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19 02:45:13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金陵八弄
  4. 第一章 孙女、圣物

第一章 孙女、圣物

更新于:2017-04-21 15:32:57 字数:3424

  金陵八弄,一部好看的武侠小说。

  这部小说从2009年开始写起,写作的缘由来自于08年的假期生活,那时,我看了几部央视的电视剧,觉得内容很精彩,既有趣又感人,对人的影响也颇大。在感触极深之下,便产生了强烈的写作动力,从09年的暑假开始动笔,写至今日。

  不为别的,只为写出一部好看的武侠小说。

  小说起名为金陵八弄,主人公叫古仁。讲述了一个二十岁的农家孩子初入江湖,在连续的不幸中认识了几个武功盖世的朋友,其中有三个绝世佳人。她们的存在让古仁看清楚了自己的渺小,在内心强烈的反省下,他决定历练自己,迈出人生的第一步。随着人生的历练,古仁对三绝之一的金陵女子逐渐放淡了感情,那些仰慕随着实力的强大而云淡风轻,在曲折的人生中,他爱上了一个性情火烈但不失温柔,而又对他极好的一个女孩。在江湖的险恶和人性的仁善下,他将不断前行……九月初,是晴日的天空。河水静静流淌,一圈圈涟漪,泛起在平静的水面,波光粼粼,雨下了。煞是宁静的美丽。

  “这雨真够温柔的!”

  “是啊,淇阴城的九月会下写雨,但难得有这么细柔的雨。”

  “相公,明日酒楼就不要开门做生意了,我们把酒楼通彻地打扫干净,然后回家好好歇一段时间。”

  “嗯,好。”

  翌日,夫妻俩来到淇阴城的城东酒楼,两袖一撸,忙上忙下,到扫起来。

  这座酒楼位于城东,有上下两层。当相公正在下楼梯时,倏尔听到娘子的惊叫声,“你,你,你是谁?”

  “娘子,怎么了娘子?”相公急切地跑下楼,一眼看见眼前一个乞丐,衣衫破烂,低垂着头,颤声到:“姑娘,公子,我有钱。”

  相公与娘子异口同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没,没什么,我要吃饭。只担心衣衫破烂,你们会赶我走咧!真的,我真有银钱,而且我三天没裹腹了,实在饿得受不了哇!”

  相公道:“你东张西望什么?墙上又没有食物。”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们不——”娘子手指轻轻一阻,问那人道:“你谁啊?”

  “我,我一个盗,盗路啊不,不,我是一个道士,道士。”“道士”慌忙抬头,只一盱,便呆住了。心中不住地想:好灵透、好秀气的面容!好柔雅的气质!

  待娘子身后的相公大叫一声,“道士”方回过神来。“好,那你等一下吧。”娘子瞧了一眼道。二人徐徐向膳房走去,相公唏嘘道:“真有银钱吗,有银钱还穿那么破烂?”

  “道士”整了整烂衣衫,蜷着身子往凳子上一拢,眼睛像四周摇望起来。心却死死地定格在盱眼的那一幕,那是一张让他喜欢的容颜。不经意间望见两人端了两盘菜碟走来,随即正襟危坐。一步、两步、三步,菜肴香,脚步稳。步响声不断在道士耳根回荡。手伸入怀中,随着步子,一个、两个、三个,揣着银子。不知是银子重还是怀中的心重,慢慢慢慢地,才将银子掏出。心想:趁着付银钱的机会,摸一摸那姑娘的柔荑,嘿嘿。

  “你们看,我说我有银子吧,不骗你们。”遂递出银子,“喏!”

  夫妻俩相视一笑,还真有银子。娘子的容貌一笑倾城,“道士”咽了口唾沫,暗自发誓,一辈子没见过如此姣好的笑容。他忽然觉得平常那些人的笑容是多么虚伪,唯有眼前女子的笑容让他心动。暗自恨恨道:对待其她女人怎么样都可以;眼前这个姑娘不可以对她有龌蹉的想法。

  相公见“道士”眉头拧着,目光聚着,,忙放下菜盘,伸手去接银子,而“道士”的手却停滞在空中。

  正要捏着银子,银子忽然回到“道士”怀里。“这钱,还是吃过以后再付吧。”

  正说话间,一个东西袭来,肉包准确地掷在“道士”脸上,满脸肉花,油水四溅。

  “恶贼,还我命来!”

  “道士”连滚带爬,起身就跑,向西逃去。突然现身的粗壮大汉提着钢刀一路追去。而早已惊得面容失色的娘子吓到在相公怀里。夫妻俩望着“道士”逃去的方向,心中惴惴。

  正值此刻,人来人往的街上出现一个身影,那双眼睛骤然发光,望见了酒楼中姑娘的惊容。“呵呵。”这个看似半百的老婆婆暗自一笑,心想:好一个妖媛的姑娘……

  那“道士”沿淇水一路西逃,边逃边喊:“姓游的,不就是占了你老婆吗?你干嘛老是耿耿于怀,谁叫你老婆长得漂亮呢,你还没完没了了!”姓游的壮汉愤懑道:“**我妻已是奇耻大辱,怎么能够不恨?更何况你先奸后杀,毫无人性,如此怎能不报此仇!再者,身为白鹿洞弟子,杀不了你我怎有脸面在见师门!啊!再逃也是枉然,受死吧!”

