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4-01 09:15:1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黑萝莉
  4. 第一章 恐怖武器—银狼

第一章 恐怖武器—银狼

更新于:2017-06-15 08:38:07 字数:3651

字体: 字号:
  漆黑的夜晚,位于圣彼德城边缘的十八街区沉寂在黑暗之中。在灯火昏暗的长街中一个矮小纤细的身影摇摇欲坠。

  “真的好饿。”埃尼拖着疲惫的身子,脑中早已一片空白。

  圣彼德城是整个圣彼德帝国的首都,又被人们尊称为圣都,可就是在圣都的边缘郊区却有着一个被世人所畏惧的黑暗十八街区,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可恶,可恶…..”埃尼真的很讨厌这个世界,厌恶这个世界的一切。

  “小朋友,这里可不是好玩的地方哦,特别是在深夜。”这时一个满脸胡渣的刀疤脸大汉挡住了埃尼的去路。大汉身后还带着几个面相猥琐的手下。

  “小朋友,跟我们走吧。”大汉伸过手想要摘下埃尼头上的风帽,没错大汉正是靠贩卖人口为生的人口贩子,看着眼前的埃尼他已经开始计算这个月的收入了。

  “哟,小朋友还挺俊嘛。”摘下风帽后埃尼那白皙的小脸暴露在空气中,确实埃尼的皮肤异常白皙。五官也十分精巧,如果不仔细看会认为他是一个女孩。

  “把东西拿过来。”大汉从手下手里接过一个湿润的手帕,上面沾满了大汉事先准备好的蒙汗药。大汉渐渐的朝着埃尼走去,仿佛在他眼前的是一只待人宰割的羔羊。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也要挡住我的去路?”埃尼早已知道大汉想要对他做什么,声音异常的冰冷,眼神里传来一丝冷冷的杀气。

  “你….啊。”

  大汉刚想说什么却感觉到脖子一凉,下一刻咽喉部迸溅出妖娆的血花。大汉瞬间瘫倒在地,已然断气。

  而他的几个手下早已吓得发抖,连逃跑都忘记了。他们都是混迹于十八街区十几年的人口贩子,见过各种场面。可是他们从没有感受过这么冰冷的杀气。

  “放,放…过我们吧。”

  “快..快跑。”

  大汉的几个手下此时才意识到了什么转过身便跑。可是那股冰冷的杀气却始终围绕在他们身旁。

  穿过一个个暗巷,他们的呼救声早已传遍了整个十八街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助他们,不对,应该说在十八街区这早已成为了家常便饭,每天在这里被暗杀,追杀,失去生命的人不在少数。

  强者为尊,这边是十八街区的唯一规则。

  渐渐的随着金属声的响起,整个十八街区瞬间恢复了平静。

  刀疤大汉和他几个手下的尸体就那样摆放在那里,也许第二天就会被路过的马车碾碎,或者被哪个居民的宠物吃掉。

  抹了抹带血的匕首,埃尼继续行走在街区之中,渐渐的夜色淹没了他瘦小的身影……..

  梦中埃尼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窜流不息的汽车。常常在自己耳边念叨个不停的老妈,还有那些和他经常到处惹事的猥琐同学。

  这一切早已成为了过往,至于在那个世界的名字埃尼早已淡忘。

  说起来埃尼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便经历了世间一切的痛苦,他出生在圣彼德城的教廷总部,那里的人们都穿着着白色的长袍,看起来十分温暖。

  起初埃尼还觉得十分幸运。这就是西方传说中象征着光明的教廷吗?

  是的,在埃尼五岁前他是这么认为的,每天早晨的祷告。负责传授他知识的安德烈老师,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十分满足。

  但是五岁之后,埃尼的生活完全改变。没有小说中主角那样好的运气,没有成群**的美女。

  自从六岁他来到那个大牢笼后,每天的生活就只有三样。第一,杀戮。第二,恐惧。第三,虐待。

  八岁后死在他手里的生命早已有数千条,其中还包括教导他的老师,在那个地方有一个异常残酷的规矩,在五岁之后必须要亲自杀死自己的老师,否则死的便是自己。

  埃尼深深的记得当他的匕首穿过安德烈老师咽喉时,老师那满足,安详的面容,他不能理解,完全不能理解安德烈老师为什么不恨他。

  “我到底要怎么才能解脱?”梦中的埃尼也能够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是个怪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机器。

  “啊,不要,别来找我。”埃尼惊恐的坐了起来,坐在路边的稻草堆上埃尼喘着粗气,他又梦见了那些死去的冤魂。

  看着穿梭于街市的马车和行人,以及街边乌烟瘴气的赌场和时不时传来的殴打声。埃尼再次起身,他知道自己一定不能再被抓回去。

  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地方了……..

