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35: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抉择之凶器
  4. 第一章 逃亡

第一章 逃亡

更新于:2017-05-13 11:22:23 字数:4894

字体: 字号:
  李牧是H市某高中普普通通高二学生,身高一般,长相继承母亲的优点,略显文弱了点,所以时常被人欺负,家里全靠母亲一个人操持,自打记事以来李牧就没与见过父亲,小时候被欺负时也希望有一个伟岸的身影可以站在自己的背后,也曾问过是否有一个男人不要他们母子俩了,母亲微笑着告诉年幼的李牧,父亲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等他成功之后就会来接他,然后一家人就会永远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那一天李牧特别饿兴奋,不厌其烦的告诉每一个小伙伴,他不是一个野孩子,可是回到家却发现母亲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的留流眼泪,李牧觉得干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不敢打扰失声痛哭的母亲,只好独自一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痛苦的母亲,这也是唯一的一次,李牧提起父亲,从那时开始李牧变得沉默寡言,人也变得越来越深沉。

  天朝的楼市就是一个坑爹般的存在,李牧还没有确认自己有爹。所以李牧就一直住在十几年前的老房子里,地方偏僻阴森,好在离学校比较近,里面有一条小路,可以到达学校。

  李牧喜欢安静,不喜欢被无聊的事物所打扰,当然也不喜欢打扰别人。

  直到那一天,李牧还是和平常一样独自一个人走在那条熟悉的放学小路上。这天特别的安静,这里居住的大多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八点钟以后都已经早早的休息了,走在路上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今天晚自习李牧做了几套练习题,居然全对了,心情特别的好,所以也不是很急,而是很享受这个夜晚的宁静,慢慢溜达着回家,走过一处僻静的所在,却惊奇的发现阴暗的角落里有人影在晃动。

  “这么晚,还有人?”李牧虽然奇怪,但也见怪不怪的瞥了一眼,就转身想要离开。

  可惜如果李牧就这样走了,可能李牧的命运就会是另外的一种结局。突然一声女人的尖叫划破了宁静的夜空“救命啊!”,“哎呦!******敢咬老子,老子今天敲碎你全身的骨头……”“有人在在抢劫?”这是李牧的第一个反应,慢慢的靠近,果然有四个男的围着一个女的,那女的李牧还算认识,是这一片有名的美女,拿出手机刚要拨打110,这时李牧感到脑后一阵阴风袭来,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可惜身体的反应速度是在跟不上神经的反应速度,后脑一阵剧痛,李牧向前扑倒在地,“宝马7系”李牧的视线所及正巧有一辆宝马停留在路边,刚才由于光线的原因,没怎么注意。然后就不可抗拒的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你们怎么搞的,老板花钱请你们来,还要让老板给你们擦屁股吗?”一个男子扔掉手中的板砖重黑暗中走了出来。

  “大飞怎么会是你,宇航不会放过你的。”已经奄奄一息的女子,不知从哪里迸发出力量,嘶声力揭的朝着那个叫大飞的男人大声吼叫道。

  那个叫大飞的男子讥笑的撇了一下嘴:“本来还想饶你一命,可惜那个臭小子多事,没办法只能送你上路了”。“还看什么看,没用的废物,还不快动手,然后弄干净,如果再出什么差错小心老板扒了你们的皮!”然后有慢慢来到李牧的身前。

  “是,飞哥!”那四个假流氓习惯性的应答了一声。

  那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神经质的抖动起来嘴里念叨着:“不会的,不会的,宇航说过要娶我的。”

  大飞怜悯的看了一眼那女子,“小子别装了,能躲过这一下也算你本事!不过算你倒霉!”大飞突然伸出手指对着李牧的颈部大动脉按下去。

  原来李牧虽然没有防备,但还是反射性的向前低头,那一板砖根本没有击正位置,刚才只是有些脑震荡,影响并不大,现在已经清醒过来。

  本想蒙混过关,听到那个叫飞哥的家伙居然如此的谨慎,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只能在心中暗暗苦笑,现在自己虽然勉强清醒着,但脑震荡后遗症,让自己脑子里嗡嗡作响,浑身无力,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把一个麻袋连同李牧一起丢到车里,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迟总,已经解决了,不过出了点意外,被一个学生撞见了,没办法只能把他们全部解决了!”

  电话里迟迟没有回声,大飞耐心的等待着,过了一会终于想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多给那四个弟兄家里一些安家费,宇航马上就要娶陈家的女儿,我不希望有什么负面的消息影响到迟、陈两家的联姻。”

  “是老板,我一定办的妥妥帖帖,绝不影响少爷的婚事!”

