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05: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步轮回之剑界
  4. 第二章 夜间传法

第二章 夜间传法

更新于:2017-04-20 19:12:55 字数:3311

字体: 字号:
  到了晚上,还没有到约定的时间,纳兰空就提前出了门,向着韩夫子的住处走去,按照原本韩铁的性格,做这种事情是正常的,如果准时到了,那就不正常了。

  这就是纳兰空细心的地方,尽量的按照韩铁的习惯生活。虽然他从韩铁的残魂之中得到了一些记忆,可惜大部分已经残破不全了,唯一能清晰知道的就是韩铁的那个执念,要去扶风城当一名剑士,穿着亮丽的盔甲站在城门前。

  而扶风城,纳兰空也打听过了,是方圆百里之中最大的城市,号称剑客之城,像韩家庄,只是扶风城辖下的一座很不起眼的村庄。

  从家中出来,刚刚走出一段距离,纳兰空心中一动,要知道,他现在实力不再,可是经验和眼力却在。

  “居然有人在监视,跟踪我。”纳兰空心中不解的说道,心中这样想,不过纳兰空表面上却装作没有发现,一如既往的向前走去,不过目的地却变成了庄子外面的野地。

  夜色之中,纳兰空的身影若隐若现,而在他的身后远处,三个黑影一边紧跟着纳兰空,一边低声的交谈着。

  “我就说,这个傻大个,肯定有问题吧,大半夜的不在屋子里面睡觉,却跑到荒郊野外,肯定有鬼了。”一个尖酸中带着得意的声音低声的说道。

  “得了,韩游你给我少说两句,韩成,看来真的让你猜对了,这个韩铁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韩德冷静的说道。

  “如果不是我偶然发现他实力突然提高了不少,我也没想到那个传说居然是真的,可惜,现在他对我已经有了防备,如果上次我们趁他昏迷不醒的时候能在他身上找到那本秘籍就好了。”韩成带着可惜的语气说道。

  “有诚者事竞成,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找到那本传说中的五品剑法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成为出名的剑者了。”韩德说道。

  “不好,这个傻大个速度太快了,我失去了他的踪迹了。”就在这时,韩游轻声的哎呀了一下,说道。

  “不用担心跟丢了,我早就在他的衣服上下了十里香了,”韩城沉着的说道。

  “还是韩城细心,韩游以后给我向韩成多学学。”韩德说道,不满的瞪了一下韩游。

  听到韩德的话,韩游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韩成,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老实的跟在韩德和韩成的身后。

  夜空无月,星辉点点,三人沿着香味,越走越远,一直到了庄子外面的鬼林外,这才停了下来。

  清风吹来,看着影子重重晃动,夹杂着呜咽般的怪异声音的鬼林,韩游不由的缩了一下头,有点担心的说道:“要不,我们回去吧,是不是我们搞错地方了,那个傻大个怎么可能深更半夜的朝鬼林这里跑。就是白天,我们也很少敢来这里的啊。”

  听到韩游的话,韩德和韩城对视了一眼,眼中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明白了彼此的想法,韩德轻轻的咳嗽了一下,说道:“就是这样,我们才真的肯定那个傻小子得到了秘籍,要不然他怎么会来这里啊,既然他敢进去,我们也自然敢进去了。”

  “是啊,韩游你如果怕了的话,就留在外面吧,我们也不勉强,不过如果我们找到秘籍的话,就没有你的份了。”韩成一脸轻松的说道。

  “别,我们可是一伙的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这种时刻,你们怎么可以撇下我。”韩游连忙说道,然后抢先向着树林走去。

  走着前面的韩游,自然没有发现随后的韩德和韩成一脸的诡异笑容。

  在三人进入鬼林不久,纳兰空的身影从树林的边缘闪现出来,冷冷的一笑,低声的说道:“但愿你们三个能毫发无损的从里面出来啊。”

  说完,纳兰空转身向着韩夫子的住处赶去,经过这一阵子的耽误,如果他不快点的话,就要迟到了,纳兰空可不想因为这三个小人,耽误自己的好事。

  至于身上的十里香气,在发现有人追踪自己后,纳兰空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韩成,想起和韩成告别的时候,对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拍了一下自己,仔细的闻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后,纳兰空立马发现了一点奇异的味道。

  有了这个发现,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纳兰空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弄来一只老鼠,趁着和三人拉开距离的这段时间内,将沾着着自己气味的衣服给撕下绑在了老鼠的身上,然后将其放到了树林之中。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当纳兰空赶到韩夫子的住处的时候,刚好提前了一刻钟,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了一会儿后,就听到了韩夫子的声音传来。

  “进来吧。”

