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43: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夜未央花满楼
  4. 第二章 惊魂梦 苦无涯

第二章 惊魂梦 苦无涯

更新于:2018-03-16 20:27:35 字数:3113

字体: 字号:
  京城的繁华与扬州无异,多了更多的则是一些外国的商旅,夏玲歌做的最多的就是像一个小媳妇一样到集市买一些菜和肉带回来,在厨房里做好等着她的“未婚夫”回来品尝。“小娘子越来越会做菜了,过两天都能超过宫里御膳房的大厨了。”宫千影每天都迫不及待地下了早朝回来吃午饭,按常理来讲的每日两餐硬是改成了三餐,两个人偶尔还回去庙会上吃一些夜宵,看上去好不默契。京城里面人人都说,”帝师找了个好老婆,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比神仙还舒坦。“只是随着京城中野猫的增多,夏玲歌渐渐感觉有些不安,宫千影发现了她的不安,于是要下令将帝师府外的野猫清理干净。“大人,外面的野猫......它们......”守门的侍卫慌张地跑进来,“它们......”“说!”宫千影微怒。“它们把夫人围在了中间,夫人现在进退两难。”宫千影早已跑了出去,只见数十只野猫围着夏玲歌,个个都摆出了要攻击的架势,夏玲歌的手里拎着刚买回来的鸭子和白菜,不知如何是好,看宫千影跑了出来,赶紧把鸭子跟白菜扔给了宫千影,“别管我,拿厨房去把鸭肉用盐水泡上!”“大姐你有没有智商,你都自身难保了还管那些干啥啊,今晚出去吃能死啊。”宫千影手中运出一团墨气,打向夏玲歌身边的野猫,之间数十只野猫纷纷望向宫千影,似乎是约好了一样,一起扑了上去。只看见一阵血雾之后,数十只野猫早已七零八落,没有一只留下了全尸......“哇塞,相公最棒了,干净利落......”夏玲歌欲扑上来给宫千影一个拥抱,却被一句”做饭去“瞬间定格了。”你个臭婆娘我叫你做饭去,今天晚上吃完了还有要事呢。“宫千影把已经傻了的夏玲歌抱了起来,带回了帝师府。待二人吃过晚饭后,宫千影遣退了所有的下人,”小娘子,我这几天观察了一下,帝师府貌似被人下了阵法,这种阵法,是针对你的,你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异样?“”发现了一些端倪,所以这几天我已经避免了做油腻的东西,不过效果不大,今天的鸭子我剁下来一半顺着墙外扔了出去,外面不仅是野猫,还有很多野狗在争着抢着,最后它们彼此互相残杀起来。“夏玲歌笑了笑,”看见它们互相残杀,我只是感觉有点担心。“”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别骗我了,你天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是因为什么?我们虽然没有睡在一张床上,但是我睡在地上也能感觉你的灵力在不断波动,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梦?“宫千影蓝色的眼眸如海一样深不见底,下面隐藏着的是无限的波澜。”我不知道,但是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不瞒你了,我只能将我看见的告诉你。每天晚上我都会梦见自己掉下悬崖,我发现下面是一条河,河里面不是水,而是血,我是被一个穿着紫衣、戴着苗饰的女人推下去的,就在血河要吞噬我的时候,我就会醒过来。这附近难不成不是中原的阵法而是南疆的毒蛊阵?“夏玲歌发髻上面的簪子闪着淡淡的绿光,似乎带着一些不祥的气息。”这簪子是谁送给你的?“宫千影望着这只闪着绿光的簪子,不禁生疑。”这是几天前太后差人送来的,说是给咱们成亲送一份礼物。难不成是因为她知道了咱们调查萧妃娘娘,对了,太后是不是就是淑妃娘娘?”夏玲歌赶紧将簪子拔了下来,“她是不是南疆的人?”“娘子愈发聪明了,那太后的确是淑妃,而且她的确是喜欢穿紫衣的南疆女人。她在进宫之前是南疆的公主,如果说以这枚簪子为媒介下蛊的话,凭她的能力是可以的,那么这强大的毒蛊阵也就不足为奇了。只要另一个人能进入你的梦中破了阵眼,那这外面的毒蛊阵也就自然解开,换句话说你也是她下蛊的媒介,想必......”宫千影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想必什么?你别卖关子。“”她的真正目标是我,只要咱们圆房,蛊术就会到我身上,届时咱们两个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她这一步棋下的真妙。