  游云放是白鹿洞一弟子,半月前在师门请教武学,不想家中发生不幸,舍休天罪恶昭彰,害人之妻。游云放气炸了肺,誓杀舍贼。可在要紧关头,竟然气脉受阻。望着游云放青筋暴起的怒容,舍休天嘿嘿笑道:“游,大哥?我有话说,你听不听?”

  游云放钢刀猛掷,可惜没有劈中舍休天,怒道:“有话快说,只怕老子忍不住了,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游云放强压着气血,说话很难受。

  “姓游的——大哥,其实你明知未必打得过我,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虚张声势尔尔,正因为你心有所忌,所以你才屡次抓不到我,所以我才无忧无虑,不然,以你的性情,我早已死在黄泉路上喽。”舍休天嘴上如是说,心却想:不知能否唬得住他?

  游云放暗自调息,道:“少废话,何以见得我不如你,比试之后才知道。我看倒是你,是你在虚张声势吧,你身上被我划了几刀,弄得体悟遮拦,还敢在此卖弄,找死!”

  就算你杀的了我,我也会全力反击,到时你也好不到哪去。所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只要你办到随时能杀我,甚至我可以自问谢罪。”

  “什么秘密?”

  舍休天眉飞色舞道:“据最最最最精精确的消息,一个月后,天地圣物催泪枕将在南海小珞珈山出世,哦,横空出世哟!”

  “真的?”

  “假的干吗,这是最最最最精精确的消息,只要你抢占先机夺得圣物,一来灭我不费吹灰之力,二来不仅洗刷耻辱,还能让你在白鹿洞大得光彩,不是吗?”

  游云放又不是三岁孩子,不会听这些扯淡,眼下功力即通,便延托道:“是不是?是个屁啊,你就是个窃财窃色的大贼大盗,有这么好的事你跟我说说,让我来杀你?”

  “游云放,你不就是个卖鱼的吗,自以为进了白鹿洞就成天王老子了,我,我怕你不成?”

  游云放欺身向前,喊道:“我杀了你!”

  刹那间,游云放停滞了身体,瞪瞪地望着舍休天手上的东西,吓得蹦出一丈,大喊道:“赤鹿角,是赤鹿角,怎么会在你手上?”

  舍贼不屑一顾地挑动嘴角,道:“废话,我舍休天使谁?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舍休天再江湖上什么不敢偷,又有什么偷不着的!哈哈,你们这赤鹿角又不算什么,当然是我从白鹿洞的机关密室中偷出来的啦,嘿嘿。”

  夕阳残照酒楼,一抹斜阳抚摸着窗内的人,长长地拉出三条影子。

  只见一个摸样半百的老婆婆缓缓坐了下来。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柳如烟。”

  “不错,凡事如烟。”老婆婆看着柳如烟的相公,问道:“这位是——”

  柳如烟柔嫕地微微一笑,道:“我家相公。”

  “原来是一对儿亲密的小夫妻啊,”老婆婆邪邪笑道:“那让你们分开一定很痛苦了。”

  “呀,老婆婆,为什么点我的穴道啊,快放开我呀。”

  老婆婆不理睬柳如烟的话语,扭头对一边同样被定住的相公道:“借你家娘子一用,不会介意吧,说不定就用三个月。”话毕,老婆婆纵使轻功,飘然而去。

  淇水之泮,一颗树木被拦腰斩断,周围的草地亦被践踏的凌乱不已。“咳咳”两声,痛苦地从游云放嘴中发出,“舍休天,你个小贼,你暗算我!”

  舍休天拍拍手,兴奋道:“废话,我舍休天是谁,有谁不敢暗算的,又有谁不被我暗算的!”舍休天正欲说“不陪你玩了,先走喽”,却听游云放道:“不被你暗算的,江湖上很多;至于你不敢暗算的,江湖上只有一个……”

  “邪姥,”舍休天挑挑眉,“我知道,不用你说,你呢该干嘛干嘛去。”

  “好小子,好脑子。”

  游云放和舍休天一起抬头,眺望那说话的主人。青绿的树顶静静站着一个人,半百摸样,双手抱着一个女子。女子的秀发随风飘拂。舍休天一看只是一个老婆子,叫道:“你谁啊?大白天枪人家姑娘?”

  老婆婆冷冷一笑,“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至于这绝世美丽的姑娘吗?”百钱邪姥想了想,“她是我孙女儿。”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吗?”

  百钱邪姥的话打断了舍休天的心思,慌得他忙道:“见过,见过。”

  “胡诌诌,有谁比我孙女还美?”

  舍休天一惊,回过神来,却已不见了老婆婆。但心中惦念着柳如烟,便向远处寻去。

  游云放不知所以然,拍拍头正欲站起来,忽的身子一痛,才记起受了内伤。现下,要急忙赶回师门,禀报赤鹿角被盗一事。至于圣物出世,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

  一个月后,南海,小珞珈山,催泪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