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6-19 09:08:1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都市之国王游戏
  4. 第二十九章内讧

第二十九章内讧

更新于:2015-03-24 17:35:56 字数:3286

  吴亮带着众人穿过了一片树林,来到了一个小溪的源头,旁边还有几块大石头,从乔玄的角度看,可以看到那堆乱石之下有一个小洞。洞的大小正好适合一个身材适中的成人通过,并且,洞口形状并不规则,并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如果不是吴亮带路,乔玄他们说不定会以为这里只是某种野兽的窝。

  乔玄几人互相看了看,均是有些犹豫,最后决定让狗先下去,然后再决定他们下不下去。

  众人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直到听到洞里隐约传出狗叫,众人才终于松了口气,各自整理装备,准备进洞。

  刚进洞时,洞内并不是很陡,周围多是一些泥土,还有一些突出来的石头堆成的,仅仅是一点动作就弄得洞内灰烟瘴气的,呛的乔玄眼泪都要出来了。

  乔玄赶快用衣服捂住口鼻。又向前挪动了几步,前路突然变窄,害的乔玄差点一下控制不住直接撞到前面的人,幸亏他及时抓住周围的石头,稳住了身形。

  可是就乔玄这么一抓,竟然让那块石头微微松动,沙石纷纷落下,似乎是有崩塌之虞。乔玄立刻用双手捂住头,生怕沙土落下来把自己埋了。

  停了半晌,乔玄发现周围洞里并没有崩塌,后面的人也快要跟上来了,这才用手抹了抹脸上的土,小心翼翼的又向前爬去。

  愈行愈深入,乔玄主见听到了滴水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最后,乔玄发现路已到尽头,前面则是有一个洞,走在乔玄前面的人已经不见踪影,而走在他后面的人为了保持合理距离,现在还见不到。

  乔玄摸黑向洞周围探了探,竟然出乎意料的摸到了类似于水泥的东西。正疑惑间,觉得眼前一亮,晃得自己睁不开眼来。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下面挺安全的,下来吧。不过小心点,刚才下来的时候差点给我摔懵了。”

  说话的人正是王舜达。

  眼睛适应了强光,乔玄小心翼翼的在王舜达的帮助下从洞中跳出来。

  跳下开的第一感觉就是阴冷和潮湿,定睛一看,乔玄看到了脚边的水和周围用混凝土铸成的圆形结构。至于最开始派下来的土狗全身湿漉漉的打着哆嗦,正用舌头舔着自己的毛发。

  “这里是下水道?”

  “没错。”站在最角落的黑暗中的吴亮说道。

  顺着吴亮的声音看过去,乔玄发现吴亮竟然已经从崩溃中走了出来,神色正常,看着与常人无异。

  吴亮接着说道:“这里是教廷人建的基地的排水系统,当年教廷的人(无意冒犯别人的信仰,情节需要,各位看官看个热闹就好,别当真)打着传教的旗号来天朝建的,为的就是拿天朝人做实验,再后来的百年间,这帮人在这里对我们天朝人做出了众多违背人道,让人发指的事情。”

  “是什么?”乔玄追问道。

  “让人失去情感和意识,成为他们杀人的工具,用来杀你们,不对,现在应该说我们了。我曾经得到了一些权限,有机会看到一些教廷的典籍,里面曾经提到过。”Franco抢先回答道。

  听到Franco的话,众人均是一阵沉默。这么多年来,该有多少同胞命丧于此啊。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便继续上路了。在吴亮的带领下,几人终于从下水道爬了上来。

  环顾四周,借着微弱的灯光,乔玄发现这里面摆着一张张的床,看床的大小,并不是给大人睡的,整个屋子里大概有三十个床位。莫非这里就是吴亮他们当时住的地方?

  “这里的确是我们住的地方。”吴亮解释道,“当年我们住在这里时候趁夜轮流钻到下水道里挖洞,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们只能刚才咱们进入下水道的位置挖洞,够不到就偷一个梯子来,挖不动就把吃饭用的刀偷偷拿来一点点的挖。不过最后活着逃出这里的就剩下我了。”

  很难想象,以当时年幼的他们是怎么办到的,不过事实证明,他们办到了,也许这就是人的强烈的求生欲吧。

  这间卧室的门是关着的,不过已经年久失修,金属部分由于空气的腐蚀已经破坏的差不多了,乔玄只是少一使劲儿,就把门推开了。

  走出这间卧室是一个长廊,长廊的左右有很多间和这个卧室一样的屋子。可以想象,这些屋子在满员的状态下差不多可以装下三四百人。

  再往前走是上楼的楼梯。由于年久失修,木头楼梯显得有些摇摇欲坠,踩在上面的声音嘎吱嘎吱的。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中,这种声音不亚于用指甲刮黑板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众人均是小心翼翼的把着扶手,有些干脆等在后边,走别人走过的地方,而吴亮的步伐却一点都没因此减慢,走在最前面,随着他的脚步,木板发出震耳欲聋的节奏相等的嘎吱声。