  听到韩夫子的话,纳兰空这才推开院子的们走了进去,到了院子之中,发现韩夫子已经等在了院子之中。

  “说起来,我和你这个傻小子倒是还有点缘分,先是被你无意中看到了我练剑的情景,如今,老夫很快就要离开了,教你了一套剑法,我们的缘分也就尽了,老夫清风剑客,以后如果有缘的话,我们还能再见。”韩夫子说道。

  “夫子,你要离开韩家庄?”听到韩夫子的话,纳兰空故做诧异的喊道,不过清风剑客,他还真的没有听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听过了,不对,说没听过的话,又有点说不过去,,想了一下,纳兰空无奈的对着韩夫子憨厚的一笑。

  可惜韩夫子理解错了纳兰空的笑容的意思,脸上带着骄傲神色的说道:“剑界三榜,天剑榜,记录的是宗师级别的剑者,地剑榜,记录的是剑境级别的剑者,灵剑榜,记录的是剑心境界的剑者,老夫不才,位列灵剑榜九百八十五位。

  虽然不知道灵剑榜,不过显然九百八十五位不是多么好的名次,纳兰空这样的想到,不知不觉的在脸上表现了出来。

  虽然动作不明显,可是还是让韩夫子看到了,顿时韩夫子脸上笑容一滞,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

  “算了,明知道你小子大字不识一个,我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可知道你的理想是去当一名扶风城的剑士,穿着盔甲站在城门口的那种。“韩夫子一脸戏弄神情的说道。

  “夫子,当一名剑士不好吗?”听到韩夫子的话,看着韩夫子脸上的神情,纳兰空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不由的开口问道。

  “很好啊,怎么不好啊,做一名穿着盔甲的城门门卫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你要好好的努力才行。”韩夫子没好气的说道,显然对于刚刚纳兰空刚刚不配合的举动非常的不满意。

  “丫的,这算什么狗屁理想啊。”听到韩夫子的解释,纳兰空心中顿时有了欲哭无泪的感觉,如果真的去做了什么城门门卫的话,哪怕以后他真的出名了,这也将是他一生的污点,更让他无语的是,偏偏这却又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

  “弼马温大哥啊,以后咱们要成难兄难弟了。”纳兰空心中流着泪,对着遥远的天空默默的喊道。

  想是这么想,不过纳兰空随后还是提起了精神,带着期盼神色的看着韩夫子,韩夫子自然知道纳兰空是什么意思。

  “跟我来吧。”韩夫子看了一眼纳兰空,淡淡的说道,然后背着手向练剑室走去。

  练剑室内,灯火通明,纳兰空一脸激动神色的看着室内中间的韩夫子,纳兰空从来没有想到,当韩夫子手中拿起剑的时候,变化会这么大。

  如果说没有拿剑的韩夫子看起来就像是一段半埋在土中腐烂腐朽的枯枝的话,那么,当韩夫子拿起剑的那一刻起,就像是一只生龙活虎般的兽王,带着一种无可睥睨的气势。

  “看好了,这是开山剑法的第一招,遇山劈山。”韩夫子喝道,然后手中的长剑闪电般的劈下。

  看着那一剑,纳兰空仿佛看到了一种的气势,哪怕前方是一座山,也会毫无畏惧,一剑劈下,没有犹豫,只有全力一击,勇往直前的气势。

  “好,痛快。”纳兰空大声的喝道。

  “好个屁,使出这一招的时候,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要留下三分的力气,你个笨蛋,你以为都像你这样,一招恨不得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啊。”听到纳兰空说的话,韩夫子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喝道。

  听到韩夫子的喝骂之声,纳兰空不由的讪讪一笑,他现在也就是一个初入剑界的小白,还需要好好的学习才对。

  “这是第二招,东来一剑。”韩夫子再次的喝道,原本看着势大力沉的招式陡然之间变的轻灵之极,手中的剑更是诡异的从一个角度探出。

  看到这一招,纳兰空也不由的一愣,这一招实在是出乎意料了,如果第一招是劈山的架势的话,那么第二招,就仿佛在劈开的山上横着来了一剑。

  “这一招的诀窍在于一个巧,一个奇,你仔细的琢磨一下。”看着纳兰空一脸认真的神情,韩夫子这才一脸笑意的说道。

  然而,还没等韩夫子教第三招剑法,远方传来一声带着金属般的尖利叫声顿时打断了教程,听到声音韩夫子脸色一变,低声的说道:“怎么可能?那只剑鬼怎么突然出现了,小子,你先留在庄子里面,不要乱跑。”

  纳兰空的耳中还残留着韩夫子的声音,当他回过神来,韩夫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