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38:1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铸天城
  4. 第二章 伙伴

第二章 伙伴

更新于:2018-03-17 07:19:18 字数:3768

字体: 字号:
  天蚕是最终得到重生,还是在老死也没得到回复,亦或是中途因为困惑而结束努力?

  江天城低下头,眉头紧皱,深深地思考着,很久很久。

  当第一缕炊烟飘上天空,江天城眉头一松,对中年人笑了笑。

  中年人不由得好奇地问:“你有答案了?”

  “有,也没有。”江天城讲到这里停了下来,暗地里偷偷瞟了一眼中年人,看见他一副似懂非懂,一头雾水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阵暗爽。心底的一丝气愤也消散一空。

  说完挥挥衣袖,拍拍屁股,拎起书箱,头也不回就走,还趾高气昂地喊道:“肚子饿了,我可不能让米爷爷等我吃饭。”

  留下中年人一脸无奈,心里暗骂:“这精灵古怪的混小子。”想自己当年……中年人正要得意,忽然神色一黯,“当年……”默默走到枫泉山顶,“这个季节,那个地方月娥花要开了吧!”

  最是伤心处,人去花依旧。

  …………

  午饭后,江天城在院子里独自闲逛有些无聊,随手取出一柄木剑,在庭院中舞了起来。

  那是父亲自**给自己的一套归元剑,剑的套路不是很长,但是招式之间很好衔接,所以变化也很多。剑路舞开,带着气机的牵引,锤炼着自己的内气。

  “海生日月”

  “墨云布雨”

  “松横峰上”

  “疾风啸山”

  “双龙吸水”

  “龙元龟藏”

  “天下归元”……

  正尽心地做着每个招式,旁边却突然传来一声怪叫,

  “一个人练有什么意思,我陪你练练!”只见一个白面小子跳了出来拿着一柄木剑在江天城眼前晃了晃。

  突兀的出现,让江天城先是一愣,旋即提剑就斩,要战,谁怕谁啊!

  白面小子一路快攻,打的虎虎生风,但是江天城一下子就看出他的剑招不稳,加上内气不足,几次试探以后,一个转身,趁着白面小子新力未生只是猛力一击,便让对方倒地。

  白面小子爬了起来又打了一次,不出十招,又倒了下去,再爬起来,却望见江天城一剑指着自己的胸口,突然又是一声怪叫:“别动手,咱们可是师兄弟,同门相残可是要逐出门墙的!”

  江天城不由得哑然失笑:“我什么时候多出你这么一个活宝师弟来。”

  “本来就是,”白面小子转过身去,对着墙角大喊,“郭师兄,张师兄,你们说是不是啊!”

  江天城循声望去,只见墙角走出两个人影,一个皮肤偏黑身材健壮,一个则是稍微偏胖,神情却是看也不看那白面小子,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样子。

  这活宝摊上谁也不敢认啊!

  “咳咳,是这样的。”皮肤偏黑的“郭师兄”咳了两声说道,“米前辈回乡想要造福乡里,就让我们几个来听听课,看能不能学到点有用的。”

  说着又压低声音说道:“那个白皮小子叫孙轩,是村长孙福的孙子,虽然不是什么恶霸小人,但这性子……总之欺负可以,别玩真的就行。对了,刚才我什么也没说啊!“

  之后手一招,张泰便心领神会地和郭啸走了。

  江天城摸摸鼻子,总感觉这话里有什么小坑让自己跳下去,自己毕竟从村外来的,这么做会不会被更孤立一点?

  望着郭啸走近屋子,江天城嘿嘿一笑,对着孙轩喝道:“好啊,敢冒牌我师弟,看我敢不敢打你。”说着用剑背意思了几下,跟着进屋,隐约望见,郭啸一滴冷汗冒了出来。

  %……&*(》!

  转眼便是大半年过去,盛夏,暑气蔓延却被郁郁葱葱的树木遮蔽这,

  枫泉山,山腰树荫下,

  江天城陪着颓废中年人魏信坐着,手指上,一只匕首在不断跃起又落下,锋利的刀芒仿佛闪烁着冰冷的寒光,偶尔穿过指缝之间,头上细密密地布着汗珠,突然指尖一颤,匕首跌落在地。

  “有三分钟了,这次感觉不错。”江天城擦了擦汗低声自言自语。

  “哪里有什么不错,连我百分之一都差劲。”中年人眉头一挑,江天城只感觉一道风吹过,匕首便落到魏信的手中,顿时,匕首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化作一只银色的蝴蝶,在指尖飞舞,五指乃至十指都被银光遮蔽,陡然间化作一道流星飞到眉间,又被魏信一手接住,在手腕上转了五六圈回到手心。

  “不玩了,真没意思,还是睡觉好了!”魏信自言自语道。

  “嘿,别睡,再教教我。”江天城赶忙说道。

  “孺子不可教也。”魏信双手作枕欲睡,任凭江天城摇来摇去也不动。良久,望着天空,魏信对着江天城说道:“天城,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么?”

