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6:58:1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秦时明月之剑动乾坤
  4. 第二章 无上宗师北冥子

第二章 无上宗师北冥子

更新于:2018-03-15 19:53:46 字数:3246

  李乘风看着突然来到跟前的老者,心里没来由的突然一紧,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一个迟暮老头罢了,不知道友可否将这破石头让与老朽呢。”白眉老者笑呵呵道。

  李乘风怒极反笑“哼,既然你不说,那我就用我自己的方法让你吐出来,不过可能会有点血腥,老家伙……”

  看招二字还未出口,一道爆音就将他的节奏打乱。

  “停下!大将军有令,将天星谷全面封锁,闲杂人等一概退去,如有违令者——杀无赦”一个骑着黑色高头大马,一身银色甲胄的虎背熊腰的将领对麾下士兵喝道。

  “是!谨遵将军之命”接着一队队士兵从南到北,从左到右将天星谷里里外外重重包围了起来。

  嗒嗒、嗒嗒,一阵紧凑的马蹄声响起,中年将领骑着马来到白眉老者与李乘风跟前。

  “你们怎么还不走,想违抗命令吗?”中年将领对着二人哼哼道。

  李乘风抬头目光与中年将领对视,那目光之锐利仿若杀人之利剑让中年将领心头一颤,凛冽无比。

  对视了许久才缓缓说道“不想死,就立刻给我滚!”说完还刻意将剑移出剑鞘些许,剑刃反射的光芒照到中年将领的眼睛,让其背后发凉,浑身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呵呵,这位将军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无事那我可要走了”一旁许久不语的老者的声音悠悠传来。

  听到老者的声音,中年将领不知是不是感到了错觉,刚刚那令人窒息的感觉随老者的声音响起便减弱了不少。

  “哼!要走可以,但得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李乘风一听到老者要走,便拔剑而出指着老者冷然道。

  “哼,既然不走,那就都不要走了,留下来陪本将军喝喝酒如何?”这时一座十几人扛的巨撵呈现在众人面前,那略带调戏和威严的声音就是从巨撵的帘帐里传出的。

  “将、将军您怎么…来了?”中年将领见到这位魔鬼顶头上司来到,便吓得立刻从马上滚落下来,来到巨撵前跪下磕头道。

  “我如果不来,怎么能知道你这蠢货连这种小事都办不好呢,熊将军,你说本将军该如何赏赐你呢?”姬无夜一身甲胄侧坐在软榻上,握着酒杯一脸玩味的看着跪在下面的熊将军道。

  跪在地上的熊将军一听到大将军用这种语气回答自己,心头一凉求饶道“将军饶命啊,属下知错了,请将军再给末将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饶命啊…将军……啊”不等他说完就已经被姬无夜示意的士兵拉走。

  随着一道血光闪过,这位将军便在最后一声“啊”中应声而倒,长眠于此。

  姬无夜看着这一过程,期间脸色不动分毫,似与他无关。

  喝光最后一滴酒,姬无夜扬了扬嘴角,目光转向二人“不知二位想好了没有啊”。

  面对眼前二人,姬无夜也是颇为小心,因为凭着一个高手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不简单。

  虽然那个白衣老者看似平凡与普通人无异,但那若有若无的气势却是造不得假。

  而这个白衣剑客也是不容小觑,虽然只有先天初期巅峰的实力,但是真要打起来谁胜谁负还犹未可知。

  李乘风此时也在暗暗思量着,姬无夜,韩国上将军,虽说内气功夫不咋地只有区区一流境界,但是一身横练功夫却是登峰造极,就是先天后期高手对上也不一定讨得了好。

  先到这里,李乘风也是下定决心,不再停留,对着姬无夜拱手“姬将军有礼了。在下有急事要处理,饮酒一事日后再说,多谢将军抬爱”。

  说完便将手中的剑竖直归鞘,踩起轻功身法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山水有相逢,老头来日再见定要取你狗命”只是不知道,当他知道了老者的身份时会不会喝水噎死。。。。。。。。。。。。。。。。。。。。。。。。。。。。。。。。。

  白眉老者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脸上一直都是一副和蔼的笑容。

  当李乘风走了之后才将目光对向姬无夜,笑呵呵道“姬将军,有空来道家与老道饮茶谈心如何”

  不知为何,姬无夜总觉得这目光有些渗人,不自觉的就回应道“不了,不知道长是哪位到家高人”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对方只是个不入流的道士那就杀了,反正道家不会怎么追究的。

  白眉老者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仍旧笑呵呵道“贫道之称谓无关紧要,不过我在道家倒是任有一职”

  姬无夜眉头微戚,声音也变得凛冽冰冷“是什么?”

