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58:2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荒古帝道
  4. 第一章 出世,异象

第一章 出世,异象

更新于:2018-03-18 12:46:34 字数:3037

字体: 字号:
  一座普通的山村,名唤作虞村,一个和平而宁静的村子,村子里孩子们嬉戏玩闹,大人们各自工作,一群妇女相继而坐,做着一些针线活还时不时的聊上一些事情。

  一个岁数很大的王姓妇女说道“我们虞村所在的这片山脉有过传说。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名手持神剑与一个背后长着翅膀的人打斗。

  那时天变异常就连大地都裂开了,咱们天峡山脉与月峡山的天埑,可能就是被手持神剑的人一剑劈开的”

  听到她这么说,大家都来了兴趣“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姓妇女呵呵一笑,拖着音慢慢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只是一个传说,没有人见过,是真是假也没有人知道”

  一名很年轻怀着孩子的女人说道“不见得是假吧,我曾经听家族长辈说起过,曾经有过一场旷世奇战。那一战山河破碎,连大星都被打的落下很多。

  自那一战起强者们便全部消失不见了,据说那些修行者感觉到天地间似乎少了些什么。所以,过了数百万年,传说中的帝者也在没有出现过了。

  不过传闻在后来不死山脉曾出现了一名疑似大帝的强者与异人交战。当时天地震荡山河移位曾数日散发出束束极光。当人们追寻过去时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大战过的痕迹。”

  一名手持木杖的老者慢慢走过来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在天峡山脉与月峡山没有分开之时,我曾见过断裂的石碑记载、月峡山便是不死山脉,天峡山脉可能是不死山脉的根部。”

  老者的话令众人很吃惊。

  “孟云,月山查看了家族古籍,得知孩子可能今晚子时出世,你先回家准备休息吧,月山为你做了补汤,快回去吧!”老者慈祥的看着孟云

  孟云则有些激动“嗯,谢谢村长”

  孟云与月山是一对夫妻,皆来自名气不小的家族,因不满族中家事便离开了家族。他们在游历中相识,同甘共苦多年、后来走在了一起,来到了虞村这个小山村安宁的生活。

  孟云怀胎一年零九月也不曾降生,而今是第九月的第八天。据月山在古籍上得知,怀胎一年零九月的第九天出世的孩子,天资必将惊天,但据古籍后篇记载,似乎这种孩子自古大都赴死在胎中没有多少存活的。

  而孟云虽担心但并不害怕,因为她有一种预感,这个孩子出世后天资必遭天妒。

  孟云出身大家族,一些秘辛还是知道的。胎死腹中无非是摄取灵气不足或体弱病疾而死,而月山经常去采摘一些奇药,来为孩子的出生做打算,所以她并没有做最坏的打算,就算到了那一步她宁愿牺牲自己所有的灵气也要保住孩子。

  “嘘嘘”“呱”夜已深,村中杨柳随风飘荡,一些蟋蟀和蟾蜍在夜晚发出的鸣声,显得十分自然,让人心里不由自主的宁静下来。而村长家里灯火通明孟云躺在床上,月山和村长则在门外等待孩子出生,心里既开心又有些担心。虽然准备充足,但心里还是不禁的担心

  时间随着外面动物的鸣声一点一滴的流逝。长夜漫漫,对修行者来说虽然转瞬即逝但此时似乎时间都在此定格。

  当刚过子时孟云则感觉空中灵气越发浓郁,而自己也觉得腹部痛苦无比。孩子摄取灵气时比她预想的要严重。

  空中灵气迅速向腹部凝聚,灵气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疯狂的摄取灵气,空中灵气暴动,将两名接生婆震倒在地。

  “啊!妖怪啊,救命。”

  接生婆急忙爬起,向门外跑起,一边跑一边喊着妖怪。

  月山看到后焦急的跑进屋内,见灵气疯狂的向漩涡汇聚、钻进孟云的腹部。而腹部撕裂般的疼痛使得孟云再也忍不住了,

  “啊……啊……”

