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3:34:39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寒冬法则
  4. 第三章 一点点信任

第三章 一点点信任

更新于:2018-03-18 14:30:56 字数:2740

  太阳的光晕已经几乎落到了地平线上的时候,前方的田野里出现了巨大的黑影。那是坠毁的重型直升机,看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秦一冰有些疑惑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在剧本中这里完全是大后方的非军事区。

  眼下他确信这里有人来过又非常暴露。不过如果安全的话,去搜索一下的上的物资也并不需要额外花太多时间。或许军用品的抗电磁脉冲性能应该好一点,再不济也可能有吃的或者弹药之类的东西。虽然并不抱什么期望,他还是趴低身子开始观察四周,这总是比较安全的。有一点极其微弱的风拂过农场,四周非常安静,坠机点附近的作物被烧完了,像是一块巨大的伤疤。蹲在枯黄的田地里四下张望着度过了安静的三分钟后,秦一冰最终决定过去看看。

  子弹上膛,打开保险。秦一冰开始跑过烧出来的开阔地。

  但就在接近坠毁飞机舱门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安静的耳膜被身后枪膛的脆响和子弹尖啸强烈的唤醒了。他浑身打了个寒战,只觉得左臂火辣辣的疼。

  他心说****,完了。

  条件反射般的用尽力气向前一扑,秦一冰抓住机舱门边的钢板,在第二声枪响的时候躲到了机舱里,弹丸在脚边的地板上溅起耀眼的火星。那是小口径步枪射出的子弹,应该是没有办法打穿这架飞机的机舱的。他抽时间看了一眼伤口,渗出的血黏住了划破的风衣,并没心情仔细检查,但刚才的动作并没有收到大的影响,应该只是擦伤。他环顾着机舱中试图发现一点有用的物资,然而并没有。除了明显损坏的设备,连柔软的飞行员座椅都被拆走了。

  这回赔大了。

  外面又恢复了安静,只有风拂过麦田的声音。

  秦一冰捡起一块破碎的机舱玻璃利用微弱的反光观察外面的情况。却并没有看到任何的活动。不过他知道就算是兔子也明白现在冲出去就会被猎人打死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天色开始暗下来了,这样僵持下去秦一冰并不觉得自己会处于有利地位,他决定做出一点尝试,把枪藏到腰间,想了想又拿了出来。

  “喂!不管你是谁!我只是想去T市碰碰运气!”我靠着机舱冲外面大喊。

  他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回音。秦一冰的身体和脑袋却因为自己的喊声变得激动起来。

  “我有武器!但是我不想伤害你!我也不想要你的地盘!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合作!”他又喊出了第二句。

  还是没有回音。

  秦一冰觉得自己基本上没什么好说的了,合作这个词多么的苍白。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有吃的,显得像一只非常有蹲守价值的猎物,恐怕会更加糟糕。他憋了半天,刚想再说点什么让自己不再紧张的发抖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年轻的女声。

  “T市已经封锁管制了!你进不去的!”秦一冰没来的及听到对方声音中的情绪,因为他自己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久违的人声既让人感觉到亲切,又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恐惧。

  “进不去也要试试!活在外面只能毫无意义的等死!”他想,交流在这个时候总是比猜谜更好。

  长时间的沉默。秦一冰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做点什么,与这个蹲守他的生物继续刚才的话题。“你知道我是对的!储存的粮食总有吃完的时候,在这样的地方,我们是活不到春天的!一起去碰碰运气,比自己单枪匹马总要好吧!”

  这次的沉默显然短了许多。

  “好吧!我愿意和你一起去!但是我怎么相信你!”远处的声音好像很犹豫。

  “我有食物,如果一起去,我可以分给你,但你就算把我的全抢走,你也只能多活几天而已!”秦一冰决定把食物掏出来一搏。

  “让我看到你的食物和武器!两只手分别拿着!”食物果然是有诱惑力的。

  秦一冰觉得真是一只会和猎人谈判的好兔子。高度的肾上腺素让他的脑袋没法冷静的思考,但是潜意识的认为对方的提议是无害的。他把玻璃架成了一个即使不用手拿着也能看到外面的角度之后,照着她说的做了。但徒劳的晃了两分钟,外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秦一冰突然看到一支小口径步枪指着机舱的方向,从作物的边缘移动出来,然后是端着它穿着全地形迷彩的小个子。迷彩的颜色从枯黄变的深暗了一些,在烧焦的地面上尽力的掩护着它的主人。

  她在十来米开外的地方半蹲着。微微扬起了枪口。不再直接瞄准这边。

  “把吃的扔出来!”她的声音有些抖动。

  秦一冰吞了口口水,他发现潜意识不仅希望对方是无害的,甚至希望能够相信她,甚至是想象着对方能够相信自己,以至于已经能让这个状态下的自己意识到这种有些不理性的想法。于是他用力丢出了一份口粮,但手仍然扶在门框上让对方能够看到。

  她没有马上去捡。跨过食物向前走了两步,继续僵持着。

  “我们都把枪放下好不好?!”我大喊。手拿着枪慢慢放在舱门口的地板上,但仍然抓着枪柄。

  她犹豫了一下也照着做了,也抓着枪的握柄。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合作,我们就松手吧!”秦一冰继续喊。

  两只手,同时慢慢的,逐渐远离着自己的武器。她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手向着枪的方向伸着,仿佛随时会扑过去。

  “你出来!”这回是她喊,声音像秦一冰一样的颤抖。

  秦一冰双手悬在空中,慢慢站起来。露出了半边身子。

  然后她也慢慢站起了身子,双手向前平伸着。昏暗的光线中,完全看不清对方的相貌,就像猜不透对方的想法。

  “我们这就算能够信任了对吧?”我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她轻微的,非常轻微的点点头。

  这一切,多么像被慢放的电影。

  “所以…你从哪里来到底什么打算?”她远远的问,声音依然很紧张。

  “我从B市来。我不想在地堡里被困死。我打算去T市,那里是最近的地热城市,应该有足够的资源能够维持下去。你呢?你是军人?”

  “我是S军事学院的学员,我们之前在护送新一批食品合成设备去T市,和总部失去了联系,然后飞机设备失灵坠机了。”

  应该是核战爆发时产生的EMP把他们打下来的…可那也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呀。真是活的够久的。秦一冰心想。

  “B市情况怎么样?”她问。

  “我一路上过来都没有见到人,如果现在还有活着的应该差不多都在地堡系统里玩生存游戏了。不过如果呆在那个地方,最终结局应该都差不多。”

  她点点头。“T市情况也不好,被一个组织管制了,封锁的很严。”

  “所以你才待在这里?”

  她又点点头。“不过你说的对,如果不能去这样的地方,结局其实都是一样的。”

  “所以我们可以合作了吧?想要进去的话,两个人总可以互相掩护。”

  “有道理。”她紧张的脸上试着做出友好的表情。“我们明天出发。”

  “可以。不过我呆在这里会冻死吧。”秦一冰放松的神经开始考虑到一些现实的问题。但转而又觉得,这样的情况下祈求对方提供安身之所不一定是个友善的信号。

  “机舱后面有个装工具的地方。”对方蹲下捡起食物。“你把机舱里剩的内饰拆一拆,在里面过一夜应该不成问题,明天天亮我过来找你。”她又抓起枪的提柄,向后退着消失在枯黄的作物当中。

  这一晚秦一冰窝在这那个小小的工具箱里,像几天来的每个晚上一样紧握着枪。但这一夜却没有睡觉。

  终于,天又快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