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8: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阴曹使者
  4. 相识

相识

更新于:2018-03-18 10:44:25 字数:4412

  家旭与黑爷的相识是一件很巧合的事,那天屋外下着瓢泼大雨,雨水杂乱的拍打在清冷的路面上,街上并没有几个行人,家旭说的个,确实是个,他不喜欢用位这个词,因为现在的人给他感觉更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或者说,感觉他们,并不像个人

  家旭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零食店,就是一般女孩子比较爱吃的那种零食,果冻巧克力什么的,偶尔带一些小点心,下酒菜,用来对付那些无奈的陪着女友逛街的男同胞们,

  店面不大,一眼就能看得清楚全貌,有一个里屋,是他平时累了休息的地方,还有一个洗手间,简单,必定是一个男人独自生活,谁会在意有没有舒适的沙发和柔软的床呢?

  时间的指针慢慢划过了下午一点钟,家旭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无奈的叹口气,看今天的情况,估计不会有什么客人了,顶着大雨出来买零食吃的女人,一定是个吃货,还是有吃不要命那种,刚刚吐槽到这里,玻璃门被人一把拉开,来人用的力气很大,门旁的弹簧发出难听的咔咔声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么?家旭将自己屁股从椅子上抬了起来,一个浑身湿漉漉的身影幽怨的站在我的面前,他感觉的出来,他的内心很狂躁,这一点在他皱褶的眉头和谁都欠了他几万块钱一样的老脸就看得出来,

  家旭依然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我是专业的,我就该笑因为我在为客人服务不是么,

  进来的男人拖着滴答滴答流着雨水的衣服在我的店里走来走去,眼睛瞟了一下他走过的地面,不由得嘴角抽了抽,我那干净的地面啊,被这可恶的男人蹂躏的遍体鳞伤,不买个百八十的,你都对不起我的地面,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些对话,那个男人几个跨步走到售货台前准备结账,家旭扫了一眼,都是能吃饱的东西,面包饼干火腿肠等等他抱了一堆过来,看样子他是真的饿了

  一共四十二块,您是刷卡还是现金?现金,男人低沉的回答我的问话,随手开始在口袋里翻找他的钱夹

  看他找的辛苦,最主要是弄的我柜台上面全都是水让家旭心情特别不爽的情况下,随口提醒他道:右侧上衣外口袋,

  男人忽然抬起头,双眼瞪的紧紧的盯着他,双眼皮里那双乌黑的双眼闪烁着莫名的味道

  我没带钱包,你怎么知道我钱在哪里?这男人莫名其妙的眼神和问话让某个男人心跳瞬间快了百分之三十以上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他微笑着回答,你的全身都湿了,上衣的右口袋里有方形圆边的轮廓,我瞎猜的,说完轻轻的呼了口气,这个男人给他很大的压力,也许是因为他有点神经质吧,

  男人按照指示拿出钱来付账,一边笑容诡异的看着他,这是我第一次看他笑,并且,也是记忆犹新的那种笑,

  家旭再次回到一直躺着的的躺椅上,手里握着玻璃杯,一股股的热气在半空中凝结,消散,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他临走时说的那句话,

  我们还会见面的,并且,时间不会很久,很久

  空荡街边的零食小铺里,一个男人躺在摇椅上,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地上的一摊水迹,那摊水迹,由起初的透明,一点一点的,颜色变黑,变得粘稠,就像一滩浓稠的液体一样,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空荡的小店里,只有喃喃的自语声,不断的回荡,仿佛在诉说着,它的主人的内心,渐渐升起的那一丝,名叫恐惧的东西……

  连绵的阴雨天还在继续,暖色调的零食店内,家旭坐在吧台边喝着热茶,哦,对了,我就是家旭,每次回忆起当初经历的事情总是久久无法平静,以为自己经历的一切都是梦,所以就当成是一个故事来讲吧,

  他特别的喜欢喝茶,尤其是绿茶,很清新

  这几天连续的阴雨让整座城市都陷入一丝的昏暗当中,给人的感觉十分的压抑,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的一切

  不过家旭却非常喜欢这样的天气,窗外下着细雨,朦朦胧胧的,

  一个人坐在零食店里喝着热茶,抽着香烟,让烟草的味道充满整个店铺,很香,却并不呛人

  家旭一直在等,他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会来,并且他自己本身也有一些问题要问他,比如,那一滩浓黑色的液体是什么,他到底是谁?

