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7:5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无尽的岁月
  4. 第一章 多姆之战

第一章 多姆之战

更新于:2018-03-16 21:33:25 字数:6243

字体: 字号:
  西海岸,班比斯。

  斯特拉尔正慌张的向森林的方向逃去,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地狱领主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竟然如此的落魄。他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法师罗萨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掌握了费尔南多在世纪之战中击败他们的强大魔法。

  数百年来,追杀我的人数不胜数。却从来都没有一个人能在我的手下活命,唯独这位法师将自己打的落荒而逃。斯特拉尔一边忍着伤痛一边在心里诅咒着罗萨。

  在他快要逃入森林的时候,他发现了一户人家。一位农夫正在收拾院子,一个不大点的小男孩正在不远处玩耍。

  法师的脚步越来越近了,那就让他来收拾下这里的残局吧。一个邪恶的想法从斯特拉尔的脑中产生了,他踉踉跄跄的走到院子前然后跪倒了下去。这不是表演,他的伤的确影响到了他的行动,他需要治疗。

  农夫见状立刻跑了过去,他本以为是一位老者因为饥饿或是别的原因摔倒在了自家门前。

  “我能为您提供什么帮助么?”农夫关切的问道。

  “当然,我需要你的灵魂!”狡猾的恶魔领主立刻用巫术吸收了农夫的灵魂。

  “还需要你的躯体!”斯特拉尔念了咒语,农夫的尸体立刻活了过来并且开始发生变化。尸体开始剧烈的抽搐,然后是快速的成长。与其说是成长还不如说是膨胀。一瞬间,那可怜的农夫就变成了一具巨大的丧尸。他长着大嘴,恶心的液体从嘴角不断地流出。双手不断在自己的面前挥舞着,伴随着含糊不清的哀吼。

  “你的食物在那里!”斯特拉尔指了指小男孩的方向。那丧尸便一瘸一拐的向着自己曾经的孩子走去。

  小男孩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完全的吓呆了,平日慈祥的父亲竟在瞬间变成了可怕的恶魔。他紧握着手中的小铲子不断的向后退,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爸爸,爸爸。”孩子的呼喊完全没有任何作用。那只恶魔已经完全丧失了心智,在他看来凡是带肉的都是食物。

  丧尸一步步的逼近,孩子已经无路可退了。只能靠着墙傻傻的等待被吃掉的命运了。

  此时追击的法师罗萨也到达了这里,虽然他看到了正在向着森林深处逃跑的斯特拉尔。但是院子里的情况更为紧急,罗萨来不及犹豫只能先去救那孩子!他立刻施展魔法,伸出的右手已经燃起火焰。法师用力向前一挥,一个巨大的火球朝着丧尸的方向飞去。

  轰隆的一声爆炸之后,丧尸在距离男孩两米远的位置被火球击中。全身立刻燃起了大火,那庞然大物在自己惨烈的嚎叫中轰然倒地。火焰慢慢的熄灭了,只留下了一片焦土。

  此时斯特拉尔早已在森林里消失的无影无踪,罗萨长叹了一口气来到了那孩子的身边。

  “已经没事了,孩子。”罗萨说道。

  小男孩由于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仍然有些惊魂未定,似乎没有听到罗萨的话。

  在罗萨的安慰下,孩子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他告诉罗萨刚才的丧尸是他的父亲,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斯特拉尔你这卑鄙无耻的地狱恶魔,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消灭掉,罗萨心想。

  “很遗憾我来迟了一步,没能让你们免于这场灾难。”罗萨抚摸着男孩的头,“你愿意跟我一起走么?我将把你培养成一位强大的法师。”

  孩子点了点头。

  “我叫罗萨,你叫什么名字?”

  “提米。”

  二十年后。

  在东部的大陆,爆发了一场只能用莫名其妙来形容的战争。一向爱好和平的拉玛民族却突然他们从老家安菲利亚出发,穿越夜幕森林与南部的塔伦索王国展开了一场激战。由于拉玛民族自古以来就英勇善战,他们的大军一路南下攻城拔寨,在短短的三个月之内整个塔伦索王国就只剩下了都城多姆。

  而此时此刻,多姆的战斗也已经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拉玛人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了,他们曾世代守卫象征着大地之脊的安菲利亚圣山。今天却在大酋长诺顿的带领下成为了破坏和平与安宁的侵略者。即使军队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十分反感战争,但酋长的话就是命令!只是令人感到担心的是,他们的酋长只信赖一个人的话。军队中的巫师,斯特拉斯大人。

