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49:3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浩然傲世录
  4. 第三章 世风日下

第三章 世风日下

更新于:2018-03-17 13:18:50 字数:2541

  六月夏季,西湖的湖面上,荷叶、荷花挨挨挤挤。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洁白如玉的荷花,娴静、素洁,真是“出污泥而不染。”荷叶托着那些晶莹、如玛瑙般的露珠,又守护着亭亭玉立的荷花和胖胖的花骨朵,就简直是一幅用大画家的画卷也不上的美丽风景画。

  可是,站在西湖边的李浩然此时并没有欣赏风景的兴致,乌黑深邃的眼珠,有些迷茫的注视着绿色的湖水,呆愣的站在那里。

  四位师傅走后,李浩然就离开了神农架,准备在世俗中好好的游玩一番。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此时的世俗界对他来说,竟然是那么的陌生。

  高耸入云的大厦,速度奇快的“铁甲车”。衣着暴露的女人,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男人,不时还对手中的铁疙瘩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李浩然距离上次嬴政带他下山游玩到现在,已经有一百多年了。那时的华夏还属于清朝古代时期,根本无法与现代相提并论。可怜的李浩然虽说是修真者,但还是无从适应现在的世俗界。

  思虑在三后,李浩然决定找人了解一下世俗界现在的情况,可惜结局注定是个悲剧。

  “这位兄弟,现在是哪个朝代?哪个皇帝在位?”李浩然拦住一位过路的青年问道。

  青年扔下一句“神经病!”绕过李浩然径直而去。

  李浩然对此并没有在意,继续拦住一位走过来的中年人问道“这位兄弟,现在是哪个朝代?哪个皇帝在位?”

  “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年青人,穿这么一身破大褂,在大街上得瑟什么呀?还叫我兄弟?我的年龄都能当你爷爷了。真不知道你父母和老师是怎么教你的。现在的孩子,真是没救了!”中年叹息的说完,就自行而走了。

  李浩然很是郁闷,自己穿的这身锦衣长衫,可是秦越师傅花了数千两银子置办的。他竟然说是“破大褂”。当我爷爷?论起年龄,我当你爷爷都吃亏了。

  收起郁闷的心思,李浩然再次拦住走过来的一位花季少女问道“这位小姐,请问现在是哪个朝代?哪个皇帝在位?”

  “靠,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少女怒骂道。

  李浩然顿时有些头大,他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眼前这位女子了。稍稍沉默了片刻后,说道“这位大姐,请问现在是”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女打断了“大姐?我有那么老吗?真是神经病!”少女说完就直接闪过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根本没在理有些迷惑的李浩然。

  看着远去的少女,李浩然有些黯然的叹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随后再一次收起挫败的心情,继续他的询问大业。

  “这位小哥,请问如今是什么朝代,皇帝是谁?”

  “草,你丫装什么逼啊?难道不知道装逼会被雷劈吗?”

  “这位夫人,请问如今是什么朝代,皇帝是谁?”

  “真是可惜了,这么帅气的一个小伙子,竟然是个神经病。”

  接连几次碰壁后,李浩然终于认识到,这么问下去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暗自想到“未能了解俗世的情形,自己怎能入世?看来,只有去秦家找答案了。”

  秦家就在杭州西湖附近,李浩然上次下山时,嬴政带他去过。那时李浩然才知道秦家人竟然是嬴政的子孙。当年,嬴政在秦朝建立不久后,帝才就让项羽前来告之他,尽快了却世俗界的事情,回山闭关修炼。

  接到消息的嬴政,知道自己一旦突然离去,费劲心思建立起来的大秦,多半会轰然倒塌。他不在乎霸业是否能长久,更知道天下分久必合,合久比分的道理。他在乎的是世俗中那些亲生子孙。万一战争爆发,他们能存活的几率很小。

  最终嬴政深思熟虑后,决定在子嗣当中挑选几个根骨不错的传其武功,然后让他们改名换姓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嬴政不是没有想过将所有子孙都隐藏起来,只是那都不现实,人多容易暴露身份。虽然他是修真者,但总不能时刻守护在他们身边吧。

  带他们上山,教他们修真?那更不现实。在地球天地元气如此淡薄的情况下,除了体质有些变态的李浩然外,修真跟本行不通。顶多就修炼到筑基期,多活几年罢了。还不如让他们修行武功,建立一个长久流传的世家。况且武功练到高深处,寿命也会增加很多的。

  将那几个子孙安排好后,嬴政就离开了世俗,回到了神农架,闭关修炼了起来。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小师弟项羽见他在世俗中建立一个王朝,也起了兴致。化身“楚霸王”欲将自己的建立的秦朝推翻,整个楚王朝。

  如果项羽真的建立楚王朝,嬴政也不会生什么气,自己家的兄弟吗,天下姓赢,姓项都一样,只当做是一场历练罢了。

  可是没想到项羽不争气,天下竟然被一个地痞抢了去。为此两人争吵了两千年。

  在李浩然修为达到金丹后期顶峰时,嬴政就交给他两块令牌,一块是他自己专用令牌。说等他走后,让李浩然替他守护秦家。另一块是李家的令牌,当年李浩然上山后,嬴政在后来一次下山游玩时,顺路去过一次李浩然家,传给李家后代一些高深的功法,并且让自己秦家子孙和李家相互扶持。此令牌代表李浩然的身份。

  李浩然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家,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在历史尘埃中。接过令牌后,李浩然有些疑惑的向嬴政问道“为什么李家已经不在原先的住的地方了?”先前一次下山历练时,李浩然回过自己的家,可是李家原先住的地方已经没有人了。他还以为李家败落了呢。

  嬴政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让李浩然突破金丹达到元婴后,自己下山去秦家询问。李浩然对此也没在意,这都多少年了,自己的亲人早都去世了,李家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牵挂了。

  原本李浩然并没有打算去秦家,他来世俗中主要是为了历练,并不想依靠任何人。有机会顺路去转转就行了,毕竟答应过师傅守护秦家的。可是,现在的情形,让李浩然不得不前往杭州寻找秦家的帮助。

  屋漏偏逢连夜雨,李浩然来到杭州西湖秦家的驻地后,却发现这里竟然成了游人观赏的“花园”。这才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李浩然现在很迷茫,找不到秦家自己该何去何从?同时他也很担心秦家的处境。李浩然记得百年前跟嬴政来秦家时,嬴政曾告诉过他,秦家在世俗中的影响力很大。可就是拥有如此势力的秦家,竟然被人将千年祖宅都拆成花园了,秦家人现在的处境肯定不妙。想到这里,李浩然陷入深深的担忧之中。

  此刻,有心事的李浩然并没有注意到,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两位美貌少女正一边注视着他,一边交谈着。

  其中一位双目晶亮长相清纯可爱的少女,指着李浩然对身旁那位气质优雅的少女说道“姐姐,你看他好奇怪哦,竟然穿着古代人的衣服,而且头发竟然那么长,他不会是演员吧?长的这么帅,肯定是一位明星。不过,在我见过的演员中,好像没有他呀。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