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44:4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天渡八荒
  4. 第一章沈莫

第一章沈莫

更新于:2018-03-17 16:21:31 字数:3687

字体: 字号:
  “明梵大陆浩瀚无垠,人口数量近百亿。”

  在明梵大陆人类族群中,有五大统治帝国,这五大统治帝国分别为,〝布兰帝国、穷凉帝国、赤焰帝国、纳莱帝国和明梵帝国。在这五大帝国中实力最强的属明梵帝国,因此这个明梵大陆,也是根据明梵帝国而命名。〞

  在明梵王都的正南方,三十万里处,有一座很富饶的城池,名为烟州城,烟州城的富饶!主要是以矿产和贸易而名传于整个明梵大陆。

  然而!今日的烟州城,百姓们不像往常那样,忙碌而奔波着,而是三五成群的结成队伍,在往一大型交易广场上赶,当人们三三两两赶到时,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

  此时,最受瞩目的,便是广场上跪伏的一对夫妻,这夫妻二人的年龄不大!约三十多岁,而在这夫妻二人的身后,却站着两名半裸着上半身的彪型大汉,这两名大汉胸前竖着明晃晃的虎头刀,目光所过之处,都会让人感觉身体猛地一寒。

  在围观的人群中,人们都开始纷纷的议论了起来,说:这夫妻二人是被人陷害有冤情,也有人说,因这夫妻二人私自贩卖元灵石才有此下场。

  就在人们讨论的热火朝天时,陡然间,一阵急促的击鼓声,盖过了所有的嘈杂声。

  伴随着鼓点走向末端,就听有人大喊一声。

  〝肃静。〞

  〝肃静。〞

  时辰已到,即刻行刑,随着一声令下,两名大汉举起手中的刀!便狠狠的落下……

  在刑场外围的百米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此时,正站着一位老者,这老者怀里抱着一孩童,此孩童年仅六岁,名为〝沈莫〞。

  沈莫就是刚刚被杀的那夫妻二人,唯一的独子。

  沈莫的父亲,名叫沈秋阳、母亲名叫暮怡芳,夫妻二人因遭奸人所害!才落此下场。

  当这老者的目光落到广场上时,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莫儿,你记住!你爹娘是被人陷害而死的,等你长大后,定要为你爹娘报仇。待这老者的话说完,才转过头来看向沈莫,可当这老者看到沈莫脸上的表情时,瞳孔不由的一缩。

  只见此刻的沈莫,一双眼睛早已变得赤红,就连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极其狰狞。沈莫刚要大喊出声。就被这老者急忙掩住了口……!!!

  瞬息间,这老者就做出反应,抱着沈莫向后急退,待到达安全之地时,这老者才哀叹一声!很快这老者便带着沈莫悄然的离开了烟州城。

  时间流逝!转眼就去了一年,在烟州城的东南方,三千五百里处,有一大山脉,名为〝云梦〞,云梦山脉是明梵大陆中最大的山脉区域,同时也是人类生命的禁区。在云梦山脉的边缘有一大湖,这大湖的面积约百里,水呈黄褐色,故名为暮色。

  在暮色湖的北岸,有一座小木屋,是一年前的一位老者所建,建造这木屋之人名叫冉松、冉松就是一年前抱着沈莫的那位老者。

  冉松本人个子不高,年约六旬左右,身材消瘦,一张布满褶子的脸庞,似在诉说着往事的种种……

  春季的阳光,暖暖地散落在大地上,催促着万物生长。

  时当正午!冉松则斜靠在木屋旁,在一下下的劈着柴,而沈莫则是坐在冉松的对面,手里拿着一本泛黄的书籍,正喋喋不休念道着。

  莫儿、来?冉松冲着沈莫招了招手道。

  哦、沈莫答应一声,便快速来到冉松近前,忙问道,冉爷爷,叫莫儿何事?

  嗯,莫儿、你今天读到那里了?冉松轻声询问道?

  噢、我今天念到烟州城主苏项无大战火魁兽〞,沈莫答道。

  那好,你念一遍我听听!冉松说着,旋即,又拿起一根木头继续劈了起来。

  闻言,沈莫嗯了一声,当即!便拿着那本泛黄的书籍朗声念道,在明梵历的三百年,苏项无独自一人踏入云梦山脉历练,在深入云梦山脉三万里时,忽然间,遭到一头成年火魁兽的袭击,随后,苏项无就与其厮杀,厮杀尽一天一夜,竭力!才把那头成年火魁兽给杀死,最终!‘‘苏项无成功的取得了一枚化晶期的兽丹〞。

  嗯、冉松满意的点了点头,便继续说道,莫儿!你今天就先读到这里吧!待会我给你演练一套阵法,

  好、沈莫说着,当即便朝着屋子走去。

  刚刚沈莫所读的,正是明梵大陆中的明梵历,明梵历上所记载的,都是在明梵大陆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但凡是有着伟大功绩的人物。或者是危害一方大奸大恶之人,都会被记载在上面。片刻之后、沈莫便从屋里拿着几颗低介元灵石,在东南西北各个方位摆放好,静等着冉松的口令。

  冉松放下手里的活,轻声说道,莫儿,我今天就给你演练一下《藏龙锁魂阵》吧。

  嗯,沈莫点了点头,便默不作声站在一旁观看着。

  藏龙锁魂阵,可大可小,此阵法一经施展,可瞬间隐匿阵内所有物质包括自身。

  盏茶间,冉松就调整好状态,只见他双手连动,口中低喝一声,道,“乾坤一动,我欲苍龙。”

  嗡......

