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4:57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幻梦之心
  4. 第一章 蝶梦

第一章 蝶梦

更新于:2018-03-17 07:35:37 字数:5346

  上帝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晨光从窗台洒进房间,魏明从梦中醒来,莫名地想到了这句话,而他甚至不记得是何时何地听过这句话了。

  拥着薄被坐在床上,他怔怔地看着晨光出神,确切的说是看着晨光中飞舞的尘埃,那目光中带着一丝羡慕。

  没错,就是羡慕,他羡慕空气中那些细小的微尘,无拘无束,如蝴蝶般在光明中自由飞扬。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直这么看下去,直看到他自己也化作那阳光中的微尘,在广阔的天空下自由飞翔,可惜……

  “主人,早上好,欢迎您迎来美好的一天,今天是新历纪元999年10月30日,也是您的25岁生日,祝您生日快乐……”智能光脑不识时务的声音打破了魏明美好的幻想,令他从明媚的晨光中收回了目光。

  “今天是我的生日吗?原来我已经25岁啦!”听到智脑的恭贺,魏明有些怅然地喃喃自语,“生日有什么好恭喜的,还不是和平时一样,不过是提醒我又虚度了一年罢了。”

  智脑没有理会魏明的自言自语,继续说道:“……今天宁城的最高气温29摄氏度,最低气温25摄氏度,东南风四到五级,天气晴朗,空气质量良好,适宜出门。主人,今天已经是月底,请您及时将这个月的行动报告发给宁城第三监狱,如果逾期不发的话,您的假释可能会被取消,请您多加留意……”

  听着智脑的提示,魏明举起左手,看着手腕上固定着无法脱下的那条黑色腕表,心中冷笑:“天天带着这东西还做什么报告,简直是脱裤子放屁不嫌麻烦。”

  “主人,您听到了吗?请您及时……”没有听到魏明的回答,智脑继续问道。

  “我知道了,别说了,我待会就发。”知道家里这台低级智脑智商有限,不达目的决不罢休,魏明赶紧答道。

  放下带着腕表的左手,魏明重新躺回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空白,他感觉自己未来的人生也一片空白,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他曾经是一名被关押在监狱里的罪犯,三个月前刚刚获得假释,如今仍处于受监视期,手上的那条黑色腕表就是监视他生活行动的监视器。

  三个月以前,他以为自己获得了新生,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然而三个月过去了,他已然明白,那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与幼稚,这个社会的信任与包容是有选择性的,对他这种有记录的人,它表现出的更多是偏见与排斥。

  他愿意重新开始,他希望融入社会,他渴望得到认可……

  但现实太过冰冷,他的努力,换来的是他人冷漠的拒绝,他曾经满怀的希望,现如今大多化作了痛苦的失望。

  在这个世界上,他突然觉得好孤独,人生的三大情感,他如今好像一种都没有。

  亲情?那是多么久远的东西了,早就被那各自组建新家庭的父母给剥夺了。

  友情?那是他曾经无比珍视的东西,却使他失去了八年的青春与自由,沦落到今天的境地。

  爱情?那是一个美丽的梦,以他如今的状况,又有什么条件去奢求。

  这三个月里,每当夜里独自躺在黑暗中,他都会回忆起这八年的生活,有时甚至会不由地冒出一个令他心惊胆战的念头:再回到那个地方去。

  但是每次这个念头出现时,他都会想起一句话:恐惧让你沦为囚犯,希望让你获得自由。

  没错,就是希望。

  魏明虽然对这个冰冷残酷的社会感到失望,但是他并未绝望。他一直认为,希望是一个好东西,也许是他身上所剩下最好的东西了。

  “我的门已经被关上了,但是我的窗在哪呢?”躺在床上,魏明心想。过了好一会儿,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思绪,从床上爬了起来,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后,把报告传给监狱后就离开了家门。

  离开家门后,魏明没有去其它地方,而是径直走向了离家最近的那座承知馆,也就是古代的图书馆。因为时代的发展,纸质书籍早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成为了文物,高度发达的光电子设备成为知识的载体,图书馆成为了过去,取而代之的就是现在的承知馆,取传承知识之意。

  按理说以这个时代的科技,想要学习的话用随身的微型智脑登录互联网或虚拟世界就可以办到,但是他有许多不得不来承知馆的理由:

  第一,没钱。用私人的微型智脑登录互联网或虚拟世界,一些电子书籍和音像资料是需要花钱的,而在承知馆这些全都是免费的;

  第二,其实跟第一点也有关系。承知馆里的光电子设备比较高端,视听效果比他的那些破烂不知道好多少,连沙发都比他的床舒服的多,若是可以的话,他都想把家安在承知馆了;

  第三,承知馆是管饭的。政府为了鼓励人们多学习,规定只要在馆内学习够一定的时间,并通过了智能光脑针对学习者的学习内容所设置的小考试,则承知馆会为其提供免费的餐饮,伙食质量很不错,比他自己弄出来的猪食好太多了;

