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3:15: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寒天绝地
  4. 第一章 归来

第一章 归来

更新于:2018-03-15 21:16:37 字数:2928

  红日西落,将天际的云彩染得一片通红。天穹之下是一片巍峨的建筑群,此刻在太阳的映射下,整个天地显的红艳美丽,瑰丽无比。

  原本喧嚣热闹的街道正在渐渐的安静下来,广宽的街道尽头,两道身影正在缓缓走来。

  前面的身影较高,身形挺拔,步法飘然。后面较低的身影则是一瘸一拐,吃力的蹒跚而行。

  细看之下,发现较低的身影是一个少年,不过少年的脸庞上青一块紫一块,一只眼还肿着,眼皮都快睁不开了,嘴角好像也被人打了一拳,同样红肿着,整个脸都变形了,好不凄惨。此刻,少年嘴里正不停的念叨,同时还夹杂着一些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嘶嘶声。

  “臭老头!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嫉妒我比你年轻!”

  “嫉妒我比你帅!嘶…疼死了,疼死了。”

  “老头说你呢!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呢!嘶…好疼。”

  一路上任凭少年怎么叫嚷,前面的身影也没有停下,仍旧不紧不慢的走着,引起周围人的一阵侧目。

  少年也是勇猛,脸都快成猪头了,嘴唇都肿的快成香肠了,依旧不能让他闭嘴,可见他心中的悲愤有多大。

  街道的前方出现了一片宏大的建筑,前方那道身影终于是停了下来,驻足远望。

  “呦,老头,这会儿你怎么停下了,一路上你不是迫不及待回来见你的梦中情人吗,这都到眼前了,怎么现在又胆怯了?这么多年了,连个表白都不敢,我都替你害臊啊。”

  高大身影望着前方的某座建筑,轻悠悠叹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小兔崽子你还小,不懂的。”

  “切~总是拿这句来忽悠人,你就是胆小。”少年不屑的说道,说完脸上又是一阵抽搐,摸了摸他肿胀的脸庞,不忿的道:“你就是嫉妒我有女人疼,有女人爱!”

  前面的身影发出一声轻笑,缓缓转过身来,露出的居然是一张中年人的面庞,若非其头上的几缕白发,单看其脸庞绝对与少年口中的“老”字根本不沾边,最多也就是个中年人。而且虽然有几缕白发,不过却是更显的有几分英气,可以想象中年人年轻时也绝对是一个美男子。

  中年人看着少年,温和的笑道:“小天啊,我看你一路嘴就没有停歇,精力十分旺盛,是不是还要为师给你加点料呢?”

  少年人顿时打了个激灵,但他毫不示弱,咬牙切齿的盯着中年人。

  这时一道身影从前方的建筑中飞驰而来,几个起落,就出现在了二者面前,来者是一个比较粗壮的中间人,面相普通,不过长的一双浓眉让人印象深刻,只见浓眉壮汉出现后立马向着中年人抱拳施礼道:“属下恭迎堂主!”

  白发中年人向着刚出现的人影微微点头,问道:“文达,让你调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刚出现的人影像是怕走漏风声,走上前来,低头向着中年人耳语了几句。

  “达叔,你怎么好像就没看到我啊,这才半年不见啊。”少年哀怨的声音响了起来。

  被他称为‘达叔’的身影一愣,看到白发中年人身后的少年后,眼睛顿时瞪大了,疑惑的道:“小天?”

  “达叔啊,你可算认出我了。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少年一瘸一拐的上前抱着壮汉就是哀嚎,眼睛使劲儿的挤,好像要挤出几滴眼泪似的,可惜没有成功。

  浓眉壮汉先是一惊,接着看了看老神在在的白发中年人,好似明白了什么似的,然后故作惊讶道:“小天,你咋成这熊样了啊。”