“宫千影笑了笑,”今晚是十五,恰好可以借助帝师府中明月阁的力量来施展回魂仙梦之术,届时破了阵眼之后咱们直接杀到太后寝宫去,我就不信她不会招供。“”皇上那边呢?”“皇上巴不得她早死呢,你没什么可担心的。”宫千影蓝色的眸子闪着淡淡的光芒,“走了,去明月阁。”明月阁内檀香缭绕,一盆清水摆在房间的正中央,一轮白月映在水中,显得尤为宁静,但是夏玲歌刚进去就发现,明月阁内早已围绕了四重阵法,已经将这里围绕的密不透风。“站在那盆清水中,让月光遍布你的全身。解开你的头发,然后静静调理自己的灵力,相信我,没事的。”宫千影指了指清水,在月光的映衬下,他的眼睛闪烁着比夜空还要灿烂的光彩,让夏玲歌的心里微微一怔,脸上泛起一点桃红。夏玲歌如宫千影所说照做,静静站在水中,那一刻,她如同女神降临人间一样,圣洁而又让人觉得渴望而不可及。施法开始了,远处的猫叫声和犬吠声一瞬间消失了。在夏玲歌入睡后,宫千影也站在水中,静静抱着夏玲歌,感受着她的心跳,只是一瞬间,回魂仙梦就生效了。梦境中的景象是在南疆。夏玲歌被绑在悬崖边的柱子上,一个穿着紫色祭司服装、带着苗族头饰的女人手里拿着祭祀的法杖,像夏玲歌走去,那法杖上面盘着一条金色的蟒蛇!“原来她的真实身份不是南疆巫王的女儿,而是巫王的妹妹,那个南疆蛊术的最强者!”宫千影不禁有些担心,凭他们的力量,真的能够将她击败么?“不要,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夏玲歌的白衣已被汗水打湿,几缕头发粘在脖子上,显得尤为狼狈。“宫夫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你长了一张这么漂亮的脸,不该你跟宫千影一起调查我,不该嫁给宫千影,不该戴上我给你的簪子......呵呵,今天晚上便是你的死期了,下面是南疆练成降头术之后的死尸血液,剧毒无比,你能死在我们南疆的圣河里面也是万幸。”淑妃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说罢催动蟒蛇向夏玲歌攻去!说时迟那时快,宫千影早已凭借着墨气的传播来到了夏玲歌身前将金色蟒蛇截为两段。淑妃看见宫千影,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表情,似乎是一种惧怕,又带着些许的愤恨,”是你,宫千影。“”相公快走,她是南疆的长公主,她会降头术的。“”这就带你走了。“宫千影连带着绑住夏玲歌的木柱子,一起跳下了血河!”我们不会死么?“夏玲歌有些许担心,”下面是毒血。“”傻娘子,我们不是人类,又怎么会死,进入血河以后想必会有无数冤魂袭来,你身上具备的灵力,带有些许混沌之力,或许你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操纵这千万冤魂。“宫千影淡淡笑了笑,”如果没能降服这些冤魂的话,我就算拼死也要保你周全,到时候你就是步花楼的老板了。”“少说瞎话了。“夏玲歌嘴里念着咒语,之间两人身上被覆蓝色的光芒,血河渐渐由血红色变成浅红色、再淡淡转成了无色,只见水面上泛起淡蓝色的光,无数浅蓝色的光球向上飞出,围绕在两人的周围,无数光球更是将两人平安放在了河床的一块大石头上。”圣女大人,我们期待您好久了,终于您为我们解开了降头之术。”水中缓缓出现一位老者,“我们身为这里的人,真是受够了那个女人啊。”“圣女大人?此话怎讲?”夏玲歌疑惑不解。“在咱们羌族的历史中,能够解开苗族降头咒术牺牲的怨灵的人就是圣女,因为苗族练就的降头术,用的都是咱们羌族人的命啊,而今咱们羌族已经搬走了,我们这些怨灵却无处可去,只能静静等待着圣女的到来啊,而今圣女到来,我们这些怨灵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灵力,我们将这些灵力传给您之后我们就能入轮回道了。”老者手中突然出现一块淡蓝色的玉,这块玉如同有意识一样,自动挂在了夏玲歌的颈间,而且是摘不下来的,“这是我们用灵力炼成的聚灵玉,您身上具备着冥界的气息,所以这聚灵玉便能吸附周围的灵力,让您时刻保持灵力充盈的状态。我们已经等了好久好久,现在该是入轮回的时候了,哈哈。“夏玲歌手足无措地道了谢,只看数万蓝色光球向上飘去,渐渐消失在天际,“咱们接下来该去哪?”“好了,咱们回去,然后进宫杀了那个毒妇。”宫千影启动咒语,只看两人脚下瞬间出现一个用墨气建立的阵法,一瞬间两人就回到了明月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