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47:5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紫霄惊鸿录
  4. 第二章 惊雷山庄

第二章 惊雷山庄

更新于:2018-03-16 21:14:14 字数:2740

字体: 字号:
  陆弑元之前由于身体不好,一直都呆在家里面,并没有出过远门。此次,他离开家,只身在外,终于体会到了出门在外的难处。当天,他离开家只是不忍爹、娘天天为他*心,为他流泪。

  作为老年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为了避免爹娘伤心,所以才离家出走。心想:“即使是死也不能死在自己的爹娘面前。”所以才决定出走。在留给自己爹娘的心中,他也只是写了比较简短的几句话:“爹、娘,我走了,自从被你们收养以来,我觉得很开心。这次我只是想出去外面看看,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你们在家里要注意身体。”

  来到外面之后,陆弑元感受着外面的新鲜事物,心情也好了许多。不过,出门在外也让他感到很悲哀,就是吃的东西快要全部吃完了,现在的他没有什么经济来源,要怎样才能填饱肚子为他现在的当务之急。

  这天,陆弑元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两个包子,正兴高采烈的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长亭,就想着过去坐坐,顺便把自己手上的包子给吃完。

  来到长亭一看,看见一个老道士打扮的老者坐在长亭里面自己和自己下棋。对于围棋这样的平常事物,在常人面前自然不会引以为奇,不过在刚刚走出小渔村的陆弑元来说却是很新鲜。

  话说陆弑元来到老者面前,此刻的老者却是异常的心烦,望着棋盘,右手执白,踌躇不定,不知该如何落子。

  陆弑元本事聪慧之人,看着棋盘,对于棋道便已经略知一二。

  看着这个举棋不定的老者,便提醒到:“哎,老先生,你应该把棋子放在这个地方。”陆弑元吧手往棋盘上指了指。老道士本来不屑一顾,但是突然看到这个少年指的的方位,突然一凛。见棋盘西边尚自留着一大片空地,要是乘着打劫之时连下两子,占据要津,即使弃了中腹,仍可设法争取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哈哈哈”老道士突然仰天长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的,小兄弟年纪轻轻,却是深得棋艺之精髓啊。好、好、好!”

  “呵呵,老先生,你太高看我了。小子只是从来没有下过棋,只是刚才看着棋盘列式,心有所感,便口出狂言,望先生不要见怪。”

  老道士突然感觉这个年轻人似乎在埋汰他,心中便有意思怒气。但是看着这个年轻人真挚的面庞,似乎不想是在说谎的样子,也就罢了。

  这位老道士看了看陆弑元的样子,说道:“小兄弟,是不是身体不适?”

  “老先生何以得知。”

  “贫道看你脸色虽白,却是尽显苍白,两眉之间犹如白蜡,故知你的身体不适,必有疾。”

  “老先生果然是医术高超,小子的确是身患疾病,而且是不治之症。”

  “小兄弟,能不能让贫道看看。”

  “在此谢过老先生,先生,请”陆弑元说完之后,便将自己的手伸了出来,请老道士把脉。

  老道士右手三指分别放于陆弑元“寸口”“尺中”“关上”三穴,一口茶的时间过去之后,老道士将自己的手缓缓收回。说道:“小兄弟,若是我师傅,恐怕还有医治之法,奈何老夫学艺不精,无法为你诊治。”

  “老先生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先生能够为我屈尊诊治,已经是小子的荣幸。”

  老道士听到年轻人说话如此得体,心中顿生好感,掏出随身携带的一粒药丸,说道:“兄弟,今次你我有缘,今次我便赠与你药丸一颗,能够解你病痛发作时的疼痛。”说完,便将药丸递于陆弑元。

  “先生慷慨,俗话说无功不受禄,小子怎能接受先生如此福缘。”陆弑元推辞道。

  “小兄弟说笑了,这只是一粒普通药丸,那称得上是福缘啊。你我一见如故,便是有缘,切莫推辞。”