  第四,培养信心与希望。这两个多月的受挫,使得他的自信心受到了打击,希望之火被冷水泼得差点熄灭,于是他就想到来承知馆充充电,学习学习恢复点自信心,看些励志电影小说给自己的希望之火浇浇油,反正他也没事可干没地方可去,这里正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好地方;

  ……

  种种理由,使得这一个星期以来魏明天天泡在承知馆里,一大早就来报到吃早餐,天不擦黑不吃完晚餐绝不回家。

  今天与过去的一个星期一样,魏明在承知馆里呆了一天,在费了许多脑细胞之后,他终于完成了智能光脑设置的考试。

  “今晚的晚餐想必不错。”看到智脑给出的近乎满分的评价,他有些心满意足地想。

  夕阳西下,夕晖将天边的云朵染成金黄色,大地被昏黄的光辉笼罩,提醒人们点亮城市中美丽的霓虹。

  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历史文献看多了的缘故,透过窗台的玻璃凝视这美丽的黄昏暮色,魏明不知不觉地想起了这个世界人类的来源,而一些疑惑也不由自主的浮上心头。

  根据他读书时学到的知识和史书等资料的记载,千年前,古太阳系爆发了席卷整个人类文明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战争使得他们祖先所在的青辰太空城被摧毁,而他们的祖先为了躲避战火,在伟大领袖司徒远的带领下,乘坐“光梭号”太空科考船发动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空间跳跃,最终来到了现在他们所在的新太阳系,并在这里生存下来。

  每次看到这方面的资料,魏明都感到非常无语,这位伟大的领袖司徒远同志到底需要多么强大的主角光环和多么无敌的狗(屎)运,才能在茫茫星海当中,随机的一次空间跳跃就能找到适合人类生存居住的星球,而且还与古太阳系中的人类发源地古地球如此的相似,这实在是巧合得太不符合科学道理了。若不是新太阳系的星图等许多方面与资料中的古太阳系并不相同,他都怀疑人类是不是根本就没挪窝,他们现在所在的新地球就是曾经的古地球。

  除此之外,在一系列资料中,魏明没能找到关于人类第三次世界大战起因的描述,这种重要的历史竟然没有记录,这一点是非常可疑的。

  最重要的疑问则是关于空间跳跃,人类在千年以前就掌握的这项技术,现在新太阳系的人类文明正是因为这项技术才能得以存在,但是这千年以来,人类没有进行任何一次的空间跳跃,没有计划也没有记录,而对空间跳跃技术的研究也被法律明令禁止,不知其中又隐藏有什么内幕。

  许多疑惑不断在魏明的脑海中冒出,但他这样的小人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最终不得不发出真相总被历史所湮没的感叹。

  把所有的疑问抛开,享受着承知馆提供的美食,魏明点开了新闻资讯,原本只是想随意看看那些与他八竿子打不着的新闻,结果第一眼看到的置顶大标题却使原本神色淡然的他差点被嘴里的食物噎住。

  失业补助福利即将取消!

  十个大字外加一个大感叹号,没看错,魏明有点发懵,实施了将近七百年的失业补助没了?没有搞错吧,要知道这项福利可是他这个无业游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啊!

  虽说这个时代没钱也饿不死,但是俗话说得好,口袋没钱,腰板不直,腿脚没力,嘴巴不硬,最重要的是老二没用啊。为了自己的老二着想,他也不得不关心这个新政策。

  仔细把新政策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魏明大致明白了这个政策的主要内容,简而言之,就是现在整个人类社会人口过剩,高度发达的智能科技顶替了大量工作岗位,失业率过高,大量失业人口给政府财政带来巨大负担的同时还给社会治安带来严重的威胁……为了解决这一系列问题,政府推出了一款全新的虚拟网络游戏,并且为该游戏开通了现实货币与游戏货币直接兑换的业务(很老套的说法,大部分网游都这个套路),所以除了部分特殊原因无法进入游戏的人以外,其他人都可以进入游戏打工挣钱。

  用政府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在游戏中为所有失业人员提供了一份工作,那失业这个情况也就消失了,失业补助福利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看完这个新政策,魏明心中暗骂政府的奸诈,这分明是看不惯他们这些无业游民天天混吃等死乱搞事还伸手白拿钱,给他们这种人找事干了。除此之外,政府的这项新政策应该还有另一层用意,那就是为他们推出的这款新的虚拟游戏造势打广告,顺带拉壮丁发展客户揽业务。

  魏明对虚拟游戏没什么兴趣,因此对政府推出的这款新游戏没有仔细了解过,只是从一些零零碎碎的新闻中知道一些信息。

  政府是今年年初放出风声,表示要在明年的天佑节,也就是明年的一月一日,全太阳系同步开通运行一款虚拟网络游戏,还说这游戏拥有近乎现实世界的拟真度,堪比人类智商情感的NPC,为玩家带来全新游戏体验之类的,除此之外就也没再作出什么宣传,结果社会上反响平平,谁知道现在竟然放出了这么一个大招。

