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23:21:3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天下往昔
  4. 一 天下,往昔

一 天下,往昔

更新于:2018-03-18 18:24:02 字数:4000

  从三皇五帝,再到七国争雄。秦皇汉武,唐宋元明。我华夏文明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战火的洗礼,却也让我们的辉煌一步步走到了极致。

  东方神龙的骄傲却在清王朝的后期戛然而止。

  西方列强入侵,清王朝腐败不堪。东方的巨人逐渐沉睡。

  凤凰涅槃本就不是死亡,而是为了重生。

  辛亥革命结束了两千年的封建帝制,让我中华藉此重回巅峰。但我们的故事,要从十一年前说起。

  一九零零年的深秋,东北锦州一个平凡的寻常百姓家,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这里焦急的等待。

  门口的男子有着东北壮汉的特质,虎背熊腰,满脸坚毅。只是此刻,他的坚毅早已被焦急所取代。直到他听到那声突如其来的啼哭,高大的男子更是呆立在原地。

  一个上了年纪的接生婆抱着一个初生的婴儿走了出来,开口笑道:“恭喜恭喜,是个小少爷,母子平安。”

  男子听到这话后却毫无反应,初为人父的不知所措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个时候还是后面的一个老者先反应了过来,开口道:“凡生,还不接过你的儿子。”

  被称为凡生的男子听到这话才有些反应过来,呆呆的回过头,轻声问道:“我,我的儿子?”

  老者听了这话早已不耐烦,气的骂道:“不中用的东西,都当爹了,还是这个样子。”

  “哎呀安老爷不必如此,初为人父都是这样的。”接生婆打着圆场。

  安凡生此刻才回过神来,蹑手蹑脚的结果了自己的儿子,配上他高大的身材,实在颇具喜感。

  “爹,我当爹了。”安凡生轻声说道。

  “你是叫我爹呢,还是叫我孙子爹呢。”安青山看着眼前的儿子,实在是不该说什么好,但他也知道自己儿子就是这个样子,只得接着说道:“儿子健健康康的,你也看到了,还是赶快去看你媳妇儿吧。”

  安凡生听到这话也想起来了,赶忙憨憨的回道:“是是,我这差点忘了。”

  说着赶忙将孩子交给了接生婆,他自己赶紧走进了屋子。

  安青山看着这个襁褓之中的婴儿,已经尽显老态的脸上却多了一丝不明所以的凝重。

  过了几天,安凡生的妻子钱氏也已经恢复了不少,这个时代的人们生活的远不是那么仔细,相对应的,体质就也比现在的人好上许多。

  安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可仗着安凡生身强力壮,凭着一身力气倒也可以糊口。如今添了新人口,一家人更加是其乐融融。

  安青山的无助与迷茫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闪现而出,他给自己的小孙子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安平。

  入了秋天的东北已经是极其寒冷了,可安青山虽然年过花甲,可此刻竟然只是身穿单薄衣裳却不觉寒冷。

  安青山在屋中看着闪映的烛光,深邃的眼眸中有着他人难以读懂的东西。

  这里的安静仿佛比东北的深秋还要寒冷,夜半三更,就是安青山眼前的蜡烛都已经烧掉了许多。

  任世间风云变幻,历史如何更迭,时间却从不停止。一晃三年过去了。安平此刻的生活却与其他的孩子大不相同。安青山在安平本该肆意玩耍的时候,竟然开始教授他武功。

  安家在这座城市里其实是非常不起眼的,但却只有安家的自己人知道,安青山年轻时曾经闯荡江湖,不但如此,安青山还是以一身漂亮的武功闻名天下,只不过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安青山在正直壮年时便突然隐退了。这其中的缘由连安凡生都不知道。

  安凡生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卖力气的汉子,实际上他尽得安青山的真传,只不过他的一身武艺从不在人前卖弄。

  因为安青山从小就教育安凡生:不要在任何人面前展露你的武功,否则会惹来杀身之祸。

  安青山从不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过往,也不许安凡生展露武艺。可他却不知疲惫的教授自己的儿子以及孙子武功。

  随着安青山对安平武艺的教授加深,安青山惊喜的发现安平的天赋竟然如此之高,不但比他的父亲高出不知多少,就天赋而言,自己这个爷爷竟然也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安平终于是让安青山看到了一丝希望,他甚至觉得埋藏在心底十几年的事情终于可以悬石落地了。

  安平四岁这年,尚还年约他走起路来已经没有跌跌撞撞,每天坚持习武,更是很少得病。

  这一天,安平正在挥舞着小手练功时,却被母亲叫了过去。

  安平来到自己家的前屋里,发现爷爷,爸爸都在这里,而且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其中为首的是一个男子,极其富态,实际上,这些人每个都是富态十足,身上的衣物极其名贵。这些人中还有一个与安平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同样是穿金戴银,梳着两个马尾辫,清澈的眼神陌生的看着安平。而小女孩的脸上还有一抹挥之不去的病态。

  富态男子名为韩高河,是锦州城内数一数二的富商,病态小女孩名为韩莲,是韩高河的独女。

  要说这韩高河其实还有一个儿子,却在十八岁那年意外病逝,后来才有的这个女儿。恰逢这个韩高河是一个信佛之人,便认为是自己所做亏心之事克死了儿子,如今的女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有意外了。于是韩高河在整个辽宁寻访高僧,求仙问佛,先是在高人的指点下将自己的女儿改命为莲,希望可以得到菩萨的保佑。而后又有高人给出一个生辰八字,告诉韩高河,只要他的女儿和这个生辰八字的男子结为夫妇,必能一生平安,不但如此,还可以化解韩高河自己命中的一劫。

  韩高河接过这生辰八字跪拜叩谢,给了不少香火钱。而后又四处派人寻找此生辰八字的孩童,无巧不成书,同在锦州城内安平就是这个生辰八字,韩高河瞬间便觉得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于是也不管其他,直接登门拜访。

  韩高河表明来意,安凡生虽然觉得这是好事,却还是转头询问父亲安青山的意见,安青山心中思付一番。

  就在安青山心中琢磨的时候,顽皮的安平伸手打翻了一杯热茶,滚烫的茶水立刻烫的安平失声哭了出来。众人皆是一阵慌乱。韩莲此刻却挣脱出父亲的怀抱,竟然一步步向安平走来,捧起安平的小手轻轻吹了起来,并且稚嫩的问道:“疼吗?”