  “还能有谁!还能有谁!除了这个老头子,谁能下的了这么狠的手!”少年悲愤的用手指着白发中年人。

  回应少年的是壮汉的大笑声,然后完全不顾少年的疼痛,在少年的脸上狠狠的拧了一把,惹的少年一阵乱嚎。

  “嘿嘿,这脸蛋手感不错啊,还是原来的感觉。”壮汉咧嘴笑道。

  “张文达!你还是人吗!”少年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啦。

  “好啦,别装可怜了,回去自己找疗伤药去吧。”白发中年人一句话把少年就打发了,然后和浓眉壮汉一同消失在了夜色中。

  少年那个气啊,好不容易遇到个人,还是个落井下石的,可是还没等他发作,两人就已经消失了,气都没处撒。

  少年一瘸一拐,穿过一重重院落,郁闷的往自己的住所走着,走过一座小院时,迎面碰上一个少年,少年留个平头和他差不多高,不过长的比他壮一点。

  “咦?你是人还是猪妖啊?”平头少年奇道

  “王猛!你才是猪呢!”回应他的是一句怒吼。

  平头少年王猛一听这声音,先是疑惑,后是惊喜的问道:

  “南天赐?”

  一瘸一拐的少年没好气的道:“废话,快来扶着我点。”

  王猛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立马过来就给了南天赐一个熊抱,弄的南天赐又是一阵痛叫。

  “痛啊!王猛,没看到我身体什么情况吗!”

  王猛一听,连忙松开,挠挠头,咧着嘴笑着,连忙道歉。

  “嘿嘿,不好意思啊天赐,兴奋过头了。”

  “你这混蛋,道歉的还能再虚假点吗?”

  王猛一阵傻笑,同时赶紧过去搀扶住了南天赐,然后才惊奇道:“天赐,你这出去半年,回来咋成了这熊样啊。”

  “你嘴里就没有好话吗,一会儿猪妖一会儿熊样的。”

  “不是,你不是跟堂主出去试练的吗,怎么好像是被人练啊。有堂主在,你还被人揍的这么惨啊。你们遇到什么高手啊。”

  “别提了,正是因为有那个老家伙在,我才这么惨的。”

  “啊?堂主又亲自试练你了啊,不过这次也太狠了吧。”

  “那老家伙就长着颗黑心!”

  “嘿嘿,也就你敢这么说堂主,不过这次试练时间也够长的啊,一走就是半年多啊。不过总算回来了,虽然回来的样子有点糗。”

  王猛的话,让南天赐想起了这半年的经历,他师父将他丢在一个深山老林里,刚开始还陪伴在他身边,后来便不知所踪了,让他独自一人面对层出不穷的各种凶兽,数次被凶兽击成重伤,要不是携带了不少疗伤药,他早支撑不下来了。好不容易坚持了下来,结果他师父见他居然没受多大损伤的出来,对这一结果非常不满意,又再次将他踢进了老林中,这一次南天赐没那么幸运了,最终疗伤药也被用完了,浑身是伤的爬了出来,他师父这才罢休。回来的路上他师父只是给他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疗口,然后就不管他了,一路上都是他自己想办法克服重重困难,一瘸一拐的走了半个月才回来的,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过这些也就算了,最令南天赐气愤的是,在他与各种凶兽拼死战斗时,屡屡有人下黑手偷袭他,数次差点让他成为凶兽的口粮,一开始南天赐还以为是别人,到后来他发现这个人屡次找他的漏洞所在处袭击,但却不下杀手,最后他带着怀疑的口吻问他师父,是不是他下的黑手时,他师父居然光明正大的承认了!而且将他的战斗奚落的一无是处,对他的心理进行无情的打击。即使在回来的路上也是时不时给他来几下突击,说是锻炼他在逆境中生存的能力以及反应力,弄得他回来还是一身伤。最后南天赐总结了这次试练就是一个臭老头对他的身体和心理进行双重打击的过程。

  王猛扶着一瘸一拐的南天赐在路上慢慢走着,见南天赐不出声了,便开口问道:“天赐?你咋不说话了?”

  王猛的声音将南天赐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抬头看了看已经升起的明月,忍不住叹道:“这半年的时间里确实充满危机与挑战,不过也增长了我不少战斗经验,虽然充满艰难,但小爷我还是挺过来了!我南天赐还是回来了!”

  “嘿嘿,可惜就是回来的样子有点糗。”王猛打击道。

  “你这家伙就没句好话,怪不得追不上小翠。”

  “嘘!天赐,你低点声,小心被人听到啊。这事儿我可就和你说过的。”

  “嘿嘿,你果然还没搞定呢,没事,兄弟回来了,帮你!”

  ……

  夜空下,两个少年勾肩搭背边走边聊,时不时还大笑几声,渐渐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