  虽然多姆城墙坚实,城内粮草充足。不过它仍然难以抵挡城外那数十万军队的进攻。诺顿酋长限迈克国王在一个小时之内出城投降并交出他想要的东西,否则就踏平这座繁华的城市。整个多姆城陷入了极度的恐慌,每个人都知道如果开战那么结果将会是如何。

  在王宫内,迈克国王与他的将军们也正在做着最后的作战部署。即便强敌在外,但这群身着铠甲的勇士丝毫没有恐惧的意思。

  “我勇敢的将军们,我们已别无选择。没有人来援助我们,只有我们自己。我曾对自己立下誓言,宁可战死,决不投降。让我们为了塔伦索最后的荣耀而战!”国王目光坚毅,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在战场上完结。“去城墙,准备迎战!”

  “遵命,国王陛下!”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随时随地牺牲的准备。他们跟随着迈克国王向王宫的出口走去,然而一个年轻的战士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他身着铠甲,佩戴着一把象征着王室权威的宝剑,面无表情,仿佛已经等候多时。

  迈克国王看到了他先是一愣,但随后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走上前去,双手搭在了那年轻战士的肩膀上。

  “帕特里克,你要跟随我一起上战场么?”

  “是的,父亲”那年轻的战士正是塔伦索王国的王子,帕特里克。

  “你很勇敢,我的孩子,我为你感到骄傲。”国王笑着说,但是他的表情立刻就严肃了起来。“不过你必须听从我的命令,我要你离开这里!现在!”

  “为什么?我不惧死亡!”王子有些不明白国王的话。

  “你是塔伦索王室唯一的血脉,我要你活下来。因为我相信你的能力,有朝一日你可以带着部队重新回到我们的家园,重现塔伦索的辉煌!”国王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一把将王子拥入怀中。“儿子,你要记住。即使你流亡在外,过着饱经风霜与失去尊严的日子的时候,绝不要自暴自弃。你都要时刻告诉自己,你是塔伦索的王子,你是塔伦索的希望。加文!”

  “在!”国王身后的人群中,一位年轻的侍卫听到后立刻单膝跪地,接受国王的指示。

  “带帕特里克走!”说完,国王就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出王宫。只留下了若有所思的佩特里克和一旁的侍卫加文。

  “走吧王子,诺顿并没有包围多姆城,我们可以从后门离开这里。”加文对帕特里克说。

  再见,父亲!帕特里克此时已经明白,自己与王国的命运被系在了一起。你是塔伦索的希望,父亲的话将永远在他的耳边回响。

  在他们离开多姆城的那一刻,攻城战也开始了。帕特里克听到了敌方的战鼓声,他停下了来回头望着自己身后的多姆城,眼神中充满了对家乡的眷恋。他的战马听到战鼓声也显得躁动不安,蹄子不停的刨着地。战马想回到战场,王子也想,想与国王和士兵们一同战死在多姆。可是想到国王对他说过的话,想到了自己所背负的使命,他只能依依不舍的转过头。

  “我们去哪里,王子殿下?”加文问道。

  “夏亚!”说完帕特里克便骑着战马快速的向南方奔去,侍卫加文也紧随其后。

  诺顿的大军开始猛烈的攻打多姆城,数十架投石器纷纷装上了巨大的石块。士兵将石块上洒满火油,在点火的同时将其发射出去。巨大的石块向着多姆的城墙飞进,坚实的城墙在敌方的攻击下被很大程度的破坏,也有许多士兵由于闪躲不及而被砸死。随后攻城士兵推着攻城车迅速的向城墙靠拢,紧跟其后的是专门针对城门的冲撞车。一场大战就此拉开序幕,攻城器械的碰撞声和士兵们的喊杀声回荡在整个战场。

  由于双方实力十分悬殊,战斗开始后还不到一个小时城墙就被攻下。城门也随之被冲撞车破开,拉玛族的大军涌入城中,双方开始了激烈的巷战。但是此时多姆已经回天无术,守城的士兵在巷战中节节败退。有的选择了夺路而逃,有的干脆扔掉武器放弃了抵抗选择投降。

  迈克国王在近卫士兵的保护下撤回了王宫,他抬头望着王座上方的墙壁上雕刻着的一面象征塔伦索威严的盾牌。国王的眼中充满了悲伤,也许是即将亡国的悲痛,也许是对帕特里克的担忧。但是现在,他只能做一件事。

