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20 20:21:0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天下往昔
  4. 二十八 半路杀出

二十八 半路杀出

更新于:2015-09-19 13:11:40 字数:4160

  手里有敌人的软肋,才有了活命的条件。

  陈之骥看见出现的这人明显是一惊,安平抬头看去,只见从被踹开房门的哪间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这个男子带着一个帽子,宽大的帽檐几乎遮住了他整张脸。一身黑衣更加是与这个帽子遥相呼应,让这个男子更加有神秘感了。

  男子抬起头,看向了下方的士兵,慢慢的开口道:“唐罕,你要找的不就是我吗。”

  “李烈钧。”陈之骥说道,算是回答了安平的问题。

  果然,早就退到了一边的唐罕大笑一声,而后开口道:“李先生果然好胆色,临危不惧。”

  “我要是怕,就不会来了。李纯与王占元何在?没来吗?”李烈钧说道。

  与此同时持斧男子也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小心的戒备着周围的士兵。

  唐罕说道:“李先生的厉害我们是知道的,唐罕自认为确实请不动李先生,所以这次大帅派了别的人来。”

  唐罕话音一落,一个人影从众多士兵之中走了出来。这也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相英武不凡,身高足有一米八,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让人想到帅气两个字。

  “赵望北,王占元竟然让你来了,不错,不错。”李烈钧说道,语气中却有一丝杀意。

  “这人是王占元的女婿,也是王占元的左膀右臂,号称第一谋士。”陈之骥说道,主动为安平说出了这人的身份。

  “李先生不辞辛苦来到湖南,怎么不去找大帅坐一坐。反而住到了这种辛苦的地方呢?”赵望北一开口,就让人感觉有些寒意,与他阳光的外表很不相似。

  “湖南现在可不是只有他王占元一家,我此次来就是找另一方的。”李烈钧也不绕弯子,直接说道。

  “如今在湖南,就只有我们和李大帅。再有可就是公然叛国的蔡锷了。不知道李先生找的是谁?”赵望北说道。

  李烈钧冷笑道:“叛国?蔡锷敢为国家前途一战,你们却要支持袁世凯称帝,企图让中国再入火海。到底谁才是叛国之人?”

  “哈哈,要是这么说的话,李先生这是要去找蔡锷的啊。那就别怪在下无礼了。来人啊,将这些意图叛国之人拿下。”赵望北一声令下,下方的士兵纷纷举起了步枪对准上方的二人。

  “李烈钧是孙中山的人,孙中山这次也反对袁世凯称帝,所以李烈钧此次前来恐怕与我们的目的一样。”陈之骥说道。

  “既然如此,在这里让我们碰上,可就是天意了。”安平冷声说道。

  安平与陈之骥正说着话呢,另一边的持斧男子也对李烈钧开口道:“李先生你先走,我在这里挡着。”

  虽然面对着前方强敌,但李烈钧面不改色,冷眼看着眼前步步逼近的士兵们。

  唐罕在手中一转唐刀,冷笑一声,而后向前跑去,借助这股力量他腾空而起,借助了旁边几根柱子作为着力点,就这样‘飞’到了李烈钧所在的二楼。

  虽然唐罕是后出发的,可是速度却比一众士兵快太多了,他眨眼极致。唐刀直奔李烈钧。持斧男子怎么会让他得逞,手中的短斧狠狠的向唐刀砍去,凶狠的化解了唐罕的攻势。这个时候任谁都知道,这一战就是鱼死网破,对方有这么多人,想要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唐罕面对持斧男子可不含糊,唐刀招招夺命,持斧男子心系李烈钧,为了不伤到他,持斧男子只能有意的远离立李烈钧一些,可这样一来后面赶来的士兵们就没有了阻碍,直奔李烈钧而去。

  也是因为唐罕太厉害了,持斧男子的武功虽然也很高,奈何面对唐罕他实在无法分身去保护李烈钧。实际上面对唐罕这样的高手,持斧男子只能是自保绰绰有余,可要是想取得什么进展可就是非常费劲的了。两人正是棋逢对手,不分上下。