  看守所,关押重刑犯的狱室里,李牧蜷缩在昏暗的的角落里,手指的指甲深深的插入手心的肉里,绝望的眼神,没有愤怒,没有仇恨,有的只是深深的死寂。

  牢房门上的小窗突然打开了,狱警鄙夷的望向牢内,看到李牧平安无事,也就那么离开了。

  自从得知自己的判决,李牧就像现在一样,如同行尸走肉,让走就走,让吃就吃,让睡就睡,不过没有人在意,像李牧这样的小伎俩监狱里的劳教见得多了,无非是想要打上精神病的标签,企图争取保外就医或干脆申请精神病鉴定逃脱法律的审判。

  想法是好的,难道人民警察都是吃干饭的,会让你这个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早就通过监控录像把你以前的一举一动统统做了备份,你想蒙混过关,连窗都没有!

  陈家大小姐陈舒云独自一人站在窗前,遥望着花园里的嬉闹的小孩,美丽妖娆的脸上露出些许淡淡的微笑,“小姐,你要的资料都在这里了!不过……”年轻的手下似乎也迷醉在陈舒云的美色中,忘记了刚刚所要提醒小姐的话。

  陈舒云虽然应经习惯了别人带着赤裸裸欲望的眼神,但被这样的盯着还是从内心深处感到厌恶。

  不过陈舒云还是笑了,笑得很灿烂。绝世妖娆的美貌,难道不是上苍赋予她最有效,也是最实用的凶器。

  旁边女管家的头低得更低了,眼角的余光怜悯的看着那个很好、很强大的年轻人,一想到小姐的手段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不然能够从数十上百的候选者之中脱颖而出,又有那个是心慈手软之辈。

  听完手下的报告,陈舒云沉默了“给那小子一个机会,会不会很有趣?”

  既然已经无可避免,她可不是韩剧中那些要死要活的小女人,利益最大化就是目前她说要考虑的,至于未婚夫是谁,结婚对象是谁,这些重要吗?

  不过对于这种命运被人操控的感觉,还是感到不舒服。所以随意下一步闲棋,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但是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已经第七天了,昏暗狭小的空间,李牧还是蜷缩在一角,眼神呆滞,毫无生气,可是他知道屋顶的摄像头一直在观察着自己,对方的势力很大,自己真的不知道能否熬过去。

  说来有些可笑,李牧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顺利进入监狱,在外面反而会有可能连累自己唯一的亲人,对方手段阴狠、毒辣,那几个小混混现在可能已经被灭口,所以李牧必须忍耐,等待那可能存在中的希望。

  有些人的才能或许真的是天生的,李牧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演戏,尝试着隐藏自己的情感,母亲面前永远是哪个活泼、开朗、纯真的阳光少年,老师眼中品学兼优的优等生,学习对他来说似乎永远那么轻松,在那些哥们心目中李牧永远是哪个平时最仗义,打架也是最能打的。

  只有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李牧眼中才会出现那一抹深深的孤独与高傲,还有被压抑在灵魂深处的疯狂与嗜血。

  “小姐,这是哪个学生的全部资料。”面前的这个手下是个新人,与他的前辈不同,眼前这个深深的低下头,连抬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对于他的前辈,或许已经成了围绕在小姐膝前那些讨好懵懂的芭比犬的饲料,不过他绝对没有半点同情,这也是他的前辈自己找死,双份的奖金报酬岂是那么好拿的,虽然只是小姐的一些特殊嗜好无伤大雅,但今天你可以为了钱透漏一些给那些小姐的爱慕者,那么明天呢?让你知道了核心机密,不知道你会不会威胁自己的老板了。

  虽然心中已经释然,但每当看到那些可爱的芭比犬,新来的手下还是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

  仿佛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正随意啃咬着同伴的尸体。

  站在自己面前的新手下,还是比较顺眼的。至于他的小心思,陈舒云显然不慎关心,眼前的这份文件,非常有意思!没想到李牧居然是他的孩子。

  二十年前,一个天才横空出世,在生物工程学,基因遗传学,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不过在他事业取得重大突破的时刻却离奇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有人说他被国家秘密收编,正在某个实验基地秘密进行试验,也有人说,他携带着大量的资料,已经逃往国外。还有人说,他已经触碰到了伦理的禁区,国家不希望他继续研究下去,已经让他失忆了。

