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1:28: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侠武逍遥录
  4. 第一章 虎毒食子

第一章 虎毒食子

更新于:2018-10-13 21:42:38 字数:3115

字体: 字号:
  显化城北,有一座已经废弃的古庙。这古庙内呀,供的本是那管凡间生死的城隍爷!原本呢,这城隍庙还有几位侍奉神灵给神灵引香点火的几位道爷,在一次显化城遭遇马贼洗劫时,几位道爷被斩与刀下,去那地府之内跟他们侍奉的主子重逢去了,久而久之这庙没人供奉喽,自然也就废弃了。

  这日,这久未有人上门的破庙迎来了两位特别的客人,这中其一人,依外貌上来判断其约有三十几岁的年纪,身高约有七尺五分,长有一双怒眉横眼,嘴下约有十寸来长的大髯,着一席青色文士衫,脚踏一屡踏云白靴,只给人感觉甚是威严!

  这还有一名啊,说的着特别就是说的他,为什么说其特别呢,不是因其长相奇特,也不是说其身份尊贵,而是这位虽是和青衣大汉而来,却并非同行走于地。而是其根本就是一熟睡之中的婴孩,其一直是被青衣大汉抱在了怀里。

  这大汉进庙之时行走之间虽稳,相貌之间也无任何惊慌表现,却给人感觉多了分急促,但见其内心其实并不是如他的外表一样镇定,只见这青衣大汉抱着怀中婴孩走进古庙后,把孩子放在了一个破旧的神台之上。替他拂去了周遭的灰尘杂物,便看着这孩子可爱的小脸,原本镇定平静的神态,顿时转变出一丝哀伤不忍的神情,这大汉抚了抚这孩子的脸颊,用一种悲伤的语气对这孩子说道:“我儿,不是为父狠心,虎毒不食子,为父并不想手刃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你大娘还有你爷爷并不能容忍你的存在,你本就不应该出生在这世上,你是个罪孽之种,你如果留在家族里,只会给家族里带来灾难。要怪一切只能怪你的娘亲,如果她不隐瞒自己魔女的身份,扮作家族内的一名婢女来勾引我,怎么会有你的出现和这一切的麻烦!都是你的那个下贱的娘亲,是她造成了这一切!是她让我失去了继承家主的权利,是她让我受尽天下人的耻笑!只有把你杀了,为父才能继续拥有继承家主的权利,所以你要怪就去地府之中怪你那贱人娘亲吧,是她造成了这一切!”

  说到这里大汉原本哀伤不忍的神情顿时转变的狰狞可怖了起来,原本抚mo孩子的右手瞬间抬举了起来,停在孩子面部之上的位置,顿时原本平淡无实的右手掌心内陡然散发出一丝丝的青色光线,这些光线迅速便凝结了一圈青色的光球,这光球透露出一层层的能量波动,从这光球蕴藏的能量上来看,其绝对拥有着开碑断石的能力!眼见着这光球凝结完毕,这青衣大汉闭上了眼睛,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缓缓的把手掌按下去,就在光球快要按到婴孩面门,将其杀死之时。也许是因为面临死亡而发生的感应,原本闭上眼睛睡觉的婴孩瞬间睁开眼睛,一双纯洁明亮的眼睛,盯着面临自己面门只余几寸的光球,也许是感觉到了光球之内蕴含的毁灭性能量,婴孩瞬间大哭起来!“啊啊啊......”婴儿的哭声突然响起,原本缓缓凝结着光球向下按去的手掌顿时一停,青衣大汉的身躯一震,原本闭着的双眼顿然睁得开来,虎目之中竟然也蕴含着几许泪花,满是痛苦的神情更是多了几分迷惘几分困惑,右手掌心里凝结的光球也是极不稳定,一会大,一会小。可见大汉的内心里此时充满了矛盾,半响,原本即将消逝的光球,顿时大发亮光的凝实起来,原本内心满是犹豫不决的内心顿时坚定起来,痛苦不忍的神情也换变成一抹坚毅的神情!原本停留在空中的手掌,急速的向下推去......

  “砰!”一声闷雷般的炸响声响起,原本即将要杀死自己亲生儿子的青衣大汉,如一个破稻草人般向左边的墙壁抛射而去。“轰!”本就已经破败的墙体瞬间被青衣大汉抛射而下的身体轰塌,原本青衣大汉伫立的地方,出现一名身高约八尺,着一席黑色紧身衣,后背交叉的背着一刀一剑的青年男子,只见这男子盯着倒落在青衣大汉所抛落在的青砖堆,冷酷英俊的脸上,一双邪气眼睛里透露出一股冷厉的杀气以及无尽的怒火!“咳咳.....”青砖堆内传来青衣大汉的咳声,原本因倒塌而产生的灰尘烟雾渐渐的散去,倒落在地上的青衣大汉,用右手支撑着大地缓缓的站立起来,左手放在了嘴角边上,缓缓的擦去因伤倒内腑而流露出的鲜血,看到了伫立在神台边的黑衣男子,一幅狰狞疯狂的脸庞,其眼神里流露出的是无尽的怒火和怨恨。

