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2-21 22:12:2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生灵祭
  4. 第一卷 尘封的回忆

第一卷 尘封的回忆

更新于:2017-02-17 21:46:04 字数:3343

字体: 字号:
  “有没有18年前少女失踪案件的资料?”年轻人问道。

  体态佝偻的老人,手里拿着一堆资料放在桌子上。

  “特别调查组的同志,这是按你要求能找到的所有资料,其中包括已经立案,但没有破除的重大案件。"说完,老人动了动身子,把位置让给年轻人。

  好像有意无意的说了句,“每次来拿资料,都会有张证明,特别调查组的同志这次不会忘记了吧”

  少年心急如焚的看着手中的资料,好像是忘记了什么。

  “谢谢,是我忘记了”

  老人双眼的光芒一变,紧盯着少年,做出思维的状态,过了片刻,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走近少年,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人老了,会忘记许多东西,但是掌管了着资料室那么多年,比普通人知道的多一点,有什么想找的就问我吧。

  少年看了半天的资料,没有找到任何想要的内容,老人的话提醒了他,自己找不如问他人来的更快点。

  “18年前,荒山发生的恶性少女失踪案件,为什么没有任何案件记载。”少年看案卷很快,看似随心,一目十行。一堆的资料就看完了,其实少年拥有常人无法超越的能力,过目不忘。

  老人双目茫然,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18年前的他还是个中年人,破案能力一流,还被人送了个神探的外号。

  ‘少女失踪案件’,

  这是他接受的案件中,唯一个连一点线索也没能找到,案件到处充满了诡异。如果不是有被害人存在,早把这案件当真某人的恶作剧了。为什么落魄至此,老人不愿意回想。

  回过神来,才注意到年轻人的存在。年轻人看着自己,却没有打断自己的回忆。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好奇,年轻,稳重。老人早就知道他不是特别调查组的同志,特别调查组的同志来拿资料不会要什么证明,更不会说谢谢。他们是一帮眼高于顶,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一看就让人恶心的家伙。少年比较冷漠,但比那帮家伙可爱许多。人老了,破案的经验,让老人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能看出少年不是什么坏人,能对一个孤寡老人说谢谢,又能坏到什么地方去呢。

  “到我这个岁数,总是喜欢回想年轻时候的事。真是的,对你这个小毛孩,说那么多干什么。”老人叹气,又似乎是对自己的嘲讽。

  “荒山的案件已经被封存,资料被特别调查组的同志带走,没有留下任何备份。”

  少年摇了摇头了,有点失望。事前就做好了一无所获的准备,当真正面临的时候有点难以接受。

  等等,既然资料已经不存在了,老人为什么会知道。对了,老人掌管资料那么多年,老人不就是个活着的资料吗。

  “局内的人,都叫老人家你福伯,我也叫你福伯吧。福伯能告诉我18年的前的荒山少女失踪案件吗。”少年说的很诚恳。

  福伯紧闭双目,如老僧入定,不为所动。

  “我的名字叫八祥,荒山少女失踪案件,被害者的后人。”八祥说完这句话,深深的吸了口气。

  福伯双目缓缓张开,表情相当惊讶。

  “该来的总要来的,本来还想把这秘密带到棺材里去。罢了,罢了。这都是命,”老人说完这句话,又苍老了好几岁。

  “荒山少女失踪案件,当初曾经轰动一时。连局内的领导都震动了,要限时破案。可案件却每个月都发生一次,如洪水泛滥,堵都堵不住。案件连续发生,外加媒体的报道,弄的警察都没有办法,只能限制少女接近荒山,还下达了封锁令,方圆百里禁止接近。”

  福伯皱纹挤在了一起,双拳紧握。心中还有件事没有说出来,他曾经心高气傲,想独立破案。带着芳龄18的爱女,为诱饵。想诱出犯罪嫌疑人,可惜功败垂成。爱女失踪了一个月,在回来的时候,无论问什么,爱女只回答四周一片黑暗,一双绿色的眼睛,很恐怖,但是很迷人。福伯四处走动,拜访受害人,都看到了一对绿色的眼睛。福伯甚至怀疑是鬼神作怪但是现代社会怎么可能有鬼呢,在查下个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一年后没有发生类似的案件,就不了了之了。

  八祥打断了老人的话。

  “一个月失踪一次,连续了一年。是不是被害少女最后都怀孕了,而且生下的孩子瞬间在强光照射的时候,眼睛会变成绿色”

  这次福伯是彻底惊呆了,他是不甘心这么结束,就偷偷的跟着被害人,继续调查。在发现点有用的消息,被害少女都怀孕了,包括他的女儿。

  整理自己的情绪,福伯继续述说。

  “这次我完全能相信你是被害者的后人,能得到这么确切的消息,也只能是被害者的后人”还有个猜想,福伯没有说出来,就是罪犯,因为对方太年轻了,不可能是犯人。

  “一个月失踪一次,而且少女都怀孕了。另外8月的少女我怎么也没有找到,这是唯一一个失踪的少女。这是9月案件发生后,是我的猜想,或者根本没有8月的失踪少女”

  八祥内心的打击是很大的。

  八月,八祥。

  这就是我名字的由来吗?

