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50: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昆仑招魂
  4. 第一章 仙命少爷

第一章 仙命少爷

更新于:2017-11-11 08:28:19 字数:7250

字体: 字号:
昆仑招魂目录
共1章
  古时,赤县神州西南一隅有莱山共有三岭,东岭、中岭、西岭高耸入云,三座岭成品子形,烟雾飘渺中,连绵上千里,森林茂密,古道幽深曲折,隐约有仙仑仙幻之气。

  莱山西山脚下,骊城旧人巷的唐家上世有做过官的,也有修道寻仙的。但但唐家祖上总觉的修道寻仙虽然躲过轮回,不生不灭,游于阎浮世界之中,居于古洞仙山之内。但万生都肇生于红尘之中,红尘中为万生的故居,也是万生的归处;看破红尘又怎能比的上,“难得糊涂”,糊里糊涂做个官不管是不是糊涂官,享受是做神仙们做梦也想不到的。还能给后代留下良田、房产、家业,让后代也受惠无穷,孝子贤孙既然感祖宗之德,怎能不大修祖庙,可保香火隆盛。所以,唐家祖上还是对功名取仕孜孜以求。人活于世,不论追求什么,谁都希望日子过的好一些。寻仙访道总是辗转于深山险壑之间,风餐露宿,那也算追求吗。在“无为”的场合里能享尽欢乐吗?在“不争”的心境中能取得权势吗。所以若有那偏爱于寻仙访道的子侄,总是要被唐族家长辈们认为是不肖的。唐家祖上虽然显赫,但传到唐六甲父亲这一辈,家境却显的颓落了,家私不过小康,也不能再和先辈们那样过使奴唤辈的优越生活了。唐六甲的父亲也是不得已,既没有了锦衣玉食,为了生计,只能开起了药材铺生意以贴补家用了,唐家虽然日子不好过,但唐六甲幼年还总算没误了读《四书》、《五经》,文章、诗词写的都好,颇得塾师夫子赞赏。虽然考了几次,怎奈何的了,文齐福不致,考到三十多岁,还是一个老贡生,只得继承了父业,开起了药材铺,规模也不大,也就两个学徒,生意冷清,勉强支撑门面。唐六甲虽然财运不济,仕途无路,但老天照顾了唐家一位好夫人邱氏,原是大户人家的闺秀,性情贤惠,相貌端庄,针凿女工、支持门庭,真是唐六甲的贤内助。但遗憾的是,人丁不旺,快四十岁还是没有儿女。所以,唐家不惜倾其所有,遍访繁华都市的名医,大河上下庙宇中的巫师术士,烧香拜神,炼丹求药。

  唐家久不得子,一日,唐员外闷闷不乐,夫人邱氏是多么贤惠聪明之人,早看出了丈夫的心事,上前好言抚慰。唐员外对邱氏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现在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子女,这可如何是好呀。”邱氏进言道:“相公一生,上不愧天,下不愧人,祖宗有灵,必不至于无后。”唐员外听了,对夫人道:“唐家祖上除了做官的,还多出修仙向道的高人。再说祖上为官的颇有清誉,虽说有尖刻刁民谣传十官九贪,但唐家祖上做官的绝对是憎恨贪污恶习的,绝不会有以贪污为荣之辈,认为这是有本事。唐家祖上都是高喊贪污可耻的,十官有九官是高喊贪污可耻的,这是有史可查的。更何况祖上修仙向道之士,更是积了不知多少阴德了。”邱氏又进言道:“离这不远,有古梅坞中的清一观,观内的九天玄女娘娘,十分的灵验,不如你我沐浴斋戒三日,去那清一观求一签如何?”唐员外道:“神明是有的,但是九天玄女娘娘是女神仙,我不便去,夫人自去罢。听说骊城西门通玄桥桥头的‘易卦通神’的术士鬼推先生十分灵验,我要去那里求卦。”夫妇商议好了,一个到清一观祈求一签,一个到‘易卦通神’祈求一卦,看何年何月才能得子。

  当时,学仙求道之风盛于天下。莱山东岭山坳中往北下二里路,石壁森然,壁下的莲花洞正和洞前的石笋对峙,洞旁有一道观全都住的是求仙练气的女道士,道观大门上面匾书清一观,整个小山坞十分幽静,叫做古梅坞。清一观中不时传出女道士们做法事的钟磬声及练剑的叱咤声。