  不过陈舒云确定一件事,那家伙确实是一个疯狂的天才,从她掌握的资料上看,那家伙消失之前已经开始用活人来做活体实验,已经触摸到了被称为“上帝的禁区——基因重组”

  这份资料显示,实验或许已经有所突破,不过接着李博士还有那些相关资料就离奇神秘失踪。

  接下来是关于李牧的,原本以为也不过如此,从小就生活在尔虞我诈的世家大族,见惯了各种隐秘手段,生活经历绝对的丰富多彩,但如果与李牧相比的话,那些真的就不算什么了。

  陈舒云再一次看着资料照片中的稚嫩少年,很难想象照片上有几分腼腆的英俊少年,陈舒云心中不免也生出几分敬意,几个离奇失踪的人命案最后都指向了同一个人,但就算凭借陈家的势力和人脉,也没有发现确凿的证据证明李牧就是凶手。

  陈舒云纤细修长的玉指点了点资料,好看的眉毛略微皱了一下,好似无意的说道:“什么时候,陈家的情报网这么懈怠了?连这点小事都弄得模棱两可?”

  陈舒云说得轻描淡写,但那个倒霉蛋手下背后的汗毛都炸了起来,以陈家一贯的用人原则,没有用的人是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一滴汗液顺着额头流入眼睑,眼睛却也顾不得眨一下,紧紧的盯着已经竖起头朝向这边的芭比小狗。

  “二小姐!!~~”一丝颤音暴露出其内心的恐惧,内心暗恨自己,现在小姐还有耐心听自己解释,说明自己还有一丝希望,如果因为自己的迟疑而使二小姐也认为自己不堪大用,那么自己真的离前任的下场不远了。连忙解释原因,原来这件事本来是迟家人诬陷李牧的一项罪名,但是事情处理的很干净了,让人抓不到一丝把柄,这反而就成了李牧最大的破绽。

  “那两个人自己屁股底下也不干净,其中一个还与迟家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如果真的深究下去,就怕拔出罗布带出几搓泥土,最后反而得帮着毁灭证据。”

  “喔!”陈舒云挥挥手让手下出去,这样家族的势力用起来虽然顺手,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嫡系力量,难免被有心人发觉,老头子这次肯给自己5%的股权,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无人可用,根本威胁不到家族的继承权。

  陈舒云明白当前迫切的需要解决的就是培植自己的个人势力,不过眼前的这批人聊胜于无,而且随时都可以舍弃,还不用自己买单。

  可是人才也不是地里的萝卜,要多少有多少。而且这个世界太现实,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忠心耿耿的人才,就像好男人一样,那是稀缺资源!

  眼前就是一个机会,陈舒云有了自己的判断,再次拿起手中的档案,照片中有些阴郁的少年,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直觉,总觉得有些特别。

  优雅的站起身来,一颦一笑都显得楚楚动人,风情万种。“吴妈!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虽然这件房间之中的一切自己都了如指掌,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但有些时候还是要保持神秘感,既要让手下人自认为揣测到自己的心思,但却是自己希望别人知道的!

  只身上了顶楼,徐徐清风吹起披肩的长发,宛若从云雾中走出的仙子。

  这里四面开阔,根本藏不住什么人,取出仪器对自己扫描一下,附近没有监听设备,取出一支加密的手机,换上一张新卡,拨通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号码,“你好!这里是保全公司,如有需要请留言!”

  “堕落天使!”说完这句话后,随即关闭手机。

  不一会儿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陈舒云已经习惯了对方的沉默赶忙说道:“我需要你一个名额。”

  “好的没问题!”男子磁性的声音仿佛可以吸引人的灵魂。

  陈舒云听到男子的声音,难得的脸上升起了少女般淡淡的红昏,咬了一下嘴唇,“我需要的是一个特殊的名额!”

  电话那边沉么了良久,就在陈舒云内心忐忑不安,将要升起对方会拒绝自己预感时,电话的另一侧终于再次传来男子磁性的声音“没问题!一会儿把他的资料传过来。”

  电话的那一边已经传来“嘟嘟”的忙音,陈舒云还是不舍得从耳边拿开。

  “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的!”陈舒云手中升一团火焰,手机在火焰中化作尘埃,最后的一点痕迹都被泯灭掉了。

  这是她心中最大的秘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用的,女人的心思永远是匪夷所思的,一场豪赌已经下注,投资越大,期望值也越高,也不知是李牧的幸运还是不幸。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