  “道家,天宗掌门。噢,别人都叫我北冥子,有空姬将军可以来道家玩玩”不待话音落下,老者就卷着紫金色圆蛋陨石一个转身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段话音和目光呆滞的姬无夜。

  姬无夜此刻的心情是如同打翻了的五味瓶一样,有庆幸,有忧虑甚至还有恐惧。

  他庆幸刚才没有太过得罪北冥子,忧虑则是担心道家报复,恐惧则是害怕北冥子直接来把他抹杀掉。

  姬无夜已经不知道是多久没有过这种在鬼门关游离的感觉了,十年或者更久?他已经记不清了,他知道自己今天是侥幸逃过一劫了。

  缓过来的姬无夜命令士兵开道,自己则是坐回软榻向着新郑城方向返回。

  北冥子,道家天宗现任掌门,半步天人境绝世高手。因其浸淫宗师境界年龄最长,被称为无上宗师。

  ————分——–––—割—————线———

  道家,天宗驻地。悟道阁

  此时悟道阁中正盘膝而坐着几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其中以主位上的白眉老者最为威严,而殿阁中央则置放着一个闪耀着紫金色闪电的巨大石蛋。

  不用说,这主位上的老者自然就是刚刚从外边回来的宗主北冥子了。

  而这紫金色石蛋也正是那颗陨石蛋。

  而此刻散发的紫金色雷电则是北冥子刚开始移动它的时候就出现了。

  这时一个背负长剑,身穿太极袍服的老者看着主位上的北冥子恭敬道“师…掌门,这个奇异陨石要怎么处置?”。

  不用说,这位自然是北冥子的大弟子赤松子了,此时的他还只是天宗的一位长老,先天圆满的境界。

  “嗯,不用,就这么放着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惊喜也说不定呢?”北冥子依然是那副和蔼的样子神秘微笑道。

  赤松子见师尊不为所动便恭敬拱手道“是,弟子告退”随后转身走了出去。

  最后待屋内只剩北冥子一人时,他才神秘一笑“无命之人,到底是天命所归,还是妖星乱世?算了,一切看天怎么安排吧。老了、老了啊”。

  ———分————割—————线——————

  距离当初穿越已经过了整整三个月,再过十几天就要到了月圆之日。

  而此时的紫金色陨石内,玄衍的意识完全是沉浸在了衍天珠当中,对圆蛋内已经变得与婴儿无异的本体却没有丝毫感觉。

  玄衍在穿越之初便发现了一个让他欣喜若狂的事情。

  那就是他从地球上带来的武学功法,在有天地元气的情况下都是可以修炼的!

  而此时玄衍也正在钻研着一部功法秘籍,虽然没办法实践,但是记住运行线路和招式方法使之成为本能对以后的修炼无疑是极大的帮助。

  玄衍正在研究观想的是绝世功法《北冥神功》

  这本功法的特点,就是具有将他人真气、内力完全吸收炼化为北冥真气并安全使用的超强兼容性。

  还同时兼具可以无后遗症的使用其他功法招式而无需更换内气种类、性质。

  也就是说,如果玄衍修炼了《北冥神功》之后。

  再去学习万川秋水的话,就无需再练出万川秋水的同性质真气。

  而是可以直接使用北冥真气发动万川秋水。

  而除了主修内气的《北冥神功》之外,玄衍还准备了一本锻体神功——《九阳神功》

  九阳神功的特点在于内力、真气自生速度奇快,无穷无尽。

  普通拳脚也能使出绝大攻击力;

  【防御力】无可匹敌。

  自动护体功能反弹外力攻击,成【金刚不坏之躯】;

  习者【轻功身法】胜过世上所有轻功精妙高手;

  更是【疗伤圣典】,【百毒不侵】。

  专门克破所有寒性和阴性内力、真气。

  除了这些之外,玄衍还学习了《独孤九剑》、《凌波微步》

  一门主攻防,一门主……逃跑…汗,是身法轻功。

  《独孤九剑》专破天下武学招式,不受内气(内力、真气等)束缚,剑气凌厉,剑意森然。

  而《凌波微步》更是厉害,暗合易经八八六十四卦象,统共六十四步。

  一个轮回就是一大圈即一个大周天,凌波微步需要有较为雄厚的内气之人才可修习。

  配合北冥神功修习更是绝佳配比。

  只因凌波微步不单单是一门轻功身法,更是一门增长内气的绝强辅助法门,俗称外挂。

  每走一个周天也就是一个易经卦位,内气就会随之增长一圈。

  也就是说使用凌波微步不但不会消耗内力、真气反之还会增长内气。

  实是在内气耗尽逃命时的不二法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