  邱夫人备了香烛彩礼之类,来到古梅坞。清一观前石阶道很整齐,翠柏迎风,花草艳丽,幽香袭人。入得观来,到九天玄女神像前,五拜三叩头,把乞子之愿向九天玄女祷告,双手捧着签筒,刚刚摇了一摇,就有一根签翻身落地,邱夫人低了头拾起来看了,原来是五十三签,下面有“中平”两字。邱夫人心下蹊跷道:“此签真奇,待我向道姑问讯了吧。”于是谢了九天玄女娘娘,来到西廊之下,进了签房,见到了掌门师太。看那掌门师太模样:身材不胖不瘦,穿一项青绿的细布宽衫道装;头发半黑半白,裹一片青布帕。面有重颐,鼻如悬胆。双眸熠熠,两耳耽耽。骨相端严,神姿秀逸。

  邱夫人向掌门师太施了礼,递上一个礼包。小尼姑送上山里产的香味四溢的茶,掌门师太拿出五十三签签词递与邱夫人,邱夫人接过签词读一读,签词说道:“君家积福已多年,福有胎兮青要山。武守护有仙鴢,得之子息必通神。”掌门师太看见邱夫人不解,便问到:“夫人求这签何处用?”邱夫人答道:“问六甲。”掌门师太说到:“要是问六甲,就是大吉大利。”邱夫人道:“怎见得?”掌门师太说:“青要山是巫女们居住的神山,如果能求得大巫女武守的恩赐,得到叫做鴢的仙鸟之助,必定能求得后代,并且后代是有仙缘的。”

  再说唐员外也来在骊城西门通玄桥桥头,看到一爿草店,店门前竖一面高脚招牌,上书‘易卦通神’,门前站着一个先生,头上戴吕洞宾的道巾,身上披一件二十四气的板折,脚下穿三镶履鞋。那先生见到唐员外很惊奇心道:“此子本人一切都很平常,但从貌相看出必主有不俗之子。”那先生向唐员外道:“老兄占卦,请先说个姓名住处,占问缘由。”唐员外道:“小可骊城旧人巷的唐家,占问六甲。”那先生是个五行之术惯熟了的,转身就添了一炷香,唱了一个喏,口儿里念道:“虔叩六丁神,文王卦有灵。吉凶合万象,且莫顺人情。夫卦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皇天无私,卦灵有感。谨焚真香,虔诚拜请八卦祖师:伏羲圣人、文王圣人、周公圣人、大禹圣人、鬼谷子先生,前传后教,演易宗师。再伸关请卦中六丁六甲神将、千里眼、顺风耳、缩天缩地神将、报卦童子、掷卦郎君、值日传言玉女、奏事功曹、本境五土祀典明神、本属府县城隍大王、本家门中宗祖、随来香火福神、虚空过往一切神袛,咸望列圣,下赴香筵。鉴今卜筮(shì),今据骊城旧人巷唐家,敬为六甲生产,吉凶休咎,难以预知,今月今日,敬叩列圣八八六十四卦内占一卦,三百八十四爻内占一爻。爻莫乱动,卦莫乱移,莫顺人情,莫顺鬼意。吉则吉神上卦,凶则凶神上卦;吉则吉神出现,凶则凶神出现。伏望诸位圣贤,仔细检点,仔细推详。人有诚心,卦有灵信。爻通天地,卦通鬼神。列位圣贤,灵彰报应。”念罢,将铜钱掷了六掷,得了个雷水解卦。先生道:“好一个解卦。解者,难之散也。且是天喜上卦。卦书说道:‘红鸾天喜遇,凶少吉更多。男遇添妻子,女遇得同和。’六甲生子毫无疑问。”唐员外道:“劳先生再看一看。君子问祸不问福,有何异处直说不妨。”鬼推道,“在下是鬼谷子的学生,百算百准,虽然如得贵子,有仙骨之命,但谋事在天,成事在人。那也要勤于修练,为善去恶。”

  唐家夫妇自从求签求卦归来后,就不知去向地离开了骊城,去远方仙山求子去了。把唐家的家业和药材铺都委托给两个伙计照管。其中一个伙计是唐员外的老太爷旧仆的后人,这人姓李名钟,年纪将近五十岁光景,一生耿直,赤胆忠心,不但对药材铺打理上十分尽心,就连对唐家的一应大小家事,但是交给他的,无不尽信竭力,一草一木都不肯糟蹋。因此,唐家夫妇对他格外信任,待他也不肯当一个寻常的伙计看待。

  从此,唐家夫妇一去就杳无音信了,骊城人对唐家夫妇的神秘失踪议论纷纷。然而,两年之后的某天晚上,唐家夫妇奇迹般地归来了,而且此后家业腾腾日上,药铺不仅在当地做到最大,还又开了绸缎庄,铸造行,钱庄,家里已有了三十几个伙计,把上几辈变卖的田产、祖院、祖房又都买了回来。唐家日子越过越红火。更重要的是,唐家夫妇归家不久就产下个一个公子。“唐家夫妇一定遇到了活神仙,”骊城人议论道:“唐家夫妇也一定学了仙术,并且能点石成金呢!”

