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19 11:17: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绝横世
  4. 第一章 弃婴的不凡

第一章 弃婴的不凡

更新于:2017-03-28 12:37:50 字数:4225

字体: 字号:
  傍晚,院子里,一位少年依照前段时间所定下的修炼内容,刚苦练完家族给未达聚灵境修炼者的凡品上乘武诀——八卦六十四掌后,深呼一口气,用两只略显稚嫩的小手轻轻拍打双脸,为能迅速摒除心中杂念,久久地呐喊一声,便纵然坐定在石桌上闭目冥想,此时,他左手手肘上的玉镯散发着淡淡的紫光,慢慢地玉镯附近的皮肤表面聚集着一种似紫非紫的气体,渐渐地扩展到全身,形成一层淡紫衣,对于此时的状况,他茫然不知。如果稍微有点眼里的修炼者在附近目睹这一情景,肯定会大吃一惊,这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少年竟已通过筑基·入虚·聚气,早已达到凝神阶段,距离化丹阶段只有一步之遥,他还能吸收大自然中的灵气,而且聚灵速度快与常人一倍有余,即使吸收的灵气并不那么纯正,但也足够让那些未达聚灵境的家伙羡慕极了。有人如果十二岁前还不能在丹田中化出紫丹,除非有奇遇,否则,基本可以判定无法吸收灵气修炼,一生与修炼的巅峰无缘。

  在紫衣的映衬下,少年本已英俊的脸蛋更显出几分秀气。他穿着露臂的灰色长袍,身材看上去健壮结实,古铜色的皮肤,黑眸,银色长发,背后扎着尾鞭,眉宇间散发着英气。吸入人眼球的莫属是少年左手手肘上的玉镯,自小就一直戴在手上,从未脱落过,因为根本没法拿下来。在少年看来,它可能是得知他亲生爹娘消息的唯一线索,亦是他们留给自己的唯一信物,同时,他隐约感觉它在无形中辅助自己的修炼,改善自己的体质,虽然这感觉很微妙,但他始终坚信着。这不时散发着淡淡紫光的玉镯,既寄托了少年对多年未见的亲爹娘浓浓的思念,也承受了他对亲爹娘将自己抛弃的怨恨,正因为有着这种矛盾,使得不得不比同龄的小孩成熟得早,更有一股强烈追求力量的干劲。

  一阵柔和的微风吹拂而来,遍地枯叶随风起舞,一位须发已白的老者悄然出现在院子中央的花丛旁,他落地的瞬间,少年身上那层紫衣早已消失不见了,不过,他一直隐匿着自己的气息潜伏在院子外不远处的大树里,所以之前少年冥想的全过程变化已入目在他的眼中。此时,老者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而在他身旁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漂亮小女孩却表现出兴奋的神态,看着不远处的少年,一直傻傻地微笑着。

  ······

  这位看上去年过八旬的白发老者是谁?一幅老态病钟的模样。

  他,他竟是天元帝国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的老祖宗——上官天羽。

  天元帝国所处的这片大陆,被称为神罗大陆。这片大陆现有两大帝国,一个是有“梦幻天堂”之称的天元帝国,位于大陆的西方,环境,气候舒适宜人,粮食充足,物产丰富,森林资源广布,特别是帝国东部的拥有灵兽物种最多的“安迪森林”。另一个便是有“矿产王国”之称的星辰帝国,言外意是该帝国的矿产量还能满足一个王国的矿产需求,由此可见,星辰帝国矿产资源丰富之极,说明军事与工业实力远优于天元帝国,但天元帝国仍能偏安于一方,其原因以后会慢慢透露。另外,两大帝国的辖接处有这一条延绵着数万里的西北—东南走向的高大山脉——所罗门山脉,在两大帝国间无疑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人类侵略的野心还是冲破了自然的阻隔,还好帝国间暂时未有爆发大战,但局部小战还是有的。不过,两大帝国还是存在商业贸易,因为双方都在各求所需罢了。

