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6:26:28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寒冬法则
  4. 第七章 围猎

第七章 围猎

更新于:2016-07-01 16:00:00 字数:2205

  “白狼07呼叫虎王。”

  “白狼07,我是虎王,请讲。”卢克在指挥中心拿着对讲机,看着屏幕上传回的实时影像。

  “白狼07未发现目标。”

  “虎王收到,对方有武器和战斗经验。原地待援,注意安全。”

  “白狼07收到。线人怎么办?”

  “派两个人带回来。”

  “收到。”屏幕里一只手做了个手势,四个队员中的两个带着头发凌乱的女孩从过来的路返回了。

  屏幕上的景象移动,有个物件被增强显示,吸引了卢克的注意力。

  “白狼07,注意你3点钟方向的地面,距离2米左右。”

  “收到。”屏幕上一只手捡起了地上的数据终端。上面清楚地刻印着一个名字。宋玉辉。

  “白狼07,注意警戒。”一边发布着命令,卢克手指向屏幕上名字的方向,名字放大显示了。旁边的屏幕显示出他的头像和资料信息。

  “白狼06,白狼09,白狼10,白狼17.”

  “收到!”屏幕随着卢克的话语分成四个屏幕显示。“白狼06,位置。”

  “白狼06正在靠近白狼07,预计3分钟。”

  “汇合后向这个地方搜索前进。”卢克点击了另一侧屏幕上地图的一个点。

  “明白。”

  “白狼09,立即前往这个地点,注意情况,确定安全后设伏。”卢克点击了宋玉辉资料中的实验站。

  “明白!”

  “白狼10。破坏城区与白狼09位置联通的物资线路。”

  “明白!”

  “白狼17,监控这个位置。”卢克这次点向了宋玉峰之前的住所信息,他印象中,那个区域目前应该还有一些残余的建筑没有完全损毁。

  “明白!”

  “白狼全队都有!”屏幕瞬间切分出了48块小屏幕,其中一块是黑的。“其他小队封锁E4区域,逐步缩小包围,对方有军用装备,提高搜索强度!另外注意鉴别这个目标,疑似人质,尽量保证活着带回来。”卢克把宋玉峰的照片挥手传达下去。

  “是!”

  “再通知了望01派出无人机。”屏幕黑了。卢克坐回椅子上扶着额头,头发微微花白的他也穿着一身迷彩战斗服,但明显要更整洁。领口的军衔的花饰熠熠生辉。昨晚的莫名奇妙烧起来的一场火,今天早上搜索队蒙受的损失,哨站发现的尸体,而且到目前还没有找到人。现在他终于知道对方是一男一女两个有着军用装备的人。卢克有点不高兴,但他确定,除非对方会飞,哦不,即使对方会飞,基本上今天下午就应该有结果了,而且可以期望不至于造成太大的风波。

  副官端过来一杯茶水。卢克接过来。

  “在保障处闹事的怎么样了?”他转过身问副官,语气很平静,似乎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太过忧虑,他似乎很信任这位副官。

  “已经基本上平息了,抓了两个。剩下的群众基本上接受了再教育的方案。”

  卢克挠挠头。“就知道吃,还嫌吃的不够多!”他吹吹茶叶,喝了一口。“物资没有损失吧?”

  “没有。”副官沉着的说。

  “那就好。”卢克叹了一口气。“我们不能损失更多东西了。设备坞的修复工作要抓紧进行。按现在的情况,我们的食品工厂再出一次问题,我们就真的要面临没法收拾的局面了。”

  “是。”

  卢克又喝了一口茶,把茶杯稳当的放在桌子上。“下午安排一下,我要见王灿。”

  “是。”

  卢克笑笑。“年轻人,我知道你对他有意见,可我们的城市需要他。至少,要让这些混吃等死的人发挥作用,是要通过他的。”

  “是。”

  宋玉辉坐在一台报废的采收机器人上,一脸蛋疼的样子。

  “我们现在怎么办?带着他的话我们太容易被发现了。照现在咱们这个走法,用不了多久就得被搜出来。”苏悦对于自己的冲动感到有些后悔。采收机库外面传出无人机飞过的声音。

  秦一冰想到了什么,转向宋玉辉。“你一个科学工程师干嘛要来这种地方?单纯为了****这理由可站不住脚。”

  宋玉辉低着头没说话。

  “你要知道,虽然你是个有价值的人质,可带着你也会相当大程度的拖累我们…”

  “你们怎么动不动就威胁人。”宋玉辉抬起头看看秦一冰和苏悦。“其实我在这边有个实验室。”

  “然后你就约个姑娘来干这个?那为什么不在市里?”苏悦有点怀疑。她把背包放在地上,掏出两瓶水。

  “我是搞农业的。种地的,行了吧?”宋玉辉一摊手。

  “实验室的话会不会有我们能够暂时藏身的地方?”苏悦转头问秦一冰,顺便扔给他一瓶瓶装水。

  “别想了,对方很可能已经知道他在我们手里,要是你你会怎么做?”苏悦听秦一冰这么一说又有些失落。

  “你们实验室跟市区的物资和交通是怎么走的?”秦一冰问宋玉辉。

  “上班就是地面班车,物资嘛,有专门的物资线路。”

  “附近还有别的实验室吗?或者地下室?还有别的物资线路吗?”苏悦追问。

  “整个区域的物资都是从我们实验站走的物资线路。没有别的实验室了,地下室有两个,但是也并不是特别保密的地方。”听到宋玉辉这么说,苏悦有些失望,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秦一冰突然两眼放光。“那你们的供水是怎么解决的?现在立法禁止了开采地下水,这么大一片农业区,总得有大量的水供过来!”

  “供水?”宋玉辉没想到。“嗯,泵站倒是离这里不远…唉…能不能给我喝一口,喝了我就带你们去…”

  手电光亮照出的粗糙管道材质与外面的现代感完全格格不入,三个人排成一列在里面前进着。这条担负着着整个地区生物用水的供水线现在空空如也,回荡着脚步声。

  “现在T市情况怎么样?”秦一冰走在队末,问前面一瘸一拐的宋玉辉。

  “唉,不怎么样啊。”

  “这怎么讲?至少吃喝和居住应该能得到保障吧?”

  “人太多了,一开始产的和存的大概还足够,现在存量基本上吃完了,只能定量配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