  一个如磨盘大小的绿色光环,瞬息间,就被冉松给勾勒了出来,那绿色光环刚一出现!竟有一股奇异的波动,在向着冉松的四周扩散开来,而此刻的冉松也眨眼间失去了踪影。

  怎么样,莫儿,看清楚了吗?冉松的身形刚一显现,就转头向沈莫问道。

  而此时的沈莫,还沉吟在刚才冉松结印的手法中,一时还竟没反应过来,依旧是在那傻站着。

  冉松向前踱了两步,拍了拍沈莫的肩膀,道,莫儿……莫儿……

  嗯……沈莫一愣!而后就用手挠了挠头,一脸尴尬的说道!冉爷爷,这也太复杂了,莫儿一时竟没记住!

  冉松微微一叹,旋即,就给沈莫细心的讲解起来。

  三天之后,冉松把沈莫叫到近前,怜爱的抚摸着他的头,道!莫儿、明日我要去烟州城一趟。

  沈莫疑惑的看向冉松,问道!冉爷爷,你去烟州城干嘛?

  嗯,我明日去烟州城,准备给你买一些功法与秘法,以备你将来所需,冉松平静的说着。

  真的?沈莫的眼睛一亮。

  嗯,冉松微笑的点头。

  呀吼~那太好了!我终于有功法修炼喽!!!沈莫高兴的直拍双手。

  冉松一看沈莫如此高兴,便认真嘱咐道,莫儿,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要照顾好自己,这屋里有我给你留的一些吃食,足够你食用几日,切记!万不可出此方圆一里。

  是、莫儿记下了。

  深夜的烟州城,古老而又宁静,在烟州城一古朴大宅的密室中,老冉、你来之前没人跟踪吧?一位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试探性的问道。

  放心吧!我此次是易容前来!他们发现不了我,冉松笃定道。

  嗯!身穿紫色华服中年人,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当即,又继续道,老冉,你此次前来有什么需要?

  冉松轻咳了一声,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这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见冉松一脸的忧色,便蹙眉道!老冉,以你我的交情,有什么事!你不妨直说。

  冉松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而后便微微一叹道,唉,说实话!我此次前来,还真有一个不情之请。

  哦,这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闻言,先是一愣,而后一脸疑惑的看着冉松?

  是这样,我今天去了一趟“珍宝阁,”本来是想给莫儿买一些和功法和秘法,可等我去了之后,才知道,这珍宝阁对外开放的功法与秘法,都是一些普通的修炼法门!且稍微好一点的功法,价格都高的离谱,所以......

  冉松的话还没说完。

  就被那身穿紫色华服中年人打断道,嗨!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档子事儿啊,呵呵,老冉,功法之事,你就不必忧心了,至于秘法吗,我来想办法,另外我家里也有一些功法秘法,你也一并带去吧!

  冉松一看这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如此慷慨,他二话不说,连忙起身抱拳深深地一拜!道,那老朽就先行谢过了。

  这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见冉松如此之举,一把扶住冉松,微微一笑道,老冉、你这是干嘛,你这不是在折煞我吗?再说,我和秋阳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实话!我也是希望莫儿那孩子,能早日为他爹娘报得大仇。

  呵呵,倒是我见外了,冉松附和着。

  这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洒然一笑,道,就是嘛,你和我还见外什么,来来来,喝茶。

  当两人放下茶杯后,这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当即,便对着冉松说道,老冉,我这里有一封推荐信,和一块令牌,你待时机成熟时,就带莫儿去试试吧!这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说完,直接从袖口处取出一封信,和一块散发着碧绿色玉牌递向了冉松。

  冉松起身接过,可当冉松接过信封与令牌时,他那双略显浑浊眼睛,却猛然一睁,神色也变得异常的激动,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道,这…“这不是天玄宗的接引令牌吗?

  嗯!这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人平静的点了点头,旋即!便解释道,老冉,此事你也不必惊讶,这枚接引令是我早年间在北疆得到。

  至于,接引一事,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天玄宗的规矩,但凡超过了十五岁,将没有资格参加考核,所以你还是尽早带莫儿去试试吧!

  好、冉松感激的点了点头,直接把接引令收了起来。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便各自离去了。

  待第二天,天还没亮,冉松就带着一包裹功法与秘法,匆匆忙忙赶往云梦方向。

  咦!冉爷爷!怎么还没回来啊,这都第三天了?沈莫站在一颗歪脖子树上自顾自的说着,那稚嫩脸庞上,也略显得有些焦急。

  就在沈莫说话之际,北方,便出现一个模糊身影,只见这模糊的身影忽左忽右,眨眼功夫就出现在沈莫的眼帘。

  沈莫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来人正是冉松,当即便飞快的向前跑去,待沈莫跑到冉松近前时,就一把抱住了冉松,嘴里埋怨,道!冉爷爷你怎么才回来啊?我以为你不要莫儿了呢!

  呵呵、傻孩子!冉爷爷怎么能不要你了,竟瞎想!冉松溺爱的摸着沈莫的头,说道,走;咱们回去。

  嗯。沈莫亲昵的挽着冉松的手,便朝朝木屋走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