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7:16:39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妖月剑寒
  4. 第一章 梦

第一章 梦

更新于:2018-11-16 21:53:47 字数:2174

字体: 字号:
  灰色的天空,天空如同阴影般笼罩着灰色荒芜的大地,连成一片灰色世界。

  这个灰之世界没有任何色彩,没有任何温度,没有任何时间空间。

  唯有冰冷……

  一切模模糊糊,什么也看不见。

  蓦的一道灰色人影缓缓从远处走来,就如同从一片灰幕中渐渐浮现。

  人影越来越近,灰色的碎发、灰色的长袍装束,他前额的碎发遮住了眼睛,看不出任何表情。

  你是谁?

  脑海里忽然响起这样朦朦胧胧的声音,朝着灰色人影问道。

  人影停了下来,没有说话…

  你是谁?

  声音再次响起,但是换来的仍然是无声地沉默…

  空气愈发地冰冷……

  “如果你需要力量,我会给予你。但是……”

  人影蓦然发出声音,如同无数人嗓音的重叠,模糊不清,但到了耳边却是那么地清晰。

  只见他高高地举起右手,张开的五指朝虚空轻轻一握。

  “轰隆隆!!”

  人影的上空…

  灰色的天空蓦然崩溃,荒芜大地一阵扭曲。这片灰之世界的中心竟然凹了下去,形成一个极小的洞眼,中心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无数的景物事物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洞眼,整个场面壮阔至极!

  无数的事物景物化为点点尘埃,世界宛如镜面一般碎裂开来。

  这片世界正在崩溃……

  世界渐渐地消失,露出了世界后的景象,那同样是一片灰色,但是又什么也不是,也什么都没有。

  但已经没有心情去管这个了!

  灰色人影高举的手蓦的一压,洞眼以超越视觉的极限向自己撞来。

  “如果不能承受,那就去死!!”

  轰!!!

  紧接着无数的阴影袭来,眼前被一片黑暗所笼罩……

  …………

  ……

  “叮铃铃!!”

  黑暗中,韩月夜的意识逐渐从空洞中恢复过来。

  陡然睁开眼睛。

  冷汗浸透他的整个背后,翻身迅速坐了起来。

  “呼呼呼!”

  韩月夜粗重地喘气,冷汗不停地从额头冒出。在洞眼径直地向冲过来的一瞬间,自己满是错愕,没有痛苦,没有悲伤。

  “这个梦真够真实的……”好一会儿,他才从这份错愕恢复过来,有些轻松地笑道,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拍了拍脸,让自己精神了些。

  掀开被褥,从床上翻身而起,穿上那对只有单调蓝色的拖鞋,然后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啪!”

  关掉水龙头,将拧干的毛巾盖在脸上,冰冷的触感让他打了个激灵。洗完脸后,韩月夜抬起头,把目光放在了镜子上。

  有些散乱的碎发,小麦色的清秀脸庞,黑色的瞳孔深邃平静。

  忽然他眼神一凝,视野的右下角出现一行小小的文字,韩月夜微微眯起眼,试图看清文字的内容。随着他的目光所视,那行细小文字逐渐被放大。

  (攻击:0.8,速度:0.9,防御:0.8,精神:0.7)

  这是什么?!韩月夜揉了揉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是几个数据仍然停留在眼前。

  是因为那个奇怪的梦吗……忽然他想起了刚刚的那个恍若真实的梦境。

  下意识把手放在胸口,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韩月夜一怔。

  掀开衣领,原本那块灰色的菱形晶体已经消失不见。

  “怎么会……”他轻声低喃,发现从小一直带在身上的晶体竟然凭空消失,一种淡淡的不真实感悄然浮现。

  韩月夜微微眯起眼,通过这一连串的变化,他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什么。

  灰色晶体是他自从懂事以来就一直带在身上的,当初他以为是他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给自己的。

  现在看来很明显不是。

  那个奇怪的灰色梦境,突然出现的四个数据,再加上消失的晶体……很明显一切的变化根源来自于那枚来历不明的灰色菱形晶体。

  深呼吸了一口气,韩月夜努力地让自己逐渐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

  正如最初的那道灰色人影所说,他渴望力量,比任何人都需要力量。

  如果没有力量,一切就如同当初,什么都改变不了。

  无力而无奈。

  他眯起眼,眼神愈发地冰冷。

  …………

  ……

  少年名为韩月夜,十七岁,大概一米七几的个子,脸上满是与其年龄不符的成熟。

  他有一个父亲,以及一个算不上是养母的名义上的后妈。

  亲生母亲早在韩月夜小时候就与父亲离婚了,因为不爱,所以没必要在一起。有些可笑的理由,但却又很简单。

  离婚不久后,父亲又结婚了,即是现在名义上的母亲。

  一年后,韩月夜五岁那年,同父异母的妹妹出生,加上父亲离婚后对他的漠不关心,渐渐地,父亲带着后妈和女儿离开,只留下他一个人独自生活。

  好在父亲在社会上的地位不低,每个月都会寄来三千元的抚养费,因此韩月夜的生活还不至于穷困潦倒。

  虽然生活费来源得到了解决,但是他周末有时候会出去打一些零散工作,然后存入银行,毕竟他不太喜欢靠别人,而且这人还是自己父亲,对于他来说,那是一种耻辱。

  对于父亲的抛弃,韩月夜并没有太多的触动。

  无所谓憎恨,无所谓悲伤。

  唯一的感触就是无奈,对自身无力的无奈,对自身弱小的无奈。

  韩月夜看了看墙上的全家福,照片内三个人脸上微微一笑,那是父亲再次结婚时的一次合照。

  照片里三人都在笑着,但是他知道,那只不过是假笑罢了。

  环视一圈,四壁以白色为主调,几十平米的房子内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冷冷清清。

  书架上都是高三的复习资料和题纲,大多数的书籍破破烂烂,几乎被韩月夜给翻烂。

  清风吹拂,透过窗户吹进来,书桌上的笔记本的书页随风而动。

  桌上的电子钟显示着时间:

  华国2015年1月20日

  今天是二十号……

  韩月夜忽然想起明天是高三正式放寒假的日子,而今天要去学校开会。

  摇了摇头收回杂乱的思路,随后开始穿起衣服。

  ……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