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28:0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和岳父
  4. 第二章岳母很妖孽

第二章岳母很妖孽

更新于:2018-03-16 21:44:20 字数:2293

字体: 字号: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和未来岳父以及未来老婆赶到了父母所在的县城。

  我母亲一见面就拉着白蕊怡问东问西的。之后看了我一眼。悄悄的在我耳边说道。“飞啊,你得赶紧抓紧时间弄个孩子出来呀?你看看你,都二十老几的人了,你看你弟弟的孩子都大多了,你也不着急。”

  “我知道了,”我打着哈哈说道,对于母亲我不想跟她争论什么晚婚晚育的事,农村有好多的人都是刚满十八岁就急着结婚。我理解母亲的心里,所以没什么在意的也就顺着母亲的话接了下去。

  经过一番交谈,大家都熟络了,我跟着众人走进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馆。走进里边,我看到一个跟白蕊怡长得很像的女人。我悄悄的拉了下蕊怡,在蕊怡耳边说道“那是你姐姐吗?不是说你是独生子女吗?”

  “她是我妈。你什么眼神。”白蕊怡白了我一眼。

  “你怎么才来。你这怎么办事的,你不知道让我等好久了吗?”白蕊怡的老妈,也就是我未来的岳母,,对着自己的丈夫就一顿数落。

  “老婆,你分给我的工作不是有点特殊吗,我这就来晚了,”白中云像只温顺的小猫一样回答。

  “哼,叫你提前几天准备,你就是不听,一定是找你那些狐朋狗友去喝酒了是吧?”韩如梦很自信的说道。

  “老婆。当着亲家的面能不能给点面子,我这不是没误事吗?”白中云说完对着自己女儿挤了挤眼睛。

  “妈,你就别说爸了,今天是说我和飞的事。爸的事以后再说。”白蕊怡收到父亲的求救信号急忙出来替父亲说情。

  “哼。回去在收拾你。”说完转身对我的父母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亲家见笑了”

  “没事,亲家公很幽默,很有个性,”我母亲说道。

  “闰飞妈呀。你是不知道,这老头子肚子里可是满肚子坏水呢。”说完狠狠的瞪了眼白中云。

  “妈。人家刚刚下车,你让我们好好先坐下说话行吗?”白蕊怡不乐意了。

  “哦。你看我都忘了。来来来,大家先做。”韩如梦说着对我说道“飞啊。你们有孩子了怎么不早跟我说呢,我也好

  给你们两准备婚房。现在急急忙忙的把我们作为老人的都弄的有点措手不及了”

  “伯母。其实……”我刚想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你是想说你想等你买了房子在跟我们说是吧?我知道你们男人要面子。不会跟家人说的,可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怎么舍不得给她花钱呢?你们就安心的结婚吧。其他的事让我们大人操办就行了”未来岳母直接堵死我的后话。

  我正想说其实自己是想凭自己的能力买套房子,反正经过这几年的努力自己也能买一套一般的三室房子了。可是这未来丈母娘好像知道我下一步要说什么,不等我说完就打断自己的话。想想自己多多少少也在社会打拼几年。什么销售之类的工作也做过。怎么说说话的能力也不会太差。可到了这里,自己就像掉进了大海一般。使不上一点重力。

  “飞听伯母的就是。”我无力的回答。

  “这就对了。我们做父母的图什么呢。不就是希望你们过的好吗?我想我女儿喜欢的人。一定错不了。蕊怡的眼光和我一样。”说着看了看旁边的丈夫。

  “亲家母这么说。我真是有点愧疚了。我们什么也没帮上忙。为了飞的事还让你们大老远跑来一趟”我母亲在韩在新西南百货卖衣服吗如梦说完以后接着说道。

  “老姐姐,你说什么呢,当年要不是闰大哥我家中云怎么会有现在呢,何况马上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说这话不就显得很见外吗?”未来岳母说道。

  “是呀。大嫂你就别说这些话了。我当年要不是有闰大哥的帮助怎么能在那次任务中活过来呢”白中云这时插话了。

  “中云。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提他干嘛。来来来,我们喝酒。小辈的婚事交给她们两女人说就是了”我父亲开口打断了几人提到的事,。看样子父亲是很不乐意别人提及过去的事情。

  “呵呵。好好,我们喝酒。”白中云接话道。

  “蕊怡妈。那以后飞到了你们那边就要你们多多费心了。蕊怡这孩子我很喜欢。听说她在滇城师大附中教书,想来也是个文化人,就是怕跟了我们家飞让他受委屈了。”我母亲对着韩如梦说道。

  “老姐姐,你说什么呢?飞以后就是我女婿了,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吗?别看蕊怡读书多,做起事来还没有飞一半成熟呢。飞可是自力更生在滇城也投资了几家小公司的。”韩如梦说完看了看我。

  天哪。这都是什么人哪。我在心里嘀咕着。想想自己自以为隐藏的很好。自己把08年到现在开网店赚来的钱都投资出去了。而这些自己还没跟其他人说过呢,虽然自己在那些公司都说不上话。但好歹也是个投资人,多少年底好有点分红。现在被未来丈母娘一曝光自己以后有得受了。

  “老公啊!你还投资了公司呢,我怎么不知道呢?你不是说你一直都在新西南百货卖衣服吗?怎么一下子就有公司了”白蕊怡显然对我隐瞒的事很不满。

  “蕊怡啊。飞只是别人开公司时搭了个伙。属于小投资人。没什么实权的。只能年底分点红。你说他不找份工作做,还是赖在那几家不瘟不火的公司上呢。”白母替未来女婿解围道。

  “飞啊。你怎么不跟蕊怡说清楚呢。两个人过日子就得相互知道彼此都做了些什么,要相互信任相互帮忙,明白吗”我母亲开始训起我来。

  “明白了。”我顺口答到。

  几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逃脱了众人的围攻。一个可怕的岳父,还有一个妖孽的丈母娘。加上一个变化无常的老婆。想想自己就有点后怕。

  “小子。跟我来一下。”正当我心中不停的幻想着未来的悲剧生活时,未来岳父开口叫住了我。

  “什么事呀?伯父……”我走了过去站在未来岳父身边。

  “哼。你小子。很不老实哟。有我当年的风范。你既然是闰大哥的儿子,我也就不为难你了。虽然看你这样子没什么能力保护我女儿,不过我以后会好好的训练你,我现在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欢迎你加入我的家庭,以后咱俩可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哈哈哈。”未来岳父说完笑着走了,。看着他那样子,我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