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7 23:30:5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廊州传奇
  4. 第一章 街上的小蛮人

第一章 街上的小蛮人

更新于:2017-04-21 15:33:06 字数:3271

  猩八忐忑不安地走在乐安城的街道上,山鬼懒懒地趴在他的肩头。对于这个三年前便被部落派遣到吉平内务学府学习吉平文化的蛮人少年来说,吉平人修建的巨大城市以及那其中纷繁复杂的巷道已经不再令他感到迷乱了。然而,如何应对周围吉平人对自己投来的好奇目光却是在学府内学习不到的,这也正是他现在紧张的原因之一,但不是最重要的。

  三年前,阿爸骑着家里的老山猪送自己上吉平设立在岭南森林里的驿站。猩八至今还记得阿爸脸上那往日一般严肃中略带了些温和的表情。

  “猩八,到了吉平人的地方好好学本事,别给阿爸阿妈丢脸!”

  可是好像自己就要给阿爸阿妈丢脸了。内务学府的学习包括文化课程、政务课程和军事课程,在进行军事课程的时候学生是会被编入吉平军籍,并授予预备军官的军职。一周前,包括猩八在内的几个内务学府的学生来到廊州首府乐安城接受武训考核。恰好几天后遇到乐安城署下发了一个追捕通告,领队的校尉便将此次追捕作为了考核题目。可悲的是,从出发到此时,追捕已经进行了两天,不仅连对方的影子也没摸到,反倒是在今天上午中了对方陷阱。还好猩八反应快,及时从窗户里跳出躲过了一劫,但再进去时却发现一同受命出发的两个家伙莫名其妙地失去踪迹,怎么也找不到了。虽然猩八没有受伤,不过要想完成任务恐怕已经是不可能。

  山鬼这两天什么忙也没帮上,就知道吃和睡。一到有动静儿的时候就不见,等到一切都平和下来才会在无意中发现它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了自己肩头,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只顾趴着睡。这也就算了,毕竟山鬼还只有这么大一丁点,让它去打斗也没多大用处。但就是让它辨别气味,或者哪怕提供一丁点的追踪需要的信息竟然也做不到。猩八心下恼得很,直后悔没有像绝大多数族人一样养头山猪当饲兽。或者即使是像吉平人那样养条狗,也总比它强多了。

  今天已经是最后的期限,明天早上太阳升起之前就必须回到领队的校尉那里复命。但是追捕目标没抓到不说,连两个同伴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样的结果预计武训考核不仅不及格更极有可能会被学府逐回岭南森林里的老家。

  到时候该怎么跟阿爸阿妈解释呢?说自己没学好被赶回来了?猩八就算是死也不敢这么说。

  乐安城是廊州地区的首府,虽说规模远比不上吉平首都——羽都,但相对于一个人来说也已经足够大到不可能在一天内搜寻个遍。跟着上午中了追捕犯的陷阱,仅有的线索干脆地就此中断。这也意味着猩八就算是想去拼命也找不到地方了。

  日头渐渐阴沉,街道两旁的摊贩陆续撤去摊位,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猩八那蛮人灵敏的鼻子渐渐闻到从附近飘来的饭香。缕缕炊烟从一个个烟囱里轻轻升腾,随风摇荡了几下便淡淡地扩散开来。山鬼用毛茸茸的小手纠了纠猩八的耳朵,这是它感到饿时的习惯动作。猩八从腰间挎着的口袋里掏出两块拳头大的柿子饼,一块给了它,一块放在自己嘴边咬下一口。山鬼再怎么没用,也是要好好喂着的,这是所有蛮人对自己饲兽的传统态度。

  从家乡寄来的平日里觉得清香甜蜜的柿子饼,今天却怎么都咽不下去。山鬼三两下啃完了自己的那块,见猩八半天不吃,便顺着他的手臂爬去抢。猩八也就顺势给了它。

  “哟,这小猴子真有意思。”一个略显干涩的男人的声音冷不丁从旁边冒了出来。

  猩八和山鬼同时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身着青色长衣的男子站在旁边,姿态貌似优雅,实际却有些做作,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自己。他红底白纹的腰带上别着只有那些喜欢空谈文艺的文儒才喜欢的笔型玉饰。这打扮,像是早早吃过晚饭来市井间闲逛的富家公子哥。只是他的身边却没有如猩八常识中那样跟着一般年纪的下人。

  这个文儒似乎见过些世面,并不在意猩八深色皮肤和浓眉大眼的蛮人面孔,只是颇有兴趣地看着山鬼,又说道:“纯黑色的小猴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猩八有些不高兴,自来到吉平后已经有无数人把山鬼当成小猴子了,事实上他们确实很像。但猩八不喜欢别人把山鬼当猴子,于是解释道:“山鬼不是猴子。”重新跳上猩八肩头的山鬼似乎也明白了两人的意思,龇着牙朝文儒摆出一副厌恶的嘴脸。

  文儒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这小猴子还真灵性。”便想伸手去摸。但是猩八冷冷的脸色让他又不得不把手缩了回去。

  猩八再次冷冰冰地提醒道:“山鬼不是猴子。”顿了一下又说:“别随便碰它,会咬掉你的手指头的。”

  文儒不是很在意地笑了笑,点点头说道:“好的,是山鬼行吧。那请问山鬼又是什么呢?”