  “夜枭客!你到底想怎样?”青衣大汉对黑衣男子吼道.“我想怎么样?你说我想怎么样?你要杀是个柔弱可怜的婴儿啊!而且他还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个畜生,你简直就不配称之为人!”夜枭客对青衣大汉大声吼道!“是!这是我的亲生儿子!可是,他的出现根本就是个错误!都是那个贱人,都是她,如果不是她,这孩子怎么出生?如果不是她,我又怎么会要杀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如果不是她,我怎么会被父亲取消继承家主的权利?如果不是她,我怎么会被人耻笑和一个淫荡卑贱的魔女相结合?”青衣大汉狞叫的对夜枭客吼道!夜枭客听到此言怒极的指着天空疯狂的大吼:“哈哈......婉儿你看到了么?这就是你选择的男人!你说会爱你一生一世的男人!你说会给你永远幸福的男人!你看到没有?这个你所选择的绝世好男人正在骂你淫荡卑微!正要杀死你的亲生骨肉!你看见没有!你看见没有!他根本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禽兽,他根本就不值得你爱!”

  说完夜枭客指着青衣大汉大吼道:“你滚,我答应过婉儿不杀你,婉儿的骨肉你也别想杀死!我不会让婉儿最后的希望受到任何伤害,如果你们在敢伤害这孩子,我会拼了这条命也要让你吴启明送进幽冥地狱!”

  青衣大汉吴启明听完这句话吼疯狂狞笑的对夜枭客吼道:“夜枭客,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么?别人怕你这杀戮枭君,我吴启明可不惧你,你若现在离去,我便看在那贱人的面上放你一马,你若在阻拦我杀这孽种,我便让你血溅当场,去地狱和那贱人相逢!”

  夜枭客听到此言怒极而道:“吴启明,你这是自寻死路,我倒要看看今日是谁死谁亡!吼,接招吧!”说完夜枭客迅速拔起背负在背后的血刹魔剑,大吼一声:“血刹灭王”一道道无尽血色匹练由剑鞘之中迸发而出,无尽的煞气直逼迫人的灵魂,在这无尽血色匹练映照下的夜枭客,犹如一尊血色魔神,夜枭客双手握剑剑尖直指吴启明,只见一道道凝练实质化了的煞气之丝直冲向吴启明,无尽的煞气之线在空中交织着一张巨大的毁灭之网,迅速的向吴启明包围而来.

  只见吴启明瞅见这来势汹汹的毁灭之网并未有任何畏怯,在这由煞气凝结的毁灭之网到来身前的时候,吴启明的身体陡然爆发出一道绝强的青色光幕,并死死的阻挡住了毁灭之网的前进,在这毁灭之力的力量之下,吴启明散发出的青色光幕却纹丝未动,看到此处夜枭客微微动容,血刹魔剑再次挥起,口内大吼一句:“血灭修罗斩!”只见在血刹魔剑剑尖再次聚集起无数道煞气之丝,只是这次的煞气之丝并不是交织成网,而是渐渐的凝结成球,只见一道道煞气之丝凝聚一团。渐渐缩小,直至缩小至鸡蛋般大小后,由煞气之丝凝结而成的血色小球,透发出阵阵可怖的能量波动,这股能量波动如果要是爆发而出,毫无疑问其中爆发的力量绝对可以轰平一座山丘。血色小球凝结完毕,夜枭客迅速将其向吴启明激射而来,只见血色小球带着一道血色长虹向吴启明疾射而来。

  吴启明看到这血色小球向自己疾射而来后,原本平静的脸上,陡然大变。眼见血色小球越来越近,在青色光幕内的吴启明两手迅速结印,眼前血色小球已然到达光幕之上,和光幕撞击一起,原本稳定坚韧的光幕,此刻竟如镜子般道道碎裂了起来,在“啵啵啵......”的声音中光幕终于整个的破裂开来,就在此刻吴启明的最后的一道印诀也结完开来,吴启明陡然一声大喝:“乙木青龙诀”只见一只由内力凝结而成的乙木青龙迅速迎接向血色小球,两者瞬间冲撞在一起,“轰轰......”一股股青红色肆虐的能量陡然冲击着周围,原本就破旧的破庙在这股能量的冲击下渐渐的就要崩塌,夜枭客一看神台上因为能量冲击而昏睡了的小宝宝,瞬间就抱起来冲出了将要坍塌的破庙,而吴启明看见夜枭客抱着那个孽种冲出了破庙,立刻长啸一声的向夜枭客追赶而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