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8:38: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驭世风尘录
  4. 第三章 再世为人寻本性(二)

第三章 再世为人寻本性(二)

更新于:2018-03-15 21:32:35 字数:3005

  第三章再世为人寻本性(二)

  “我想我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了解……”寒羽枫合上一本三寸厚的《風聞天下(玖)》,一米出头的他从高椅上跳下。

  这个世界人类通用语是前个纪元订下的,发音如汉语一般,就是字体是汉字的繁体,不过更为复杂。不过对于了解汉字的寒羽枫来说掌握并不艰难。

  五岁的他在父亲寒冥的指导下进行这一些启蒙锻炼,以冰甘草,冰晶果等固本培元的月影门特有奇珍帮助寒羽枫润养身体以及奇经八脉,加之寒冥同出一脉的力量帮助寒羽枫吸收。寒羽枫随未正式习练风尘大陆的武学体系但早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再者寒羽枫会用偶尔锻炼前世七杀术。

  寒羽枫打开无极阁的大门一个下午的时间悄然流逝,门口守候的刀奴一见少爷出来连忙上前:“公子,门主命老奴公子一出来就带公子前往‘丹枫轩’。”

  寒羽枫疑惑道“哦?所为何事?”

  “老奴不知。”

  “走吧”寒羽枫回身关上无极阁,刀奴凭空画符“封”印在无极阁大门之上。

  霞云峰丹枫轩

  “枫儿天赋异禀,如今是时候习武了,想来他的天赋再加上之前奇珍的培育会让他的功力一日千里。”寒冥摆弄起紫檀梨木桌上的茶具,煮着新茶。

  “叩叩叩。父亲。”门外寒羽枫来到。

  “枫儿进来吧……”寒冥将两盏茶摆好。

  “父亲,有什么事来我的丹枫轩?”寒羽枫站在寒冥身边问道。

  寒冥一指对面的凳子“先坐,喝喝我煮的茶。”

  寒羽枫随即坐下,小酌一口评道“父亲的手艺与爷爷已望其项背了。”

  “哈哈,这么久的时间可不是白白浪费的。”寒冥一听欣然笑道,也喝了口茶。

  “父亲究竟唤我来有什么事?”寒羽枫一看茶也喝了,便问。

  “明天开始你就可以正式修炼了。”寒冥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道。

  寒羽枫面上一惊,这是这一世少数的情绪大幅波动。“太好了!”

  “呵,我知道你必定与众不同,从小你就不像其它孩子,太过于成熟,我也知道可能是天生命格的原因。至少你很让人放心,你母亲也可以好好养身体。我们月影门原本应该文武齐头并进的,不过我觉得你能够自己处理好。”寒冥注视着寒羽枫的双眼“你能吗?”

  “勉力而为。”寒羽枫的回答显然让寒冥很满意“很好。好好准备准备。”

  “是。”寒羽枫点头

  寒冥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习武!”寒羽枫喃喃原本平静的双眼终于爆发出光芒。这五年如同行尸走肉,活着无半点目标,被动的单方面的接受着这一世亲人们给的关爱,但却感觉太飘渺。

  他只是机械的给自己制定训练计划,让自己有事可做,让自己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也许这变强的渴望已深入骨髓。与其说他杞人忧天,倒不如说是防患于未然。无能为力感觉会让人扭曲,让人迷失。陷入仇恨,恨命运,恨天恨自己,这种感觉,他受够了……

  但是……在一段时间内他能比寒冥,寒盛强吗?真若有什么到那时候,不过重演罢了。

  寒羽枫将自己的情绪尽力压下,利用简单的调息吐纳法门,寒羽枫逐渐入睡。

  城外黑云压城,方圆千里皆能感到心头的压抑。正所谓云从龙,云中隐约可见一条龙在其中翻腾。而偌大城池上却不见半片云朵。云端与湛蓝天空的交际之处,正下方,那个人,猩红的双眼以及及腰长发,破碎的长袍遮不住强壮的上身,他的周身弥漫滔天罪孽,血色杀气浓至可见。而他的双眼中透露的不是愤怒,不是仇恨——是悲伤。城门缓缓打开,一支铁血之师将势凝聚至巅峰,他们背水一战,他们为了守护背后的城池,背后的家,不能退!

  “杀!!!!”

  “杀。”

  “呼~”寒羽枫猛然惊醒,他并未放在心上,前世同样做过什么地球遭恶魔入侵的梦。

  寒羽枫随意洗漱,换上了身崭新白色残月武道服,银丝追月履。走出了房,天色还一片昏暗天边还挂着月亮,他往望月峰的悟道台走去。

  寒羽枫到了校场后发现父亲早在此等候,正要上前问候。寒冥就先问道“睡不着?”

