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30:01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纷乱之争
  4. 第四章 偷袭

第四章 偷袭

更新于:2018-03-17 19:24:59 字数:3482

  两人已经来到了村外森林的边缘,通过村落和森林之间的练级区的时候张徙南顺手用自己想好的套路虐杀了好多当初咬他的野狼。张徙南依靠【疾行】技能,加速到150%移速上限,差不多7.5移速的时候,依靠【背刺】的短CD和高爆发绕到野狼背后袭击。而野狼在一般情况下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即使有,大多情况下也是扑了个空。

  成熟掌握这简单的套路之后,张徙南完全是在表演。

  夜晚的时候视野并不是很开阔,特别是在森林里更加明显,本就不大的视野被树木挡去了打扮,充其量只有七八米的视野范围。而此刻张徙南的【亡者之瞳】并没有发挥出很大的效果,因为他的作用是穿透黑色迷雾,而不是树木。

  【哥布林喽喽】等级3

  生命:150魔法:50

  攻击:15-16法术强度:0

  护甲:10法术抵抗:8

  愤怒一击:打出一击150%伤害的重棒,被击中者有30%几率晕眩2秒。

  此刻,他们遇见了一只半人高的哥布林。这只哥布林看到有人闯进了自己的领地,嗷嗷乱叫挥舞着棒子便冲向了张徙南和胡月。

  可惜这只哥布林的第一仇恨目标是一直处在150%移速的张徙南。他在哥布林冲向自己的时候借着树卡位绕到了哥布林背后,然后一记背刺刺在哥布林后背上。张徙南就这样利用周围的环境控制着节奏,一点一点磨着哥布林的血量。胡月则靠在树上看着张徙南和哥布林喽喽的战斗,因为树木如此密集的地方弓手并不好发挥,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危险。

  “—13”

  “—11”

  “—15”

  ……

  这次张徙南对天发誓,他只想好好打怪,根本没有想过耍帅这事——可是你不想耍帅,有人想啊,当哥布林的血条降到二三十的时候,忽然猛地挥舞手中大棒原地一转,赶巧打到绕道身后的张徙南头上,赶巧不巧,一个晕眩的debuff出现在了他头上,然后哥布林又是大棒一挥,再一扣,华丽地完成了一套连招。

  “—28”

  “—17”

  “—19”

  这招莫非就是张徙南当初打野狼时使出的神龙摆尾,只是哥布林貌似是得了真传,若是攻击高,就是一套combo带走对面的节奏。

  还好胡月及时救场,一记猛矢打断了哥布林的后续攻击。

  “—21”

  胡月又接连两次平A,醒来后的张徙南正面一记背刺带走了这只哥布林喽喽。

  “小儒子你看,掉钱了。”胡月第一次看到怪物爆出了7个铜币,有点小激动。

  张徙南也是第一次看到怪物掉落铜币,不过这种情况使他的猜想印证了三分。他顺手对哥布林的尸体用了初级采集,结果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木棍】(凡器)

  攻击力:1-3

  需要等级:1

  此刻当初殴打张徙南的木棍静静地躺在他的背包里,其属性相较于新手装备有了小幅度的上调。

  “我现在知道的差不多了,走,再去杀几只。”张徙南又向森林深处走去。

  哥布林的数目并不多,每隔十几米才有一只,不过这个林子大得惊人,他们走了半天还没走穿这个地图。

  沿途中张徙南和胡月配合杀了十多只哥布林喽喽。打多了张徙南发现这怪物有一定的技能前摇,会短暂地停顿一下。而且每只哥布林都会掉落铜币,可以通过采集获得木棒,其中一次还从哥布林身上获得了一瓶生命药剂。虽说这里的哥布林有点凶残,不过经验确实给力,他们两人已经到了3级73%。

  “小儒子,你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这里除了哥布林没别的东西了。”

  “小儒子,你说这些哥布林掉的木棍都快塞满我们的背包了,要是能卖给NPC能给多少

  “小儒子,你那任务要是拿到了什么好东西,一定要记得姐姐那一份啊。”

  ……

  胡月左一个“小儒子”,右一个“小儒子”,就没有停过,偏偏一个哑巴,一个话唠。

  “嘘。”

  张徙南用手捂住了胡月的嘴巴,因为他看到一只头戴绅士帽,背着巨大囊袋的哥布林出现在视线里。那哥布林盗贼不与其他哥布林一样,而是坐在一棵枝桠上把玩着一个东西,远远看去,它的屁股下面貌似垫着一块铁疙瘩。哥布林被浓密的树叶挡住了大半身体,若不是张徙南警觉,肯定不能发现它。

  【守财奴欧也妮·葛朗台】(唯一)等级未知

  生命:10000魔法:10000

  攻击:1法术强度:1

  护甲:1法术抗性:1

  技能未知。

  注:因在吝啬和财富在众生灵中出名,这位哥布林人人皆知,但见过它的人却寥寥无几。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哥布林之一,这位盗贼习惯居无定所,到处行窃的生活,而且有一个奇怪的嗜好——把收集到的珍宝藏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没有人知道藏匿宝藏的地点,也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获得这些珍宝的,它的过去和将来一直都是一个谜。