  “我们已经失败了,你们去投降吧,塔伦索已不值得再有人为她牺牲了。”国王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宝剑。

  他举起了手中的剑,慢慢的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所有的侍卫都放下了武器,他们单膝跪地将国王围成一圈。

  国王的剑缓缓的从他的手中滑落,失去知觉的他也随之倒地。一代王者,就此陨落。

  紧紧一天时间多姆城就宣告沦陷,塔伦索这个曾经一度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王国走到了终点。

  战斗结束了,拉玛族的士兵正在清理这场战争的痕迹。他们有条不紊的将阵亡的士兵们的尸体集中运到了城外的安葬地点,无论敌友。因为在拉玛族战士的眼中,战场上逝去的英灵都值得尊敬。然后大量的士兵开始洗刷地上与墙上的鲜血,在天黑之前他们会让多姆重新恢复到战争之前的样子。只是这个国度换了一个新的主人。

  在多姆城的王宫内,诺顿正坐在国王的宝座上。塔伦索是拉玛族南下以来征服的第一个王国,然而这位高贵的拉玛族酋长却并没有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而是看上去略带些失望。

  “恭喜你,我伟大的酋长。”一个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声音出现了。宫殿中出现了一个驼子,他带着大的有些夸张的遮住了其整张脸的帽兜,黑色的长袍拖在地上。看上去是一位巫师,令人惊奇的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东西。人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应该是个怪物吧。那东西的有着人一样的身体,却相当的不匀称。头和四肢显得巨大,而身躯却显得瘦小,尖锐的耳朵与大大的嘴巴。嘴巴的一侧长有一颗獠牙,还不时的发出咆哮,给人一种躁动而不安的感觉。

  “你的祝贺有些早了,斯特拉斯大人,我的卫兵搜遍了整个王宫,并没有发现我们要找的东西。”诺顿一边说一边看着那怪物,表情看上去有些讨厌。“你不应该把这家伙带到宫殿来,他会玷污这里!”

  那怪物看似能听懂诺顿的话,他一脸的狰狞,接着是几声示威一样的咆哮。

  “啃牙,你给我安静点!”巫师恶狠狠的瞪着那怪物。“抱歉,酋长。虽然我们要找的东西并不在这里,但是我能掌控它的去向,即使它被带到了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我可以向您发誓,那一定是我们的!”他伸出了他的右手,然后紧紧的攥上。

  这时一位身材高大,十分魁梧的战士走进了宫殿。他面容冷峻,左侧的脸颊上有一道很明显的伤疤。身上穿着锃光瓦亮的铠甲,仔细看可以发现上面布满了在战斗中所积累的创痕。他的后背背着两把形态各异的战刃,腰间别着一把短刀。从他强悍的外表上可以判断出,他一定具有高超的战斗技巧。战士看到巫师和他的怪物也在这里,冰冷的目光中带着鄙夷与不屑。而那怪物看到武士也显得有些狂躁。

  “酋长,我有话要对你说。”武士单膝跪地,左手放在胸前,这是拉玛族人对他们酋长的礼节。

  巫师听到这句话,很知趣的转身就离开了,那怪物跟在他的身后时不时的回头看着战士并发出几声怪叫。

  “起来吧,马尔杜卡。我知道你还是来劝告我停止战争的。”诺顿一边摆弄着斯特拉斯送给他的挂饰,一边对马尔杜卡说。

  “今天我们又让数万人失去了生命。您不应该再相信那巫师的话了,酋长!他的身上充满邪恶的力量,应该将他和那怪物一起放逐到荒芜之地去!”这名战士叫做马尔杜卡,是拉玛族军队中的统领,地位仅次于酋长。

  “斯特拉斯是天神的仆人!虽然我们的民族自古以来就对巫师有着很大的偏见,这一点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要相信他的能力,他可以帮助我们解除圣山的封印。”诺顿的注意力仍然在那件挂饰上,仿佛能从其中得到一些信息。

  “光之符文?那也许只是他胡乱编造出来的谎言。如果光之符文真的存在,那他们将第一个被净化!”马尔杜卡情绪有些激动,一提到斯特拉斯这个名字,他就会联想到那些卑鄙丑陋的恶魔。

  “够了!马尔杜卡。”诺顿听到后立刻大怒,他站了起来,手中紧握着那件挂饰。“等我拿到了光之符文,你将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即使你身上有拉玛族伟大祖先的血统,你也没有权利来挑战酋长的权威!还有,告诫所有的士兵!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污蔑斯特拉斯的言语,否则军法从事!”