  真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唐家的独苗公子唐启云以长成了个十四岁的英俊少年了。

  不过,令骊城人奇怪的是,十几年来,唐家夫妇一直过平淡无奇的日子,也没表现出有仙术的迹象。唐家夫妇在当地乐善好施,在地位较低和贫穷的人家的心目里有很崇高的位置。骊城心怀妒嫉的一些乡绅编造唐家夫妇出走的一些奇谈怪论,并说唐家夫妇自从回来后,唐家院子总让人感到有怪异的气氛。然而不管外人怎样胡猜乱议,唐家内外三十几口人,虽然算不得簪缨门第,钟鼎人家,却到过的亲亲热热,安安静静,与人无患,与世无争,真算到了人生乐境了。

  唐启云小时竟然喜欢看《易经》之类的书籍,和伙伴们玩时,就喜欢玩一些装神弄鬼的游戏,并对伙伴们称:“将来我做了神仙就如何如何。”骊城大人们在旁边看到了,惊异地说:“这少爷将来一定不一般呀!”唐家夫妇却不以为然:“好孩子就应该好好读书,将来某个一官半职,光耀门楣才对,怎能尽玩些装神弄鬼的没出息把戏。”

  有一次,唐启云放了学假,放下书册,闲来无事,在骊城西门边游玩。早上,中岭的山脚下,阳光格外明媚,山泉叮咚,偶有两、三只松鼠在松林间窜来窜去找松子吃,真是无限的雅意,唐启云陶醉了,吹奏起了随身携带的玉萧来。山凹那边,一群道姑正在用木桶在泉边汲水,因为身在深山,远离世俗,身边又没有师傅跟着。这些少年道姑也正在妙龄,正是活泼的时候,所以不时发出银铃般的欢笑声。此情此景真是:

  凫飞翩翩物外游,

  风萧声远洞门秋。

  自从仙驭腾空去,

  更有何人到岭头。

  其中有一个叫茗绨的道姑,长得美丽非常,听到了悠扬的萧声的笛声,目光中若有所思。唐启云看到了道姑们,停止了吹萧。道姑们发现了生人,嬉笑着走远了,前面的尼姑挑着木桶逐渐把茗绨落在了后面,唐启云看到了茗绨,小孩子虽然不大懂事,但在心里却十分热烈地爱她,只是说不出口。茗绨发觉唐启云直勾勾的眼神,害羞地跑走了。这时,碰巧路过一个云游的道士,道士看着他说:“你有一副仙骨,但你太轻薄,把前程折磨光了。凭你的聪明,如肯立志修道,还可成仙。”唐启云冷笑说:“成仙有什么好,我唐家祖上,都说考取功名当官才是正道。你只不过一个道士难道有什么本事吗?”

  道士哈哈一笑,从随身的行囊里拿出一把小铲子,只有尺把长。唐启云借过来看了看,问道士派什么用途。那道士说:“这是采药的工具。别看它小,再坚硬的岩石也可以凿进去。”唐启云不大相信。道士便用铲子凿墙上的石头,只见那石头酥软得像豆腐一样,一块块随手落下来。唐启云觉得十分奇怪,只管拿在手里把玩,不肯放手。道士笑道:“公子既然喜欢,就把它送给你吧。”唐启云非常高兴,取出钱来酬谢。道士不肯接受,说道:“用此铲如做了不好的事,灵气就会失去。”说罢,径自去了。唐启云拿了小铲,试凿砖块、石头,毫无阻挡,觉得真是得到了一件好宝贝。

  自从唐启云邂逅茗绨一面之后,回的家来,朝思暮想,想要再见茗绨。因想的急切了,心道要是拿宝铲在墙上凿个洞不就见到佳人了吗。少年人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想干就干,也没想到此合理乎,此合法乎,夫子的教导都丢到爪哇国去了。