  大陆上有统一的钱币,那是由两大帝国达成共识后发行的特制钱币,钱币采用十进制的兑换方式,一钻石币=十紫晶币=一百金币=一千银币=一万铜币。

  天元帝国有四大家族,分别为综合居首位的东部上官家,其次是北部的皇甫家,西部的林家与南部的李家相当。论交情,上官家与皇甫家为世交。从而四大家族间隐约形成两大势力。这世界本以实力为尊,四大家族的势力仅次于当今天元帝国的陛下皇甫摩刹,又各自掌控着一方的经济命脉,连摩刹陛下都不得不敬他们三分。

  ······

  少年的精神力强与常人,在那位白发老者刚踏进院子时便已察觉,立刻停止修炼,睁开眼,欣然一笑,道:“太爷爷,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检测一下我的。”

  上官天羽暂时收起惊讶而又高兴的心情,皱着眉头,训斥道:“辰雨,我对你唠叨得最多的是哪一句话?快说。”

  那少年的名字就叫上官辰雨,“辰雨”这个名来源于八年前他养爹娘在家门前的台阶上发现还是婴儿的他时,根据他身上一张字条的内容而取。

  “是,无论在何时,身在何地,时刻将精神力扩展到己所及的最大范围,以防止敌人的偷袭,一旦发现除自己以外的气息,就立刻进入战斗状态。这我都知道,但把自己绷得太死,有时会适得其反。但你的气息我最熟悉了,才会没做出防备。而且,你老人家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就算要教导子孙也不要太过激动,要是你老人家因为我而出事了,我的罪就大了,整个家族还不要了我的命,毕竟我只是个当初被养爹娘收养的弃婴,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个外人。况且我也不想失去除爹娘和爷爷外最疼我的你,嘻嘻,当然,还有可儿啰。”说完,辰雨抬起右手抚摸着可儿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秀发,还闻到她身体里由内以外所散发的特有的体香。

  “哼,我站在这里都这么久了,都不理人家,还枉费我平时对你这么好,甚至还······”可儿俏脸顿时通红,不自觉地底下了头,两只白嫩的小手不停地互擦着,显然她此时十分紧张和羞涩,没有再插话。

  辰雨暗道:难道可儿还记得那时的事,毕竟都过了这久了,哎,算了,还是以后再跟她解释吧,希望她能释怀。

  上官可儿,今年应该才七岁,比辰雨小一岁,至于她的修为还是神秘些好,暂时就不揭露。她矮辰雨大概一个头,身高约一米五左右,此时她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搭配着棕色的长裙,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虽尚未开始发育,但身材纤瘦,相貌漂亮可爱,脸蛋玲珑剔透,肤色白皙,绝对称得上是清纯小萝莉,若干年后必定会是个美人儿。可儿的爹正是现任上官家族族长的上官浩天,那可是淬丹境大成的强者。虽然没有丝毫半点血缘关系,但辰雨都叫他为大伯,可儿可是他的堂妹哦。上官家的总部在洛城,可儿便生活在洛城,而辰雨所生活的地方是离洛城不远的月轩镇。

  “辰雨,可儿这样说是什么回事,老实交代,不然,我会将这事告诉浩天,说你欺负她女儿,到时有你好受,快说。”

  “太爷爷,你都这般年纪,怎么这么八卦呀!其实这也不是多严重的事,但我坚决不说。”

  可儿心情终于平复,瞥了上官天羽一眼便抬起双手拉着他的白须,美美地笑了起来。

  “哎,痛,可儿,快松手,你还是这么调皮,我这老骨头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待可儿松手后,上官天羽看向辰雨,“哎,你不说就算了。我问你,你是不是已经达到化丹甚至是步入聚灵境?”