  “遵命,酋长。”马尔杜卡叹了口气,他明白自己经无法说服诺顿了,曾经伟大的酋长如今已经近乎疯狂。虽然他声明他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了解除安菲利亚圣山的封印,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将他们的民族引领到了悬崖的边缘。

  同时马尔杜卡也注意到了那件挂饰,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默默的转身离开了。空荡荡的宫殿内只有坐在王座上的诺顿酋长对着手中的那件挂饰陷入了沉思。

  马尔杜卡回到了自己的营帐,那里有一个年轻的战士正擦拭着一把战刀,他是马尔杜卡的儿子尼昂。尼昂看到父亲回来便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略带好奇的问:“您看上去有些不快,父亲。”

  “都是那可憎的巫师!”马尔杜卡很生气,他紧握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眼前的桌子上。

  “酋长现在只相信那个巫师,虽然我们希望能阻止战争,但是眼下我们还左右不了局势。”尼昂也很无奈。

  “我们现在要时刻的保持警惕,现在酋长的每一个决定都有可能葬送我们民族的未来。我们必须密切监视那巫师的行动,不能再让他继续错误的引导我们的酋长!”马尔杜卡性格坚毅,在任何困难时期他都不会轻言放弃。

  “斯特拉斯几乎每天都在自己的帐篷里,是在感知光之符文的动向。值得我们注意的是那怪物,据守卫讲,那个怪物每天的食量很惊人,而且从来都只吃活的东西!”尼昂一直在负责监视斯特拉斯,而说起那每个人见到都有些畏惧的怪物他却丝毫没有显得畏惧。

  “斯特拉斯早就提防着我们对他采取行动,我想那怪物也许就是专门负责他的安全的!另外父亲,我们的士兵在安葬塔伦索王国阵亡士兵的时候,没有发现他们的王子帕特里克。当时参与进攻王宫的士兵也回忆说,在战斗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帕特里克的身影。连迈克国王都亲自上了战场,难道王子会在危难的时候苟且偷生么?”尼昂问道。

  马尔杜克听到这个消息也显得有些不解,在这种情况下,帕特里克竟然会神秘的失踪。难道他与斯特拉斯所说的光之符文有这某种关系?或者这只是一个巧合,帕特里克也许没有受过多少军事教育,在危难之际没能战胜自己的恐惧而做了逃兵?

  “也许吧。”马尔杜卡回答。此时他更关心的是他们民族的安危,至于帕特里克,能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是他的幸运吧。

  尼昂同时也想到了目前他们自己的处境,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战争也许还会继续,自己和父亲会不会也许某个人也会在某一个战场上牺牲。身份拉玛族的勇士,尼昂从不为畏惧死亡。但是真正令他感到害怕的是看到自己亲人的离开,在战争中每个人都是如此的脆弱。想到这,尼昂望向自己的父亲。

  “我们还是多留意那巫师吧。”在马尔杜卡看来,眼下最重要的是对付斯特拉斯。

  在斯特拉斯的营帐里,那只怪兽正在哇啦哇的对巫师怪叫着,好像在说着什么。

  “**的就知道吃!”巫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不过你别着急,有朝一日我会让你尝尝拉玛族伟大战士的滋味。”

  那怪物听到后显得很兴奋,在地上来来回回的跳着。

  “他妈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东西。”巫师嘟囔着。

  虽然今天他们顺利的占领了多姆,彻底的征服了塔伦索王国。表面上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但是实际上对于巫师来说却是彻底的失败。因为有一件他最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王子帕特里克居然没有出现在战场上。而是偏偏他妈的逃亡去了夏亚,想到这里巫师狠狠的咬了咬牙!

  本来巫师可以轻而易举的对付落单的帕特里克,不巧的是王子身在夏亚。

  夏亚,塔伦索东南方的一个王国,被誉为魔法之都。那里地处一片广阔的平原,是世纪之战中带领人类联军战胜恶魔军团的大法师费尔南多的故乡。他为了防止夏亚遭受到恶魔的侵袭,在夏亚的主城内筑造了一个既是标志性的建筑也是防御性的建筑——魔法议会高塔。高塔是夏亚城内最高的建筑物,费尔南多在塔尖注入了极其强大的魔法力量。可以确保任何来自地狱的恶魔都无法接近夏亚王国。

  虽然巫师很郁闷,但是他很快就想好了计划。

  “你给我老实的待在这里,我去见酋长!”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