  是夜,唐启云瞒着父母和家人的耳目,翻墙爬过唐家院外,直奔清一观而去,少年人好脚程,一个时辰就到了。本来唐启云对清一观地形不熟,也不知茗绨住那间厢房,这盲目而来岂不是要,下雪天打兔子——白跑;然而,唐启云真是生就仙骨,似有神仙一样的命。这晚恰巧茗绨在大殿值夜,唐启云用宝铲凿开清一观山墙,顺着灯光来到大殿,正见茗绨仗剑在大殿内值夜。唐启云得见茗绨,心里又喜又怕,喜得是有得见佳人之面,怕的是自己一个大家的公子做出这事来,让人发现,岂不无地自容。过了一会儿,有茗绨的师姊来接替茗绨,唐启云就尾随着茗绨来到所住的厢房外。一会儿,灯熄灭了,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唐启云在窗下凿开一洞,进入厢房。此时茗绨已经睡熟。他就轻手轻脚地脱下鞋子,悄悄地爬上chuang去。但又怕茗绨惊醒,一定会被她斥骂赶走,就偷偷伏在被旁,微微闻到她一点呼吸时散发出来的香气,暗暗感到心满意足。只是他跑了太长的路,实在疲倦极了,稍一合眼,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茗绨一觉醒来,听到床上有鼻息声;睁眼一看,见窗下开了一个洞,有亮光透进来。顿时大吃一惊,连忙下床,黑暗里拔去门闩,开了房门,轻轻走出,敲窗叫醒师姊妹们。众人点起火把,手拿宝剑,来到房中。只见一个年幼的书生,正在床上酣睡;再仔细一看,认出是那天在溪旁吹xiao的少年郎;还有年长些的师姊知道这少年郎是唐家的公子。大家把他乱推才醒过来,他一下子站起,目光闪闪好像流星,似乎并不害怕,只是红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大家说他是贼,恐吓呵斥他,他才流着泪说:“我不是贼,实在因为太爱师妹了,想和她亲近亲近罢了。”众人又怀疑这样连凿两道墙,不是一个孩子的力量能办到的。唐启云遍取出宝铲,说出它的妙用。大家拿去一试,并不灵验,唐启云又想起赐铲道士所说,做不好的事,宝铲就要失灵的话来,心下才觉出,今夜所做之事不妙来。就又把赐铲道士所云向众位解释,大家也看这少年不似在说谎,除了神仙的法力,这就没有其他的解释了。大家准备带唐启云去见掌门师太。茗绨低头沉思,看她的意思好像不同意这样做。众人看破了她的心思,便说:“这孩子名声门第都不错,也不辱没了师妹。反正我们莱山清一观传承的是正宗的巫风古制,三皇五帝祖宗在时就有的规矩,在观内修行时期,规矩及严,但如果有了进境或者脱离了修界,和俗人一样是可以婚配的。不如放他回家,叫他找媒人来求亲。明天早上,只对掌门师太说晚上闹了贼便是。师妹觉得这样好不好?”茗绨并不答话,大家催促唐启云快走。唐启云还要讨回那把铲子,众人一齐笑道:“傻孩子!你还忘记不了这凶器呀?”

  唐启云一眼瞥见枕边有一股道姑的发簪,就偷偷藏进衣袖里。早被一个小道姑看见,急忙告诉茗绨。茗绨不说什么,也不生气。一个年长的道姑拍着唐启云的颈项道:“别看他傻呼呼的,心机可乖巧着呢。”说着拉了唐启云便走,仍从墙洞里把他送出去。

  唐启云回家后,不敢把实情告诉父母,只是希望母亲托媒人去观里说亲。唐员外知道了,很是气恼跟夫人说:“小小年纪,每天不在学业上多花心思,竟一门心思找媳妇,到很会替自己打算。”怎奈唐启云是一脉单传的独苗,唐员外又有求子艰难的经历,也就随他去了,“能早抱上孙子难道还是坏事情吗?”