  终于,木板还是不堪重负,应声而断,吴亮整个人往下一沉,众人就那么眼瞅着吴亮的一只脚陷入到断开的木板之下。乔玄本想上去帮忙,可是中间隔着四五级台阶,这种情况他也不敢贸然乱走,只能这么看着吴亮。

  吴亮立刻扶住扶手,本来摇摇欲坠的身子居然稳住了。不过他显然没有吸取到教训,或者根本不在乎这样的教训,依然保持同样的频率往上爬。

  一共也就是十几步的台阶,众人却爬的如履薄冰,花了能有十多分钟,这才爬到了楼上。

  爬到楼上,入眼就是一块巨大的黑板,黑板上以潦草的花体字,用红色和白色粉笔写着一些乔玄一时间看不懂的文字,那些粉笔字由于是很多年前写上去的,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这就更不好辨认了。

  还在乔玄仔细辨认着黑板上的字的时候,突然后面灯光一闪,乔玄听到了拍照的声音。回头一看,竟然是Franco拿着手机将黑板上的字拍了下来。

  不戴乔玄反应,有两个人影就冲了过去,一个是王舜达,另一个是吴亮。王舜达冲上去二话不说将Franco手中的相机抢了过来,而吴亮则是扑上去和Franco扭打起来。

  乔玄本想上去阻拦,但是看了下魈丝毫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而是满脸都是看好戏的表情。再看看四更是冷笑着看着扭打在地上的两个人,丝毫没有想帮忙的意思。

  王舜达抢过手机,指着Franco嚷着:“我就知道你们教廷这帮人没安什么好心思,我就知道。”

  由于Franco和吴亮两人手里面都没有家伙,而且两人的实力还差不多,谁也没在谁身上占什么便宜。直到两人觉得累了,魈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和王舜达两人一人拉一个,将两人分开。

  乔玄看着此时的两人不禁有些好笑,尤其是Franco。Franco在乔玄面前一直以一个公子哥的形象出现,哪里能想今天一样,鼻青脸肿的啊。可是此时情况不明,乔玄也不至于心大到那种程度,所以没笑出来。

  “说吧,怎么回事?”魈问道。

  “整个黑板上都是用来培养我们的计划,坚决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知道了就有可能用这些数据继续造出杀人机器来。”吴亮的情绪非常激动,说完后还恶狠狠地看了Franco一眼。

  “你知道这事?”魈问道。

  “事先是不知道,不过刚才在看到这些的时候,我猜的。”

  “你要用这些干嘛?”

  “怎么?不相信我?”

  “我说什么来着,这些人不能信。”王舜达实在是忍无何忍,插话道。

  “老王,你先别说,让他说。”

  “我知道你们一直以来都不是那么信任我,我在跟着你们的这些天,都有人暗中跟着我。教廷不要我,你们一时之间也不信我,难道我就不能培植一些自己的力量吗?”

  “你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反正我在你这里也干不长,还为你们效了那么多力,自然是要要写报酬。”

  “这就是你要的报酬?”

  “没错,不过放心,我要这些绝对不是来对付你们的。我要这些完全是为了对付教廷的。我最近派人差了不少资料,发现教廷因为日渐式微,在最近几年几乎废弃了除了他们可以直接管辖的地区的研究所,销毁了大部分资料,但是由于天朝和教廷闹得有些僵,再加上天朝直接出面帮助你们,这使得教廷难以将留在天朝内的资料完全销毁。这才是我这次出来这么心急的原因,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难道你就没有想到教廷的这些研究毁掉了多少人的一生?难道你还要用这些方法来害人吗?”吴亮朝着Franco吼道。

  “我只是想让教廷施加在普通人身上的那些恶行再施加于他们身上。”此时的Franco满脸都是恨意,根本停不进别人的劝告。

  乔玄听到Franco的话摇了摇头,又扭头看了一下四,发现四此事仍然冷眼看着吴亮,一脸的不善。这些乔玄一路都看在眼里,嘴上虽然没有劝阻,可是一路上他都有意无意的挡在四和吴亮中间。若不这样乔玄可以保证,如果乔玄他们用不上吴亮了,四立刻就会杀了他。

  为什么身边这么多美好的事情这些人都视而不见呢?非要被仇恨蒙住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