  ‘砰’

  一声枪响突然袭来,李烈钧面前的一个士兵应声倒地。李烈钧也是一愣,本来他准备来个鱼死网破,拼死也不能被他们带走,可这声枪响却太突然了,而且看样子还是在帮助自己。

  其实不光是李烈钧,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唐罕都是分神向枪响的地方看了过去。

  开枪的自然就是陈之骥,他纵身一跃,连续开枪,李烈钧前方的士兵就被打死了一片。李烈钧一看这情景,掏出手枪就开枪了,同时自己后退到屋子里,找到掩体与陈之骥一起对付众多的士兵。

  赵望北一方被打的措手不及,是怎么也没想到这里还有高手在场,赵望北下令道:“除了李烈钧,其他人杀无赦。”

  这是下了死命令了,士兵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纷纷向二楼进攻,他们毕竟人多,陈之骥与李烈钧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飞出,竟然纵身一跃从二楼直接跳了下来。此刻有许多士兵是顺着楼梯在上二楼的,安平落下的地方就成了他们的背后。而后安平也不耽搁,他的步伐太快了,手起刀落,离他最近的三个人就被一刀斩杀了。

  安平的目标非常明确,他直奔赵望北而来,要来一个擒贼先擒王。

  安平直接没入了敌阵之中,这样一来对方就没法开枪了,离他最近的几个士兵想开枪,可枪还没抬起来呢,就被安平一刀给杀了。

  楼上的唐罕见到突然杀出来的安平,心中升起了两个字:高手。

  他生怕赵望北出什么意外,就要抽身回去保护。可是持斧男子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这一下倒好,形式立刻逆转,一开始是持斧男子想回去保护李烈钧被唐罕所阻,如今唐罕想回去保护赵望北却又被持斧男子所阻。

  再说安平,龙骨凤翅交相辉映,再加上他杀出来的极其突然,赵望北身边的士兵被杀了个不知所措。赵望北急忙向后退去,立刻就补上来了几个士兵挡在他身前。

  安平就往前探身,因为他知道,只有离赵望北足够近了,才能保证周围的士兵不开枪。

  唐罕也始终没有放弃要下去救赵望北,只可惜他一直无法摆脱持斧男子的攻势。

  安平向前打去,无意中看到了旁边一个士兵手中拿着冲锋枪在戒备。安平脚下还有一支插着刺刀的步枪。

  安平脚下一踢,直接把这支步枪踢出去了,方向直奔那个拿着冲锋枪的士兵。

  这名士兵早就被安平的作为吓到了,安平周围鲜血飞溅,他手起刀落打到现在已经杀了十几个士兵了。这些可都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队,却在安平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眼看着步枪向自己飞来,这名士兵连连后退,安平脚下一踏,竟然欺身上去,这名士兵怎么也没想到安平会突然对自己出手,虽然全力后退却还是没能逃过去,刺刀直接捅进了他的咽喉。他的冲锋枪也无力地落了下来。

  安平之所以杀他,就是为了这把枪,他一伸腿,恰到好处的踢到了正在下落的冲锋枪,安平一用力,这把枪分毫不差的直奔陈之骥而去。

  陈之骥一抬头,手中又开了两枪,暂时将一众士兵压制了几秒,而后一伸手,将冲锋枪拿到了手中。

  冲锋枪可是战争的宠儿,足可见它的厉害,尤其是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众人根本就是避无可避。陈之骥打出的子弹犹如死神的镰刀,立刻将士兵们的攻势压了下去。

  而下方的安平犹如神魔再生,步步直逼赵望北。赵望北退到最后,已经是退无可退。可是安平却还在往前压制。

  “开枪。”赵望北下令道。

  安平置身于敌阵之中,为的就是让对方不敢开枪。因为这样的情况一旦开枪的话,自己的人会先死伤一片,结果肯定是得不偿失。

  可此刻赵望北眼看着自己的士兵挡不住安平,干脆下令开枪,让挡在前面的士兵与安平一起同归于尽。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些士兵虽然先是一愣,可还是遵循了赵望北的命令,就要对安平开枪。

