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8 01:40:1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双脑之死灵法师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4-21 10:36:24 字数:26020

字体: 字号:
双脑之死灵法师目录
共1章
  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至今天他还记得那

  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至今天他还记得那

  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至今天他还记得那

  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为家计奔波了,有力气就下田耕种,有时间就进山打猎,生活比较艰苦,但阿来从不抱怨,如果没有老头,多年前在那冰天雪地里的小孩早就死了.自己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啊!!

  多可怕的事啊!!阿来很少的时候就有这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折磨了他很多年,他不敢跟别人说,怕见到那种让人难受的目光,但是人这种动物是很难守住秘密的,终于他还是忍不住跟他一个朋友说了!!但是他那唯一的朋友听后,只是古古怪怪的看着他,时至今天他还记得那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

  啊来和他家的老头一起生活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话,哑巴是不会说话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啊来从未听说过村里人说过老头的过去,他也没兴趣知道!!

  老头的身体不好,所以当阿来懂事的时候,就开始至今天他还记得那

字体: 字号:
双脑之死灵法师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