  邱夫人宠着这独根苗的爱子,忙着找媒人去提亲,打发李钟的老伴去清一观向掌门师太提这事。掌门师太突一听唐家来提亲倍感讶异。暗思:“虽说修界不禁婚娶,从三皇五帝这些修界的老祖宗里,就有夫妻修行共登仙界的榜样。但毕竟修仙求道不容易,需要弟子们排除杂念,潜心精进,最终才能求得正果。有一些因为婚娶之事耽误修行的弟子,本来根基不错,但不能心无旁骛,最后功亏一篑。所以,清一观向来对弟子要求很严。”但又碍于唐家是本地名门的面子,只能无可无不可的找理由和唐家派来的媒人推托。这时正好有个年幼的小道姑口风不严,把那晚唐启云凿墙而入的事泄露了出去,这种事最容易不胫而走,闹的骊城满城风雨。这事七传八传,竟也让掌门师太知道了。再有唐家媒人来求亲,掌门师太断然拒绝:“有辱清一观门风,这真是孽缘,想十几年前,唐家夫妇人曾到清一观求子,甚为灵验。唐家不说感念九天玄女娘娘恩德,这孽子竟敢深夜破墙而入,这真快够上大逆不道了,还想什么娶媳妇。”

  唐员外知道了掌门师太拒绝的原因,便勃然大怒,“这不长进的东西干的事,我还蒙在鼓里。”拿家法把唐启云责打一顿,从此吩咐家人寸步不离,严加看管起来。

  骊城的人们开始议论纷纷。唐启云得授宝铲的事和唐家夫妇早年出外求仙的经历,又再度成为街头巷尾的话题,骊城老一辈们有关唐家的故事在年轻一辈们那里十分的受欢迎。每当李钟及他最小的儿子李场遇到人们添油加醋编讲唐家的故事,他们总要对这些好事者警告:“你们这些无聊的家伙,不要总捕风捉影地编造唐家的事吧。”现在李钟仍在唐家的药铺做事,不过动作有些迟缓了,因此大多数的工作是李场来接手。李场和其父一样和唐家的关系十分密切,唐家也对李场非常信任。但李钟父子的警告并没办法说服这些长舌的好事者,再碰到这种场合只能对一些谬传,进行辟谣罢了。

  “小少爷天生就有仙骨,”李钟肯定地说。

  “听说那唐家夫妇,也学了仙术呢。”赶车的刘老板问道:“都说唐员外会点石成金,不然从外面回来不久,怎么很快便的那么富有呢”

  “你这厮不要以讹传讹呀。看到人家发财,就觉得来的容易。”李钟对这类传言最不屑一顾,总看到人家有好事就眼红,也不拿自家的德行和人家的德行比比,看看自家祖上积过什么德,自己又有多大本事?

  “听说能有小少爷,是仙人赐过福的。”磨坊主田老板问。

  “那倒是有的。”李钟微笑地点点头。

  “听说小少爷抓周的时候就注定有仙骨的了。”私塾的孙先生期待的望着李钟问。

  “岂但是抓周时就注定了,少爷刚出生三日时,按古礼做汤饼会,便有杻阳山红云观的影晖道长要来收少爷为弟子,老爷是恐少爷年幼无人照料,就婉拒了。”李场说道,李场和小少爷的关系最好,也听父亲谈过小少爷小时候的故事。

  这下众人无不惊叹,要知道杻阳山红云寺的影晖长老可是降魔除怪法力通天的人物,能到杻阳山红云寺学大本领,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呀。

  李钟重忆旧事若有所思,“当初做汤饼会,邀请亲族。还是我奉老爷之命买了鸡肉果品,发帖给亲族邻里的呢。当时,偏有一个老道,不请自到。说是杻阳山红云观的,道号影晖,要收少爷为徒。为求子,老爷也是在外面走过见过世面的,深知影晖,不敢得罪于他。对影晖的要求很是为难,最终还是婉拒了。惹得影晖道长悻悻而归。”

  “那小少爷真是一个好苗子呀。”私塾的孙先生摇着山羊胡子叹到。

  “岂但是好苗子,那就是天性。”李钟道,“小少爷周岁时,唐家做了寿面,请女亲戚来看小少爷抓周。女亲戚送来了小孩的衣裤、小孩玩的拨浪鼓这些小礼物,中午,把小少爷报在厅堂上,厅堂上早就准备好了一张红毯,红毯里摆了:印章、经书、宝剑、砚台、算盘、钱币、帐册、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邱夫人把小少爷放到红毯之上,小少爷径直把经书、宝剑抓在手里。小少爷真是成仙修道的命呀。”正所谓:

  望子成龙父母心,

  抓周盼儿持官印,

  儿持相印母欢心,

  若是贪吃抓吃食,

  惹得父母真闹心,

  长大是个贪吃货,

  你让父母多寒心,

  咿咿呀呀黄口小儿还笑不停。

字体: 字号:
昆仑招魂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