高空,双目射出的金色烈焰焚化了触怒天的妖魔,也洗净了大陆的黑暗,于是大陆有了光明,有了人类!

  白衣少年睁开眼的样子,便如传说中的天怒目焰,目开,有七彩炎从中射出,稍纵即逝!

  白衣少年睁开眼睛后,消失的不仅是那昙花一现的七彩炎,还有他的美—那种凛然不可侵犯恍若神人的美。那美随着七彩炎的消失而逝去,神跌落凡尘,化作凡人。虽说如此,凡人的少年五官仍俊秀精致,清澈的眼眸像是世上最美好的山泉化成,精致的五官也似世上最高超的艺术家雕刻而成,白皙至透明的肤色更如阳光编织而成。超脱不了凡俗,却超越了凡俗。

  少年醒,缓缓坐起,他凝望着对面的石壁,眼神似是思考又似是茫然。忽然白衣少年转头,于是四目相接。

  邵云刚才本坐在这山洞洞口和洞腹间一道还算宽敞的过道里,无聊地边打发时间边守护着这个山洞和山洞里的人。在撒好防止灵兽靠近的粉末状药物,确定不会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跑过来送死后,他那强大的神识察觉了洞内的动静,于是他便走进来看看。

  “以我的实力,这个白衣的家伙不可能发现我,但怎么这么巧我一进来他就转头呢,弄得这么尴尬。”邵云在和白衣少年对视半秒后心底疑惑道。

  不过这份疑惑并没有纠缠邵云太久,他很快把疑惑丢到脑后,接着自然地在白衣少年三尺远的空地坐下,从衣袖中变戏法般随意掏出一个野果,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像是没有看到眼前的白衣少年。

  在大嚼了两口果子后,邵云终于对着石床上的道:

  “醒了。”

  点头。

  “饿吗?来一个?”

  摇头。

  丝毫没有被拒绝后的不快,邵云啃完野果后将手随意在衣上擦净,盘膝坐好,终于有了点儿正形。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

  白衣少年却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邵云的问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他。邵云有些不耐烦,他提高声音再次问了一遍,终于得到了回答。

  “你……说……?”白衣少年的嗓音很怪异,像是放了很久后的铁片相互摩擦,沙哑非常。这声音把邵云吓了一跳,然而白衣少年还在努力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什么?”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别说了。”邵云实在无法忍受,白衣少年只好闭了嘴。

  邵云眉头微皱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脑中有些不解,他试着问道:“那你能听懂我的话吗?点头或摇头就行了。”

  点头。

  邵云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少年的嗓音如此奇怪,就像很久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想到发现少年的地方,邵云心底一动,试探问道“你能想起你以前是谁吗?”

  白衣少年摇头。邵云苦笑,这个答案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站起,神色严肃起来,说道:“嗯,关于你是谁的问题以后再说,现在我需要检查你的身体,”他叹了一口气,“你的嗓子恐怕有些问题,我需要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地方出现和你嗓子差不多的毛病。”

  白衣少年点了点头,邵云走近抓起少年的手将炎玄力送进对方的身体,仔细检查一圈后放下道:“没事。”少年点点头,脸色平静。

  邵云无奈,他放下两个野果,说:“我出去守着洞口,你在这儿好好呆着,如果饿了这里有果子。”边说边走了出去。刚要走出洞口时,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对白衣少年道:“对了,我的名字叫邵云,既然以前的事情你都想不起来了,那就叫你邵连好了。”说完也没管邵连的反应,抬步走了出去。

  洞口,邵云盘膝而坐,望着洞外滂沱的大雨—硕大的雨滴打在人间,发出如同天地崩裂的声音,高空上黑压压的墨色云朵挡住本该洒下的金色阳光,天地间一幅末日景象,偶尔一道炽白色的闪电划破天幕,像天地审判恶魔的武器。

  “好大的雨啊!”邵云感慨道。微微偏偏脑袋,他又想起正在洞里的邵连了,想到他,邵云接着便回忆到在神秘山洞里的经历,脸上扯出一丝苦笑,他喃喃道:“都是梦啊。”

  是梦,邵云后来看到的那扇门后的景象全是幻觉,原来邵云在靠近石门后便陷入一种奇异的梦境。醒来后,邵云如梦中一般打开了石门,石门后的环境和梦里的很像,但和梦境里不同的是—那是一片漆黑,根本没有梦里光芒万丈的辉煌景象,也没有那奇异的黑水。唯一有的,也只有这个美得不像人的邵连。

  想起发现邵连时邵连躺在冰冷地面上的模样,邵云便极其不解,西北大山脉危险之极,连自己这样的紫级炎玄都要小心翼翼,邵连这样身体中没有一丝炎玄力的家伙是怎样跑到这个地方的?要知道这里可是西北大山脉深处!更为奇怪的是,邵连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会是现在这副样子?还有那场梦,不知为何,邵云总觉得不是一场梦那么简单。

  “一定不是这样简单!”邵云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不过他接着摇摇头:“可我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啊!”

  “唉!”邵云又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一年内叹的气怕是都没有今天多吧,无奈笑笑。邵云闭上了眼睛开始进行每天必做的修炼功课。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