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2 05:36:5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金仙大道
  4.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 穿越

更新于:2017-04-20 19:50:40 字数:2883

字体: 字号:
  南赡部州最南端有个小国,名叫安康国,安康国三面环海,唯一不靠海的北边是一个大大的山脉,因此安康长期处于闭关锁国的状态下。安康国相较于中原诸国落后了许多,但在安康王的治理下,百姓也算得上是安居乐业。

  夷州城是安康国夷州府的府城,夷州原来本是蛮夷聚集的地方,是一片荒芜野蛮之地,在历任安康王的开垦下,逐渐演变为安康国八府之一。夷州城城南的旧城区里,一家三进大院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后院劈柴。

  王动绝对想不到以前看的小说中的情节今天竟然成了现实,他穿越了。王动本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地球人,生在春风里,长在新世纪,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思想洗脑,打死也没想过还有穿越这种事。

  在华夏国生活了二十几年,王动一直过的浑浑噩噩,走的是许多人都在走的路,读书,然后考上大学,找工作,不知道人生的目标和意义。那天他正和大多数**丝一样,躲在家中上网,不小心把脚边不知放了多少天的泡面碗打翻了,好死不死的泼在了插座上,他惊慌失措的用手去捡,于是悲剧了。在极度惊恐中,他看到自己被胸前的项链给吸了进去,然后就失去了知觉。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物不是人也非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姓李名二蛋,家住李家村,家中兄弟姐妹六人,他排行老三。大哥二姐均已经成了亲,父母年纪也大了,于是他成了家中的顶梁柱。现在是九十月份深秋时节,家中农活较少,他进城务工贴补家用,不想却被王动鸠占鹊巢了。李二蛋的最后记忆是被一个高空抛物击中,那正是项链带着王动的灵魂穿越而来。

  王动穿越已经有一个月了,开始时他是蛋疼无比的,试想一个现代社会的人穿越到封建社会,那生活条件该变得多差,光想想连拉屎你都没手纸,你就受不了。但现在的王动却不这样想了,因为他发现这世界有武功甚至是有神仙的存在。每个人都有一个武侠仙侠梦,有机会成为武林高手甚至是成为不老不死的神仙,这着实让王动十分的兴奋。

  此时王动正在卖力的劈柴,薄薄的细汗布满他那张清秀的脸。王动劈柴当然不是仅仅为了赚钱,不然一个穿越者做苦力赚钱,实在也太丢穿越者的脸了。三长一短的呼吸声从王动口中发出,这是一套吐纳法,是从项链中得来的。这串项链是王动的传家之宝,据说传了十几代,从项链中的信息中,王动了解到原来这串项链是一件先天而生的灵宝,具有神秘莫测的作用,曾被三国时的修士南华道人获得,南华道人得到这件项链后,修炼速度提升了几倍,在灵气匮乏的地球修成了人仙,寿命达到了三百载。南华得到这项链后,研究了数甲子,只发现这项链有汇聚灵气的功效,但却不能够炼化,最后没办法,只好使用了个附灵法将一些信息附在项链上,将项链流传后世。从项链的信息中,王动共获得了三篇功法,一篇名为先天练气决,吐纳法是其中的一部分,当年南华道人凭之修成人仙。一篇为神通法决法天象地,修成的最低要求是地仙,南华道人也未修成。最后一篇是五雷法决,先天境界就可修炼。由于附灵法附载信息有限,南华道人只能将它认为最有价值的法决传于后世。

  吐纳法没有名字,配套的的还有一套拳法叫大力牛魔拳法。这套吐纳法运动中修炼效果最佳,于是王动边练功边打工,还可以赚点小钱花花。每日吐纳练拳,王动发觉自己力气至少增强了四倍,刚穿越的时候最多只有一均的力道,现在却有四均的力道。一均约为十五公斤,也就是王动现在起码有一百二十斤的力道。这可不是爆发力,而是长达半个时辰的持久力量。以前的王动可能连个普通壮汉都不如,现在的王动只怕三五壮汉也可力敌了。