  不知道为什么,张徙南下意识对那怪怪的哥布林使用的勘察技能会有效果。理论上来说,这个等级未知的怪物对现在低等级的勘察技能是完全免疫的,也许是因为它太过出名了吧。

  “胡月,等等我试着潜伏到那棵树下面。等到时机成熟,你就蓄力射出猛矢,试着能不能把它打成僵直,我趁机上树把它坐着的盾牌抢过来。”张徙南部署这行动。

  “遵命,小儒子。”胡月知道张徙南的游戏天分比自己高了一点两点,所以乖乖听命。

  张徙南猫着腰缓慢地穿过低矮的灌木丛,一点点靠近葛朗台所在的那棵树。所幸的是那叫做欧也妮·葛朗台的哥布林貌似沉浸在欣赏宝物的愉悦当中,没有注意到张徙南的靠经。

  已经潜伏到树下的张徙南轻轻地抬起手,竖起中指指向头上的守财奴。这是他与胡月之间的暗号,表示时机成熟,开始行动。

  “嗖——”一声刺透风的尖啸兀然响起,一记猛矢遥指枝桠上还没反映过来的哥布林。

  可是纵横世界多年的传奇盗贼哪是这么好对付的,即使它的攻击若同挠痒,即使它的防御薄如纸糊——不知道什么时候,葛朗台已经转过了身子,就在猛矢即将射中它的一刹那,它右手猛然抓住箭身,快速旋转一周竟然把猛矢掷了回去,指向胡月。

  张徙南已经来不及说小心了,此刻他已经跃到了葛朗台的背后,用身体最前沿的右匕首快速刺向了它。

  “格挡”

  葛朗台在施展了一招青龙反水之后,竟然在瞬间回身握住了张徙南攻来的匕首。此刻,葛朗台脚下还踩着那面盾牌,可是不要忘了,葛朗台一直用右手防御张徙南和胡月的攻势,是因为它来不及把本在手中把玩的东西放回囊袋,只能握在左手。

  千钧一发之际,张徙南借力旋转身体,左手的匕首猛然刺向葛朗台的眼睛。葛朗台黔驴技穷,只能松开握住那东西的左手,任其自由坠落,赶紧用左手护脸。

  而张徙南使出一套旋身二连刺之后已经力竭,也从树上掉落,刚好在半空中截获葛朗台掉落的那东西。张徙南来不及多看,就把他它收到了背包当中。

  又是一记猛矢袭来,只是这次射向的不再是葛朗台的上半部身体,而是踩着那面盾牌的脚。作为一个盗贼,葛朗台厉害之处自然是它的手掌,虽说它的双脚跳跃力和速度十足,但要像上次那样进行反击是不可能的。所以葛朗台只能暂避锋芒,后跳到了身后的枝桠。

  此刻张徙南已经安然落地,他看向已跳到另一枝桠上的葛朗台,后者的脸上满是幽怨的神色。

  “我会记住们两个的,人类。”葛朗台与张徙南双目相接,对视了若干秒,“特别是你,半犬……半儒。”

  话音刚落,张徙南和胡月的视线里已经没有了葛朗台的身影。

  张徙南完全不担心葛朗台的偷袭会伤害到自己,毕竟攻击和法强都是一的战五渣是没有任何担心的必要的。他所担忧的是葛朗台的技能的未知所带来不可预知的结果,可是现在葛朗台逃走了,张徙南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这时张徙南才想起刚刚被葛朗台犀利反击的胡月,连忙回身找了过去。

  “你怎么样?”张徙南问道。

  “这时候你想起我啦。”女生总是喜欢傲娇,“那怪物不是没有攻击吗,为什么一下子直接打掉我113点血,差点被秒了,还好我机智过人,瞬间喝下生命药剂。”

  “那应该是一个类似反击的技能,可以是反击的伤害大幅度上升。”张徙南思忖了一会说道,“而且它可以格挡大多数的物理攻击,反应又是奇快,至少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一点破绽都没有。”

  “哪有,这怪物还不是被我们的小儒子偷袭成功了。”不知道胡月是不是在夸张徙南。

  这次张徙南又逗了,这葛朗台就算被一群将来60级的玩家包围也能安然离去。葛朗台此刻的忍辱离开,是客观分析后得出的最佳策略——那东西已经被张徙南收进了背包,那女弓手也察觉到反击能力的强大,想要夺回来已经没了可能,而那块盾牌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现在对它来说如同废铁,所以,留下来是没有任何所用的,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

  而且,葛朗台是个很记仇的人。

  “对了,你刚才不是从怪物那抢了一件宝贝吗,我可看见喽,别想私吞。”胡月的贪钱和张徙南有得一拼,“还有树杈上的东西那怪物是不是不要了?赶紧拿下来让我看看。”

  张徙南这是才想起那树桠上还躺着他的任务物品,急忙取下来,和胡月共享了两件物品的图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