  “山鬼就是一只山鬼。”

  山鬼站在猩八肩头点点头,表示对猩八的认同。

  文儒颇显惊奇地看着山鬼点头的动作,又略带疑惑地问道:“你是说山鬼本身是一种动物,你肩上的这只又是一只山鬼,而且取名叫做山鬼,与它族类名字一样是吗?”这段话有些绕口,但猩八的话本就难理解,能一下子解释出来也算这个文儒有些悟性。

  猩八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表示对方是对的。

  然而文儒却有些不依不饶地问道:“南边真有山鬼这种族类吗?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在书上看到过。”

  猩八心情本就不好,偏偏这人还如此纠缠,便提高了嗓音有些生气地说道:“我骗你有什么意思,岭南森林里的事情你们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如果都要用书来一本本的记录,只怕是把你们乐安城中的每间屋子都拿来用作放书也不够。”

  文儒只是多问了两句,没想到对方就生气了。不过他实在是对山鬼太有兴趣,怎么都愿意多了解一下。

  猩八看着日头又下去了一分,想到考核的失败,心里更加慌乱,也无心再和这个文儒交谈下去便说道:“我要走了,您请自便。”

  文儒见对方不想搭理自己,也有些慌了,连忙说道:“如果哪里冒犯了小兄弟的话,还请小兄弟宽谅宽谅。我实在是很喜欢你的这只山鬼,能不能把它卖给我呢?价钱都不是问题。”他确实是懂些行情的人,知道大抵蛮人来到吉平的社会最缺的就是钱。一则蛮人从部落里出来就没有自带的,二则蛮人不怎么会理财,每每弄到一笔钱也花得飞快。所以在羽都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蛮人把从岭南森林里带出来的奇货拿到市场上去卖,也总能卖出个不菲的价格。

  但是他懂的行情却只是一知半解,蛮人从小选定饲兽饲养是一种希望人与自然的生命相伴成长的种族习惯。饲兽的地位并不是宠物,而是家庭成员。人们可以把祖传的某某书画拿去卖钱应急,却从没听说谁把自己的弟弟卖掉了。天性淳朴的蛮人更不可能干这样的事,甚至会把这样的要求当做对自己的亵渎。

  猩八正是感到自己遭到了侮辱,转身就准备走。山鬼感觉到情形不对,飞快地从猩八上衣的领子开口处钻进了他的衣服中。

  文儒看到猩八的反应也意识到自己犯了错,不过他认为这是提钱的缘故,蛮人虽然缺钱,但一般情况下也确实是不会对钱有着极大的兴趣的,或许换作其他的东西可以尝试一下。看见猩八要走,情急之下从后面直接抓住了猩八的左手,将他拉得转了过来,同时迫切地说道:“你不喜欢钱,我还有别的好东西,能等等吗?”

  却说猩八刚要走,突然被文儒拉得转身回去,心中顿时生出一番警惕:按照平常的情况,一个人被人从后面猛地一拉确实是很容易被拉得转身的。但是猩八却不同。猩八本是蛮人,而且即便是在蛮人中也算身体好有力的,同部落的好多蛮人小伙子也拽不倒他,更何况他在帝国内务学府学习的三年里认真练习了吉平武训中的马步扎桩,即便是在分心时也没有一个同学可以撼动他。

  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看起来弱兮兮的文儒居然一下子把自己拉得了一个转身,这让他不得不重新打量起对方。于是也就停下来看着文儒。

  文儒却还以为猩八是对自己说的其他的好东西动了心,于是一手拉着猩八生怕他跑了,另一手从自己怀里像变魔术一样摸出件件事物来。

  “你看,这是找遍整个廊州也才寻得三件的廊州古笛。”

  “这是从吉平东边海港上得来的怀表,随时随地都可以用它看时辰。”

  “这是米莫贵族才有资格佩戴的日炎玉石,挺热乎的。”

  他一边掏一边介绍着,前前后后总共掏出了七八件东西。猩八完全不懂他那看似平坦的衣服里是如何装下这么多东西的,事实上他确实也不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但是一个从怀表表带上掉下的一个精致的水滴型项链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今天上午中了陷阱消失的一个家伙的随身携带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