  劈完了柴,王动又打了遍拳,等打完拳,天色也暗了。王动擦擦头上的汗,默默往外走。“钱快没了,进城务工非但没赚到钱,又多花一两多银子,最近练功开销特别大,每天都要吃肉,穷文富武真是不假,要想办法赚钱了。”王动边走边想,“现在也算是有点武艺,可以加入镖局试试,凭我的身手当个镖头应该不难,到时候收入就足够贴补家用了。”

  夷州城旧城区不比新城区干净奢华,但却是夷州城人口最稠密的所在,贩夫走卒,江湖侠客随处可见。因此也有许多小吃摊,这正是王动的目的地,练武劈柴一整天,他早就饿了。

  “店家,十碗云吞面,多放辣!”

  “客官,又是您啊!”

  王动是这一家的常客,常常晚上收工来吃个夜宵,最近练功吃的特别多,这家特别实惠,十碗常收九碗的钱。不一会儿,十碗面便上桌了,王动狼吞虎咽了起来。

  “客官,您还没给钱啊!”

  “老头,我张三虎吃饭什么时候给过钱,你别给脸不要脸!”

  王动抬头只见店家拉着一个劲装汉子,这汉子三十多岁,一脸的不耐,用力一推,将店家推倒在地。这店家七旬年纪,哪经得起这般推攘,坐倒在地起都起不来。

  “叫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动火顿时起来了,从小在大天朝受的教育就是尊老爱幼,欺凌老人家算什么玩意儿!何况王动现在武艺在身更是不惧。

  王动一个闪身,拦住壮汉去路。

  “兄弟,不给钱说不过去吧!”

  “小崽子,别他妈多管闲事!”

  “我就是要管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劲装汉子一拳挥来。但这一拳在王动眼中却丝毫没有杀伤力,不仅慢而且无力。王动练功一个月,修炼的是道家真法,加上神秘项链,修炼一个月,只怕相当寻常武林人士修炼十年。劲装汉子虽然看起来强壮,却只是三脚猫功夫,怎是王动对手。

  王动不紧不慢的伸出右手,抓住劲装汉子的拳头。

  那劲装汉子努力想收回拳头却无法做到,心中明白碰上了硬点子,嘴上却不服软。

  “小子,我大哥可是黑虎帮双花红棍,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赶紧给钱,加上医药费十两银子。”

  王动用力的握了握右手,那汉子疼的叫了起来。

  “小兄弟别别......,我给钱还不行吗?”

  “那就动作快点,我的耐心可不够。”

  那汉子闻言,连忙掏出一锭银子,足有十两之多,放在桌上,王动这才松了手。

  “你可以滚了。”

  那汉子这才慌慌忙忙的离开,边走还不忘回头盯着王动看,似乎要记住王动的模样。

  “店家,这银子你收好,去看看大夫。”王动扶起店家,将银子塞到他手中。

  “多谢小兄弟了,要不是你今天老汉我就到大霉了。”

  ......

  和店家有寒暄了几句,王动付钱离开了。

  回到张府时已经是巳时了,张府已经掌灯了,门房老张给王动开了门,王动轻手轻脚的来到后院柴房,随便洗漱后便睡了。张府便是王动务工的地方,这张家在夷州只算得上小门小户,王动来此做工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明日便准备结工钱走人。

  翌日一早,王动吃过早饭后,吐纳一个时辰,练拳一个时辰后便向主家请辞了。主家也未挽留,王动虽然能干但也吃得多,因此对主家而言也实在没有便宜可占。

  李家村离夷州城并不远,约莫四五十里路,中午出发天黑前就能赶到。王动走在路上,心情十分愉悦,一路上都是美丽的自然风光,这在二十一世纪很少能见到。王动可以算得上春风得马意蹄急了,武功初成,马上就能见到父母亲人。李二狗虽然魂飞魄散了,但仍然有记忆留下来,王动接收了李二狗的记忆,自然而然也就接受了李二狗的父母亲眷。

  走了十几里,突然忽然出现了一片树林,这是一片榆树林,树叶很茂密,王动走进去准备找个树荫休息下。刚准备坐下,三个精壮汉子就把他围了起来,其中就有昨天那位张三虎。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