  此时,连可儿也变得正经起来,美眸直盯着辰雨。

  “还没有,不过最多再有两个月,我有信心能化出紫丹。”辰雨用双手微微拍着胸膛。

  “难道是我看错啰?绝对没理由,你告诉我你刚才冥想时的感受。”

  “刚才开始冥想后不久,渐渐发觉外界有什么不断地涌进我的体内,汇聚在丹田里,使我原先只占丹田四分之一的气旋扩大到三分之二,我并不能主导,但吸取量又刚好达到我身体所能接受的临界点,我也感觉很奇怪。不过,我想可能与我左手的玉镯有关吧。”辰雨抬起左手,让太爷爷更能清晰得看到玉镯,这玉镯依旧闪烁着淡淡紫光。

  上官天羽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或许吧,当你的丹田充满气旋时,你便可以开始冲击化丹阶段了。刚才看到你竟然能吸收灵气时,我有点吃惊,毕竟灵气一般达到聚灵境方可吸收,说明你的身体强度差不多达到聚灵境的水平。我生活了这多年,也去了不少地方游玩,也没听说过有哪种玉镯有这样的辅助效果,不过,这玉镯也许只能辅助你聚灵,至于能否助你吸收元气,以后才知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你的身世不平凡,甚至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或许你的亲爹娘不想连累你才狠心抛弃你,间接托付给我们上官家以留住你这点血脉。”

  辰雨顿时猛地抓住太爷爷的左臂,“太爷爷,你是不是知道我身世的来历,你告诉我好不好?”

  “辰雨,你不要这样,好吗?快松手,你知道吗?我好担心你,担心你会出事,如果真的是那样,我该怎么办才好呀?”可儿的俏脸上已流下几滴晶莹的泪珠。

  看着可儿水汪汪的美眸,辰雨心中隐隐纠痛。

  突然,上官天羽猛地向辰雨挥掌来,而辰雨反应还算机敏,顾不上此时郁闷焦躁的心情,立刻以八卦掌回击,尽管这次检测中未能完全挡下上官天羽的攻势,但也能连续挥出四十八掌,算是不错的成绩。

  “真没想到才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你的八卦掌法已达到如此地步,而且在我三成力道的情况下,还能连续挥出四十八掌,你足以自豪了。这说明你已经至少打通了六条经脉,很用功哦,记住,不能松懈骄傲。”

  上官天羽之所以夸辰雨,是因为要达到八卦掌的威力,就要将丹田中气旋之力聚集于掌上,每击中对手一次就要消耗体内一部分的气旋之力。当然,也可一次性将丹田中的气旋之力全汇聚于掌,那样威力就不能同日而语了。所以,按照八卦掌法最基本挥出每掌所需的气旋之力量,达到化丹阶段便能勉强挥出七十二掌。

  “刚才我说的话你不必在意,对于现在根本没有一丁点自保能力的你,实力未超过我之前,不要试图做任何傻事,否则,可能会祸及你身边最亲近的人。况且我也不知晓你的身世,只隐约猜到点什么罢了。”

  “太爷爷,都听你的,现在,我只有一个终极目标——达到这世界修炼的巅峰!当然首要目标是超越太爷爷,嘻嘻。”说完,辰雨紧紧地拥抱着可儿,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道:“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除非他们先踏过我的尸体。我一生都会是可儿的守护者。”

  “嗯,我相信你。”可儿深深地依偎在辰雨的怀里,闭上双眼,感觉在只有他的怀里,心里才变得安稳。

  “辰雨,你五岁开始修炼,现在才刚八岁,便已达到凝神阶段,这正体现了你的不凡。我多么希望此时你已经化出紫丹。”上官天羽仰望着星空,不禁叹了一气。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和可儿是时候要回去了,不然,你大伯又以为谁拐了她的女儿,到时又轰动全家族就不好了。”

  “要不留可儿在我家吃晚饭,娘肯定欢迎至极,毕竟是她未来的媳妇呢。”辰雨轻轻的挽着她的小手,感受那份柔软。

  “你说什么,臭辰雨,不要脸,谁说我要嫁给你了,我们还这么小,而且你还没得到我爸的认可了,哼。”可儿甩开辰雨挽着她的手,羞涩地走到太爷爷身旁,向辰雨吐了吐舌头。

  辰雨耸了耸肩。

  只是一瞬间,太爷爷与可儿已经消失在夜空下了,辰雨竖起了大拇指,“高手。”

  院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太爷爷走后的回音依旧传来那句话:“切记,不要向任何人提到我与你见过面。”

  “辰雨,吃饭啦。”

  “娘,我知道了。”辰雨径直向屋里走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