  “嗯,天蚕么。”“你老实告诉我,那天只是想耍我么。”

  “当时的确没想清,但是后来想了很久,觉得既然有路,还是要试试,大不了一死罢了。”

  “不,你不懂,寂寞比死亡更加可怕,而比寂寞更可怕的是不想寂寞的人逼着自己寂寞。”

  “你的意思……哎,真是复杂啊,我有些听不懂了,但是再怕,试试总是对的。对了,你什么时候让我拜师啊,你的剑法我眼馋很久了。”江天城一脸眼热地对着魏信说道,“我问过米爷爷,他不介意的。”

  魏信一直不肯当师傅,把自己的衣钵传下,但平日里却像今天一样在江天城面前展露一些小的技巧,如自己的隐匿之术。

  “时候没到罢了。”魏信重复着这句话,重复了半年了。

  江天城无可奈何,看了看天色,打了声招呼回到自己的小屋去。

  米药师采药去了,庭院里郭啸手持着一个药瓶,身边是刚刚处理好的药材,孙轩坐在一旁,一脸期待地等着什么。郭啸小心翼翼地将药材逐步加入,碾碎,加水,蒸烤……每一步走得小心翼翼,片刻,当桌上最后一份药材加入,郭啸将手中的药液摇了摇,只见瓶子里墨绿色的半透明液体,绿色一点一点地沉降着,在底部化作一团黑色的渣滓。

  “晚饭前药液应该就能呈现出透明的颜色,孙轩,送酒的时候别被看出来啊!”郭啸望了望手中的药剂,心里稍稍有些满意,转过头去对着孙轩嘱咐道。

  “好嘞,包在我身上!”孙轩拍拍胸脯保证道。

  而在屋内,江天城此时并没有休息,在郭啸小心翼翼制作药剂时,江天城也开始处理一份类似的药材,只是那名目明显多了不少。深吸一口气,江天城熟稔地挑起工具,灵活的手指瞬间开始一场弹奏,这些工具明显要比匕首好控制得多,而且也没什么危险动作,江天城的操作流畅无比,因为这都是他数十次练习得来的。

  江天城挑选一种不需要火烧的路线,靠着一些特殊药材的腐蚀性完成了配液,将工具放放好,江天城手腕一转,只见药瓶里出现了一道v型漩涡,药液的颜色……没有颜色,清澈如同一汪秋水,空灵无暇。

  “呼~”江天城呼了一口气,静静地望着药水,

  “凭你们的那瓶低级不纯的迷魂液是迷不倒门卫的,还得我出手啊!只是帮你们偷偷摸摸地出村玩是对的吗?哎呀不管那么多了,谁让你是我兄弟呢?”江天城想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

  今天是十五,月满,

  淡淡的夜雾飘过橘黄色的月,如水的月光倾泻在枝头、林间、清泉。

  “悉悉……”枝头蟋蟀在唱着歌儿,没有在意几个矮小而又鬼鬼祟祟的人影。

  “啊哈,伟大的冒险就要开始了。”孙轩压着声音一声怪叫,只是在寂静的丛林里依旧那么清晰。

  “怪叫什么,找死啊!”郭啸狠狠拍了一下孙轩。日子久了,大家也知道,孙轩这家伙的怪脾气多半和他爱看三流小说的习惯分不开,所谓的传奇色彩已经深入骨髓了。

  听到呵斥,孙轩低头也不反驳,只是手不时抚摸着手中的剑,一脸傻笑。那是他偷偷从村子猎队那里偷来的,作为村长的孙子,又是个鬼主意一大把的家伙,这种事还难不倒他。

  江天城在一旁不言不语,静静地回想着魏信曾经施展过的隐匿之术,夜色是最好的保护色,在一棵棵树木的阴影下,江天城轻手轻脚地前进着。

  草叶的清香混杂着黑暗的寂静,晚风如呜咽,恐吓着来人,江天城愈发谨慎起来,陡然间,似乎感觉到什么,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孙轩还是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一样东张西望,肆无忌惮地走着,忽然被张泰拉住,刚想说干嘛,只见张泰指了指江天城。郭啸朝着江天城缓步走来,问道:“怎么了。”

  江天城指了指一处草丛,之后提气翻身轻巧地登上树丫,又爬了下来道:“那,野猪。”

  孙轩顿时兴奋起来,三步并两步准备直冲过去,好像第一个猎物就已经到手了一样。

  “别大意,一起。”郭啸拉住孙轩,嘱咐了几句,四个人缓缓走到野猪身旁,只是孙轩一时大意,踩断一根枯枝,“咔擦”一声,在寂静的丛林中突兀而清脆地响起。

  江天城隐约望见那只野猪铜铃般的眼睛张开了一丝,瞬间暴起一剑直斩野猪的喉头,张泰和郭啸也随后朝着野猪的要害刺去,只有孙轩还懊恼着自己的失误等待着动静。

  “哼哼~”野猪一声怒吼,健壮的身体朝旁边一跳,躲过了致命一击,但是身上也出现三道创口,特别是又一道在它的前肢留下深深的痕迹,被疼痛激怒的野猪锋利突出的长牙向上扬起,朝着孙轩冲去。

  孙轩终于是反应过来,后撤一步,拔出了长剑,全力防备野猪的冲撞时,突然野猪方向一改,从防守的空隙冲出包围。

  和其他人一样,江天城提剑奋力直追,脚下迈着的是基础步法,但平日里勤加苦练也并不若多少,在树木之间闪动。呼呼的风声从耳边划过,江天城觉得自己的感知此刻清晰无比,与一个又一个障碍擦肩而过,哪怕是野猪亡命奔驰,也没能拉开距离。

  最终,野猪脚上的伤让它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江天城也渐渐回过神,似乎自己这一路追来有不远的距离吧,怎么连一点野兽也没有没出现。只是看着野猪撑不了多久,江天城一咬牙继续追了过去。在一个小山坡,江天城停下,在野猪的脖子上一划,为它的生命画上了句号,接着抬头望了望前方。

  片刻,郭啸和张泰也追了过来,远远的还看见孙轩气喘吁吁地跟来,毕竟他的内气要比其他三人低上一层。只是四人不约而同地在山坡上停住愣愣地望着前方,远远望见一团团黑点,在自己的下方晃动,一片红色是它们的底色。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