  而此刻,金碧辉煌的圣彼德大教堂内早起的祭司们正在庄严的教堂内做着祷告。大教堂上那座纯银色的大钟闪闪发亮,它是圣彼德大教堂的象征。

  大教堂后厅红衣主教瓦德里正在来回踱步,脸上的汗水不禁的往外冒着。

  “瓦德里大人。您放心吧我们会找到银狼的。”一旁的副官阿里斯也十分着急,只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眼前的瓦德里。

  “阿里斯,你可要知道这件事裁决者大人已经准备插手了,一旦裁决者大人插手,你和我都会被处罚,甚至被送往裁判所。你知道吗?”瓦德里一掌拍到桌子上,整个人早已气的发抖。

  “瓦德里大人,以银狼的性格他一定会闹出什么动静的,另外法琳克帝国的马斯公爵后天就要来访问了,我们是不是……”

  “放屁都什么时候了?还马斯公爵,这银狼可是‘异端监狱’里最恐怖的武器。让他跑远了,或者是跑到了其他国家去被其他帝国的人抓住并且利用,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快去给我加派人手寻找”瓦德里一声令下后,阿里斯便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恐怖的小家伙。”瓦德里回想起银狼逃跑的场景,位于地底的监狱直接从顶上被破了一个直径百米的大洞。整个监狱内的犯人和看守祭司有三分之一都诡异的消失了,但却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只是在现场遗留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灰尘,通过光明法师鉴定,这都是人的骨灰。也就是说监狱内有三分之一的人被直接化为了灰烬。

  “真是可怕。”瓦德里捂住了脑袋似乎不想再回想起那一幕………

  “报告,瓦德里大人,我们在圣彼德城边缘的白卡森林里发现了银狼的踪迹。”黄昏时分阿里斯忽然跑了进来,并带来了瓦德里最想要的消息。瓦德里兴奋的拍了拍桌子大手一挥:“走,叫上五级….不六级以上以上的祭司迅速赶去。”

  瓦德里作为四大红衣主教主要要亲自出动,阿里斯很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不再多想紧跟在瓦德里身后走了出去。

  而此时,夕阳早已要落下…………………………………..

  “银狼,想不到你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破坏力。我和你约定,只要你能跟我回去。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此刻的白卡森林早已覆盖在一片黑暗中,冷风吹拂着瓦德里身上象征着红衣主教身份的红色长袍。而埃尼早已满身血迹的倒在了一旁,原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此刻更加苍白了。

  他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瓦德里,眼里夹带着的只有无尽的愤怒,犹如野兽一般单纯的杀戮。

  “想不到,我带来的上百名六级战士和法师都被你杀掉了。想必你目前的能力也有八级了吧?”瓦德里一脚踩在了埃尼的脸上,想必是想逼着他做出决定。

  一旁的阿里斯早已吓得浑身发抖,他是最先和埃尼碰面的,他现在都还记得。埃尼只用了半分钟时间便解决掉了所有六级实力的战士和法师。这种实力就连他这个七级魔法师也没有办法办到。

  “你…去…死….”埃尼一声怒吼后,整个人便弹了起来。手里的匕首再次刺向了瓦德里,瓦德里眼神一怔一把抓住了埃尼的手臂。

  “你还想战斗吗?在我这个九级战士的面前?”瓦德里右脚踹在了埃尼的肚子上。

  “啊。”埃尼整个人都飞了出去。但是他没有倒下,又再次艰难的站了起来。忽然埃尼浑身都泛起了黑色的光芒,那股光芒包裹了他的整个匕首,周围被黑色光芒所触碰到的草丛早已化为了灰烬。看到这股黑色光芒瓦德里眉头一皱。

  “看来你是要选择死。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谈话间瓦德里身上的泛起了红色的光芒,那股光芒所散发出的杀气丝毫不亚于埃尼身上的黑色光芒。

  “瓦德里大人,别用那招,您会…….”

  “闭嘴吧,阿里斯。我现在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让银狼一击毙命。不过你别忘了他身上的那块黑骨。”

  “难道您要?”阿里斯忽然想起了什么。正想接着往下说时。瓦德里早已冲了出去,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朝着埃尼飘去。

  “安德烈老师。我到底要怎么做?是趁着这个机会解脱,还是…..”埃尼看着渐渐朝着自己冲来的瓦德里紧紧握住了匕首。这把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匕首正是安德烈老师送给他的。也是曾经刺破了安德烈咽喉的凶器。

  “算了吧。但愿我死后能重新回到地球,那个属于我的家园。”说道这里埃尼缓缓闭上了眼睛,双手开始温柔的抚摸着手里的匕首。就像是抚摸着久违的亲人一般。

  “不对。安德烈老师,您怎么会….怎么会…….”就在埃尼正抚摸着匕首准备迎接瓦德里的长剑结束自己生命时,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不对,不对,不对。这不可能。不可能……”埃尼就像是疯了一般,开始嚎叫起来。身上黑色的光芒瞬间加强了好几倍。

  “结束吧。”发现了埃尼身上的异变,瓦德里的速度变得更快,如一颗流星一般转瞬间便来到了阿尔卡身后。对着他的后背狠狠刺了下去。

  “叮。”那柄长剑像是触碰到了什么金属一般。插在埃尼的腰间再也无法深入。

  “啊!”此刻处于疯狂边缘的埃尼发出了一声更恐惧的叫声。

  “阿里斯,快过来帮忙。”瓦德里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埃尼那股黑色光芒腐蚀,要不是他有红色光芒护体可能身体早已被侵蚀。闻讯后的阿里斯赶飞奔了过来狠狠的撞在了瓦德里身上。霎时间瓦德里的长剑受到了外来的力量,伴随着金属破碎的声音。长剑插进了埃尼的体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