  这些都是他想要知道的问题,时间过得很快,钟表的指针缓缓的走向了中午的十一点钟

  那男人还是没有来,不来也好,就算来了,我也许还是什么都不敢问吧,必定,那个男人太诡异了。家旭喃喃自语到,起身去翻找订餐电话,他不打算等了,他要吃饭,恩,今天就定外卖好了

  家旭拿起电话叫了一份快餐盒饭,两荤一素,足够他中午的午餐了,

  送餐的人很快,也许是今天下雨,没有多少人订餐的缘故吧,一边琢磨着一边打开饭盒开始吃饭,

  正当家旭吃上盒饭还没到第三口的时候,店门被暴力的一把拉开,

  进来的人,正是昨天来过的那个男人,他,真的来了...

  你来了?家旭放下手里的筷子,招呼男人坐下,脸上依然是一副欢迎光临的模样

  男人看上去有些邋遢,眼角还带着一小块眼屎,领口微微褶皱,腰带里的白衬衫有些凌乱

  他走到椅子边坐下,直接端起桌上的外卖大口吃了起来,顺带的,还抢走了家旭手里的唯一一双筷子

  家旭顿时无奈,翻了个白眼,起身去打电话叫另一份外卖,

  慢点吃,别噎着了,放下电话的家旭随手给男人到了杯茶,依然是飘着嫩叶的龙井

  走过去放在他身边的桌子上,两个问题,你是现在回答我还是吃完再回答?

  男人边吃边点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那好,我问了,第一,你是谁,你叫什么?

  男人总算停下了往嘴里塞东西的动作,抬起头对着家旭说到,你这应该是两个问题,

  家旭愕然,无奈的道;那你一起回答吧,

  第一;男人边吃边回答家旭的问话,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第二;你可以叫我黑哥

  这也算回答问题么?说心里话,家旭对这个男人好奇,仅仅只是因为那一滩黑色的液体,会动,会变色,除了对这一点的好奇之外,他对眼前这个刚刚抢走了他午饭的男人没有任何好感

  算,男人,哦,从现在开始他叫做黑哥,黑哥简单干脆的回答了家旭的问话,现在该我问你了,

  家旭很难想象那个满嘴盒饭塞得满满的男人是怎么发出来的声音的,却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顺便还吞了吞口水,看着眼前的黑哥吃饭他才忽然感觉每天吃的快餐是有那么的美味,

  你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小地方开一间小小的零食店,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难道不应该有点什么更高的追求的么?

  听到这里家旭笑了,你以为我不想吗?钱啊,钱是个好东西,没有钱,我拿什么去搞我的追求?靠嘴么?

  对,就是靠嘴,黑哥三两口吧饭盒里最后剩下的那点饭全都吞进自己的肚子里,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钱,但是前提是,你要为我工作三年,三年内,你不能离开,也不能辞职,必须时刻跟在我身边,有特殊情况在特殊对待,如何,你同意么?

  他刚刚说到这里家旭猛地跳了起来,大哥,我真不好那个,真的,你看你条件这么好,长得这么帅,应该很有市场才对,干嘛找我这么个不是同好的啊,对不对,嘿嘿,家旭一边挥手一边赶快澄清自己不好男色这个事实,他算是看出来了,原来这男人是个死基佬,怪不得昨天那么看着我,原来是看上小爷了,赶快把这男人弄走,也不知道他身上会不会有病啊,会不会传染啊

  想到这里还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黑哥正在享受的那一杯龙井茶,早知道就不给他泡茶了,浪费了我的好茶啊,肉疼

  谁知道黑哥仿佛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一样,一脸的不屑,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龌龊么?黑哥我也不好那个,看中你是因为你的人品,你以为就你那长相,黑爷我能为了你换了口味么?我也就直跟你说了,三年之内给我当助手,帮我处理一些小事情,放心,不是你想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事儿,也不是传销,黑爷我是先生,专门作法驱邪看阴宅风水的,

