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21:4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魔牌天师
  4. 第2章:地下牌竞场

第2章:地下牌竞场

更新于:2018-03-15 19:59:37 字数:3147

  斯兰塔国,清水城,皮斯卡夫妇裁缝店。

  “祁安,卡其曼太太的紫貂皮大衣还没有找到吗?一会儿会有佣人来取的哦!”

  说话的是体态丰盈的中年妇人皮斯卡太太,清水城有名的裁缝。此时,皮斯卡太太戴着眼镜,正拿起剪刀剪裁手中的布料,似乎是在剪裁期间想到什么,于是停顿了一下,又对着里屋的储衣间嘟嚷了几句。

  “知道了,师父,我正在找,储衣间的衣服太多了——找到了!”

  没过多久,储衣间内传来了回应声,不一会,一个拿着紫色貂皮大衣的男孩走了出来。

  男孩儿叫祁安,165的个子,15岁,身材有些瘦小,结合一张稚气未脱的秀气脸庞,给人一种弱弱的感觉,并且,虽然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但与皮斯卡太太还是有些不同,祁安有着一双棕色的眸子——这显然是神秘的东方国家才具备的特征。

  祁安是一个混血儿!但幸亏斯塔兰是西方的一个小国家,清水城更是一个淳朴的小城,并没有受到教会的影响而对东方国家有严重的种族歧视主义。

  这是祁安与母亲来清水城的第十五个年头。

  祁安的母亲莉莉丝是一个优雅美丽的女人。他总是听见多识广的皮斯卡太太说,他的母亲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人,而且在十五年前,母亲带着自己来到清水城时,许多条件优越的男人们都被她的美貌深深的吸引,甚至不介意她是一个已婚且有了一个东方血统的孩子而一再追求。

  但在那个时候,母亲即使过的有些辛苦,在身体也有些不健康的情况下,也仍然没有答应任何一个男人而选择一个人把自己带大。

  祁安很小的时候就立志要成为一名伟大的魔牌师。

  在魔幻大陆上,魔牌师是最为人尊敬的一门职业,听说能成为魔牌师的,都是被上天选中、能够操控自然力量从而使用魔牌法术的具有天资之人。

  可一向慈爱的母亲坚决反对祁安想成为魔牌师的这一梦想并禁止他学习一切与魔牌师有关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祁安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从那以后,他再没有提过关于任何想成为魔牌师的话,也没有问莉莉丝为什么。

  祁安十二岁的时候,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他放弃了上学,成为了经常帮助他们的皮斯卡裁缝夫妇的学徒,迄今为止,他已经在皮斯卡裁缝店干了三年。

  皮斯卡裁缝店是取自皮斯卡太太的名字,皮斯卡太太的丈夫叫安杜,一个强壮的热心肠中年大叔,事实上,他并不是裁缝,而是一个布料商人,皮斯卡裁缝店更多的属性其实更适合布料店,只不过因为皮斯卡太太的裁缝名气,所以才会这么起名,当然,人们称呼他们为皮斯卡夫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今天是礼拜天,是祈祷日,信徒们都会撇开工作去教堂做祷告,所以裁缝店的生意并不忙,安杜先生也去了城中选购新布料去了,祁安完成了琐碎的工作之后也打算下班休息。

  “师父,卡其曼太太的衣服我叠好了放在这里了哦。”祁安拿着叠好的貂皮衣说道。

  “嗯嗯,知道了,接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你可以早点回家了。”

  皮斯卡仍然是盯着手里的布料淡淡道。

  “嗯。”放好衣服,环顾四周想了一会,觉得没有什么事情,祁安这才打算离开裁缝店。

  “那个,师父......你有没有跟安杜先生说‘东方明珠’的事情啊?”走出大门,像是想到了什么,祁安转过身对皮斯卡犹豫道。

  “嗯,说了啊,虽然有些惊讶,但我跟亲爱的说是你想要,他就答应了。不过孩子,‘东方明珠’可不便宜啊!”

  皮斯卡这才停下手中的活儿,压了压眼镜意味深长看着祁安。

  “额——没事,我会付钱的,师父,我有事先走啦!”