  陈之骥见此情景,知道安平有了危险,他举起冲锋枪扫射出去,先一步对赵望北方向开了枪。

  安平往旁边一躲,加上陈之骥的有意为之,安平毫发无伤。

  这样的一轮压制下来,赵望北身边的士兵又是死伤一片,恰好此刻陈之骥那里没子弹了。

  可这样已经足够了,安平趁着这样一个空隙,反手一刀又杀了一个人,继续拉开了向赵望北攻击的序幕。

  经过刚才陈之骥的打压,这些士兵被打退了很多,就在他们失神的一瞬间,安平又攻上来了。

  想起赵望北的命令,士兵们赶忙拉动枪栓要开枪。安平将凤翅一甩,直奔赵望北而去。

  众人皆是一惊,赵望北也是吓得满头大汗。他的武功并不高,此刻只是凭借本能下意识的向旁边歪过头去。安平的这一刀本就是留了力,所以赵望北也好躲,他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凤翅是贴着他的耳朵边上插到了后面的墙面上的。

  赵望北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前面传来。安平手持龙骨抵在了自己的咽喉上。安平这一刀可没留力,赵望北的咽喉已经滴落下血迹了,要不是安平的手中很有准,赵望北此刻已经被封喉而死了。

  安平冷笑一声,一伸手拔出了凤翅。与此同时,整个客栈都安静了下来,首领被擒,群龙无首的士兵们已经开始不知所措了。

  安平一挥手,将一个正要偷袭自己的士兵瞬间斩杀,更是震慑的众人不敢动弹。

  安平将刀架在了赵望北的脖子上,从敌人的重重包围中走了出来。这是一个极为震撼的画面,训练有素全副武装的正规军竟然挡不住一个十六岁少年的进攻,想让人不震撼都难。

  “诸位可以停手了吧。”安平开口道。

  ‘铛’

  唐罕的唐刀与短斧最后碰撞一次,而后两人一触即分。唐罕目露凶光的对安平说道:“放开赵先生,否则我饶不了你。”

  面对唐罕的威胁,安平却笑了,说道:“我要是你,就好好谈谈条件,而不是在这里耍威风。我敢抓他,就敢杀他。你最好闭嘴,否则我一刀下去,让你后悔莫及。”

  唐罕被安平说的怒火中烧,可却真的不能怎么样,要是王占元的女婿被杀了,那他也就不用活着了。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冯大帅手下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高手。”李烈钧走出房间,拍手称赞道。

  “陈之骥,你如果纵容你的手下伤了大帅的女婿的话,恐怕冯国璋也保不了你。”唐罕厉声说道。

  “这位是大帅的幕僚,并不是之骥的手下。并且在我来之前,大帅已经有意思将最小的女儿婷儿许配给他。所以我与他最多平级,唐罕兄有什么话还是直接对他说吧。”陈之骥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慢慢走向了李烈钧。

  持斧男子已经回到了李烈钧身边,见到陈之骥,他也是微微点头示意。

  李烈钧开口道:“南京一别,却没想到与之骥在这样的情况又见面了。我实在是汗颜啊。有劳之骥出手了。”

  陈之骥赶忙回道:“李先生为了中国之事不辞辛苦,之骥深感佩服,怎敢言辛苦二字。”

  “你们几个客套完了吗?赶紧放人,否则谁也别想走出去。”唐罕开口说道,他自然是知道赵望北伤不得。

  “人一定放,只不过我们也得活命啊。”安平开口道,他手中握有王牌。

  “唐罕,放他们走。”赵望北终于是缓了过来一些,开口说道。

  唐罕冷哼一声,开口道:“放他们出去。”

  李烈钧又戴起了他的帽子,与陈之骥和持斧男子一起出了客栈。

  安平断后,他笑着对赵望北说道:“麻烦先生再护送我一程吧。王大帅与我们大帅是旧识,放心,我一定会放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