  哦,神棍,家旭脑海里第一时间i想到的就是这个词,滚蛋,黑爷飞起一脚奔着家旭的下盘就踢了过来,黑爷我是有真本事的,别废话,你就说你干不干吧,

  那不就是骗人嘛,我不干,说完家旭扭身坐回了椅子上,确实,让家旭骗人这事儿难了点,从小到大就连捡到一毛线都想着交给老师的人,让他骗人当神棍去确实难了点,更何况是跟眼前这么个明显三十多岁,一身名牌还邋里邋遢的冒牌神棍,在家旭心里,就这个造型就是个不专业的神棍

  黑爷微微一笑,好,就看好你这种一脸正气的感觉,谁看都觉得你实在,好赚钱啊,

  家旭一脸的怪异啊,横着我长这一张正儿八经的脸还有当神棍的潜力了?

  黑爷那边不管家旭想的什么,又开口说话了,别的不用你管,你只负责帮我开车拿东西就可以了,放心,黑爷我是周易协会的正式会员,正经的官家出身,不是骗子的,小伙子,不要怕

  家旭现在心里直打鼓,这玩意要谁谁不怕啊,好好地在家开店,进来个男人就说你骨骼惊奇,是个拯救世界的好苗子,现在就要带你出道,你能信么?反正家旭是不信,更何况是周易协会这种地方,靠,老骗子集中营啊,虽然家旭也知道还是有一些老人家,老前辈是有真本事的,但是,眼前这个明显不是啊,

  家旭这边正在排腹黑爷,那边黑爷小眼睛一翻,嘿嘿一笑说道;

  月薪百万,月初开工资,先拿工资在上班,签合同,第一手先给你开一年的,咋样?

  本以为家旭会激动地要死,结果家旭坐在那一动不动,一种看傻,逼的眼光看着他,这种条件谁信啊,你以为天上掉馅饼么?真当我傻?

  谁知道黑爷直接拿出钱夹子,明显今天是带了的,还有可能是为了在家旭面前显示实力,故意带的,

  打开钱夹里面真心晃瞎了家旭的眼睛,一排一排的金卡一闪一闪的,随手抽出一张递给家旭到,拿去刷,什么时候钱到你账上什么时候你跟我上班,那姿态,说不出的潇洒,就好像土豪***一样,拿去刷,不够爷这还有,

  谁知道家旭翻了个白眼,一点都没给他面子,你这又是在哪偷来的卡?等我去银行刷的时候警察集体冲出来给我按倒说我盗窃?我说黑哥,咱们别闹了,我其实就想知道您那一滩黑水儿是怎么弄得,

  黑爷听到这里本来想发火的表情直接平淡了下来,把卡往桌子上一放,问道,你想学么?

  想,家旭坦言承认道,这东西跟魔术一样,挺神奇的,他当然有好奇,可谁知道就这么一学,就彻底坏了事儿,

  只见黑爷把手往桌子上一放,一滩水迹缓缓的出现在桌子的正中央,水机不断地扩大,眨眼功夫就覆盖到了黑爷手掌大小,黑爷抬起手,说到,你现在想让它干嘛他就会干嘛,不信你就试试,

  家旭两眼一直盯着黑爷的手没动过,他很确定黑爷的袖子里没藏东西,并且,黑爷的手在抬起来以后就干的,根本就不湿,这玩意很神奇啊,家旭不由得好奇心猛涨,盯着那一滩黑水说道;我让干嘛就干嘛?我让他站起来给我磕个头它能起来是怎么的?话音刚落,只见那一滩黑水快速凝结成一个小人的形状,站立起来直接对着家旭跪下磕了两个头

  家旭呆了,这完全毁掉了他二十多年的人生观啊,水迹不但变形了,还听他的话,起来磕头了

  这不可能,这太不现实了?此时此刻家旭觉得他是疯了,昨天来了个疯男人,今天被传染的自己都疯了,这一定是幻觉,绝对是,

  黑爷见家旭蒙在了那里,趁热打铁说道;你也不用惊讶,这类的小玩意自古民间就有,只不过从来都不让大众知晓,你知道的,群众都是愚昧的,被他们知道了这些玄门的东西,对他们是没有好处的,难道你觉得让群众遇到问题就去求神拜佛这合适么?

  说完,还一脸诡异的盯着家旭的脸看着,嘴角那缕嘲笑,傻子都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