  安平本来还是满脸泪痕,此刻却倔强的说道:“不疼。”

  安平这声还带着哭腔的不疼瞬间逗乐了小女孩,韩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给安平吹了几下,而后便回到父亲身边。

  一旁的安青山觉得这韩莲心地善良,是一个贤惠女子,于是当下同意。

  两家人便这样定下了这门娃娃亲,韩高河有意留下钱财,却被安青山拒绝。

  安平并不知道娃娃亲是什么意思,只不过自那以后母亲经常笑着跟自己说:都是有媳妇儿的人了,还这么淘气。

  除了母亲以外,父亲与爷爷好像也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多么上心,安平依旧每天都要在爷爷的监督下练功。

  实际上,安青山的武功以刀法见长,而且是短刀,他的刀法曾经名震一时,但要是想练习这种刀法,要先练五年身法,再练十年单刀,而后入手此刀法的最高境界——双刀。

  安青山的双刀曾让多少高手饮恨,可是当安平七岁这年,安青山却发现了比当初击败对手更加兴奋的事情:安平三岁习武,四年以后,竟然就可以引动双刀。

  安青山的欣慰其实隐藏着一份无奈,只不过他的过往实在神秘,外人不曾得知。就是安凡生都不曾听过只言片语。

  七岁的安平已经有了同龄孩子不曾有的坚毅,他对武功的理解超凡脱俗,而且天赋极高。安家刀法属于中国古武术,重视基础,安平的天赋却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接受别人无法接受的领域,所以对于这套刀法的修炼突飞猛进。

  安青山仿佛在安平身上看到了希望,不但教授他一身本事,还催促安凡生抓紧送安平去读书。

  于是年幼的安平便每天闻鸡起舞,还有学习到夜半三更。

  安凡生自然觉得男孩子吃一点苦没什么,可这却心疼坏了母亲钱氏,虽然这个本来就很拮据的家庭如今更加捉襟见肘,可钱氏还是要给安平买上许多有营养的食物,以此来给安平补身体。

  安平自己却乐得如此,每天告诉母亲不要过分操劳,自己完全可以应付。

  另一边,安平还会时不时的找到父亲,干什么呢?切磋武艺。

  安凡生的武术天赋远不如安平,可仗着练武时间长,安平并不是对手。可安青山却看在眼中,他发现安平与父亲的每一次对战都会有所不同,每次都有所提高。安青山断定不出三年,安平便可以与其父亲不相上下。

  岁月不饶人,安青山年轻时闯荡江湖,任凭武功再高,却也是弄得伤痕累累,年轻时还好说,如今年岁大了,这些身体上的创伤便接憧而至,安青山仿佛在一夜之间百病缠身,憔悴不堪。

  安凡生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每天更是玩了命的一样干活,想要多挣些钱。而安平的母亲钱氏却也是一个孝顺的儿媳,看到公公病了,也是做些手工刺绣的,一边贴补家用,一边照顾公公和安平。

  即便如此,安青山的重病还是没有什么好转,可他依然明天都坚持教授安平武功,并且怎么也不肯让安平不读书。

  生活的拮据其实早就让安平心生烦恼,他不知道将来该何去何从,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安平小小年纪,就要想着今后何去何从。

  可安青山此刻却更加疯狂,没日没夜的教授安平武艺,仿佛怕自己时日无多不能将所有的一切都教给安平。

  安平十岁这年,就可以与父亲对战而不落下风,双刀在他的手中犹如龙凤交替,让人眼花缭乱。

  安家刀法美如画卷,却又没有多余的花哨,而是招招致命。安青山凭借这样的刀法曾经纵横江湖,只是如今,英雄已经迟暮。

  一九一一年,安平十一岁了,这一年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高举革命火炬的英勇斗士用他们的生命之火燃尽了中国两千余年的封建帝制,这一场辛亥革命,让腐朽的中国开始枯木逢春。

  可这一切与十一岁的安平却没有多少关系,他的伤心不在于封建帝制的结束,而在于自己的爷爷,安青山的重病不起。

  都说病来如山倒,安青山的病还是积劳成疾,身上的旧伤就像赌债一般,此刻突然袭来,别人无法接替,只能安青山自己硬抗。

  夏末初秋,东北的寒意带走了安青山最后一丝气息。

  安平在家人的痛哭之中颤抖的抚摸着手中的一对短刀。这是安青山临终时交给自己的,安平脑中回响着爷爷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这对短刀,名为龙骨凤翅。

  除此之外,重病的安青山甚至没有力气多说一句别的,只是将这双刀教给安平时,安青山的眼中,有一丝嘱托,一丝不忍,还有一丝无可奈何。

  龙骨凤翅,安平不知道这四个字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但他知道,这对短刀的来历,与自己的爷爷一样神秘。安平同样知道,爷爷在天之灵,会指引自己一步步找到最后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