  要知道这年头虚拟网游什么的早就烂大街了,战斗类的,生活类的,甚至一些专门为淫贼基友百合们设计的虚拟网游也数不胜数,每款游戏推出时都是宣称什么百分百拟真度啊全新体验啊,结果都是换汤不换药,人们早就司空见惯了。

  魏明也玩过一些虚拟网游,对那些高拟真度的宣传说法十分反感,除了视觉和听觉外,嗅觉味觉触觉等感觉全都没有,亏得游戏公司能喊出堪比现实世界的口号来;而堪比人类智商情感的NPC,智商是有了,毕竟科技发达,但情感就不怎么样了,至少魏明以前在跟游戏NPC互动时总觉得没意思,总感觉少了什么,而网络上其他人说这是因为这些NPC没有真正灵魂的缘故;至于全新体验,人类都体验了近千年了,能新到哪里去……

  虽说对虚拟网游没什么兴趣,但是魏明对自己的钱袋子还是有点兴趣的,赶紧找出新游戏相关的资料进行研究。越研究魏明心中的惊诧越大,暗道政府这次大招放得很生猛啊。

  《蝶梦》,就是政府这次推出的新游戏,据政府今天与新政策一同发布的最新公告宣称,《蝶梦》这款虚拟网络游戏已经秘密筹备了几百年,它在全世界只有一个服务器,能够实现整个新太阳系的人类同步在线,绝无任何延迟。

  看到这,只要是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被这消息惊得下巴掉下来,因为如果这一点是真的实现,那整个世界真的要大地震了。要知道现代人类的科技虽然发达,但仍旧受到空间与时间的巨大限制,在太空世界中,人类的通讯技术仍旧没有摆脱光速的限制,远距离通讯别说同步了,那延迟说多都是泪啊。

  一点一点看下来,魏明心中对《蝶梦》的兴趣越发浓厚了,但同时也越发的疑惑了,如果公告里关于《蝶梦》的宣传内容是真实的,那这些技术为什么之前没有出现过?政府为什么不把这些技术应用在其他领域,反而首先用在这么一款游戏中?

  魏明的疑问同样是新太阳系五十六亿人的疑问,尤其是一些专家教授和媒体人士,看到这公告后更是像疯狗一般抓着各自认识的政府相关人员探听具体消息,但是这次政府的保密工作显然做得十分到位,在各界人士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探听下,仍旧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透露出来。

  就在这则游戏公告把整个新太阳系闹得沸沸扬扬,人们几乎恨不得把政府的最高执政官揪到身前问个究竟的时候,最高执政官官邸终于站出来发布了一则简短的通告,而这则通告很快使得看到相关消息的人疯狂了,并在整个新太阳系掀起了巨大的波澜,各个领域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在金融领域,通讯产业和游戏产业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股价大跳水,接下来的日子许多企业不得不宣布破产倒闭,与此同时,大量的资金流入一些游戏工作室和俱乐部,为即将运行的《蝶梦》做准备……

  这则通告的内容十分简单明了:

  《蝶梦》是新太阳系的第一任最高执政官、人类的伟大领袖司徒远于千年前下令规划创建的,并由人类的生命之舟光梭号的超级智能光脑“光梭”秘密研发执行,历时九百七十年,将于新地球标准时间新元1000年1月1日0时准点开始运行。注:《蝶梦》中隐藏有司徒远率领人类来到新太阳系与空间跳跃的秘密。

  看到最高执政官官邸的这则通告魏明当然也有些小激动,但这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此时的魏明仍在边吃着晚饭边研究《蝶梦》与自己的关系。

  首先,想要进入《蝶梦》需要官方提供的游戏仓和营养液,游戏仓有标准版、优化版、豪华版等多个版本,其中标准版每人有一次免费申请获得的机会,至于优化版豪华版等其它版本的游戏仓,那就需要花钱了,至于价格,就不是目前口袋叮当响的魏明需要关心的了。

  其次,进入《蝶梦》有一些限制,只有年满20且身体发育成熟定形者才可进入游戏,年满70或身患疾病等原因导致身体和精神状态不达标者不能进入游戏。这些限制明显是为了保证青少年的成长和教育以及避免有人玩着游戏嗝屁所设置的,对魏明应该没什么影响。

  再次,《蝶梦》每运行新地球标准时间140个小时后维护28个小时,这点对魏明没什么影响。

  ……

  将《蝶梦》这款游戏的相关内容了解得差不多后,魏明也已经吃饱喝足。

  踏着夜色回家,望着漫天星斗与路边的霓虹,魏明不禁悠悠想:蝶梦,还有两个月,这会不会是上帝为我开的那一扇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