  陆弑元本身也不是迂腐之人,便道:“先生如此,小子不敢推辞。”便接过药丸,放于嘴中。放入嘴中之后,马上就化了,一股药物的清香便逸了出来。陆弑元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说道:“谢过老先生了。”

  “呵呵,你我也是有缘,如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去三清山,玉虚观找我。”说完之后,便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只青驴,骑驴而去。“鹤发童颜白眉开,手持尘拂青驴来;万里星云乾坤在,三钱一撒天机来。”这首诗描写的是谁?此人就是天机我晓曌清霊的清霊道人,应玄子。

  陆弑元看着应玄子走远,此刻,心中却是充满了感激之情。心道:“此人与我素未谋面,一见面却送我这样的一份厚礼。以后倘若不死的话,我一定要去感谢他今日之情。”不过,他有无奈的想到:“这位老先生如此大能都说我无药可解,想必···”

  想到与此,陆弑元难免悲痛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够还能或多久,家中的父母以后应该怎么办?想着想着,一股温暖柔和的气息在自己体内扩闪开来,陆弑元顿时感觉神清气爽。陆弑元想着,恐怕是刚才吃下去的那颗药的药力发作了吧?

  想着想着,陆弑元便坐在长亭里面睡了起来。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了,当他醒来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此时,他觉得有点饿,想着想着应该去找点东西吃。

  一件破庙之内,当陆弑元来到了自己栖身破庙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今天的运气还真的非常不错,抓到一只又肥又大的兔子,今天晚上可以大餐一顿了。”

  陆弑元朝着破庙内堂走去,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摊血迹。“诶,地上怎么会有血迹啊?”陆弑元说着说着,便已经进入到了内堂里面。前几天,当陆弑元打算在这个地方落脚时,内堂经过陆弑元一番收拾,已经十分的整洁,没想到现在又是凌乱一片,而且到处是血迹。

  陆弑元虽然才刚刚除了家门,但江湖上面的事情,以前还是听说过的。突然外面传出了打斗声,年轻人难免有一些好动。对于打斗当然是充满了好奇,在好奇心的驱动下,陆弑元便朝着打斗声的地方赶去。

  “凌浩云,恐怕你们今天是出不去了。”

  “何方鼠辈,竟敢在此拦截我们惊雷山庄之人。岂不知现在我庄正广要天下群雄齐聚惊雷山庄,召开武林大会。尔等可是要与天下群雄为敌。”

  “哈哈哈,天下群雄为敌,惊雷山庄的确是强大。可是你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我们怎么与你为敌?哼!”

  陆弑元躲在战斗不远处的草丛中,看着眼前这个战局。一男一女被众多的高手围困在中央,其中那个男人已经满身血痕,那个男人,就是那群高手领头人所说的凌浩云。那个女人又是谁呢?只见那个女子清丽秀雅,但是神色间却是冰冷淡漠,真的可谓是人若冰雪,气若冰雪。

  “世间当真有这么漂亮的女子啊。”陆弑元心中已经被这个女子所迷恋住了。不过,陆弑元心道:“陆弑元啊陆弑元啊,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一个仙女般的女子,岂是你···”

  转向战场,凌浩云自知今天凶多吉少,想必今天就可能要留在这边了。转身想旁边的女子说道:“雨涵,待会叔叔与你突围。打开一条通道,你全力突围,一定要将这这本秘籍交给你父亲。”

  “叔叔,我不走,要么我们一起突围出去,要不我们一起死在这里。”本来在这个时候,属于危急之时,任何一个女子应该不会这样冷静,可是这女子说话却偏偏是波澜不惊,真的可谓是冷若冰霜。

  “听叔叔说,孩子,这本秘籍事关重大,一定要交到你的父亲手中。”

  “不行,叔叔不走,我也绝对不走。”冰冷的女子说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