  “呵呵,还真是个好孩子。”看着想掩饰什么匆匆离去的小背影,皮斯卡微笑道。

  离开裁缝店一段距离后,祁安才放慢了步子,而且,从他眉头紧锁的神色中可以看出,似乎是有什么棘手的问题。

  这显然跟皮斯卡提到的“东方明珠”有关。

  东方明珠是一种来自东方国家的丝绸布料,因其细腻柔滑的舒服触感而闻名。

  不过像清水城这样的小城能弄到这种东西可不简单。近几年来,西方国家跟东方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很多方面的来往都减弱了,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珠宝和丝绸的交易,所以自然,就算能够弄到这些东西,价格肯定是昂贵的。

  可祁安已经下定决心,因为一周过后,就是他母亲37岁的生日,他早就计划好要为母亲亲手制作一件衣服!而且自从那次为一个男爵夫人改制衣服时感受到东方明珠的触感后,他就选定了这种布料。

  但靠着裁缝补贴家用的祁安又有多少钱呢?或许在这三年攒了不少,不过那可是‘东方明珠'啊!

  而且,早在几年前,为了买下租了多年的居所,母子两人的积蓄,早就花的差不多了。

  “嗯,就去这一次,赚够了钱就再也不做了,只要不让娘发现了就行!”

  像是为自己打气,祁安握紧拳头安慰道。

  作出决定后,祁安才抬头继续向前走着——但这根本不是回家的路!

  “您好,小先生,您想维修什么吗?”

  这是一家钟表维修店,祁安一走进来,柜台上的老员工就热情的问道。

  “是这样的先生,我有一只大笨钟想要修理!”

  祁安并没有什么大笨钟,但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让老员工脸色一变。

  “哦,我知道了,但是先生,维修大笨钟可是很昂贵的哟,您确定?”此时老员工的脸上挂满了期待之色。

  “当然,您感到怀疑的话,我可以先付一个金魔币的定金哦!”

  祁安说完就走向柜台,然后在老员工的期待下,从裤兜里掏出一枚金色的像硬币一样的东西交给了老员工。

  老员工接到硬币就转身迫不及待的辨别的起来,一会儿,他转过身将硬币交给祁安,言语中有些兴奋:“好的,小先生,我这就给您修理大笨钟,请跟我来!”

  随后,老员工就带领祁安向里屋走去。

  这根本不是什么维修店!或者说,这个表面上是钟表维修店的铺子下,做的却是地下牌竞场的生意,之前祁安与老员工的对话,完全是暗号!

  魔幻大陆上最为人尊敬的职业就是魔牌法师,他们号称是被自然选中之人,能够运用自然之中的“幻力”使用力量强大的法术。

  但这样的人自然是少数,反倒是有很多对魔牌师有着渴望却没有那份天资的人,即使自己不能成为魔牌师,但他们仍然有那份向往,所以他们喜欢看到耀眼的法术在他们眼前绽放,对于自己喜欢的魔牌师也会献上至高的崇拜。

  在这样的背景下,魔牌竞技场就产生了。

  没有足够天资之人能够通过使用低级魔牌术战斗弥补内心的失落,而崇拜魔牌师的富商们、有权势的贵族后代们,也愿意花钱享受法术绽放的视觉盛宴——更何况是这样一个魔牌师数量极少的小城。

  不过魔牌竞技场并不是想开就能开的。

  在牟取暴利的同时,也滋生了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说地下赌博,比如说魔牌术滥斗,因此,牌竞场只能由国家掌控。但这种吸金场所是阻挡不住贪财的大佬们的,像清水城这样隐秘的地下牌竞场就有很多,他们通常表面上都只是一家生意普通的小店,只有通过关系或者指定的暗号才能进入,就连祁安,也是偶然才得到进入的方法。

  进牌竞场的人自然有不少官员还有贵族,只不过他们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会举报,因为这样会剥夺他们唯一的乐趣,再者,谁叫清水城就只有这一家牌竞场呢。

  “今天是谁主场?”

  被老员工带进屋内,就换成另外的人接待祁安通向牌竞场,行走在幽暗的地下通道时,出口处就隐约传来观众热情的呼喊声,想必是开始了战斗。

  “是‘屠杀者’,先生,他今天已经连续战败了四个挑战者了!”

  “哦,很厉害的角色,‘送葬者'还是王者吗?我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是的,送葬者目前还没有敌手,毕竟他可是拥有史诗级魔卡的强者啊!”

  从两人的对话中可以看出,祁安对这里并不陌生,而且在两人对话结束后,他们也已经到了通道的路口。

  祁安在通道口停驻一下,看着通道口尽头射进的灯光,终于是有些激动的踏了进去。

  “恭喜屠杀者取得五连胜,他用他的力量告诉了我们,今天谁才是真正的主角!”

  踏向通道尽头的另一边,宽敞明亮的竞技场内,裁判高亢的声音以及观众热情的呼喊震颤着祁安的每一个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