  看到这一幕月山眼睛都红了。拳头紧握,自己的妻子受到这样的痛苦自己更是揪心的痛。月山努力平复心情,安抚孟云,让她想一些以前开心的事情,分散注意力以缓解疼痛。

  而虞村上空,灵气化为实质、闪电飞舞。一根粗大的光柱冲天而起、照亮了天际,周围一群仙灵环绕,神圣无比。而虞村外乌云密布、天地动荡、万灵奔腾,所有人不知道其缘由。

  这一夜大地上兽乱不止。海中大浪翻涌,所有人在睡梦中被惊醒。普通人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一些修士立身于城墙看向天际雷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古传说中的灵子降生了,天骄辈出的黄金时代要来临了吗?”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立身在云端遮掩的宫阙上,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集天地大运降生的灵子,使万灵震动,兽乱不止。一些衣着上古时代的强者此刻双目无神的看向天空口中喃喃声,像是验证了即将来临的末日

  “天地同生的灵子出世,没落的时代将被终结,黄金盛世来临。这一世的劫会存在吗?上古的轮回是否会降临在这一世。”

  “哈哈哈哈,来吧!既然纵使轮回也跳不出这个局,那我姜云便与你死斗到底,哈哈哈哈……”

  “唉,本已逃过此局,却不曾想皆在掌控之中。难道我等的命运真的无法自己掌握吗?呵呵,到头来,终为一场空啊!”

  疑问、疯狂、不甘、自嘲、悲哀。莫名的情绪,莫名的话语,似正在验证即将来临的莫名诡异。

  反观天峡山脉。兽乱并未祸及到虞村,而有些拥有灵智的生物则跪拜光柱。光柱仙灵环绕从中慢慢显露出一个虚影,一头黑纹白虎正在化虚为实。而屋内孟云则忍受着痛苦努力让孩子出世。

  强忍痛苦,三个时辰后,孟云腹部灵气化作的漩涡缓缓消散。而孟云高凸的腹部渐渐收拢平复。腹部在收拢平复的同时,一股精纯的灵气散出飘在身旁,一道灵光在腹部飘出,落在孟云的身旁。

  此时灵光疯狂吸收飘在周围灵气,渐渐化为婴儿的模样。当灵气被婴儿完全吸收之时,婴儿身体散发出光华。而在空中的黑纹白虎则也渐渐化为实质,周围仙灵慢慢虚淡,似皆被白虎吸收。

  当仙灵消失时同一时间,婴儿光华消散,而白虎彻底化为实质,仅巴掌大小、趴伏在婴儿身旁。

  婴儿刚出世便睁着大眼睛看着这陌生的世界,他的大眼睛明亮而聪慧,全身洁白无瑕,额头有一紫色古老荒字样的印记。而孟云则被孩子降生时,灵气漩涡冲体的缘故虚弱无比,月山满眼泪水,心酸的跑过去轻声说道。

  “云儿,你受苦了,”“我……我没事,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了”

  孟云强忍着虚弱的身体,想要坐起来看看自己的孩子。

  “别动,快躺下,我们的孩子很好,像你一样。你身子虚弱,要好好休息,其它的事情,等你身子养好了再说。

  月山满眼通红,扭头看了一眼孩子,转过头嘱咐了妻子几句,让她好好休息。便用被子裹住孩子,放在孟云的身边。

  “天都亮了,我去给你弄些补品,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

  月山关切的看了一眼妻子,便向屋外走去。

  “月山,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孟云和孩子怎么样了。”

  村长在屋外见月山出来,迎上去关切的问着。

  “虽母子平安。但孟云的身体非常虚弱,还请村长代我照顾一下她们母子,我想去山上寻些有灵气的药草,给孟云补补身子。”

  “好,月峡山周围一带灵气浓郁,应该有你需要的药草。这里交给我,你一切小心。”

  月山转头看了眼屋内,便向月峡山走去。去离开虞村的途中他听到村民议论,说

  “你们听说了吗?昨晚给孟云接生的两个接生婆被吓跑了,口中还大喊着什么妖精啊,救命啊,什么的呢。”

  “她们懂什么,孟云与月山都来自外面的大家族,他们的孩子自然是人中龙凤,我听说,昨晚那冲天的光柱就是孟云的孩子出生时闹出的动静。”

  村名看见了月山便跑了过去

  “月山、月山,孟云和孩子怎么样了,你要去哪啊?”

  “云儿和孩子都很好,我去月峡山周围采些草药给云儿补补身体。”

  “这样啊,那你小心点,月峡山一带有野兽出没。”

  “嗯、谢谢,我先走了。”

  月山走了一个时辰后,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

  “月峡山,果然有大危险,要达到何种修为,才能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压。”

  “吼”

  兽吼声在山林深处传来,鸟雀四散,像是前面有大恐怖一般。

  月山顿了一会,转身向兽吼之地走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