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17 20:54:15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天下往昔
  4. 二十一 调虎离山

二十一 调虎离山

更新于:2015-09-15 10:56:54 字数:3550

  猛虎啸于深山,真龙翱于九天。

  安平来到冯国璋‘养病’的地方,外面的警卫见到安平前来,急忙敬了个军礼,而后为安平开了房门。安平进去后,这名警卫将手中的冲锋枪上了膛,警惕的看着周围。

  这里足有数十名警卫,他们都是冯国璋的贴身侍卫,个个武艺高强,而且是用枪高手。所以他们知道,安平来了。就是要与冯国璋谈论不得了的大事。

  此时在屋内,也只有冯国璋,陈之骥与孟天询在这里。见到安平来了,几人一起把目光投向了安平。

  安平也不管其他,直接开口对冯国璋说道:“猛虎离山,雄姿不再。虎落平阳尚被犬欺,何况北京之地可是真龙翱翔之所啊。”

  冯国璋听了低头思索一番,安平等人也不再说话,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

  过了一会,冯国璋开口道:“安平说的没错,袁世凯在意的不是我去北京,而是我去北京之后,这南京之地的掌控权。”

  “南京是我们的大本营,要是失去了此地,我们可就是一无所有了。”陈之骥也如此说道。

  “一纸总统令,看上去是升迁了,可要是大帅贸然去了北京,要想回来,恐怕就是不可能的了。”安平说道。

  “这一招也确实狠辣,参谋总长,这可是一个大官啊。大帅升迁之后,就只能去北京任职,到时候我们在南京的势力就都要归袁世凯所有了。”孟天询也知道了袁世凯的打算。

  说到底,袁世凯就是想调虎离山,等到冯国璋离开了南京之后,就派人接手南京的一切事务,冯国璋到时候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可袁世凯是大总统啊,他的命令我们要是不接受,恐怕就会被群起而攻之。”孟天询又说道。

  冯国璋此刻也是犯了难,大总统的命令可不是随便就能反驳的,可他也知道,自己一旦踏出南京城,就代表自己一辈子积累的势力会被袁世凯收回,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将改变。

  “大帅不必犯难,大总统的势力再大,却也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民意不可违啊。”安平说道。

  “哦?此话怎讲?”冯国璋急忙问道。

  安平笑了笑,说道:“袁世凯的势力无论多大,齐耀琳的头脑再怎么聪明。但是在南京之地上,他们的力量永远不及我们的十分之一。我的群众底蕴也是他们无法达到的,既然如此,我们便策动军民们电请北京,‘挽留’大帅。”

  安平说完这话,其余三人都仔细的在想着。还是陈之骥先开口道:“我认为此法可行,南京城的军民舍不得大帅走,要是袁世凯再执意调走大帅的话,可就是违背民意了。”

  “打一场群众战争,袁世凯肯定想不到。”孟天询也赞同道。

  冯国璋思量比较一番,而后说道:“只是恐怕单单一个南京城的分量,不够啊。”

  这话一说,孟天询与陈之骥也沉默了,确实,要想改变袁世凯的决定,区区一个南京的力量确实显得有些薄弱。

  “大帅所言不错。而且,南京一城之力不但是百姓人数太少,而且少了很多说话有分量的大人物。所以我们必须要拉拢几个大人物一起站出来为我们说话。”安平终于开口说道。

  “这好办,这些天不是有许多社会知名人士来南京找大帅吗,有他们在此,不是现成的舆论压力吗。”孟天询说道。

  “那些人过来为难大帅行,可放到袁世凯那里,分量可就有些不够了。”安平说道。

  “没错,而且他们本不住在南京,他们电请北京留下大帅说服力不够啊。”陈之骥也为难的说道。

  冯国璋知道安平肯定还有话没说,当下便对安平开口说道:“安平,有什么话快继续说下去。”

  安平一笑,说道:“大帅莫急。这长江上下能与大帅这般威风的人不是还有两位吗,他们要是开口电请北京留大帅的话,袁世凯可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长江上下的局势也很复杂,但能达到安平所说的,与冯国璋一样威风的人物却只有两位,陈之骥疑惑得开口说道:“你是说,湖北督军王占元与刚刚才从我们这退走的江西督军李纯?”

  安平笑道:“没错,就是这二人。大帅乃是江苏督军,可谓是独霸一方。长江上下能与大帅平起平坐之人,也只有这两个人了。”

  “这两个人倒是足够有分量,可他们恐怕不会轻易出力帮我们啊。尤其是李纯,不但已经通电支持袁世凯称帝,而且前几天还进兵南京,双方没撕破脸就已经是不错了,他怎么可能出声相助。”孟天询说道。

  就是陈之骥都对这个说法不乐观,他开口道:“袁世凯称帝之事,王占元也是积极拥护。此刻恐怕根本不会理会我们。”

  冯国璋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任由安平三人对话。安平听到陈之骥与孟天询的话之后,却起身拿起了一副地图放在了桌子上。这下连冯国璋都抬头看过来了。

  安平说道:“李纯前些天兵临南京城这不假,可诸位不要忘了,他退兵了,他为什么退兵大家都知道。可他退兵之后去了哪呢?”