  “做梦了,睡不着。”寒羽枫解释了下原因,他在改变,该怎么形容?

  是变得有温度了。

  “那么别等了,趁这破晓前我带你入门《月影心法》,我现在就传给你。”寒冥双指并成剑指,一指寒羽枫眉心。

  转瞬之间,寒羽枫对月影心法的内容便烂熟于心,但要做到收发自如,真正的如臂指使,却需要自己按部就班的修炼。

  世间无捷径可言。

  “枫儿现在我引导你运行周天。”寒冥双手按住寒羽枫双手的筋脉,纯净的天元力导入寒羽枫的身体。天元力开始在寒羽枫的体内逐渐流淌。正当运转越发顺畅时一股力量搀和了进来,异变突生,寒羽枫体内的天元力骤然停止,如遇屏障,无法再进半分。

  “这?!”寒冥一鼓作气加大了天元力的输入,力量猛的碰撞上了无形的屏障,预料中的冲破没有出现,屏障似是仅颤动了一下。寒羽枫也因为这股碰撞而吐出一口鲜血。

  这让欲图加大力量继续的寒冥不敢下一步动作,只是用天元力探查,想更了解情况,在做决定。

  半晌,寒羽枫不由出声问道:“父亲,究竟怎么回事?”

  寒冥不语,沉思。

  半晌敛眉沉声道“许是长久药物润养,不止助你的身体越发精粹,还让你那股天生的诡异力量进一步壮大。嗯……或许可以借极阴之日的血月之力来让你迈这临门一脚。”

  “极阴之日?”

  “三年后的月圆之日,将会出现血月孤星的奇景,你爷爷原本从老友天机子处得到消息,这次血月孤星将于与你有着莫大关系,没想到竟是这般的关系。”寒冥松开寒羽枫的双手爱惜的摸了摸寒羽枫的头。

  寒羽枫能够真切的感觉到寒冥对他的关爱,与担忧。但寒羽枫知道,这股力量在前世就存在,师傅寻到他,传他的七杀术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这力量,但前世他不过刚入门七杀术。他能预感到,这一世七杀术关乎的他的修炼一途。

  晌午,寒羽枫的母亲牧秋来到丹枫轩,急切的她直接推门而入,看到正在斟茶看书的寒羽枫并未完全放下心来,上前搂住寒羽枫的双肩,仔细查看寒羽枫。使得寒羽枫手中的茶水洒出些许在桌上。

  寒羽枫苦笑不得说道“母亲,枫儿没事,你看。”寒羽枫放下手中的《世间异象》站了起来,随意展示了两招筑基武技《玲珑腿》继而说道“看吧,毫无损伤。”

  牧秋面上的担忧虽然收敛,却依然嘱咐寒羽枫“快快坐下,好好休息,若是那什么极阴之日的法子有什么损伤,就干脆别修武,同娘修文好了,到时文法成圣不见的比习武差。”

  “好了,母亲枫儿有分寸的。”寒羽枫坐了下来,拉住牧秋的手安慰着。

  “好吧,我知道你年少老成,心中有数。不过……”牧秋还未说完却被寒羽枫连忙打断。

  “母亲,您怎么出来了,您的身体?”虽有转移话题之意,但关切却不做假。

  “如今是晌午出来走几步不碍事,况且我是来看自己儿子的,怎么也比自己重要啊。”牧秋只是淡淡的随意解释,却让寒羽枫鼻头一酸。

  前世的痛苦,今生所受的疼爱,他不是毫无感情。他逐渐接受了灵魂转世的事实。他做不到既来之,则安之。但是这拳拳的舔犊之情足以感化任何铁石心肠。他终于明了,他不再是萧,而是月影门一脉单传的寒羽枫!

  这温润如细雨的关怀,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地融化了他心中的坚冰。

  前世不是束缚自己的累赘,而是今生得以更加珍视身边一切,珍视生命与梦想的助力。

  “母亲……”寒羽枫一瞬间念头通达,泪如雨下,涕泗横流,扑过去拥住牧秋。

  牧秋不知寒羽枫为何如此,只是一手抚摸寒羽枫的后背,一边轻声安慰。而这一刻寒盛,寒冥都进入了屋子,看到吃惊连忙询问。

  寒羽枫却哭的更大声了,他如何也控制不自己的感情,这是前世与之前五年情绪的压抑的爆发。他需要的是尽情宣泄,心头的郁气才能消散。

  在这时,他才真正获得新生。才终于成为寒羽枫。