  八祥亦或是不详,天生会给人带来厄运。

  老人的述说,没有因为八祥的震惊而停止。

  “正常,也是其中最大的不正常。没有一个少女选择放弃孩子,家人不同意,想要强制人流。少女都会选择远离家人,直到生下孩子。可能是我多虑了吧,谁能忍心伤害无辜的小生命。”

  八祥从小被接受最严厉的训练,其中就控制情绪的训练,平时是不会这么失态了,只是今天的震惊太大了。在眨眼的瞬间,八祥情绪恢复正常,继续听老人讲述。

  “在接下来的几年,都以为没事。在被害一月少女体内婴儿还没成型,只有六个月的时候,胎盘神秘失踪,没有任何痕迹。之后的时间不确定,但是间隔变长。一个个孩子神秘的失踪,最近失踪的就是九月的孩子。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了。”老人好像把一辈子想说的话全部说完了,如释重负。

  八祥在慢慢回忆,消化福伯说的话。

  无论是谁,也不能再听闻此事的时候。没有一点疑问,案件到处充满了诡异,能驱使人的好奇心不断的去探索,询问。可是最后的结局,可能一无所获,也可能得知真相。

  福伯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唯一让他牵挂的就是这个案件,因为这个案件差点失去自己的女儿,也因为这个案件,让自己最爱的女儿活在痛苦中,最后忧郁而死。女儿在六月荒山失踪归来以后,第二年就生下了一个胖孙子,这或许是上天最大的恩赐。除了那对眼睛有点吓人,强光照射会变成绿色,虽然只是瞬间。但女儿很喜欢对着那对眼睛看,一看甚至是一个小时。女儿被掳走的心理阴影,随着孙子的到来,一扫而光。七年后,孙儿在玩耍的时候,失踪。再也没有找到,女儿也在随后的一年,变的憔悴,直到死去。

  哀莫大于心死,老人本以为自己的心早已经和女儿的离去,而死去。可每每想起,眼泪就无法控制。

  福伯把这份悲伤压抑太久,太久了。如果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出现,福伯会把这份悲伤的回忆,隐藏到内心的深处,无法被任何人找到发现,或许时间会淡忘这份悲伤的回忆,但是会变成执着,执念,支撑着福伯寻找当年的真相,直到生命的尽头,肉体消亡。

  老人仰着头,尽量不让眼睛流出来。慢慢的靠近窗户,福伯感觉到很闷,资料室常年窗户紧闭,窗帘也从不拉开,屋内只有一丝微弱的光芒。

  窗帘打开了一小半,福伯转过身,想看看年轻人的反应,怕打扰了正在思考的年轻人。

  强光透过窗户,毫无阻拦的进入资料室。

  八祥不是正对着窗户,于窗户成90度角,强光照射在他脸的侧面,隐形眼睛无法遮住他眼睛,绿色的光圈一闪,虽然只是很短暂的时间,还是被老人无与伦比的观察力发现了。

  绿色的眼睛,

  和孙儿一样的眼睛,恍惚之间。老人甚至以为,这个年轻人是自己的孙儿。

  福伯强忍主内心的激动,无论他是不是自己的孙儿。一定是那12少女生下的11个孩子中,其中一个。

  不动声色,老人慢慢的将窗帘拉上,就好像窗户从来没有打开过。

  “能找到10月的孩子吗?”八祥看着老人紧拉着窗帘的手,刚才感觉到强光照射,为什么老人突然关上窗户。八祥心中有答案,老人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

  “和弦市,10月的孩子老家就在那里,去那里或许可以找到”福伯神态自若的回答。

  短暂的见面,福伯对女儿的思念,孙子的关怀。全都灌注到眼前只见一面的年轻人。

  “你准备去那,我可以帮你。”福伯问道。

  八祥冷酷的脸上,难得的笑了笑。

  “虽说是同父异母说生,但他们还是我的兄弟姐妹。我想去见见他们,如果运气好,遇到罪犯,就抓住他。福伯抓住罪犯是年轻人的事,你老就好好安享晚年吧。”

  屋内的回音还没有结束,八祥已经不见了。

  真是个聪明的小子,一下子就看出了,我已经猜出他的身份。也不再掩饰了,而且走前不忘,关心我这老骨头。真希望有你这样的一个孙子。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