  安平的问题这三个人怎么会答不出来,安平也不打哑谜了,伸手指向了地图上的一个地方,正是李纯率领所部第五师所去的地方——湖南。

  安平说道:“蔡锷的部队在湖南与袁世凯鏖战。可李纯率第五师增援过去了,这样一来,我看蔡锷恐怕是坚持不住了。蔡锷要是被袁世凯顺利镇压下去,可就是杀一儆百,到时候反对袁世凯的声音也会小很多。他称帝可就更容易了。”

  “湖南战场确实很重要,可是蔡锷的输赢都不会影响到江苏啊。”孟天询说道。

  安平听后却摇了摇头,冯国璋此刻也看出了端倪,直接站起身来仔细的看着这张地图。

  安平继续说道:“蔡锷一开始的对手就是王占元,王占元坚持不住了,李纯才去的。长江三督去了两个人,蔡锷是坚持不住了。可如果我们出兵湖北,就会与蔡锷呼应,形成夹击之势。王占元和李纯就成了砧板之肉。”

  冯国璋打了一辈子仗,自然看得出来如果自己出兵了,对战场的影响自然是极大的。

  “我们要是贸然出兵,袁世凯恐怕会插手。”陈之骥说道。

  “哈哈,我们就效仿一下李纯,围而不战。”安平笑道。

  “那蔡锷也还是会被吃掉的。到时候袁世凯还是达到了杀一儆百的目的。”孟天询说道。

  “李纯围困我们的时候,是一边兵临城下一边与袁世凯通气。我们就来个照猫画虎,只不过我们不与袁世凯通电,而是负责给蔡锷找一个帮手。诸位看这位怎么样?”安平的手向下一划,指向了另一个地方。

  “滇军,唐继尧?”陈之骥疑惑道。

  “没错,云南的滇军可是号称战力中国之冠。要是可以说动唐继尧支援湖南,就能助蔡锷一臂之力。蔡锷不灭,反袁世凯称帝的声音就不会消散。”安平说道。

  “不错,只要联合了蔡锷与唐继尧,王占元与李纯就只能后撤。”一直没说话的冯国璋终于开口说道。

  “可要是王占元先出兵攻打唐继尧呢?”孟天询说道。

  “哼,王占元这个人,精明的很。你别看袁世凯封了他大官的时候他接受的那么痛快。可要是让他卖命出力,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他一个湖北督军对付蔡锷竟然还要李纯去支援,就足可见他的漫不经心。让他主动出兵去对付武力强悍的滇军?除非是让他做皇帝。”冯国璋却如此说道。

  对于如王占元、蔡锷、李纯这样的人物,冯国璋可是非常了解的。他自从天津发迹以来,就一直密切的关注着整个神州大地的各方力量,这些人的实力个个都很强大,稍有不慎的话说不准就会被谁给算计了。所以每个人的脾气秉性冯国璋都如数家珍,自然也是知道王占元这个人的特点。

  安平开口道:“有了大帅这句话就可以更加放心了,只要我们与滇军共同围住了李纯与王占元。我们就可以以此为条件,让他们电请北京挽留大帅留在南京。只要我们保存了实力,反对称帝的事情就能继续下去。”

  “好,此法甚好。”冯国璋大悦道。

  “可是派谁去和蔡锷与唐继尧联系呢?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可不是一封电报就可以说清楚的。”陈之骥说道。

  “这样,之骥啊,你就辛苦一趟,先去趟湖南,而后再去云南联络唐继尧。让安平跟你一起去。”冯国璋开口说道。

  “是,有了安平与我一起,我就放心多了。”陈之骥说道。

  “陈大哥这么说可就真是折煞我了,安平要跟您学习的事情还太多了,要说放心也应该是我跟着您才放心啊。”安平赶紧说道。

  冯国璋在一旁开口道:“你们两个就不要争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我对你们的感情是一样的,只要你们可以互相帮助我就安心了。对了,安平,你别忘了走之前去看看婷儿。”

  “看来问题是真的解决了,大帅都开始忙着给自己招女婿了。”孟天询却突然开口道。

  听了这话,冯国璋可是毫不避讳,哈哈大笑,说道:“之骥就是我挑选的女婿,你去问问佩儿,这个夫君她满不满意?哈哈,别看婷儿她骄纵不讲理,可我给他选的夫君,也绝对压得住她。”

  孟天询听了之后也是哈哈大笑,连道没错。

  安平与陈之骥却在一旁无奈的相互看了一眼,陈之骥却还加了一句:“看样子你要成为我的妹夫了。”

  安平提起冯婷儿,最先想到的是她的小暴君习性,当下也不敢多想了。

  还是孟天询开口才让安平回过神来,孟天询问道:“那齐耀琳这边怎么办?参谋总长的位置总不能空缺着。”

  “大帅先以身体不适不由拖延着。我和陈大哥会尽快完成事情的。”安平说道。

  陈之骥也知道事情的紧迫性,郑重的点了点头。

  冯国璋说道:“放心吧,我会尽量拖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